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十七章 真传大弟子
    那一晚,孙管事给方原讲了很多道理,从人情事故的精巧拿捏,再到组成了修真界一番繁华的各大势力之间的微妙关系,最后到自己如今已经三十有六,结果还孑然一身,需要很多钱财准备以后的养老,一时慷慨激昂,一时潸然泪下,把个方原都听得懵了,反正到了最后,他只记住了一个道理,这些东西得收,不收就是天下公敌,对不起仙门,对不起孙管事!

    那收了就收了吧……

    反正自己也说不过孙管事,索性撒手不管了,每天一早出去,躲在竹林里看书。

    那各方的使者也罢,同门也罢,由得孙管事去应付。

    反正他相信一点,以孙管事的油滑,肯定惹不出什么大问题的!

    不过,就算是躲在竹林里读书,却也是清静不了多长时间的,大多数仙门弟子都知道方原有这么个喜好,只是也知道他每次躲在了竹林里时,便是想要清静的时候,不敢前来打扰他罢了,但这些人里也有一个例外,第三天晌午,小乔师妹便一路寻了过来……

    她有些神秘的说道:“近日里,仙门怕是要宣布一件大事了!”

    “你是指真传之事?”

    方原放下了书卷,有些无奈的转过头来看她。

    “不,我是指小竹峰要自成一峰之事!”

    小乔师妹脸色凝重,说出来的消息,却使得方原微微一怔。

    青阳宗有四峰五院,那四峰,便是指神宵峰、紫云峰、龙吟峰,以及御神峰,每一峰,都是青阳宗的一道传承所在,按照青阳宗的规矩,以前小竹峰弟子,在修行三年,玄功小有所成之后,便会进入这四峰,继续修行,而小竹峰,则会让给新进拜入仙门的弟子们……

    可如今小乔师妹带来的消息,却似乎有些不同。

    “因为仙门大考已经取消了,所以如今便不会再有大批的仙门弟子进来,我们这小竹峰,也不必让出去了,是以,仙门已然决定,将小竹峰,立为青阳宗第五峰,由云长老执掌,四位执事辅佐,咱们如今尚在小竹峰修行的所有人,便都会是小竹峰的第一代弟子……”

    听了小乔师妹的话,方原倒是微微一怔,仙门的这个安排,倒让他有些意外。

    不过在哪里都是修行,此事虽然不小,但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大消息。

    “你好像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小乔师妹见方原仍是一脸的淡然,忍不住苦笑着说道。

    方原呆了呆,道:“严重在哪?”

    “那个仗剑闯山的方大师兄哪里去了,你怎么又变成了书呆子?”

    小乔师妹忍不住抱怨了一句,然后道:“咱们小竹峰成为了青阳宗第五峰,便也代表着,咱们小竹峰弟子成为了五峰之中,最弱的一批弟子,这实力是很不平衡的,本来吧,我听说仙门为了实力的平衡,准备谴一位神宵峰的真传过来,做我们小竹峰的真传大弟子……”

    方原顿时呆了呆:“他人呢?”

    小乔师妹无奈道:“人还没调过来,便被你当众击败,没脸来了……”

    “这……”

    方原听了这话,一时觉得有些尴尬:“原来那个人就是仙门安排成为首席的大弟子?”

    他早就知道了那紫衣年青人定然来历不凡,也想过自己打伤了他,会不会有什么麻烦上门,不过这几天来一直风平浪静,心里便明白是云长老等人将这件事给压下去了,直到此时听了小乔师妹的话,才知道这事没这么简单,自己无形之中,倒坏了仙门的一桩安排……

    仙门四峰,向来都有自己的规矩,流传了数千年,已成定势。

    如在一峰之中,同辈之间,往往都会培养出一位,或是数位领袖,这些人往往都是身份不俗,或是难得一见的奇才,他们不仅会得到仙门的大量资源倾斜,师长看重,刻意培养,实力远超同辈,更是实权在握,统率一应弟子,可以说地位在仙门之中极度的超然!

    这些人成长了起来之后,便往往都是仙门手握重权的核心人物,诸如宗主、长老等等,甚至进入那至高缥缈的仙盟之中,追求更高的成就,前途根本就是常人不可想象的远大!

    一众仙门弟子要走的路,便是先成为真传,然后真传之间,再角逐这等领袖!

    这等领袖弟子,却不像真传一般,数年便会出现一位,一些特殊的情况下,还会有人凭着自己的身份,直接成为真传,这等真传大弟子,每一峰,只有一位,只要这位弟子没有晋升长老,或是离开仙门,那他这地位,便不可撼动,其他人只能老实的等下去……

    小竹峰既然要被列为青阳第五峰,那相应的,也会出现这样一位领袖。

    只不过,想必仙门是考虑到,小竹峰弟子修行时日都尚短,还不足以诞生一位可以独当一面的领袖弟子,亦即是仙门俗称的大师兄,所以才会派了这样一个人过来吧……

    只可惜的是,这人还没上任,就被方原在众目睽睽之下击败了!

    如此一来,他哪里还有脸再过来?

    “这回知道人家为什么看你不顺眼了吧,这本来是一个即将石破天惊的大消息,结果风头被你抢了个干净,当然,那位刘师兄也是倒霉,偏惹上你,这下可不是抢风头的事了,直接没脸来了……”

    小乔师妹看似感慨,实则一脸的幸灾乐祸。

    “你这么开心干什么?”

    方原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小乔师妹也苦笑了起来,长叹了一声,道:“因为这其实是好事呀,我听巫师姐说过,那个名唤刘墨真的神宵峰真传,乃是仙门一位长老的后辈,仗着背景不俗,又有几分修为,性情很是暴戾,连凌师姐都受过他的欺负,若是他来了咱们小竹峰,那才是件叫苦的事呢,现如今,你等若是将他的资格剥夺了,无论仙门愿不愿意,总会另换一个过来,只是不知是哪个了……”

    方原听着却微微皱了下眉头:“为何一定要派一位别峰的真传过来?”

    小乔师妹看了一眼,笑道:“你没听说过魔息湖试炼一事么?”

    “魔息湖试炼?”

    方原没想到他提起了这件事,倒是微微一怔。

    他之前读仙门典藉,倒也对魔息湖有所了解,据说世间每三千年一次大劫,这魔息湖,便是上一次浩劫降临之时留下的印记,那是一片方圆不下十万里的巨大魔地,如今仍是魔息萦绕,久久不能散去,从高处俯视,便如一方墨色大湖一般,因此人称魔息湖……

    不过实际上,那只是一片人迹罕至的魔地而已,属于九州的疤痕!

    据说在那魔息湖里面,滋生了不少妖魔,扑杀生人,当真是凶险可怖,可世间万物,总是相生相克。那魔息湖中,虽然会滋生不少妖魔,可每隔一段时间,却也会滋生出大量的灵药宝药,都是罕见的天材地宝,其中甚至有一部分,乃是可以助修行之人筑基的宝药!

    也正因此,四大仙门早有约定,每十年都会召开一次升仙大会,在这大会之中,四大仙门所有未筑基的弟子,都会进入魔息湖,去捕杀妖魔,寻找宝药,此例已延续数千年……

    而又因为魔息湖阔大,而每次仙门弟子进入其中,都时间有限,因此四大仙门,进入魔息湖时,都会将自家的弟子分成几队,各搜一片区域,这也是为了尽可能的多搜集宝药之意,青阳宗例来的规矩,便是每峰作一队,进入魔息湖完成试炼,但如今,可能要成五队了!

    当然了,就算青阳宗分成五队也不算什么,如今隐隐然实力最强的玄剑宗,每次都会分成六队、七队,甚至八队之多,总之进去的队数越多,可以搜索的区域便也越广……

    只是小竹峰弟子,毕竟修行时间尚短,修为也低,若自作一队,进入魔息湖的话,恐怕会力有未殆,别说采不着灵药,甚至有可能在妖魔爪牙之下丧了性命,因此仙门才定要谴一位在其他各峰修行的高手来小竹峰做真传,某种程度上,这其实就是在安排带队的人选!

    “不管是谁过来,不要再像之前那人一般无礼就行!”

    方原只是沉思想了片刻,才淡淡开口。

    之前他将那紫衣年青人打伤,虽然是件不小的事情,却也并不后悔,那弟子骄横无度,目中无人,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出手,而且没准会一时忍不住,一剑刺死了他……

    “嘻嘻,其实方原师兄你击败了那刘墨真,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只是你太年青了……”

    小乔师妹忽然抬头看着方原,嘻嘻一笑。

    方原也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他对自己的实力是很信任的,可是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魔息湖试炼太重要了,仙门不可能将这等重担压在他一个初涉修行的新人身上。

    须知道,其他几峰的真传,都是比他们早了三年、六年,甚至九年踏上了修行之路的人,虽然也是在练气境界,但人家不知道比自己多吃了几碗饭,有一些人,甚至十年之前,便曾经参加过上一次的升仙大会,这其中的经验、积累,远不是自己一个新人可比的!

    就算是那刘墨真,估计也底蕴非俗,只是一不小心,败在了自己手上而已!

    当然了,小乔师妹虽然没有明说,方原也听得出来,刘墨真来小竹峰做真传首席,也必然牵扯到了仙门之中各种势力的博弈,毕竟,地位如此重要的真传大弟子,谁不想做?

    甚至严格说起来,这真传大弟子已经不是仙门弟子级别了,那是未来的掌权者!

    “唉,只可惜了,方原师兄你若是再年长几岁,修为再高上一些,这小竹峰首席真传大弟子的位置,你也未必坐不了,现在却只能委曲你一下了,但无论怎么说,你也即将成为咱们小竹峰的真传弟子,这一点大家都是服气的,以后师妹我也要多仰仗你啦……”

    小乔师妹说着,向方原作了个揖,嘻嘻笑了起来。

    “这倒没什么遗憾的,我看重的,本来就只是真传之位而已!”

    方原也笑了一声,看得出小乔师妹那惋惜之意倒是真的,不过这也说明,这个丫头虽然聪明,怕也不是真的了解自己,他要夺真传之位,都是因为这真传之位本来就该是他的,这是他心里的某种执念,至于首席真传之位,他之前想都没有想过,自然也不觉可惜。

    “当……当……当……”

    也就在这时,小竹峰大殿的方向,传来了沉缓清越的钟声,响彻四方。

    与此同时,方原腰间的一道传讯玉符,也在这时候亮了起来,一道神光自玉符之中飞了出来,化作了一个深沉肃穆的声音:“青阳弟子方原,速至功德殿前,受封真传之名!”

    “你的封名之礼要开始了……”

    小乔师妹听了微微一怔,急忙站了起来,满面的笑容:“走吧,我陪你过去!”

    “也好!”

    方原也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这真传之名早已定下来了,受封时间,本来便在这几日里,心里早就有了数,便笑了笑,站起了身来,将书卷塞进了怀里,然后招手将不远处的木鸢摄了过来,准备赶到小竹峰功德殿去,接受自己的真传封名之礼……

    “等等……”

    也就在这时,小乔师妹忽然间叫了一声,眼神有些不善的上下打量着方原。

    “怎么了?”

    方原有些诧异,没头没脑的问道。

    小乔师妹无语道:“我的方大师兄啊,这可是去受封真传之名,你打算就乘这个过去?”

    方原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的木鸢,诧异道:“有问题吗?”

    小乔师妹都无语了:“你可是我小竹峰真传啊,天天乘着个破木鸢晃晃悠悠的,能不能在意点形象?你自己瞧瞧,这破烂都快散架了好吗?你也不怕从天上掉下来?”

    “额……不至于吧?”

    方原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就这破烂,还是我朝孙管事借的呢……”

    “唉,算了,还是我以飞剑送你过去吧……”

    小乔师妹无语的叹了一声,又斜眼看着方原身上那件普普通通的袍子,也很不满意,只是方原自己没什么华贵的袍子,一年四季,向来就这么两件一模一样的青袍换着穿的。

    她就算是想临时去做一件,一时之间也来不及了,顿时皱起了眉头……

    “哎,方师弟,等等我,终于还是赶上了……”

    也就在这时,孙管事一溜小跑的冲进了竹林里来,手里捧着一件紫色的袍子,喘了几口气,才笑了起来:“知道你封真传之名时得穿身新衣裳,紧赶慢赶,还是给你缝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