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十二章 玄黄一气斩妖邪
    “什么?”

    众仙门弟子听到了方原的一声大喝,顿时大吃了一惊。

    急忙转身去看,便见方原一剑如匹练,剑气森然,直直没入了妖雾之中,此时妖阵被破,妖雾徐徐飞散,周围已可见物,方原所刺之地,本来空无一物,但谁也没想到,随着方原的剑光飞掠过去,那一片空地上的一块看起来毫无异处的青岩,忽然之间便爆了开来。

    碎屑乱飞之间,却有一道黑影急急的飞了出来,躲过了犀利剑光,诡异的这半空之中四处乱飞,桀桀发笑:“哈哈,真想不到,真想不到,小小娃子里,还有这等人精……”

    “它居然真的还在这里……”

    众仙门弟子皆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刚才分明听到了那妖魔一边大叫,一边远去的声音,再加上破入了妖阵阵心之后,也没有再看到那妖魔的影子,心里便以为它已经逃了,却没想到它真的还蛰伏在这里,倘若在众人心神松懈之时,忽然被它冲了出来,那岂不是……

    “你虽然受了伤,但实力还是不弱,我们单打独斗,怕是无人是你对手,惟有借这五行阵才能与你抗衡,所以,你若是蛰伏了起来,再趁人不备伺机偷袭,只消伤得一个两个,五行阵结不起来,那还是有可能栽在你手里,这本来就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诡计……”

    小乔师妹也是越想越怕,忍不住颤声开口,脸色都有些发白。

    “简单是简单,本尊还不是差点就得手了?”

    那妖魔在空中四下里飞动着,声音虽然显得轻松,但也带着一股子怨气。

    “那……那确实是因为我们都不太习惯动脑子……”

    小乔师妹忍不住开口回答了一句,众仙门弟子脸色顿时变得非常羞惭。

    尤其是祁啸风,这时候已然脸色铁青了。

    若是刚才众仙门弟子真的听了他的建议,此时去搬动铁鼎,那后果……

    “嘿嘿,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本尊也只能认了,本以为这些能得几块好肉补补身子,顺便祭炼一下我的宝贝,没想到反而赔了不少本钱,罢了罢了,本尊没你们猜的这么虚弱,不会折了小命的,不过,仙门雏儿们,你们可得记得今日的梁子,待本尊寻个僻静之处炼好了我的宝贝,一定会回来找你们叙旧的,尤其是你,青衫少年郎,本尊记下你了……”

    那妖魔在空中飘着,喋喋不休,两道宛若实质一般的目光死死盯在了方原的身上,带着难以言喻的恨意:“今日你坏我大计,本尊发誓,将来回来,第一个便是找你……”

    那冷幽幽的话语,使得这些仙门弟子人人心里皆是一颤。

    这妖魔如今看起来便是如此的不凡,谁知道将来养好了伤,又会有多强?

    被这么一位妖魔盯上,将来谁会有好日子过啊?

    倒是祁啸风,此时听到了那妖魔将一腔恨意都发泄到了方原的身上,心里莫名其妙感觉到了一阵松快,忍不住转头看了方原一眼,淡淡的目光里,似乎有些幸灾乐祸之意……

    “我刚才说过了,妖魔必须死!”

    方原神情显得出奇的平静,手里持着剑,淡淡开口。

    没有什么威胁之意,只像是在述说一个再明白不过的事实!

    “哈哈哈哈,笑话!本尊承认,以我现在的实力,你们五个人结成了阵,我也没有把握拿下你们,可是本尊要走,就凭你们这几个人的修为,又哪里有本事可以拦得下我?”

    那妖魔忽然间尖声大笑了起来,忽然间身形一变,周围狂风大起,铁鼎之内,剩余的黑烟一瞬间都被抽离了出来,加持到了它的身影之上,这使得它的身影似乎在一瞬间膨胀了数倍,引动了无尽的阴风,猛然之间,将地上的铁鼎卷了起来,便急速向远空掠去……

    “这妖魔要逃……”

    众仙门弟子皆是大惊,好几人同时开口大喝。

    没想到这妖魔被方原识破了潜行之后,还是要逃走,而且还要带着那铁鼎!

    可问题在于,那妖魔说的太对了。

    他们这些仙门弟子聚在了一起,确实可以在妖魔面前自保,若是真个硬斗,说不定妖魔还要栽在他们手里,可双方的差距在那里,那妖魔掠空而走,速度惊人,他们可怎么追?

    “祁师兄还不快出剑……”

    小乔师妹见状,也急急转身,向祁啸风大喝了起来。

    他们这些人里,各有所长,但论到威力最强,速度最快,距离最远,还是祁啸风的飞剑!

    此时那妖魔还未逃远,祁啸风若是祭出飞剑,还有机会拦下它!

    “我……”

    可祁啸风下意识的向前踏出了一步,飞剑在身周盘旋,却没敢击出去。

    如今这距离也有些远了,若是他这一口飞剑刺了出去,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便是将那妖魔留下,要么便是那妖魔借机收了他的飞剑,他这两年的心血,便就此白费了……

    因此,他心下犹豫了起来。

    更有一种隐隐的念头,使得他抬头看向了方原。

    你既如此张狂,何不出手留下那妖魔?

    你既敢屡次三番瞧不上我,又何必求我来帮你降妖?

    但也就在他这些小心思里,那妖魔尖声大笑着,已然越去越远了。

    众仙门弟子心里又惊又急,但也不得不准备着承认这个被妖魔溜掉的事实……

    除了方原!

    他见祁啸风迟迟没有出剑,立刻面无表情的转头向他看了过来,正好接触到了祁啸风那有些阴鸷的目光,然后脸色便沉了下来,忽然之间,一步踏到了祁啸风的身边,伸手便向着他身边飞舞的紫色飞剑抓了过去,这一动作却将祁啸风吓了一跳,大喝道:“你做什么?”

    一边大喝,他一边急急驾御起了飞剑,在空中一转,来斩方原的手。

    可方原来的太快,又太突兀,还不待他飞剑转了过来,便已经手腕一翻,抓住了祁啸风身边的飞剑,如同抓住了一条活鱼,同时左掌一翻,直接反手一掌将祁啸风打了出去!

    祁啸风一气胸闷气短,法力翻涌,连对飞剑的掌握都消失了。

    而方原则是手持那道飞剑,忽然间凝神静气,飞快的以食指在剑上画了几道符文。

    “你在干什么?”

    洪涛等人都反应了过来,急急上前来大喝。

    倒是小乔师妹反应极快,一步上前拦住了她们:“且等等!”

    方原丝毫不理会其他人,手持祁啸风的飞剑,沉沉吸了口气,然后他双掌之间,陡然青气一闪,道道丝紊般的法力凭空出现,将那飞剑裹住了,只是那法力,似乎与平时仙门弟子施展的法力有些不同,里面多了一些神秘而玄奥,强大而精纯的力量,难言的可怖……

    “去!”

    方原忽然左手一指,直指远空中急急遁走的妖魔!

    此时正托在了他右掌之上的紫色飞剑,忽然间便心领神会,陡然间飞了出去!

    “什么?”

    周围众弟子看到了这一幕,直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方原懂得丹术也好,阵术也好,法器符术也好,都可以理解,但他为何可以操控祁啸风的飞剑?那可是修行之人的本命之物,只有自己可以驾御,旁人便是夺去了,也要花费一番功夫,洗去了他留在上面的心神才能使用,为何方原居然可以夺了过来,直接便用?

    只有小乔师妹看到了这一幕,忽然间心一惊:“难道是……”

    “嗖!”

    一道银光霎那之间,远遁数百丈,直直的斩向了那身形已有些模糊的妖魔……

    “哈哈哈哈,本尊去也……”

    那妖魔正在大笑,声音张狂至极,但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忽然“哎呀”一声,只听得当一声响,黑雾裹着的铁鼎,便忽然间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来,重得的摔在了地上,那妖魔也是连声惨叫,声音里充满了惊怒之意,显然被这一剑伤了,在空中连连怪叫……

    而方原则趁着这时候,手持飞剑,身形如风,急急向前冲了过去。

    小乔师妹等人见状,也急忙跟在了他的身后。

    “哇呀呀,本尊已决定饶你们一命,但你们既然如此不知好歹……”

    那妖魔连声怪叫了起来,它的速度其实极快,刚才只是为了带走那铁鼎,才慢了不少,如今铁鼎跌落,它若是去捡,时间便已来不及,可若是就此遁走,心间又实在不甘,一腔愤恨无以言表,眼见得方原等人从背后追了上来,猛然心一横,索性丢了铁鼎不顾,反而猛得调头,直向着卧牛山西侧山脚冲了下去,口中凄厉大叫:“本尊,要你们付出代价……”

    西侧山脚之下,太岳城一干贵胄,正呆呆的瞧着山上,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那妖魔速度极快,眼见得就要掠至山脚,摧动了狰狞爪牙。

    “这可怎么办?”

    小乔师妹用尽了全力,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妖魔冲了下去。

    也就在这时,方原却停下了脚步,深吸了一口气,双眼之中,闪过了青蒙蒙的雾气。

    “是时候了……”

    “……玄黄一气,斩妖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