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十八章 独行上山
    “五行巅倒,逆转山河!”

    眼见得方原疾冲了过来,那守在了山角的五位仙门弟子也沉声大喝。

    旋及五人脚踏阵势,同时催动了法力。

    他们施展的正是五行巅倒阵法,与当初在太岳山时方原带着祁啸风等人施展的五行阵法一样。施展了此阵之后,这五人便犹如一个整体,法力皆汇合到了一起,十分可怖。

    他们五个人守在这山脚,便说明了修为在这仙门之中是垫底了,五个人里,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才只有练气五层巅峰,可是这阵法施展了开来,法力雄浑,还是不可小觑!

    “应对方法是对的,但你们对阵势的推衍,未免太不下功夫了!”

    此时的方原已然身在十丈之外,掌中剑光乍泄,隐而未发。

    那五个人便以为他准备强行出剑,已然布下了铜墙铁壁,这应对之法本也不错,但方原本身就是个阵术高手,却一眼看了出来,他们五人的阵势变化有余,稳重不足,看似浑然一体,实则漏洞百出,而且一看自己将要出剑,便立时作出了阻敌之势,这个反应未免太快了点,却失去了应有的灵动之意!

    只看了一眼,心里便已经有了计较之法!

    “嗖”的一声,就在方原即将冲到了阵前三丈之时,忽然间一步重重的踏在了地上,这一脚他运转了一身法力,力道雄浑至极,只听得“嘭”一声巨响,直震得地动山摇,那五个人本来如临大敌,却不料脚下传来恐怖力道,一时间被震得地动山摇,险些摔倒。

    这么一来,他们的阵法之中,破绽已无比的明显,而方原却是借着那一步,速度更快了几分,闪电一般逼到了他们面前来,掌中森然剑光犹如冷电,直向前方一人刺了过来……

    “啊哟不好……”

    那最前方的仙门弟子本来有五行大阵之力加持,也不怎么害怕方原,但忽然间大阵散了,自己却成了独自面对方原那恐怖的一剑,立时吓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尤其是见到方原那杀气森然的一剑如此之快,抵挡之心都没了,闭着眼睛大叫:“我可还借过钱给你呢……”

    “咦?”

    方原微微一怔,倒是想了起来,一年以前,自己有一次去灵宝阁买丹药,带得钱却不够,眼前这位同门正好也在,顺手借给了自己一块灵石,直到第二天自己才把灵石还了他!

    如此说来,倒也确实有这份交情在!

    想到了这里,嘴角便露出了一抹笑意,手中长剑陡然翻转了过来,轻轻在他肩头一拍!

    “嗤……”

    方原剑上的力道雄浑而精妙,这仙门弟子毫发无伤,却被这剑拍的直向后移去,已然离开了方圆十丈之内,这才睁开了眼睛来,见自己被推出了阵中,毫发无伤,蓦地大喜,心里感慨不停,看样子以后做人确实得豪爽大气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了回报了啊……

    “额……揍他!”

    其余的四位仙门弟子见状却是愣了一下,没想到方原上来就破了自己的阵,如今一人被推出了阵势范围,场间却只留了他们四人与方原,要说认输吧,他们四人根本都还没有出手呢,但要继续斗下去吧,五行阵又结合不起来了,再斗,只能凭个人的修为与本事!

    犹豫了半息功夫,还是觉得不出手的话太丢人了,立时一声大喝。

    四个人绕着方原,各自施展了法术与法宝,同时向着中间的方原镇压了下来!

    “收如锁横江,千帆不渡……”

    但在这一刻,方原却是毫不慌乱,掌中长剑一转,在身周划出了一个圆弧。

    他施展的剑势太过完美,那剑身留下的寒光,居然宛若实质一般留在了他的身周,将他周围结结实实的护在了中间,剑势含而不发,看起来就像是一弯寒月一般旋转不休……

    这时候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他本可以施展法术里面的护罩,但施展护罩虽然安全,可这力量却是彼此消耗的,而身边的四人虽然修为不高,基本的力量却还是有的,有可能会将他的护罩打破,最不济也会消耗他的法力,算不得最佳应对之策,因此他还是用了剑势!

    那四人这一出手,法力激荡,都轰在了方原身边的剑势之上,他们也各自尽了全力,却没想到方原的剑势居然文丝未动,不受半点影响,四个人登时有些傻眼,愣了愣神!

    而方原则是笑了一笑,而后剑势一颤!

    轰!

    那含而未发的剑势圆弧,陡然向外飞了出去,犹如排山倒海,飓风狂啸!

    那四人一个立足不稳,直向外飞跌了出去,跌的七倒八歪,惨叫不已……

    “方师兄,你忘了我曾经帮你送过东西了?下手还这么重?”

    一个屁股跌到了尖石上的人捂着屁股,一脸怨念的向着方原抱怨了起来。

    “额……抱歉抱歉,一时没收住手!”

    方原汗颜,急忙小跑着上前,把人家拉了起来,连连作揖。

    都是仙门弟子,同门学艺两年多了,谁和谁还没点交情啊,方原也急忙把那三个人也拉了起来,一个个的陪了个不是,然后才笑吟吟的道:“诸位师兄弟,这一关算过了吧?”

    那几个人急忙摆手:“过了过了,赶紧走赶紧走……”

    “多谢多谢……”

    方原哈哈一笑,收了剑势,快步向下一关走去。

    “同样都是在仙门学艺的,如今这实力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借过方原钱的站在那里感慨,一边说话一边摇着头。

    “跟人家怎么比啊,这位方原师兄可是个真正的天才,曾经的仙榜榜首啊……”

    给方原送过东西的捂着屁股,懒懒的叹息道。

    “方原师兄,我们等你很久啦……”

    前行了半里不到,方原身前,便已经出现了一条巨大的石梁,此时在石梁之上,或坐或立,正有七八个仙门弟子注视着他,而通往石梁的,只有一条窄窄的小径,立身于石梁之上,便可以将这小径尽收眼底,若是出手的话,小径上面的人会完全被笼罩在石梁之下!

    “哈哈,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但你要打穿小竹峰,我们也不得不全力出手,实底先交给你,我们几个,都是比较擅长法术的,占据了地势,居高临下,更具优势,你若是把握不足,就提前认输了吧,否则呆会真个动起了手来,我们也担心收势不住,误伤了你!”

    那石梁上说话之人,乃是练气六层中阶修为,面带微笑,却很有几分狂意。

    “几位师兄确实找了个好地方!”

    方原立足于小径之前,恰在对方法术不可及之处,抬头看去,微笑回答。

    “哈哈,那是自然,你要认输,还来得及……”

    石梁上的众仙门弟子都大笑了起来,有的还互相击掌庆贺。

    方原笑了笑,忽然道:“但如果我不走小径,却以雷爆之符,轰击石梁右边支柱,待到石梁倾塌之时,便守株待兔,你们跳下来一个,我便挥剑斩上一个,那又如何呢?”

    “额……”

    正在大笑的众仙门弟子都傻了眼,探着脑袋向下一瞧。

    这一看之下,却是人人色变,石梁位置奇巧,但却不算稳当,右边正有一块圆石,充作了支柱,若是方原真个用雷爆符将那圆石轰塌了,那石梁必定会滑落右侧悬崖,他们若不想跟着掉下去,便只能急急忙忙的跳下来,而立足不稳之时,若有人趁机出剑……

    “我靠,谁找的这破地方,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废话少说,刚才你还赞我找了个最好的位置来着……”

    上面几位仙门弟子立时争吵了起来,一个个唬的脸色都发白了。

    “你不会真这么做吧,毁坏了仙门景物是要挨罚的……”

    更有人直接换了个笑脸,胆颤心惊的朝着方原问道。

    “我只是和诸位师兄弟探讨一下这地利之势的不足而已,若是面对生死大敌,自然无所不用其极,但大家只是同门游戏,再把事情做得这么绝,那就未免伤了和气了!”

    出乎他们意料,方原却只是笑了一声,然后便摇了摇头,一步踏入了小径。

    “诸位师兄弟小心,我要正式闯这一关了!”

    石梁上的仙门弟子顿时都大吃了一惊,没想到方原本已指出了他们的致命弱点,本可以轻松逼得他们就范,甚至凭着那一句话直接过关,却丝毫没有占这个便宜的意思,反正主动迎难而上,明知小径是最危险的,却偏偏要从这小径之上来闯这一关,一时有些触动。

    “方原师兄果然气度非凡,既然如此,我们便也不客气了!”

    眼见得下方方原来的好快,石梁之上,一人做出了决定,低喝道:“出手!”

    轰隆隆!

    随着这一声喝,石梁之上,各种法术,如同天降,直朝着方原轰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