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玄黄一气炼魔息
    “我死你个瘪孙孙……”

    方原心里忍不住一阵破口大骂,心想自己如今虽然肉身被黑暗魔息侵袭,肉身僵硬,看起来确实生灵淡薄,但还好好的活着呢,认真分辨一下肯定能分辨出来。这个丫头怎么就连用神识查探一下都不肯,便轻易的认定自己已经死了呢?

    眼见她手都伸了过来,似乎想要帮自己阖上圆瞪的双眼,只觉心里一阵大骇,拼尽了体内所有的残余力量,眨了一下眼睛……

    “诈尸了?”

    那女子看到了方原在眨眼,似乎也吓了一跳,急忙以神识探查了一番,倒是松了口气,自语道:“原来还有几分生机存在,只是为何动也不动呢?莫非是中了什么毒了?”

    说着还用脚尖轻轻踢了方原两下,似乎是看他能不能说出话来。

    方原心里无语,心想我若是能说话,还需要等到现在?

    他也实在无奈,没想到会碰到这个人。

    他确实还记得这个女子,乃是紫云峰一位女弟子,名字唤作“洛飞灵”,虽然不是真传,但紫云峰的真传弟子巫晴却很是器重她,她也是出来求援的人之一,不过她走的与方原是不同的方向,方原也没想到,被黑暗魔潮卷着飞了这么一路,居然与她撞在了一起……

    不过想到了这一点时,他心里也隐隐有些发沉。

    这一次出来求援,原则上便是各自求生,首要目的便是将青阳宗弟子受困的消息传递出去,因此他们才分成了几路,以免全军覆没,而相应的,他们这些求援弟子的原则也是,不惜一切的保着自己的性命,为了不受牵连,便是看到同门性命垂危都是可以不加理会的……

    他在这时候,自然也忍不住有些担心这洛姓女弟子会禀持着这个原则,弃自己而去!

    虽然他也知道,就算这洛姓女弟子弃自己而去了,也怨不得她什么。

    但求生之意作崇,还是希望她能救下自己。

    “唉,肉身僵直,生机孱弱,救也没法救啊……”

    那位洛姓女弟子也正皱着眉头查探了一下方原的伤势,却是有些犹豫,但好在,她并没有将方原丢下的意思,似乎连这么个念头也没生出来,只是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下,便俯下身来,扯着方原的胳膊将他抗在了肩上,自言自语道:“先找个安全的地方给你安置一下!”

    她身形偏瘦,方原比她高大了许多,被她扛在了肩上,双腿却拖在地面,这丫头却根本没有发现,就这么一路拖着走,也是直到这时,方原才发现她脚上似乎受了伤,走起路来,有些不敢使劲。

    “先在这里凑合一下吧!”

    一瘸一拐的扛着方原到了一片背风的石崖后面,她才将方原放了下来,手里取出了一柄红色小刀,向着石崖上一抛,那小刀立时化作红光飞了出来,锋利无双,很快便在石崖上削出了一个山洞,只是这丫头不是很聪明,居然站在了下风口,被尘土扑了一身。

    做完了这些,她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呸呸两声,然后扛着方原入了山洞,靠着墙壁放了下来,然后才蹲在了方原身边,仔细的查看了一番,有些无奈的低声叹着道:“这位方大师兄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我刚才为了逃命,乾坤袋都丢了,可帮不上你了,把你留在这个山洞里,你要是能好呢,那就快快的养伤,要是好不了,也好歹有个坟不是?”

    “这……考虑的真周全……”

    方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心里暗想着。

    本来对这女子一心的感激,这时候却搞得有些哭笑不得。

    “祝你好运,方原师兄……”

    洛飞灵又搬了一块大石头帮方原堵在洞口,确保方原不会随便被魔物吃掉了,然后才转身钻进了洞外无边的黑暗魔气之中,脚步声很快便消失在了周围,石洞一片宁静。

    “也助你好运!”

    方原心里叹了一声,对这女弟子做的事情非常感激。

    心里暗暗的想着,他很快调息了心情,闭上眼睛,暗暗运转玄功。

    其他刚才被黑暗魔潮卷起,不知飞了多远,在这个过程中,他受的伤并不重,甚至都不算是受了伤,只是被黑暗魔潮卷起,整个肉身都被那黑暗魔息侵袭了,无论是经脉还是肉身,都已经浸满了黑暗魔息,这使得他肉身僵直,完全不受控制,就和冻僵了是一个道理!

    而想要解决,也很简单,那便是缓缓的调动法力,驱逐体内的黑暗魔息。

    这个过程并不复杂,只是有些缓慢!

    刚才外面,随时有可能被魔物吃掉,方原便是想驱逐黑暗魔息,也没这功夫,如今好歹有了一个安全些的环境,便立刻运起了玄功,努力将体内仅存的些许法力集中起来……

    全力运转剩存的法力,将黑暗魔息驱逐出去,他便可以恢复如常!

    这方法一开始却是最难,因为如今方原肉身乃是经脉之中,皆充斥了无尽的黑暗魔息,连法力也剩不了多少,以最微弱的法力,驱逐肉身之中庞大的黑暗魔息,自然异常的吃力,不过随着他法力渐渐运转,驱逐出去的黑暗魔息越来越多,法力渐强,速度也会更快!

    对这一块,方原心里有数,也就十分的淡定,慢慢的调息,运转了法力。

    一丝一缕,法力缓缓游走。

    每游走一分,便有一丝黑气自他肉身飞出,显得有些诡异。

    不过也每驱出一道黑气,他的肉身,便也会更活泛一分……

    渐渐的,方原僵硬的身体已缓缓恢复,身体的控制权也再次回到了自己手中。

    只是,就在方原将肉身中的黑暗魔息驱逐了大半,打算一鼓作气,彻底将他们驱除个干净的时候,他却忽然间发现了一个问题,脸色立时变得十分诡异,甚至有些惊恐……

    “不对……这一缕黑暗魔息,为何驱逐不出去?”

    他心里略略有些乱,但很快又平息了心情,继续行功。

    但很快,他便已经确定,那不是自己的错觉,最后的一部分黑暗魔息,确实驱逐不出去。

    如今他肉身之中,还存在了少量的黑暗魔息,皆藏在了经脉最深处,按理说,只要玄黄气到处,这些黑暗魔息便会被逼出来,散出体外,可在这时候,方原却诧异的发现,自己居然做不到,那几缕黑暗魔息,如同附骨之疽,死死的赖在了经脉深处,怎么也驱逐不掉。

    更恐怖的是,在方原如是几番,鼓动玄黄之气,想要将它们逼出体外时,那几缕黑暗魔息,居然顺势攀附到了玄黄之气上,隐隐约约,还显露出了要与玄黄一气融合的征兆……

    “见鬼……”

    方原心底这份惊恐,难以形容。

    他修炼的玄黄一气诀,本来就有包罗万象的特质,可以说,世间大部分的灵气煞气,都是有可能被他炼化的,这件事并不奇怪,可问题是,如今他要炼化的是黑暗魔息啊……

    世间至诡至怪的黑暗魔息!

    若是连这等玩意儿都炼化了,融进了自己的法力里,那会有什么后果?

    也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个问题,方原急的额头冷汗都出了一层。

    他这时候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拼尽了全力,提炼着自己的玄黄之气……

    他希望可以将玄黄气提升到至精至纯的程度,然后摆脱那黑暗魔息,他这时候,宁可将黑暗魔息一直留在体内,等离开了魔息湖再作处理,也不想让这黑暗魔息融进自己的玄黄之气之中,可问题在于,他升起了这个念头时,已经晚了,那黑暗魔息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方原的体内,空荡荡的,再无半分黑暗魔息的踪影。

    只是方原知道,那黑暗魔息并不是驱逐出去了,而是彻底的与自己的玄黄气融作了一处。

    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整个人都已经有些发懵了,自己的法力里拥有了黑暗魔息,这算什么?

    以后,又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他对这些,完全都不知道,只觉一阵一阵的绝望,又有一阵一阵的迷茫……

    “咦,你怎么哭啦?”

    也就在方原心里发懵之时,忽然间听到了一个声音,直吓的他大吃了一惊,急忙睁开了眼睛一看,便见就在自己面前不到一拳的距离,有一个小脑袋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定了定神,才发现居然是刚刚跑了出去的洛飞灵,她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自己居然没有察觉。

    “你胡说什么?”

    他又惊又怒,没好气的道。

    “我刚才都看到了!”

    洛飞灵很确定的说道:“你明明就快哭了……”

    “胡说八道!”

    方原很确定自己刚才确实有些沮丧,但绝对没有哭,只是眼下也不愿解释什么了,这件事更是不可能让别人知晓,因此只是有些诧异的看着洛飞灵:“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迷路啦……”

    这回轮到了洛飞灵万般的无奈,哭丧着脸回答。

    “这……”

    方原有些无奈的长叹道:“求援也能迷路,该哭的是咱们青阳宗同门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