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黑眼睛的白猫
    黑风呼啸,魔物横行!

    这时候在魔息湖之内,孤身赶路,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在未现这等天灾之时,魔息湖内虽然也有黑暗魔息充斥,但毕竟那是比较淡薄的,也没有那等怪风出现,更重要的是,各式魔物,一般都只会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领地之中,除非嗅到了生人气息,才会扑将出来。可在这时候,到了外界,不但要抵抗黑暗魔息的侵袭,还要躲避诡异的狂风,更要面临着那些循着黑暗魔息的流动,四下里乱跑的魔物……

    可谓十步一险,百步一杀!

    方原从八荒云台里冲了出来,已然赶了接近一天时间的路,还是远远没达到冲出这片天灾笼罩之地的程度,因为他所过之处,魔息愈发的浓重,狂风愈发的可怖,魔物也更多,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不敢再借木鸢之力腾飞了,因为那样,若遇凶险,根本无暇躲避!

    而在这种情形之下,方原只能仗了三尺长剑,于这黑暗魔地之中飞快的穿行,神经时时的绷紧,提防着随处可能袭卷过来的黑暗魔风,也随时留意着突如其来的魔物侵击……

    一整天时间之中,他的神经一直绷紧,未敢有片刻的放松!

    “嗖……”

    一道肉眼可见的黑暗魔风卷了过来,周围的碎石岩屑都跟着它飞上了天,旋转如陀螺,纵横十丈有余,轰隆隆直卷了过来,沿途之中,就连狂奔在地上的魔物都被它卷了起来,更关键的是,那些魔物被卷进了狂风之中,却并不惊慌,反而都露出了一种怪异的兴奋之感,便仿佛泡在了温泉里的猴子一般,甚至可以看得出来,它们身上的魔气愈发的强烈了……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种天灾,对于魔物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大造化啊……”

    就连方原,看到了这一幕,也忍不住心下低叹。

    那黑暗魔风之中,蕴含了更强的魔息,生灵跌入其中,很快就会堕化,可魔物跌入其中,却是得到了巨大的加持,魔风的强烈力道,还不如以撕碎魔物们强横的肉身,而魔息却可以让他们快速的成长,如此一来,也正是各大魔物都追逐着黑暗魔息满地乱跑的原因!

    眼见着如此之多,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与自己逆流而行的魔物,方原心下都忍不住有些震惊,这恐怕是整座魔息湖之内,所有的魔物都随着黑暗魔息冲进了青阳宗领地吧?

    也亏得他们之前没有硬拼!

    因为若是硬拼的话,就凭青阳宗的力量,定然只有死路一条!

    “如今满宗上下,性命也只在我们几个人身上了,希望,会有个好的结果吧……”

    他找了一处暂时没有魔风,也没有魔物之地,喘了几口气,心里暗暗的想着。

    “我们十一人出来求援,紫林朗与王师弟刚出了云台,便惨遭不幸,只剩了我们九人,各奔四方,如今我选的这条路,虽然魔物不少,但也算坦途,不知他们几人怎样……”

    “只希望,各人有各人的造化吧……”

    这个念头在他脑袋里闪了几闪,便也很快忘在了脑后,继续向前冲去。

    ……

    ……

    而在此时,距离方原其实不到三十里的地方,也正有一位青阳宗弟子飞快的穿行着,正是同样出来求援的御神峰弟子墨亦寒,他此时警惕的看着四周,飞快的向前冲着,忽然之间,他察觉了有什么不对,脚步猛得停了下来,急忙转身,便见到在他的左侧,一道黑色的魔风呼啸着卷了过来,距离他已经非常之近,此时再躲闪或是逃避,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五行厚土符,疾!”

    墨亦寒也是大吃了一惊,却急忙将一直握在了手里的一道巴掌大小的褐色符篆祭了起来,那符篆已经显得有些古旧,显然是一张古物,随着符篆祭起,墨亦寒也立时被淡黄色的光华包裹,整个人便立时遁入了土中,穿行百余丈后,才回到了地面,大口的喘着气。

    此时那一道黑暗魔风已然过去,他也算是堪堪躲过了一劫。

    “幸亏有这么一道祖传的遁地符,否则小命不知道丢了多少回了……”

    他也是冷汗流了一身,有些庆幸的看着这道符篆。

    此时的符篆之上,颜色又淡了几分,显然灵力无多,快要枯竭了。

    “这一道符篆,在我家中传了数百年,据太爷爷讲,是雷州的一位老仙人与我家祖上有些渊缘,赐了下来的,祖祖辈辈都不舍得用它,直到我入魔息湖,才私下里交给了我,留作保命之用,如今果然派上了用场,无论是魔物,还是黑暗魔风,都能靠它躲过……”

    “唉,只可惜,我修为太低,否则用它一遁千百里,岂不是直接逃出去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爬了起来,顾不得拭去衣袍上的尘土,便继续向前冲去。

    这道符篆太过古老了,其中残余的灵力,用一次便少一次,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他逃出这黑暗魔息笼罩的险恶之地,但如今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祈祷着它能多撑一会了……

    “喵呜……”

    也就在他拔腿狂奔之时,忽然间耳边传来了一声嘶哑而诡异的叫声。

    墨亦寒吓的一哆嗦,旋及握紧了遁地符,警惕的向前看去,然后他的眼神便惊呆了。

    在他的面前,一座小土丘之上,居然正蹲着一只猫!

    那是一只肥肥胖胖,通体白毛,眼睛却深的如同夜色一般的猫。

    它就那么蹲在了土丘之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墨亦寒!

    这么一霎间,墨亦寒冷汗都流出来了,心间狐疑到了极点:“魔息湖里怎么会有猫?”

    若是一只堕化了的猫魔也就罢了,但那只猫,分明看起来不是魔物。

    “事有反常必为妖……”

    墨亦寒几乎想也不想,便急忙止步,后退了两步,向着另一个方向逃去,还回头看了看那只猫没有跟过来才放心,不过刚刚逃出了没几步,便看到了前方正有一只强大的牛型魔物冲了过来,四蹄踏火,无比的可怖,墨亦寒便急忙祭起了遁地符,躲入了地下。

    “嗖……”

    淡黄色的光符裹着他在地下穿行,百余丈之后,他已支撑不住,急忙要回到地面。

    但也就在他即将探出了脑袋时,整个人忽然一愣。

    “哞……”

    一声沉闷的吼叫,自地下传来,旋及墨亦寒整个人都冲出了地面,甚至飞上了半空。

    他的下半个身子,赫然已经被一只魔形的蚯蚓给吞了下去,那蚯蚓足有数十丈长短,口器之中生满了利牙,将墨亦寒推上了半空,然后又迅速的钻回了地面,在墨亦寒的目光最后一刻消失在地面上之时,他的眼睛,正好看到了那只蹲在了山丘之上,眼睛漆黑的白猫。

    “呼……”

    地面上,还留着那张染了鲜血的遁地符,被风一吹,不知去了哪里。

    那只白猫冷眼看着这一幕发生,而后踮起脚尖,轻轻走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

    ……

    “唉,我逞什么英雄呢?”

    “刚才谁要出来谁出来好了,我就该躲在八荒云台之中等别人来救命……”

    东南方向,另一位青阳宗弟子张少鹏驾御了一道飞剑,飞快的在低空之中穿行着,他对飞剑的驾御明显造诣极高,整个人宛若一道流光一般穿梭在道道黑暗魔风与四下里窜行的魔物之中,靠着御剑的惊人的造诣与灵活的身法,他已经不知躲过了多少的致命凶险。

    一边心里发着牢骚,他一边全神贯注的御着剑,但也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了一声猫叫,那叫声太清晰了,像是响在他的耳边,登时使得他整个人呆了一呆,向下看了过去!

    然后他就在下方的一座荒坟之上,看到了那只黑眼睛的白猫。

    “这是什么怪物?”

    张少鹏大吃了一惊,还未反应过来,头顶之上已有一抹黑云降临。

    “噗……”

    那是一只堕化了的魔鹰,自天而降,一把抓住了张少鹏,直接撕成了碎片。

    只剩了那道飞剑,斜斜的落地,插在了一株古木之上。

    那只白猫面无表情,缓缓的转身离开了。

    ……

    ……

    “这里怎么会有一只猫?”

    青阳宗弟子杜林波此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只白色的猫,只觉无比的诧异,这时候别人都在忙着赶路,惟有杜林波不急,他的速度非常之慢,借着一件入魔息湖之前,家族掏了大半个家底,为他重金购来的隐匿气机的法宝,他可以躲过大部分的魔物,因此需要小心的只是那无处不在的怪风而已,所以他只挑可以避风的地面行走,宁愿绕更多的路。

    如今快要一天时间过去,他才赶出了不到三十里的路,然后他正躲在了一个山窝里休息之时,却忽然间听到了一声猫叫,然后就在对面山坡的一块岩石上,看到了这只白猫!

    “它好像看到了我……”

    杜林波见那只白猫冷漠的盯着自己,一动不动,心里登时有些发虚。

    正在考虑着要不要换个地方,把这个山窝让给它时,忽听得轰隆一声,在他头顶之上,一只巨大的象蹄踏落了下来,连带着山岩,和他一起踏成了血肉,惨叫都没发出来……

    那只巨象并没有看到他,仍然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了前方。

    “喵……”

    白猫轻轻的晃着蛇一样的尾巴,再次遁入了无尽的黑暗魔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