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十七章 多一个选择
    本想借着执事相召,摆脱了这尴尬局面,但方原发现自己还是太年青了。

    如今的他,便在小竹峰古殿之中,面前坐着白执事与乌执事、偃执事三位,身边却一溜儿坐着小乔师妹、吴清、祁啸风,以及一起去过了太岳城斩妖的洪涛等人。见到了吴清一脸关切,恨不能贴在方原身上的模样,祁啸风冷着一张脸,一句话也不说,仿佛对此视而不见,洪涛等人则是尴尬的头都不敢抬。而方原则只是目视前方端坐,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

    “此次太岳城闹妖之事,我等昨夜也查得差不多了,确实是仙门疏乎,害得你们坠入险境,那妖魔也是狡诈,一直都是驱使妖兽作乱,自己一直不曾现身,再加上太岳城一带向来清净,从未有过闹妖之事出现,因此仙门判断的低了,断未想到事态如此严重……”

    白执事先跟他们说了一番,又道:“不过你们可以顺利解此凶险,表现也实在不错,仙门已经决定,此次符诏,本来只是三阶,但念在妖魔厉害,已经决定改成一阶符诏了!”

    众人听了这番话,顿时惊喜不已。

    仙门符诏,根据难度的不同,也有不同等阶,而不同的等阶之间,相应的奖赏与功德之数,也绝然不同,此前他们领取的,只是三阶符诏,算是难度简单的低阶符诏,奖赏与功德都不怎么多,而如今调成了一阶,却已经是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可以接的最高符诏了……

    那无论是奖赏,还是功德之数,都提升了十倍不止!

    白执事等他们高兴了一会,才又道:“这本是你们应得的,也不必过谦,不过严格说来,在仙门的判断之中,一阶符诏的难度,还是要超过了你们的承受能力的,虽然之前的玉简之中,你们也详细讲述了过程,但现在,我还是要再问你们一次,此次斩妖的详细过程!”

    听了这话,一众仙门弟子,便皆下意识的向着方原看了过去。

    “全靠了方师兄……”

    过了半晌,两个人同时开口,却是小乔师妹与吴清。

    “小乔丫头,你且把前后经过详细讲来!”

    白执事看了小乔师妹一眼,轻轻的吩咐道。

    “是!”

    小乔师妹点了点头,又看了方原一眼,便慢慢的开口道:“那日我们到了太岳城……”

    她口齿灵便,不急不徐,仔仔细细的将那一日她们到了太岳城之后发生的事情统统说了一遍,甚至连在太岳城主吕梅庵的府上饮酒之时周清越的出现与吴清和祁啸风险些坏了方原名声的事情也没漏过,再直到祁啸风不叫方原,带了她们前去降妖,途中见妖兽众多,山顶有异,便决定上山一探,结果陷入妖阵,生死危急,然后方原持剑上山等等等等……

    说话过程中,吴清颇有些不服气的看了小乔一眼,但也没有出声打断。

    而祁啸风则是一言不发,只是低头看着眼前的砖石。

    而白执事与乌执事等人,则只是静静的听着,虽然有些不满,却也未曾开口。

    可到了小乔师妹讲到,方原一人展露剑法、丹法、阵法、器法、符法等等过人本领,生生带着他们熬过了难关,最后甚至直接杀进了阵心,破了那妖魔阵心之时,却连这三位执事都有些震惊的抬头向方原看了一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一个普通弟子可以做到这一步!

    但是小乔师妹讲的仔细,其他几位仙门弟子也在旁边随时补充,他们也不得不信了下来,只是看着方原的眼神里,却多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凝重,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看重态度!

    “……也就在那时,方原师兄喝破了那妖魔的形藏,那妖魔见阴谋刺杀不成,便卷起了炼尸鼎逃走,祁啸风师兄反应稍慢,未来得及以飞剑制敌,方原师兄在这时候夺过了飞剑,遥遥击伤了那妖魔,大鼎跌落,但那妖魔也发起怒来,故意朝着山下的太岳城贵胄冲了下去,有意泄怒杀人,它速度甚快,我们反应不及,但谁也没想到,方原师兄居然直追了下去!”

    小乔师妹讲到了最后,脸色也是一片凝重:“当时我们只能远远看到方原师兄从山巅跃下,一道青影直追妖云,趁着那妖魔所料未及,自半空之中,便一剑将它钉在了地上……”

    “此言当真?”

    说到了这里时,几位执事再也忍不住了,白执事深声开口喝问。

    小乔师妹道:“我们都是亲眼所见,太岳城一干百姓,也皆有目共睹!”

    白执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转身看着方原道:“你可知那妖魔什么修为?”

    方原微微一怔,抬起了头来:“并不清楚!”

    白执事叹了口气,道:“昨夜我等查探那妖魔尸骸,都吓出了一身冷汗,那可是一只半步筑基的大妖啊,加上血脉强横,就连我们几个,遇到了都须慎重对待,更何况是你们?虽然从他的尸骸来看,他应该是前不久受过重伤,但再不济,练气七八层的实力还是有的,再加上诸多手段,实在不是你们可以对付的,你当时居然敢孤身追上前去出剑,实在是……”

    他沉默了一会,才给出了一个评价:“……胆大包天!”

    此言一出,众仙门弟子对方原的敬畏也顿时更高了一筹,皆呆呆的转头看他。

    “弟子当时只是见到了我太岳城百姓被它炼尸,死状凄惨,起了义愤之心,没想太多!”

    方原这时候只能如此回答。

    但他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却不好在此时说出来,那就是:除恶务尽!

    手里的剑不能随便出鞘,但若是出了鞘,就一定要将敌人制于死地,否则便会身受其害!

    他那位仙子堂的座师朱先生,不就是年轻之时一时不慎,被妖魔所趁,最后落得前途尽毁,只能流落乡间教授顽童稚子?否则的话,朱先生的身份修为,不会输于这几位执事!

    从这一点来说,方原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因为胆小,所以一定要少留后患。

    “唉,这也罢了,不管怎样,你们能活着回来,没有全军覆没,便算是不亏,最后甚至真个斩了妖魔,实在是大功一件,如今只给你们算一阶符诏的功劳,甚至还算是亏待了你们,你等且退下吧,一应赏罚,自会有人给予,且去殿外等候,小方原你留下来……”

    白执事感慨良久,才让其他人出去了,然后目光关切的看着方原。

    “你的玄黄一气法修炼的如何了?”

    待其他弟子出了门后,白执事立时关切的问道。

    在这时,其他两位执事,也都脸色凝重的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对这个问题,方原早就知道他们会问,一点也不着忙,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修为虽然没有提升,但法力却是越发的精纯,虽然未能炼出一缕与普通法力泾渭分明的玄黄一气来,但整体法力却隐隐有了变化,介于法力与玄黄之气中间,虽非玄黄之气,但也有三成玄黄之气的性质,也是因为有这种变化,我发现已经能运转一些玄黄一气诀里的法门了……”

    白执事等人听了,倒也只是略显意外,道:“我们还在想,为何你修行了这么久,第一缕玄黄之气仍然没有修炼出来,原来你是直接跳出了第一个阶段,只是你以前想过没有,如此一来,你虽然法力比常人凝炼得多,也能运转部分玄黄之气的神威,可是越是如此,你便越是难以破阶,难道你就放弃了以后的修行之路,打算一辈子留在练气四层了么?”

    方原闭上了嘴,这时候他不适合回答。

    当初他推衍出了自己的修行之路后,没有试图告诉执事们,便是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条路的关窍之处,甚至不会允许自己从这条路上试着修行下去,所以才先斩后奏……

    而如今,他仍然不好解释……

    天衍之术推衍了出来的那条路太玄奥,已经超过了众执事,甚至是长老的理解,他更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样修炼,反倒不如表现的懵懂一些,待修炼成了再圆回来!

    白执事与其他几位执事对视了一眼,叹道:“按理说这些话我等不该说,可是你这孩子,实在难得,天资不说,这份勤勉,实在是我等生平仅见,若是毁在了这道传承上,那便可惜了,玄黄一气诀已断了传承近千年,不知多少天才弟子夭折在了这道传承上,你可知为何还总是会有前仆后继,愿意投入精力心血,投入自己的一世前途,去赌自己可以修炼成功?”

    “原因很简单!”

    白执事等人低叹着:“这心法太强了,从一开始修炼,便可以得到莫大好处,让人脱颖而出,一枝独秀,心甘情愿的投身其中,直到发现自己前路已断时,便无法回头了……”

    方原听了这话,只是沉默不语。

    他知道白执事等人说的是真的。

    就算是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这一次试着施展了玄黄一气诀,都有些惊愕于其威力之强大,要知道,如今自己连小CD不算啊,若是修炼至大成,那会多么强横的实力?

    “小方原,此诀修炼,你暂且停下,不要再继续了!”

    白执事似乎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与其他几位执事对视了一眼,沉声说道。

    方原闻言倒是一惊,有些不解的看向了白执事。

    白执事深吸了口气,像是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沉声道:“从这一次太岳城伏妖之事上来看,你的天资当真是好到出乎我们的意料,若是就此毁在了这传承上,实在可惜,如今云长老与古默长老等人,皆已离山,去魔息谷与其他四大仙门商议升仙试炼之事,待他老人家回来,我们会向他求情,希望可以洗去你一身的玄黄气,重修四大传承,你可愿意?”

    白执事叮嘱道:“让你不可继续修行,也是为你好,你的一身法力,若是有四成朝着玄黄之气转化了,便再也无法回头,如今悬崖勒马,虽然晚些,总算还是有几分希望的……”

    方原听了,倒是一惊,没想到执事们会有这等想法。

    但他其实也明白,执事们这般做,倒是为自己好,犹豫了半晌,便道:“全由执事做主!”

    只是心里想着,修炼之事,还是要再加快一点进度了!

    “洗去你的一身玄黄气,让你重新修行,是件极难的事情,怕是要几位长老联手才能施展,而且要耗废大量的资源,我等也不知长老是否会答应,但一定会尽力帮你求情的!”

    白执事说到了这里,低叹了一声,道:“你且出去吧,功德榜快要公布了!”

    “多谢各位执事……”

    方原由衷的向几位执事道过了谢,很是感激他们在这时候会为自己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