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十三章 血祭妖印
    “正好吃完了,孙师兄帮我把碗收回去吧,明天这个时候再送饭过来!”

    在孙管事呆呆的眼神里,方原带着歉意的一笑,把碗递给了他,然后关上了门。深吸一口气,又坐回了榻前,喝了一杯清茶之后,便定了定神,开始了自己新一轮的修行计划,如今他这一身的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练气六层巅峰状态,而他手边的灵石等资源,也差不多都在这两个月时间里消耗一空,对于玄黄一气法的修炼,这也正是最后收尾的几天了。

    “通过对修为的飞速提升,玄黄之气也已接近了彻底的炼化,距离小成只差半步,但这半步,却是慢慢归流入海的水磨功夫了,整体来说还是很顺利的,达成了目标……”

    方原自己心里也在暗暗的想着。

    他本来就修行无比的勤奋,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又有充足的资源。

    他仔细想过,若不是他选择了修炼玄黄之气,在这等条件下,如今的修为大概达到练气八九层都有可能,而如今修炼这玄黄之气,却不过只有练气六层罢了,不过话说回来,玄黄一气法虽然修炼起来艰难,但却威力甚强,更有诸般妙处,这样说起来却也值得了……

    “也罢,就趁这两天里收收功夫,然后就该出关谋划角逐真传之事了!”

    他做下了决定,便又抱守心神,沉浸在了修行之中。

    “玄黄一气,万物归流……”

    道道法力自方原身周显化了出来,绕着他的身周游走,这些法力看起来与普通法力差别不大,映在人眼之中,皆是青色,但方原如今的法力,却青的纯粹,清流,厚重,犹如万里无云的天空之物,若是以神念感仔细感应,便会发现他这一身法力,简直凝炼到了极点!

    而方原,如今则是一边运转法力,一边不时的变幻法诀。

    他的意识,如今已经化作了剑意,在他身周不停的飞转,时时将法力之上的一些不足斩去,每斩一剑,法力便会更为精纯一分,运转起来也更圆润一分,甚是神异……

    而那些被他斩掉的法力,则会四下飘散,散于无形!

    渐渐的,方原已完全沉浸在了修行之中,对外界万物都视而不见。

    也就在此时,这房间里面,渐渐起了些微的变化。

    那一柄被方原从太岳城带了回来的宝剑,此时正挂在墙上,悄无声息,但渐渐的,有轻微的龙吟之声,自鞘间响了起来,似乎那柄剑在自己颤动,与此同时,方原那些被自己斩掉的修为,则一丝一缕,都被那剑引了过去,缓缓的进入了剑鞘之中,似乎被剑吸收了。

    而此时沉浸在了修行之中的方原,对此并无察觉。

    如此足足过了数个时辰,到得夜半时分,这剑似乎也终于吸足了灵气,围绕在了它周围的灵气忽然间尽皆散开了去,然后剑身龙吟却瞬间暴涨到了一定程度,陡然出鞘……

    “咻”的一声,那一柄剑,居然自行跳将了出来。

    一道银光,直奔方原眉心而去。

    “什么鬼?”

    也就在那一道剑光即将刺穿方原额心之际,方原身边的一方玉匣之中,却忽然闪出了一道灵光,里面猛然有一道灵符飞了出来,自动的拦在了那柄剑前,而灵符的飞舞,也惊动了方原,陡然之间睁开了双眼,然后便看到了这一柄无比诡异,朝着自己额心飞来的长剑!

    他平时做事便很小心,尤其是在经历了被周清越陷害之事后,更懂得了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哪怕如今的他是在仙门之中,哪怕他已经专门请了孙管事来帮自己护法,哪怕他如今的修为还低,修行之时,本来就是随时可以警醒过来的,但是在闭关之前,还是花了足足十块灵石的重金,买了一道护身符,放在了手边,就是为了预防意外,没想到真用上了……

    那灵符燃烧着,将那一道长剑拦在了外面,凝于空中,争鸣不休……

    但还不待方原松一口气,那长剑之上,却忽然妖印一闪,剑上的力量居然无形之中变强了许多,霎那间挣碎了灵符,直向着方原的额心刺来,剑光妖异到了极点……

    “我的灵符……”

    方原下意识的叫了一声,那可是十块灵石买来的啊,能用好多次的……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瞬之间,便急急的伸出了两根手指,堪堪将那剑锋夹在了指间。

    与此同时,那剑尖已有浅浅的一指,刺入了他的额心,滴落了一滴血液。

    “这是怎么回事?”

    方原大惊:“难道是吕梅庵故意陷害我?不对,吕梅庵恐怕没这手段……”

    也就在他想着这个问题时,他整个人已陷入了一个血蒙蒙的空间之中。

    “九幽血煞,魔主重生……”

    声声凄厉的呐感,在他耳边响了起来,如真似幻。

    在方原的世界里,居然出现了一片血海,无数人形的、妖形的血人在血海之中浮沉,挣扎,惨叫,他们的惨叫声各不相同,但在汇到了一起时,便赫然隐隐的化作了八个字,震得人神魂激荡,仿佛魔音一般使劲的向着人的脑海里钻,似乎要把方原也变成他们中的一员。

    而那些无数的血人,挣扎之时,周围亦有无数只血手自血海之中探了出来,向着血海中的一个方向伸去,在那个地方,血海中心,却是飘浮着一方黑色的大印,上面铭满了魔纹!

    那个魔印,似乎便是这血海的中心。

    周围的一切,都与它有着某种的联系……

    “这……应该就是血煞术……”

    方原只是看得一眼,脸色便已经变得很难看了。

    他曾经在典藉上看到过对这一类血煞术的记载,甚至说前不久他还见过,太岳城卧牛山上的那只妖魔,施展的便是这一类的邪法,只不过,那妖魔施展了出来的,与这剑中的血海,那可真是天差地别,简直就像一碗水与大海,一块小石子与高山一般的差距,难以形容!

    “原来如此,当时我们还都以为那妖魔施展血煞术,是为了疗伤,现在看来,恐怕疗伤是次要的,它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为了祭炼这一方魔印,想将这魔印据为己有……”

    方原越想其中究竟越恐怖,才意识到居然一直有这么一个隐患在自己身边。

    “想要施展血煞术,便需要有炼宝之物,当初那妖魔,是以铁鼎为媒,熬尸炼煞,祭炼此印,难道说,当初在我斩杀那妖魔时,也无意中以这柄剑,祭炼了这一方魔印?”

    “这实在太恐怖了,看这血海模样,真不知有多少生灵都已经祭在了此印之上……”

    方原凝神看去,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很快便心生退意。

    “休走……留下……”

    “待到魔主重生时,天不灭世我灭世……”

    但也就在此时,声声呐喊,响在了方原耳边,仿佛波涛一般向着方原涌了过来。

    那种魔音,深入人心,居然使得方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种对这血海的向往,想要留在这里,与那血海之中的幽魂一般,向着魔印叩拜,和他们一起等待着魔主的重生……

    “不好,这魔印本是死物,但被祭炼的多了,居然也有了一丝灵性……”

    “它居然想将我留下,当作他的傀儡……”

    方原心间大惊,但整个人却愈发的冷静,心间急思脱身之法。

    可在这时候,那血海之中的波涛已然越发的汹涌,就连那一方魔印之上,都出现了一丝妖异的光芒,无数的血色幽魂从血海里爬了上来,张牙舞爪的向着方原冲了过来,似乎要将他扯入血海中去,而方原自己身上的灵光,与那滔天血印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在这等险境之下,方原简直毫无还手之力!

    这血海几乎动用不到万分之一的力量,便可以将他的道心慑住,再也无法反抗。

    “你想乱我道心,将我化作你的傀儡?”

    但愈是在这危急之际,方原便愈是冷静,强行将心间的诸般紧张、怯懦、慌乱之意都压了下去,只剩下了如同冰冷的刀锋一般的意志与冷静,以往看过的无数典藉内容,学过的修行之理,都在心间快速的闪过,然后脸上忽然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有些嘲讽的笑了起来!

    “那恐怕你要失望了,我什么都怕,惟独不怎么怕别人动摇我心志……”

    “我不知道这天下间是否有可动摇我心神之物,但想来绝不会多,更不会是你!”

    在说出这句话时,周围无数血手就要扯到身上,方原却忽然盘膝而坐,抱守了心神。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淡淡的诵经声响了起来,方原身周,自有一片清明之意浮现,映亮四方……

    他赫然是在念诵《道元真解》,对抗周围的蚀骨魔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