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心生警兆
    “方原师兄,这次咱们可赚大了……”

    魔息湖内,一方矮山之旁,小竹峰负责统计资源的一组弟子都喜笑颜开的模样:“这一次的魔息湖试炼,可是比你之前推算出来的还要轻松,前面几天,虽然遇到了几只妖魔,但也有惊无险的斩除了,这一段时间来,甚至连遇到的妖魔都少了,我想咱们与神宵峰领地之内的妖魔,应该都清剿干净了吧,更主要的是,各种灵株宝药,仙花异果,可是当真不少,比前几次仙门进入魔息湖试炼的人收获都要多,再加上咱们小竹峰可以额外得到许多……”

    听着他这一番话,一众小竹峰弟子都忍不住喜上眉梢。

    不仅这一次试炼要平稳渡过,他们的收获,也远远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

    看样子,这一次试炼之后,小竹峰弟子,无论是谁,都会大发一笔横财了……

    这简直让他们感觉祖坟上都冒了青烟!

    别说那些普通的弟子,就连小乔师妹这等稳重些的,以及关傲这等大伤方愈的傻子,都知道即将发财了,一个个脸上堆满了笑容,那股子兴奋之意,几乎要从骨头里溢出来!

    只不过方原听了这些话,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此时正立身于荒山之上,抬头看着天空,已经很长时间了。

    小乔师妹感觉有些诧异,初时还以为方原是在考虑下面的试炼该怎么进行,但如今大体的计划已定,不用再这么废心推衍了,况且方原之前琢磨什么事情,往往都是背着双手溜达一圈,心里便有了计较,像如今这般动不动就看着天发呆,一看半个时辰的,太少见了。

    “方原师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她忍不住凑到了方原身边,小声问道。

    方原沉默了半晌,才回答道:“你有没有觉得……这魔息湖不太一样了?”

    小乔师妹愣了一愣,向四方看了看,天还是那天,到处弥漫着黑雾,那些黑雾,都是一丝一缕沉重的魔息,全靠了众仙门弟子身上以心神催动的灵光符才可以抵御,不过这种黑雾虽然可怖,但也是一开始就存在的,偶尔阴风荡荡,那也是最为常见的,倒让她狐疑……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她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

    方原沉吟了半晌,才道:“但我觉得心里很不舒服,这魔息湖似乎与咱们刚进来时不一样了,天色更暗了一些,那阴风出现的次数也多了,更重要的是……魔物变少了!”

    “天色更暗?阴风更多?”

    这两个问题小乔师妹却是想也没有想过,这魔息湖之上,毕竟有魔息遮蔽了天光,比别的地方暗一些是很正常的,方原感觉比之前暗,那是应该他们深入了魔息湖的缘故,至于阴风变多了,也可能只是地形与之前不一样了,至于魔物变少……她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你不觉得魔物变少,是件好事吗?”

    方原仍是皱着眉头,想了想才道:“进入魔息湖之前,我做了很多准备,其中不乏应付那些最难对付的强大妖魔的手段,但我没想到,入了魔息湖后,这一类的手段居然都没有用上,我们遇到的最强大的魔物,也只是发现伽蓝草时遇到的那一只魔熊而已……”

    “……它确实挺强,但还是没有达到我的预期!”

    小乔师妹刚刚也被他搞的有些疑神疑鬼,听了这话才笑了起来:“方原师兄,你是在以前的仙门前辈记录下来的典藉上看到的吧,不过你可能想多了,以前仙门弟子少,进入魔息湖的人也少,他们能够斩杀的魔物有限,每一次试炼过后,总有一些魔物残留下来,又经过十年的生长,自然变得更为强大,这也是以前他们总是遇到一些不好对付的魔物的原因!”

    “但如今却不同了,这三百年来,仙门弟子每三年收一批,越来越多,进入魔息湖试炼的也越来越多,甚至连资源都不够抢的了,这才划分了领地,在这种情况下,每十年进来一次,魔物们也都被杀的干干净净,咱们这就是沾了先辈们的便宜,当然遇不到那些强大的魔物了,因为这些魔物啊,早就在他们成长起来之前,便已经被先辈们杀了个干净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

    听了小乔师妹的话,方原点了点头。

    他不再多说什么,便让小乔师妹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但他自己,心间还是有些沉闷。

    小乔师妹说的道理,他自然明白,事实上,他也是这样认为的,但也不知怎地,越是在这魔息湖内呆的越久,他越是感觉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什么危险即将袭卷过来……

    ……可是他不知道会是什么危险,又该怎样应对!

    尤其是,他虽然有那种感觉,但是却的找不到什么征兆,印证这种感觉!

    “难道,真是我多心了?”

    就连方原,在这时候也忍不住有些动摇了,内心里暗问着自己。

    “方……方原师兄……”

    也就在这时,方原听到了一个发颤的声音。

    他急忙转过了身,就看到了候鬼儿,这厮居然没有蹲在山脚看来来往往的女弟子,而是不知何时爬上了山来,此时正目光闪烁的看着方原,脸上的表情又是惊恐,又是担忧。

    方原心里一动,忙问道:“你有何话说?”

    候鬼儿吞下了一大口口水,才有些艰涩的开口:“我……我有点害怕!”

    方原脸色沉了下来:“你害怕什么?”

    候鬼儿有些害怕方原,但还是颤着声音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我……就是害怕!”

    方原闻言,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间一个决定立时做了下来。

    “众师兄弟听令,离开!”

    他忽然间朗声大喝:“不论是小竹峰弟子还是神宵峰弟子,都立时离开!”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命令,顿时使得小竹峰弟子与神宵峰弟子都大吃了一惊,心下不解又纳闷,纷纷赶了过来,围在了方原身边七嘴八舌的问着:“方原师兄,好端端的为何要走?”

    “这一片区域内灵药极多,还没有采完呢……”

    “急慌慌的去哪里?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面对众弟子的不解,方原知道这时候来不及解释什么了。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凭他与候鬼儿两个人直觉上的担忧,怕是说不服一众弟子,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就不解释,因此他只是冷着脸道:“不必多问,立即赶往八荒云台!”

    “什么?为何现在就要赶往八荒云台?”

    方原的命令,使得众弟子都是大吃了一惊。

    他们只有在十天之后,试炼结束时,才会赶往八荒云台,从那里借助传送大阵,离开魔息湖,可如今时间还早,况且小竹峰的领地,虽然已经清剿干净了,神宵峰的领地还有一大片未曾荡清的,这时候赶往八荒云台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此弃神宵峰的任务于不顾了?

    “你……你不是还记恨我们神宵峰,不想让我们完成试炼吧?”

    甚至有人心里都生出了这等念头,有些仇视的暗暗看着方原。

    “我没功夫给你们解释这么多……”

    方原慢慢的揉着自己的眉心,在他的眉心位置,曾经被云长老点上了一道符篆,平时是看不见的,但在遇到了危机之时,却可以保方原一命,如今也不知怎的,这一道符篆隐隐的显化了出来,有些灼烫,偏偏又没有完全的显化出来,实在是前所未见的怪事……

    而这种感觉,使得方原心里更沉重了。

    “我只想跟你们说,可能很快便有危机袭来,现在顾不上什么任务了,立时便要赶往八荒云台,若你们信我,便跟我走,若不信我,便留在这里继续试炼好了,我不会奉陪!”

    方原的话,更是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

    小竹峰弟子自无异议,也无人敢向方原提出异议,无论明不明白,立刻就开始收拾东西。

    而神宵峰弟子则都有些愤愤然,甚至有人直接大声道:“什么叫可能有危机袭来?这魔息湖内凶险万分,不是随时都有可能有危机袭来吗?咱们神宵峰的试炼还未结束,怎能说走就走,他们不奉陪,便随他们去吧,咱们单独寻来的造化,总不会再分三成给他们吧?”

    “可是……看他的模样,不像是有假,万一真有什么事……”

    “咱们神宵峰底蕴不浅,有什么凶险应付不了?”

    “对,便是冒些险,也要完成试炼……”

    就在神宵峰弟子尚未商量出一个结果来的时候,方原率领的小竹峰弟子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启程了,在这时候,就连如今神宵峰弟子的统率凌红波也无法说得服一众神宵峰弟子,就在她准备用强硬手段逼他们服从的时候,有一位小竹峰弟子急急传来了一句口讯!

    “严机师兄说,神宵峰上下以方原师兄马首是瞻,违命者,以门规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