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十章 我要登山
    在说完了那句话时,方原已陡然之间出了剑!

    他根本就不必听陈虚下面的话想说什么,心里非常的明白。

    无非是一个心存怨念之人,与另外几个心存怨念之人,联合起来,商量了某种安排,想要借自己的手,泄一泄他们的不满,也为他们自己争取一番机会而已。

    方原不想做他们手里的剑,也不想借他们的势,因为在方原看来,这几个人商量的,与当初吴清要自己做的,和小乔给自己的机会,没什么不同。

    所以他听都不想听,甚至还觉得有些厌恶!

    “唰……”

    一剑前掠,化作一道雪光,直卷向了盘坐着的陈虚!

    陈虚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有些愤怒:“方原师弟,你骄傲到了连我们的话都不想听吗?我们诚意帮你,你却直接出剑,不知你是否想过,你已经有些……高估自己的实力了?”

    说着话时,他袍袖一展,轰隆一声,身周紫气流转,眩目至极!

    那惊人的紫气,居然比普通的法力凝炼了许多,都不必施展法术,便可直接伤人。

    此时陈虚施展的紫意,已铺天盖地的卷了过来,犹如一方巨大的紫幕,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了里面。仅从这一手看来,便可见陈虚的不凡,他不光是修为达到了练气六层上阶,玄功修炼的也颇具火候,比之前那几个仙门弟子强横的多,确实有资格在仙门争锋……

    “也许是你们太低估自己的实力了!”

    可方原此时心意已定,却只是沉声回答了一句,然后剑光暴涨。

    他决意速战速决,不想被这人身上的暮气沾染,体内玄黄之气第一次真正的运转了起来,“唰”的一声,剑光明亮的如同闪电,面对着陈虚施展的变化无穷的紫气流云诀,居然毫无所动,仍只是老老实实的一剑斩落了下去,“嗤啦”一声,那漫天紫气居然直接被撕裂了。

    陈虚陡然吃了一惊,刚才还盘坐在青石之上,不为所动的他,急忙跳了起来,双掌一拍,腰间贮物袋里便已经跳出了两张紫符,随着他的法力灌输,紫符已然亮起了道道精芒!

    “上苍不公,不然为何偏偏我们得不到一条公平的上进之路?”

    陈虚大喝着,便要将紫符向着方原打来。

    可方原速度快的惊人,一剑破了他的紫气之后,转瞬之间便到了他的身前,在这时陈虚不过是刚刚跳了起来,此时他要催动紫符,方原却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随手一掌便结结实实的拍了过来,陈虚吓了一跳,身形在空中一拧,转到了青石之后,要借青石躲闪。

    可方原只是结结实实的一掌拍到了青石之上,雄浑法力陡然爆发了出来,直将青石拍的四分五裂,躲在了青石背后的陈虚也闷哼一声跌了出去,紫符也随之默淡了下来……

    “上苍本来就是不公的,千万年来一直如此,不然还要我们奋进做什么?”

    方原挥了挥袍袖,不再看陈虚一眼,转身向前走去。

    而陈虚脸色苍白,一时法力翻涌,一时之间平复不下来,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方原,你太狂妄了,陈虚师兄好心帮你,你是什么态度?”

    这一次方原刚走了没多远,忽然之间,一棵大树之后,冷冷的响起了一声大喝,随着声音而来的,则是有人在大树上面拍了一掌,却只听得“哗啦”一声,那大树上的叶子纷纷扬扬的洒落了下来,居然像是无数道利刃一般,在强横法力驾御下将方原笼罩在了其中!

    “你们这些连帮自己都没胆量的人,还说好心帮我?”

    方原身形陡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一剑向着那树后之人刺了过去。

    “你……”

    那人大吃了一惊,双掌一拍,狂风呼啸,他要借风隐迹,同时大喝:“到了此时你还嘴硬,难道你和我们不是同样的人?若不是你功德榜上争不过他们,又何须冒险闯阵?”

    “给我定住!”

    方原左掌叉开,直朝着那狂风按了下去,生生搅得那风刮不起来,然后一剑直掠,堪堪刺到了那人身前,然后变刺为拍,剑身横了过来,直拍在了这人胸前,却将他拍的倒飞了出去,撞在了另一株大树之上,脸色灰白,这才回收了法力,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在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之前,是不会躲起来抱怨的,至于我不争功德榜,直接上山闯阵……”

    倒持了长剑,他向前走去,淡淡道:“那只是因为我觉得这更痛快!”

    “咦,他闯关的速度变快了……”

    在此时的小竹峰左右,山间空中,不知有多少只眼睛都在看着方原闯小竹峰的举动,刚才看到了方原连破两关,败一人,也只觉得他实力不俗,心平意静,但却没想到,方原的速度忽然间快了许多,一人一剑,直直的向着小竹峰上首闯了上去,速度快了数倍。

    “那几人可都是仙门里实力不俗之辈啊,虽然平时低调,名声不显,也没有在这角逐真传之位的过程中展露头角,但谁也不敢小觑他们,没想到方原居然连续败了他们好几人!”

    无数个低低的议论声都响了起来,众人皆有些惊叹。

    “不是说这位闲人已经两年没有破阶了吗?他此时表现出来的,可不是练气四层啊!”

    “对,他的法力好古怪,我能感觉到很强,但却不知究竟是什么境界!”

    “不仅如此,我感觉……他好像还没有尽出全力!”

    眼见得方原势如破竹一般向山上冲了过去,围观众人里,尽皆有些肃然了。

    连败数名高手,而后又闯四位修炼小清梦术的高手设制的巫山晴雨阵,六位比较阴险、擅长武法的弟子设下的七关幕临阵,以及最后三十六位弟子联手设下的三丁神甲阵……

    初时围观的众人还在有说有笑的议论着,但到了后来时,脸色却一个个都绷紧了。

    无论是闯什么阵,方原都是仗剑独行,速度居然有种越来越快的趋势……

    一开始他们还在想这一次的闯山,会不会是一个笑话。

    但到了如今,哪怕方原还未成功,他也绝对不会是一个笑话了……

    “仙门就是这样子的,无所谓公不公平……”

    “路就在脚下,先登上了高山再论其他!”

    一路战,一路向前冲去,方原道心也渐渐坚定了下来。

    在战到最后一人时,却是此前负过伤,但如今还是拦在了他面前的萧远志,这位曾经功德榜第一,却已经受伤,无力再与方原正面斗法的人,祭起了一件夜幕法宝,使得方原陷入了一片黑暗,看不见任何东西,前路尽断,虚无缥缈,仿佛已经走到了世界尽头……

    但在这时候,方原却已渐渐心念通达,面对着黑暗笑了起来:“我想登上高山,这只是我的事,所以我不去想别人是否可以由长辈提携上山,是否走的路比我顺畅,甚至是否有人生来便在山上,因为我只是想登山而已,而不是要和谁比登山的速度……”

    “当然了,你们登山比我慢,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时,他一剑出手,剑光如电,直冲九宵,周围深沉的夜幕被撕裂了,天地之间顿时一片大亮,在萧远志惊恐的眼神里,方原一袭青袍,直冲天际……

    这一霎,他立身于半空之中,犹如流星,直向功德石壁冲了过去。

    嘭!

    他自半空之中坠落了下来,稳稳落地,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坑。

    然后他才缓缓的直起了身来,青袍被山风吹的猎猎作响,看向了前面的四人。

    厉江寒、太合真、王鲲、祁啸风四人,拦在了他的身前,而在这四人身后,则是他昨日留在了功德石碑之前的剑鞘,这四人此时都有些脸色凝重的看着他,久久不发一言,望着方原身后,他来的路上,那一片一片的狼藉,这四个人心里都有些发沉,眼中皆是森然。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可以闯到这里来……”

    过了半晌,厉江寒才低低的开口,声音里带着一股子凉气。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不得不说,我实在是有些佩服你……”

    王鲲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

    “不过你也就到这里了!”

    太合真开口道:“本来昨日我们商量的是,单独与你对阵,甚至为了出手的顺序还争了一番,生怕其他人击败了你,便没有了自己的机会,可是在看到了你刚才上山的过程之后,我们四个人已经改变主意了,我们决定一起出手,希望你不会觉得这不公平……”

    厉江寒也挠了挠脑袋,道:“要真是我们自己的事情,那我们肯定不能这么欺负你,不过真传之位,太重要了,我们也不能就这么随便放弃,路是你自己选的,认命吧!”

    四个人里,只有祁啸风没有说话,脸色只是无比的阴沉。

    而听了这些话,方原则只是轻轻的笑了笑,道:“四个打我一个,当然是不公平的!”

    这四个人听了这话,脸色顿时都有些难看。

    但方原很快便又笑着接了下去,道:“但我还是会接受这一战!”

    说到了这里,他回过头去,向着山间小道看了一眼,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道:“刚才我还跟那几位说不要抱怨命运的不公,只要接受就好,因为除了接受,又能怎么样呢?”

    说到了这里时,他左手五指一抓!

    狂风乍起,直接卷向了前方,卷向了那四个人!

    “所以,你们四个一起来吧,我会表现的很乐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