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十九章 叫师兄吧
    “咻……”

    石梁之上,八位仙门弟子占据了优势位置,法术齐出,将整条小径都笼罩在了里面,数不清的风刃与火光,怒浪一般卷了下来,声势难以形容的浩大,而且这几名仙门弟子,分明早就商量过了,出手之间,层次分明,先后有序,风刃火意,渐次开来,威力竟是层层暴涨!

    这倒确实应了他们之前的话,这一关,确实算得上是死路一条!

    而如今冲到了小径上来的方原,面对这无数的法术,则只能一个人硬抗……

    ……但方原也并不惊慌!

    他没有选择摧毁石梁,而是走这条小径,就是为了硬抗!

    他冲到了小径上之后,见到了石梁之上各式法术冲了下来,一颗心立时沉了下来,几乎沉到了湖底,与之相应的,则是他整个人瞬息之间,便冷静到了极点,几乎没有半分感情!

    “嗖!”

    他挥手将手里的剑扔了出去,直直的刺到了前方的石梁之上。

    然后在这时,他双手便都得了自由,身形仍然在向前冲去,双手却飞快的结起了法印,体内的法力也随着各式法印的结起,在以超过了平时四五倍的速度运转着,就在石梁上的人已经出手,法力即将从上空降临下来的一瞬间,他便已经施展出了七八道法术……

    轰!轰!轰!

    难以形容那一刻半空之中出现的绚丽之色。

    以法破法,以攻对攻!

    方原身在小径之上,面对的是的石梁上八位擅长法术的仙门弟子所施展的法术合围,而他自己则是以硬碰硬,连剑法都没用,也是直接施展了法术,迎向了那些仙门弟子的进攻!

    无数道法术在空中相撞,力量湮灭,火光四溅,风乱石破。

    那些法术别说伤到他,居然生生被他挡在了三丈之外,连他的身都近不得!

    而在这过程中,方原已然越冲越快,身形跃起在了半空之中。

    “联手,施展六阳风火……”

    石梁上的仙门弟子见到了这一幕,直吓的大吃了一惊,有人大喝。

    他们八人是早就商量好了的,听到这话,毫不犹豫,便同时改变了位置。

    四人先出手,四人后面跟上。

    前面四人施展的乃是火龙术,法力结合之下,一条长约十几丈的火龙陡然间出现在了空中,盘旋飞舞,直向着半空之中的方原卷了过来,而后面四人旋及联手招来大风,风助火力,那火龙的速度与威势,在这一霎那间就强大了四五倍,张牙舞爪,游走在虚空之间!

    而在火龙周围,则是不易察觉,却异常可怖的无形风刃!

    “方原师兄速退!”

    在这一式联合施展法术面前,几乎没有哪位仙门弟子敢硬接。

    那些施展了这一道法术的人,也生怕方原会接不住这一式,身受重伤,因此在施展出了这道法术之时,便紧跟着大喝,希望方原可以知难而退,在受伤之前便速速退开……

    可对这句话,方原却像是没有听到。

    他此时已经堪堪冲到了石梁之前,人也跃在了半空之中,眼见得力竭,无从借力,更是面对着那惊人的火龙术与铺天盖地的风刃,似乎陷入了死境,可他的脸上却仍是没有半点表情,只是沉足一踏,却恰好踩在了那一柄之前被他掷了出来,钉在了石梁的长剑之上!

    “嗡……”

    那一柄长剑被他这一踩,弯成了弧形,旋及弹直,嗡嗡作响。

    方原的身形,却借着这一弹,直接跃到了半空之中,同时双手捏起了法印。

    轰!

    一道可怖的狂风自他身周浮现,宛若实质,盘旋不已,所有靠近了他的法术余波,则被他施展了出来的凝炼风劲给化的一干二净,再加上他身形冲天而起,那一条迎面而来的火龙,居然被他生生的撕裂了,然后他面对着石梁上的众仙门弟子,已然成了居高临下之式!

    “瞧瞧我使的六阳风火如何?”

    方原居高临下,却笑了起来,十指轻弹,火意陡然爆发。

    一条火龙自他后背冲了出来,随着他的身形扑下,呼啸着向石梁上冲了过去!

    “不好,快逃……”

    石梁上的一众仙门弟子直吓的脸色大变,纷纷大叫,反应快的想也不想,便从石梁之上跳了下去,反应慢的则只张口大叫,急急的掐起法印,想要召唤出护罩来抵御……

    但方原的法术太快了,倾刻之间,便已经到了眼前。

    眼见着那栩栩如生,甚至须发爪牙无一不备的火龙到了身前,他们也只能吓的肝胆皆裂!

    只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也就在他们瑟瑟发抖之时,忽然一只大袖扫了过来。

    宽大的袍角这么一荡,转瞬间,火龙,风刃,尽皆消失不见。

    云开天明,一切都仿佛是幻觉。

    只有方原一人,清清淡淡,缓缓的落到了石梁之上,然后袍袖一扬,将那柄本来钉在了石梁上的长剑卷到了手中来,然后倒持了长剑笑道:“几位师兄弟,这一关我可算是过了?”

    “呼……”

    那几位仙门弟子来不及回答,先是喘了几口粗气。

    “方师兄,同样是一道六阳风火,你怎么可能施展的这么快?”

    反应最快的那位位仙门弟子,喘允了气之后,急忙开口问道。

    “法术运转,存乎一心,心平意正,自然神凝气炼!”

    方原随口说道:“这也只是我练习法术时偶得的一点领悟,想学的话可以教你们!”

    几位仙门弟子面面相觑,过了半晌,那领头之人才正色道:“我直到此时,才知道你为何明知有别的方法可以击败我们,却非要硬闯石径不可,原来是你本来就有这实力,方师兄,我陈翎今日服了你,日后当真会厚着脸皮前去向你讨教,希望你可以不吝指点……”

    “好,一言为定!”

    方原笑了笑,便抱了拳,向着众人作了一个四方揖,抬步跳下了石梁。

    青袍飘飞,他在地上点了几点,很快便消失在山林之间了。

    “陈师兄,这方原不是一直都被人称作是闲人吗?为何实力居然这么强!”

    旁边有一位仙门弟子余悸未消,忍不住问道。

    “归则水波不兴,出则风云色变,这他娘的才是真正的天骄啊……”

    那名唤陈翎的仙门弟子叹了口气,骂咧咧的道:“你们几个废物也别羡慕了,这人啊,是有天赋之分的,修为越高,这天赋越明显,咱们是比不过的,看其他人怎么样吧……”

    “方原师弟,你真能来到了这里,看样子门中传言不假!”

    又向前走了不到一里路,方原却看到了前方一块青石之上,盘坐着一个身穿灰袍的年青男子,模样生得素净,正平静的等着他,对此人方原却也不陌生,当初他上飞云山传道之时,此人便曾经与他一起上山,其名为陈虚,也是这仙门里名声不弱的一位小天才。

    “呵呵,陈虚师兄为我准备了什么大礼?”

    方原笑了笑,朝着四方看了看。

    “你不必瞧了,我没有设人埋伏,就只有我自己在这里等你!”

    那陈虚笑了一声,拱手向着方原施了一礼,道:“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不想被别人听到!”

    方原微微一怔,道:“陈师兄请讲!”

    陈虚叹了一声,道:“方师弟,当年我们曾经一起上飞云山传道,却没想到境遇如此之差,老实讲来,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想必也能明白我的境遇,咱们都是心性颇高,不愿伏于他人御下之辈,我陈虚得传玄功以来,也是埋头苦修,从来不敢懈怠,其间苦头自己知晓!”

    “但只可惜,我一无背景,二无贵人提携,虽然自问不弱于人,但却连真传之位都不敢角逐,只能看着人家身家丰厚之辈在高台上争来斗去,本来以为这真传之争没我什么事了,却没想到方师弟唱了这么一出大戏,倒让我这个快被人遗忘的家伙有了亮相的机会……”

    听着陈虚这些话,方原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自然是知道陈虚这一类人的存在了,他们天赋不低,修行也勤快,但苦于没有自己的底蕴与势力,却只能在这仙门之中做了一个透明人,不光这等第二批上飞云山的人里有陈虚这样一位,甚至第一批上了飞云山的青阳小七子里面,也有好几人是这般模样……

    只是他有些不太明白,陈虚此时说这些是做什么?

    “老实讲来,方原师弟应该和我们是同一类人,但我们没想到,你居然有这等魄力,我们争不过,也就不争了,但你却选择了用这种惊人的办法放手一搏,我们对你真是又佩服,又羡慕,所以昨天晚上,我们几人也探讨了一番,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陈虚说罢了这番话,便平静的看着方原,似乎意有所指。

    方原神情忽然变得有些淡漠:“你的话不必说了,我倒是有句话,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陈虚微微一怔:“什么话?”

    方原淡淡道:“与其动这鬼心思,不如将精力花在修行上,提升一下自己的修为!”

    陈虚听了此言,神色一变,冷淡道:“方原师弟,你这话什么意思?”

    方原不答,直接持剑向前走去:“别一口一个师弟的叫我,改口叫师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