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道元守心
    “完了……”

    就连方原,在被黑暗魔潮卷了进去之后,都忍不住心生绝望:“真要死了么?”

    被卷入了黑暗魔潮之中,狂风肆虐,乱流激荡,人在其中,根本就像是卷入了巨浪,动弹不得,只能随波逐流,不知身在何处,更不知去向何处。更恐怖的是,这黑暗魔潮之中,黑暗魔息太过浓郁,一旦被这等黑暗魔息裹住了,通常都会立时便被扑灭了心神,堕化入魔,如今方原便也感受到了那种心间狂涌的魔意,就像是一只只的虫子,要钻进自己脑袋里。

    这根本就是一件让人异常绝望的事情……

    就好像一盏油灯,放进了狂风之中,瞬间便会熄灭,毫无悬念。

    方原头顶之上,灵光符的灵光,早就在被卷入黑暗魔息的瞬间,便完全熄灭了。

    方原知道这是一种何等的绝地,因此除了最后发出一声破口大骂之外也毫无办法,就像是已经看到了刽子手的大刀落在了脖子上,便是想做任何的补救,都已经来不及了……

    但是他骂了半天,忽然间发现了一个问题。

    此时他确实已经被黑暗魔息包裹,那种种魔念,也像是诡异的虫子一般钻进了他的肉身,钻进了他的心里,使得他时时想要发狂咆哮,堕化嗜血,但直到数息时间过去,他自己居然都没有真的堕化,虽然整个人已经到了发狂的边缘,但偏偏最后一点灵识还存在着……

    就像一盏油灯,已经将近熄灭,偏偏还有最后一颗火星,不肯散去。

    “夫唯道,善始且善成。”

    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之后,方原立时便察觉到,在他的脑海深处,正有一种沉浑肃穆的诵经之音缓缓的响了起来,若有若无,仔细分辨之时听不见,但不仔细听时,便又会觉得那诵经之声时时存在,便那么盘旋在他的脑海之中,像是晨钟暮鼓,沉沉的荡在心头……

    这种感觉,正是他当初第一次得到《道元真解》时感受到的!

    也正是这种感觉的出现,使得他心神居然还维系着最后一缕灵识,未曾泯灭!

    但这一缕灵识,实在太纤弱了。

    弱到随时可能会消失不见……

    一缕纤弱灵识,对抗着那无边无际的黑暗魔息,就像是蝼蚁对抗苍天……

    在这时候,或许对抗是可笑的,放弃才是明智的……

    但是……

    “不,我不能死,我怎么能死?”

    “我十年苦读,眼看着终于有了些许崛起的希望,怎么能就这么死在试炼之地?”

    “就像一首诗写了一半,一副画画了半卷,我怎能就此搁笔?”

    方原内心里,一股子不甘之意升腾了起来。

    “就算结果都是死,我也要抵抗到魂飞魂散的那一刻……”

    抱着这个念头,他咬紧了牙关,也跟着念诵起了《道元真解》。

    他在追逐着脑海深处的那种诵经之声,念诵《道元真解》,保住那一缕仅剩的灵识。

    “上士闻道,仅能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

    “不笑不足以为道。”

    “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颣;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大方无隅;大器免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道隐无名。”

    “……”

    平静而肃穆的声音,在他心间回荡,与他脑海里那隐隐的诵经之声交融在了一起。

    他以前,曾经用《道元真解》来对抗魔印血海的幻象,而如今,便是在用《道元真解》来对抗这无边无际的魔念,这种方法只有他能用,因为《道元真解》本身并无对抗魔念之能,方原可以对抗,那是因为他在成长过程中,将太多的心血投入到了《道元真解》中去!

    《道元真解》,某种程度上,就是他的道心!

    “喵……”

    而在此时,黑暗魔潮掠过的下方,那只白猫也站在了青岩之上,浑身白毛都如同钢针一般的竖了起来,死死的盯着被无尽的魔风卷了起来,向着远方飘去的方原,在它的周围,魔气汹涌,昏天暗地,但它却毫不理会,只是伸长了脖子,朝着那片黑云声音嘶哑的叫唤着。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黑暗魔潮之中,方原诵经的声音越去越远,终于缓缓被狂风淹没。

    这只白猫也忽然之间停下了叫声,眼睛里居然流下了泪……

    在这一霎,天地间的黑暗魔风似乎瞬间小了许多!

    黑暗魔潮袭来之时,天地之间都是混乱的,狂躁的,魔气汹涌到了极点。

    但在黑暗魔潮过去之后,则一切都平息了许多。

    就连之前时时肆虐的黑暗魔风,都似乎忽然之间少了许多,也弱了许多。

    这种黑暗魔潮,由无数强大的黑暗魔风勾连在一起,撕天裂地般的扫过大地,在这魔息湖内,它的力量是无敌的,但也是脆弱的,它可以摧毁一切,却并不能存在很长时间……

    它自身太强大,因此也会很快的溃散……

    而方原,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魔息之中,随波逐流了多久。

    但似乎是非常幸运的,他一直没有被撕碎,诡异的黑暗魔息,也没有堕化他的心神!

    因此,他就这般飘摇着,直到落地!

    周围汹涌激荡,几乎害得他完全失去了听力的狂风渐渐的消失了。

    那种让他身不由己四下乱飞的力量也消失了。

    他躺在了坚实的地面上,平静的像是回到了这世界的原点!

    在地上躺了许久,方原才渐渐觉得自己的知觉与听觉都慢慢的回来了,他心里那一直持续着的诵经声也渐渐平息了下去,神智也渐渐清醒,只是身体僵直,却是感觉一丝儿力气也无,只能这么僵直的躺在地上,久久不动,眼睛能看到的,只有眼前这么一方儿天空……

    “我被卷入了黑暗魔潮之中,居然未死,也没有堕化……”

    “甚至连重伤都没有……”

    方原自己都有些诧异的喃喃自语:“这话出去跟别人说,都会觉得我在吹牛吧?”

    他一时有些庆幸,甚至都不敢想象自己会有这般幸运,但试了几回想站起来时,却又感觉自己没有那么幸运了,苦笑着:“在黑暗魔潮之中待的太久,那魔息虽然未能侵蚀我的神智,却将我肉身给浸染了个通透,以致于我现在法力提不起来,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太清楚在这凶险万分的魔息湖内,不能动弹的一个人有多危险了……

    万一来上一只魔物,那可怎么应付?

    这一个念头还没闪过,他身边便响起了一阵悉悉碎碎的声音。

    方原心里顿时很无奈:“看样子还是要死,只是或早或晚的事儿……”

    “嗖……”

    一条黑乎乎的尾巴在方原眼前甩了过去,因为此时的方原只是呆呆的躺着,脑袋都没有办法侧一下,因此根本看不清那魔物的全貌,只能通过那条尾巴的模样,判断这似乎是一只类似于晰蜴类的魔物,想必也是被自己身上的生灵气息吸引了过来的,“咝咝”吸着舌头。

    “唉,死在魔物腹中,倒还不如死在黑暗魔潮之中,来得更痛快一点……”

    方原一颗心直接陷入了绝望里,实在哭笑不得。

    他刚刚在黑暗魔潮之中,道心经过了一番洗炼,可谓通透到了极点,还在想,朝闻道,夕死可以,但谁能想到,老天居然当了真,真的让自己刚刚通明了道心,便要直接送死?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啊……”

    脸旁传来了一阵腐朽的魔息,那只魔物居然在嗅着他的脸。

    似乎此时的方原,身上的生灵气息比较淡薄,它也在判断这块肉好不好吃……

    这顿时让方原心里生起了一点儿念头,希望这魔物把自己当了死物,扔下自己吧……

    但很快这个念头也绝望了。

    周围哗啦啦作响,不知又有多少魔物从四面八方爬了过来,似要抢自己这块肉,而离得自己最近的那只魔物,也担心别人抢了自己的,终于不再挑食了,“啊呜”一口大张了开来,直接就朝着方原的脑袋狠狠咬了下来,从方原这个视角,都能看到它的嗓子眼……

    “唉……”

    方原心里叹了口气,只能这么淡定的赴死了……

    此时此刻,他连想表示一下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啊……

    但也就在方原面前血红一片,即将被那魔物吞了进去之时,却忽然听得“咻”一声响,旋及周围一片大乱,肌肉撕裂之声不绝于耳,而后方原眼前的血盆大口忽然消失,只看到一道红光在空中盘旋,那红光里面,包裹着一柄飞快旋转的精致小刀,刀身之上不时有红光扫射了出来,周围的魔物被这红光扫中,便一个个接连噗通倒地,倾刻间死的干干净净。

    “这是……”

    方原心里吃了一惊,然后就看到那一柄小刀飞了回去。

    然后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张精致的小脸,两只黑不溜丢的眼睛正好奇的打量着他。

    “她居然还活着?”

    方原顿时呆了一呆,心里忍不住生出一阵狂喜。

    然后他就听到那个女孩惋惜的叹了起来:“这位同门,死的倒是挺安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