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十九章 真传之位
    “萧远志,功德九百四十三。附:自斩四道五阶符,率众完成一道三阶符!”

    “太合真,功德九百二。附:自斩三道五阶符,率众完成两道三阶符!”

    “王鲲,功德八百九。另附……”

    “厉江寒……”

    石壁之上,此时已经出现了一排一排的名字,不但有他们的功德之数,还有这些功德之数背后他们完成的各品阶符诏数量。整体上,排名变化是不大的,能够在最上面你争我夺的还是那么几个佼佼者。自从这功德榜出现以来,他们几个人就常年霸占高位,这次你第一,下次换我第一,也正是这种变化,使得他们几人都成为了真传呼声最高,最有希望之人!

    若说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变化,那就是此前一直稳居前五的祁啸风,也不知为什么,排名快速下滑,居然掉落在了十名开外。而本来最有希望进入前五的小乔师妹,这次的排名,也依然是在第七位,与上个月相比居然毫无变化,不像是完成了三阶符诏该得的功德……

    当然了,众仙门弟子此时一个个都见了鬼一般的看着的名字,却是谁也没想到的。

    那一个名字高列榜首,功德之数,远远将第二名的萧远志甩了开去!

    “方原,功德一千九百六。附:一力挽狂澜,率众完成一阶斩妖符!”

    不知有多少见了鬼一般的表情,齐唰唰的向方原看了过来。

    就连小乔师妹等人的脸上,也有些诧异,似乎意料到了方原的排名会很高,但却没想到他会高到这个程度,不过在诧异之余,她们的脸上,露出的则是更深的敬意……

    “这……这怎么可能?”

    不知是谁带头,诧异的叫了一声,旋及下方一阵轰动。

    “那个闲人不是仙门特批,不必赚取功德吗?如今怎么会……”

    “我只好奇,他不是才只有练气四层的修为吗?如何完成的一阶符诏?”

    仙门之中,功德为重!

    而仙门,对于功德的计算,也自有一套形成了千百年的体系。

    从一阶符诏,到五阶符诏,每一道符诏可得到的功德都不同。

    而独自完成了符诏,与率众完成的符诏,得到的功德之数也不同。

    一起完成符诏的人里,统率之人,和立下了大功之人,得到的功德也与跟着蹭功德之数的人有很大的差别。总而言之,立功之人自有功德,而跟着混的,也多少会有一些,但跟着混的最终可以得到的功德之数,与花费了无数心血,立下了汗马功劳之人绝对没法比!

    而从这石壁上的排名来看,就能让人猜到一些惊人的真相了……

    方原跟着祁啸风等人回太岳城去斩妖除魔,不是一个秘密,但是大部分人都认为方原是跟着去混点功德回来的,甚至还有人以为是祁啸风故意带上了方原,好借机奚落他的!

    可偏偏出现的结果如此惊人,祁啸风功德之数不增反减,方原则脱颖而出,不但几乎一个人占完了一阶符诏所能给予的功德之数,甚至还得到了“一力挽狂澜”的评价,这也就是说,他不但在完成这符诏的过程中起到了至为关键的大作用,还一力逆转了颓势……

    他所得的功德数,不仅是完成了符诏的奖励,还有救下了诸多同门的奖励!

    而这,则使得他的功德排名,一飞冲天,从原有的零,一下子飞到了至高之位……

    不但众仙门弟子见到了这一幕都吓的呆了,那几位天骄此时也都变了脸色!

    足足一千功德的差距啊,这让他们怎么去追赶?

    难道这真传之位,要落在这个平时东游西逛的闲人身上?

    明明仙门里都传说他已经修炼失落的玄功炼废了啊,为何会有这等本事?

    “呵呵,方原师……兄,可还记得师妹?”

    足足过了良久,才有一人轻轻笑着开了口。

    正是那白衣的女弟子太合真,她转过了头来,轻轻施了一礼,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原。

    “自然记得,我们曾一起上飞云山传道!”

    方原见她客气,便也回了一礼,神情平淡的开口。

    当初他和这太合真,以及那白袍的俊俏青年王鲲,都是第二批得到了入飞云山传道机会的仙门弟子,按理说是极为熟悉的,不过后来他走的修行之路与其他人不一样,便渐渐生疏了,便是同在小竹峰修行,那也是等闲难得一见,加上这些人高高在上,大家便也不熟了!

    “呵呵,方原师兄天资卓著,当初一起上飞云山时我等便知晓了,只是没想到方原师兄后来韬光养晦,等闲难得一见,直到如今才一鸣惊人,小妹心里真是佩服得紧……”

    那太合真听了,也只是一笑,说了一通客气话,才转言道:“只是小妹倒有一事好奇,咱们仙门之中,这一阶符诏,可都是为那些身在各峰修行,修为深厚的师兄师姐们,以及真传弟子而设,咱们这些弟子便是想接,仙门也不会同意,却不知方原师兄是如何……”

    在她问出了这话时,其他几位仙门弟子,也皆关切的转头看了过来。

    方原如何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无非是见到了自己的功德之数实在太高,心里太不服气,便想打听一下内中究竟了,不过话说回来,能够绕着弯子来问自己是如何接了一阶符诏,而不是直接质疑自己的功德之数有假,便已经说明了她们养气功夫很是不错了!

    ……可自己就是不想告诉他们!

    抱着这个念头,方原便只是笑了笑,道:“执事们让我等暂且保密!”

    说罢了之后,缓缓的起身,向周围的众同门施了一礼,便转身走出了人群。

    这一次不用别人开路,众仙门弟子便皆在他面前让出了一条路来。

    所过之处,尽皆是无数的敬畏目光!

    而太合真等人,听了这个回答,也顿时愣在了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心里虽然恨的咬牙,但也并不着忙。

    他们皆有自己的背景和关系,相信动点心思,不难打听出其中的真相来……

    而刚才伴着方原一起过来的吴清与小乔师妹等人,脸色也是无比的凝重复杂,那几位男弟子,是有些感慨,心里默默的做着什么决定。而吴清则是一咬牙,暗暗的做下了一个决定,快步的追着方原去了,小乔师妹却是沉思一番后,转身离开,决定去找人商量一件事。

    “仙门倒是大方,一次斩妖,便给了我这般丰厚的功德……”

    回去的路上,方原心里也在默默的想着:“不过,这也应该是小乔师妹向着我,吴清也莫名其妙的帮我,将当时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回馈给了仙门,也就等是将所有的功劳都推到了我身上的原因,否则的话,若是她们统一了口径,一起向我争功,那这一阶符诏的功德,不见得能分给我多少,而救了她们的性命所得的功德,更是无形之中便给抹去了……”

    “甚至说,这功德别说落在我头上,还有可能被祁啸风得去!”

    “不过这样一来,倒也立刻使得我功德之数排在了第一位,有了争夺真传之位的资格!”

    “真传之位……”

    想着这四个字,方原心里,倒有些许波澜出现。

    世间任何一个仙门,真传弟子,都是最为特殊,最受关注的存在!

    成为了真传,便预示着这名弟子,有传承仙门大道的资格!

    而真传弟子,修行之时,会得到仙门的重点培养,不仅可以得到大量的资源倾斜,更可以接触到无数仙门珍藏的修行秘卷,比如说青阳四法,普通弟子每人只能得传一道,私下不可私授他人,但真传弟子却不同,他可以自由参悟四大传承的秘卷,若真有那本事,便是把四法全部学会了也可以,而青阳宗其他的丹、器、阵、符等秘术,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在外行走的话,真传弟子也倍受尊敬!

    不论何门何道,见到了青阳宗的真传弟子,都要礼敬有加!

    因为真传弟子,对外,便是可以代表青阳宗的存在!

    可真传弟子如此重要,想要成为真传弟子却也是不容易的,通常来说,只有三个方法,一是仙门之中,各大长老的三代血亲之内,都会有相应几个成为真传弟子的名额,二就是若有人为仙门立功殒落,那么自己的后代子孙或是身后家族之中,也会有一个成为真传弟子的名额。

    但这两种情况,都不是普通弟子能接触得到的。

    那么第三种情况,便是面对这些没有背景的普通仙门弟子的了。

    那就是每一代弟子里面,都会择出一位最出色的,来定为真传弟子!

    这样诞生的弟子,每一代只有一个,不会多,也不会少!

    因为真传弟子太多了,仙门也承受不住,根本没有这么多精力去花心血培养!

    如今这些小竹峰弟子,面临的便是这角逐真传之事……

    而这件事,说起来还与方原颇有渊缘!

    三年一度仙门开,平步青云有真传!

    青阳宗向来都是有一个规矩的,仙门大考的榜首,一入仙门,便是真传!

    当初,若不是《道元真解》被取消,方原入门时就直接成为了真传弟子了!

    若是他成为了真传弟子,那现如今的仙门弟子,便也不会再有如今的真传之争……

    换一种简单的说法的话,现在这些仙门弟子所争夺的真传之位,本来就是他的!

    “我要拿回来!”

    默默的回想着这一切,方原心里渐渐升起了一个念头。

    他平素里性子淡然,只想修行,不太关心其他的东西,可是这真传之位,却与别个不同,这本来就应该是他的,所以这个念头一生了出来,便立时有些难以遏止的势头……

    他有种感觉,只有将这真传之位夺了回来,才能对得起自己那十年苦读!

    也才能对得起将自己拉扯了起来的朱先生!

    “所以,自己一定要成为……”

    也就在这个念头于方原心间盘桓不停,豪气渐涨之时,忽然间一道影子出现在了方原眼前,方原急忙收住了脚,却见拦在了自己身前的不是吴清又是谁,她正有些得意,又有些炫耀的看着方原,双手叉着腰,故作镇定的看着方原道:“方师兄,你想不想成为真传?”

    方原怔了怔,道:“不想!”

    说着绕过了她,继续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