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十章 我的真传(二合一大章)
    自打从太岳城归来之后,吴清便态度大变,却使得方原有些不盛其扰。

    纵是饱读诗书,但在这时候也有了种不知该如何处理的棘手感。

    下意识里觉得自己对吴清应该客气一些,就像对其他所有人一样,可是表现的客气了之后,吴清那咄咄逼人的感觉却让他头疼,在这种事情里面,虽然他也是个没经历过花丛的雏儿,但也隐隐的意识到了,遇到了这种事,还是当断则断的好,否则必起纷争……

    如今的他修行时间还不够,更无心拈花惹草!

    只可惜他虽然不想拈花惹草,草却黏在了他的身上,吴清却又不依不挠的追了上来,急道:“方原师兄,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我对你这么好,你难道就一点也不心动吗?”

    方原无奈,只好站住了脚,道:“多谢吴清师妹一片好心,但方原实在高攀不起!”

    说罢了,深深作了一个揖,便要再绕过她离开。

    吴清听到了这话,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眼底闪过了一抹不满,毕竟她也不是个真的傻子,如何能看不明白方原的心意,本以为仗着自己的家世与容貌,在自己能拉得下脸来伏低作小之时,拿下方原不成问题,但见他如今有些油盐不进,心里一股子怒意也升腾起来了!

    “方原你给我站住!”

    见方原真要说走就走,忍不住一声大喝。

    “嗯?”

    方原皱着眉头转了过来,表情倒有些轻松。

    他还以为吴清会发起火来,骂自己一顿然后离去呢,却没想到,吴清快走了几步追了上来,却只是冷冷的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冷笑道:“看不出你平时一副读书读傻了的模样,居然还挺心高气傲的,也罢了,既然你如此不解风情,那我也不防把话跟你挑明了说,本姑娘从小到大,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你直说要如何才能收起你这副冷漠的嘴脸吧!”

    方原倒是被这话噎了一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吴清见了,却以为他是在犹豫,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总爱摆臭架子,不过你本领实在不弱,倒也有摆架子的资格,再说我以前确实对你不是很好,容你发两回脾气也没什么,但我可希望你明白,倾幕本姑娘的人多得是,你最好不要太不识趣……”

    直到这时候,方原才一口气喘了过来,沉思了半晌,也索性直言道:“吴清师妹,太岳城一战之前,你看不起我,我也不喜欢你,虽然在太岳城一役,合作了一次,我也算救了你一命,但你回山之后,替我说话,咱们便也扯平了,我想,仙门之中,修行为重,大家还是各寻清静的好,你我恩怨,自今日起就此抹平,你就不要再来寻我了,好不好?”

    他心里想着,这话应该够明白了吧?

    可吴清听了,却是面露冷笑,道:“是谁跟你说过仙门之中修行最重?如今你既然还是如此嘴硬,我倒不防跟你说的明白些,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是江城吴家的人,我太爷爷便是江城的筑基大修行者,我已经把咱们的事情跟我太爷爷说起过啦,他也很喜欢,若是你服了软,求我两句,我可以让我太爷爷指点一下你,让你有希望在仙门夺得真传之位……”

    她话还没说完,方原便已斩钉截铁的道:“那样的真传,不要也罢!”

    说罢了之后,再次拱手作了一揖,认真道:“不要再追来了,多谢!”

    说罢之后,袍袖一拂,大步向前走去。

    吴清直气的在身后大喊:“你一定会后悔,回来求我的!”

    方原头也不回,心里倒也无奈的笑了笑……

    居然有人会选自己做一个吃白饭的小白脸,那可真是……说明自己长的还不赖?

    如此慢慢的想着,回到了自己的小楼,饮过了一杯清茶之后,便捧了一卷书出门,他担心吴清呆会还会再来,扰了自己的读书的心境,便索性去了竹林,坐在了青石上看。

    “风吹竹动,山风怡人,方原师兄好惬意,当真教人羡慕啊!”

    刚刚看看书入了神,却忽听得旁边有人笑了起来。

    方原忙一转头,却发现来的是小乔师妹,顿时松了口气。

    “方原师兄在躲着什么人么?”

    小乔师妹穿了一身淡黄的衫子,怀里捧了一个翠绿的瓷瓶,里面却插着一束野花,绣了金纹的鞋子提在了手里,赤着脚沿着小溪走了过来,看样子是刚采了花回来,一边走近了方原,在他旁边的岩石上坐了下来,一边转头来看着他,眼睛里露出了几分促狭的笑意。

    “额,没有没有,这里读书清静!”

    方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吴清的事情毕竟不好对人言的。

    “咦,我刚才还看到,吴清师姐正在方原师兄的楼前徘徊,要不要我唤她过来?”

    小乔却一副什么都明白的表情,笑吟吟的道。

    “咦,你的脚挺白的……”

    方原故意忿开了话题,盯着小乔师妹的赤足夸了一句。

    “哼,算你有眼光!”

    小乔师妹顿时脸色微红,将白嫩的脚丫藏进了溪流里,撇过了头不说话。

    方原笑了笑,她不说话,那自己也不说话了,低着头继续看书。

    小乔师妹等了一会,见他不说话,倒是忍不住,又转过了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原,道:“方原师兄,你先别忙着看书,我倒正好有事问你,之前跟你商量的事情考虑的如何了?”

    方原顿时微怔:“什么问题?”

    小乔师妹笑道:“当然是加入我们这个棋社的事情了!”

    方原这才反应了过来,这仙门之中,盛行交好弟子结成诗社、剑盟一类的小团体,彼此相助,抱团取暖,小乔师妹自也不例外,她曾经向方原说过自己是什么棋社的成员,当时便想邀请方原加入,不过方原不喜欢这些事,便拒绝了几回,后来他在仙门里愈来愈不受重视,小乔师妹也没有再提过,本以为这一篇已经揭过了,却没想到,这时候她又提出了此事!

    “以前不是说过了么,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仙门之中,还是修行为重!”

    方原笑了笑,还是随口拒绝了。

    在以前,方原拒绝了之后,小乔师妹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但这一次却有些不同。

    “谁跟你说仙门之中修行最重了?”

    她笑着看了方原一眼,轻轻叹道:“方原师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师妹自是佩服的,不过你想在仙门之中独善其身,却也不见得是件易事,咱们已经不是刚入仙门的稚子了,得传了仙门传承,留在了仙门里面,便算是内门弟子,既要赚取资源,又要斩妖除魔,为仙门建功立德,哪一件是轻松平常便可以做得到的,没人帮扶,可怎么成?”

    “仙门之中,修行不重要,还有什么重要?”

    方原听了小乔师妹的这番话,也忍不住一怔,觉得这话有些耳熟。

    细想了一番,才意识到,吴清也说过这一类的话。

    这却有些好奇,这两人的性子天差地壤,怎么二人在这件事上态度倒是出奇的一致?

    “方原师兄,如今你功德榜排名第一,有没有心思想要角逐真传之位?”

    小乔师妹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问道。

    在小乔面前,方原也没什么隐瞒心思的必要,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小乔师妹立时笑了起来,甩了甩脚丫上的水,把鞋子穿上了,抱着膝盖坐在了青石上,笑吟吟的道:“修行自然是很重要的,这一次若不是方原师兄修行之上下了苦功夫,有足够的本领,恐怕我们都要死在卧牛山上。也正是因为你修行之时下了苦功夫,才有了如今这功德榜排名第一,角逐真传之位的大优势,但我想说的,方原师兄若是只仗着修行用功,便想角逐真传之位,却还是差了些火候,那个位子,不是仅凭修行就能坐得上去的……”

    顿了一顿,目光看向了方原,道:“就如今这局面来说,虎视眈眈,盯着真传之位的人当真不少,萧远志,太合真,王鲲,厉江寒,甚至还有之前的祁啸风,以及我,都是有角逐这真传之位的底气的,但方原师兄,你觉得我们几人,就真算是修为最高的了么?”

    方原沉默了半晌,才摇了摇头,道:“并不见得,你们实力不弱,但还有并不弱于你们的,当初的青阳小七子里,便有几个初时风头甚盛,可如今功德榜上却不见踪影之人!”

    小乔师妹点了点头,道:“这就是原因所在了!”

    “真传便是要选出这一代的弟子里面,最强的那一位,精心培养!”

    “可这最强二字,却并不那么容易判定,修为高些的,对法术的掌握不一定好,法术掌握的好的,心志却不见得足够坚毅,况且现在修为最高的,将来却又不见得最有潜力,将来还会最强,现在弱的,将来又未必还会是弱的,所以这‘最强’二字,本身就有些虚无缥缈……”

    “如此一来,仙门想择出最强之人,便只能通过功德之数来判定了……”

    “但功德之数,又要看个人符诏完成的等阶与数量而论,独自一个人,完成四阶符诏还是可以的,但去做三阶符诏,便最好多找几人同行,否则的话凶险太大,就连是你,这一次在卧牛山上,若是没有我们几人相助,却能有几分把握可以斩了那只狡猾的妖魔?”

    听了这话,方原倒也点了点头。

    他自己心里也明白,仅凭自己一人的话,确实斩不了那只妖魔!

    “我刚才说的,还只是最简单的一点,实际上,真传之位举足轻重,影响到了太多人的利益,也吸引到了太多人的视线,所以,真正要角逐真传之位,没有相应的人脉与背景,那是万万行不通的,而这,也正是许多自觉底蕴不足的人,没有参与到这真传之争中的原因之一,他们本身就意识到了此事不可行,所以干脆保持了低调,就不来趟这趟浑水了……”

    方原听到了这里,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小乔师妹:“其实你是想说,我自己也不成?”

    小乔师妹无奈的捂住了额头,笑道:“非要说这么明白吗?”

    “嘁!”

    方原只说了一个字,表达自己的不认可。

    小乔师妹却认真了起来,道:“方原师兄,你当真是我见过最有潜力的人之一,当初在藏经殿外的竹林里,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一定会从杂役里脱颖而出,成为真正的仙门弟子,后来仙门中人都在传说,你为了修炼那一道失传的传承而废掉了,我也不相信,事实上你也证明了我的看法没错,无论是心志,还是剑道,又或是见识,积累,都是最强的……”

    她看着方原的眼睛,越发显得凝重:“这一次的功德榜排名,也证明了你是有很大的优势去角逐真传之位的,可你也有自己的劣势,你向来独来独往,没有势力,背景,而且你实力虽然很强,可你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些,想要成为真传,这一次会成为一些人否决你的理由,所以,你想要成为真传,就必须要有一些助力,而我想让你进入棋社,就是因为……”

    方原忽然抬头:“你想说棋社可以帮到我?”

    小乔抬头看着方原,认真道:“其实棋社想推到真传之位的人是我,但我适才已经向大师姐说过了,我愿意将这个机会让给你,比起我来,你更合适,也更有把握……”

    这一句话倒让方原没想到,认真的看了小乔师妹半晌,道:“多谢!”

    小乔师妹嫣然一笑,道:“你不必客气,虽然我也不错,但说实话,和那几位强人角逐真传之位,我实在没有太多信心,我也担心棋社帮了我太多,结果却让她们失望了,会欠下太多东西,你就不一样了,虽然平时看你对谁都客客气气的样子,但我知道你心里其实很是狂妄,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但真正在意的东西,却一定要得到才行,最重要的是……”

    她忽然看了方原一眼,笑道:“……这本来就是你的,所以你一定想拿回来!”

    方原闻言倒是一怔,有些诧异的看了小乔师妹一眼。

    这确实是他自己心里的想法,从未对人说过,没想到她能猜得中。

    但他还是没有急着回答,事到如今,他已然知道小乔师妹是来找自己说什么的了,她带着承诺,作为一个说客而来,若是自己答应加入那个棋社,那个棋社就会全力帮自己角逐真传之位,想想那棋社的主人其实是位真传,便可以想象这棋社的承诺有多少价值了……

    可是这样想了半晌之后,他却还是摇了摇头。

    小乔师妹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惊诧了,难以置信道:“你居然还是拒绝?”

    方原忙道:“你别误会,我对你们棋社很有好感,尤其是对你把这个机会让给我,更是非常的感激,如果将来有时间了,我倒很乐意去找你们下棋……那个小辣椒就算了,她的棋确实挺臭的……但是感激归感激,加入棋社的事情还是算了吧,我并不十分喜欢&”

    小乔师妹有些诧异道:“为什么?”

    “因为你们的棋社,可不仅仅是棋社而已!”

    方原笑了笑,道:“早在刚才,其实吴清也跟我说了一番类似的话,说她的家族可以给我带来一些帮助,助我角逐真传之位,助我修行等等,与你这番话倒是区别不大……”

    小乔师妹闻言倒是有些不服气了,笑道:“她们吴家,也不过是井底蛙而已……”

    “但都是想帮我一些东西,然后拿走一些东西!”

    方原笑了笑,道:“我不相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帮我,大概你也不会否认吧?现在我若是借助了你们的力量,将来就必然会还你们一些东西,无形之中便有了束缚,虽然我本心里并不介意做一些此类的交换,但现在还没到那时候,在可以不受这束缚之时,我还是喜欢一个人逍遥自在的好,修行这件事嘛,本来就该是轻松愉快的,太复杂了,就不好了……”

    “可是……”

    小乔师妹没想到方原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想要反驳,又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她想说方原固然可以不受束缚,但结果却一定会是失败……

    可她这话还未出口,方原便笑着起了身,回头看着她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小乔师妹只好收回了话,抬起头来看着他。

    方原冲着小乔师妹一笑,伸了一个懒腰,道:“你说的很对,我确实想成为真传!”

    顿了一顿,才道:“但你们帮我拿回的真传,就不是我的真传了……”

    说罢了之后,他便已经收起了书卷,慢慢的向着山坡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