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十六章 无奈之事
    “尔等暂且回去休息,随时等待仙门召见,此次除妖之事,暂不可外传!”

    回到了仙门之后,白执事等人郑重嘱咐了一番,这才放方原等人回去。诸仙门弟子经历了一番生死浩劫,再回到了这熟悉又安全的小竹峰来,自然感慨万千,见白执事等人离去,便皆围在了方原身前,一个个客客气气的向方原行礼道谢,就连风清诗社的成员洪涛也不例外,然后才各自散去了,心里都在感慨着,恐怕这一次除妖之事后,小竹峰要大起波澜了。

    “额,你们怎么还不回去?”

    方原与小乔师妹等人道了别,转过身来,却是微微一怔。

    场间居然还有两个人没走,一个是吴清,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一个是祁啸风,却是站在不远处的山崖处,显然正在等着吴清,见吴清只是看着方原,脸色已经非常的难堪!

    “方原师兄,我有些心里话儿想跟你说!”

    吴清楚楚可怜的,慢慢的向着方原走近了一步,低着头。

    “哼!”

    祁啸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重重的砸了石壁一拳,转身走了。

    吴清却连头也不回,低头揉着衣角,小心的道:“以前的事情,我还没向你道歉呢……”

    “不是已经说过了么,道歉就不用了……”

    方原微微皱起了眉头,退后了一步,淡淡道:“今天也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说着,不便多留,拱手作了个揖,转身青衣飘飘的走了。

    “你……”

    吴清望着他快速消失在了山间的身影,恨的跺了跺脚。

    不过跺完了脚之后,嘴角倒是生出了一抹笑意,暗想道:“以前没发现他还挺好看的!”

    说着,便也慢慢的往回走,心里只是琢磨:“若不出去这一次,哪里能知道那祁啸风平时耀武扬威,实际上是个草包?这等草包,又怎能配得上我这等世家小姐,也就是这个方原,才当真是寒门里飞出来的漂亮凤凰,若是老祖爷爷见了他,一定会夸我挑人有眼光!”

    “不过,要说起来,他的修为却是低了些,不过也无防,祖爷爷说过,修为毕竟还是可以靠资源堆起来的,不算最主要的东西,况且他本来也不笨,只是因为修炼仙门失传的心法,才耽误了的,大不了我让祖爷爷向仙门里的执事们求情,让他重新换一道传承……”

    一边说一边握紧了拳头,暗暗发狠:“老祖爷爷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回到了自己那间小楼的方原,自然不知道自己已入了别人法眼,只是一想起吴清那一脸娇羞的模样,便忍不住浑身不自在,心想吴清还是以前那尖酸刻薄样儿比较可爱些,坐了下来之后,连喝两杯冷茶,一身的鸡皮疙瘩才消了下去,然后认真的琢磨起了自己的事情!

    这一次下山,为了斩杀那妖魔,他还是忍不住施展了一次尚未完全成功的玄黄一气法,倒是发现,这法门着实厉害,不仅使得自己法力凝炼无比,完全催动起来了之后,更是让自己可以在练气四层巅峰,便拥有不输于普通练气六层之人的力量,不愧是青阳五法之首!

    这倒使得他,对即将小成的玄黄一气法,有了更深的期待。

    而且这一次任务之后,若不出意外,仙门定然会有赏赐,那恰好让自己提升一截修为!

    这般一夜过去,第二日一早,方原起了身,照例伴着山间清风舞剑,不过这一次舞剑,用的便是太岳城城主吕梅庵送给了他的配剑了,价值三千金的神兵利器,果然与平时用的普通铁片子不同,舞将起来,豁豁生风,寒光四溢,直让方原有了一种吞吐山河的大气魄!

    不过也不知是否幻觉,方原练剑之时,总感觉这剑中,似乎有一种隐而未发的力量,但仔细去感应,却又一无所获,倒是在剑身之上,发现了一道隐隐的黑印,若隐若现,像是极其的玄奥,也不知是不是铸剑之时便由匠人留在了上面的,使得此剑多了几分玄妙之意。

    “究竟是我的剑道又有了提升,还是这印记里封印了某种力量?”

    方原有些琢磨不透,倒是觉得当初授剑之时,该仔细问问吕梅庵的。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大概是自己想得多了。

    能在剑中封印力量的,无不是仙家法宝,这剑值得三千金,在凡俗来说自是至宝,但绝不可能封印什么力量在里面的,否则的话,别说三千金了,便是三万金也买不下来……

    “那一定是我的剑道又快突破某层瓶颈了!”

    方原暗暗的想着,但还是仔细打量着这一道黑印。

    “嘻嘻,方原师兄练的好剑法……”

    正琢磨间,却忽听得旁边一声笑,方原吓了一跳,转头看去,便见吴清远远的从山坡上走了下来,手里捧着一片荷叶,上面堆满了带着露水的紫色小果子,另一只手里却托着一只白色的陶罐,里面水波盈盈,却是满满的山泉水,一边笑,一边慢慢的朝着方原走了来。

    “额……吴清师妹,好巧!”

    方原顿时觉得有些尴尬,讪讪的收起了剑,勉强的笑着打招呼。

    “巧什么呀,我就是来找你的!”

    吴清笑吟吟的,来到了方原的小楼前,将陶罐里的清水倒进了方原楼前的水缸里,只是三尺多高的一个陶罐,里面的清水却满满倒了一缸的水,然后嗔怪的看了方原一眼,体贴道:“你看你练剑练的出了一身的汗,快洗一洗吧,我呆会还有话儿想跟你说呢……”

    “额……”

    方原确实练剑练的汗湿了衣袍,也正想洗一个冷水澡,但看着吴清那关切的眼神,却忍不住心里叹了一声,倒是往后退了一步,道:“有劳费心,不必这么麻烦了!”

    说罢了之后,收起剑来,转身就走。

    吴清脸色变了变,却又急着追了上来:“你等等我!”

    方原便如听而不闻,越走越快,如今这个吴清实在太吓人了。

    却也正在此时,忽听得头顶之上,传来了一阵娇笑:“大早上的,你这里好生热闹!”

    方原与吴清皆抬头看去,便见一道俏生生的身影缓缓飞掠了过来,却不是小乔师妹又是谁,她嘻嘻笑着,立在了一株古松旁边,看着一脸无奈的方原与翻着白眼的吴清,道:“一大早起来,想着过来看看你,却没想到有人来的更早,方原师兄,用过早膳了没有?”

    方原见了她,也是如蒙大赦,转身向她走了过去,道:“走吧!”

    吴清恨恨的跺了跺脚,叫道:“你还没洗澡呢!”

    方原直接从贮物袋里摸出了一道清净符,手指一晃,便化作了蒙蒙水汽,绕身一周之后,便已经汗意全消,神清气爽,干干净净,这是一种仙家符篆,很是方便,方原也有几道,不过这符篆也值得几个钱,方原平时过的紧巴,舍不得用,但这时候却不能不大方了。

    吴清见了这模样,也只能气的捏紧了拳头,犹豫了片刻,又低着头跟了上来。

    这却把方原窘得不行。

    他与小乔师妹走在前面,吴清就悄没声的跟在后面,总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就好像后背被一野兽盯着也似……

    小乔师妹也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似的,一直看看他咯咯发笑……

    这让方原恨不能一脚把她踢到旁边的山崖里去!

    三人便这么两前一后,赶到了灵膳堂,方原与小乔师妹自然的坐下来用膳,吴清就坐在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也不吃东西,便这么托着下巴看着他,气氛诡异到了极点,周围用膳的仙门弟子,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不对劲,还以为是谁在这灵膳堂里放了毒……

    正在方原快要将手里的筷子捏断了时,灵膳外却有一架木鸢缓缓降落了下来,上面一位穿着翠衣,扎着两个牛角小辫的童儿,低着头向里面瞅了瞅,笑道:“方原师兄……”

    方原“豁”的一声起身,出门跳到了木鸢上:“快走吧!”

    那童儿却是怔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是奉执事之命过来接你的?”

    方原眉头紧皱,催促道:“别说执事,阎王爷接我都去,快走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