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十一章 还在这里
    轰轰轰……

    在方原转身说出了那句话时,一道紫气正雷符便已经如飞剑一般飞进了妖阵深处,停留了数息功夫之后,在那妖魔尖声大叫里,忽然间轰隆四起,耀眼的雷光撕裂了浓重的黑雾,仿佛是一座火山就在妖雾深处喷发了开来。而周围那宛若实质一般凝重的妖雾,也忽然在这时候四下流散,本来看起来已经到了绝路的前方,硬生生被撕开了一道宽敞的通道!

    吴清看着这一幕,眼神都已经直了。

    符篆里面封存的力量是一定的,但施展了起来威力却是大有不同,方原这一道雷符丢了出去,无论是时机,还是力量的解封,都恰到好处,居然比她这个雷符的主人用的都好!

    倒是其他人,也只是略略一怔,便摇头不语了。

    刚才经过了数番变故,他们现在对方原懂什么都不觉得吃惊了。

    反正阵术、丹术、法器他都懂了,再多一道符术又算什么……

    “本尊好恨!本尊好恨,小儿,你且等着,本尊早晚要食你之肉,寢你之皮!”

    那妖魔尖利的声音,似乎夹杂着无尽的悲愤之意,周围刮起狂风,它声音也越去越远。

    “这是什么?”

    一群仙门弟子从那妖阵被撕开的口子,向着妖阵核心之中看去,立时大吃了一惊。

    他们发现,这里是一片山巅之上的空地,中间别无他物,只有一尊黑铁大鼎,里面有蒸腾的黑雾出现,血腥味浓的吓人,凡俗人靠近了,怕是直接可以熏得死人,就连他们这些仙门弟子,也忍不住捂住了口鼻,而向前走去一看,鼎内的事物,顿时让他们脸色发白了!

    那巨大的黑铁大鼎之中,没有别的,只有人!

    一个个血肉模糊的人,横七竖八,堆了满满一鼎,血都溢到了黑鼎边缘!

    毫无疑问,这就是那妖魔之前摄来的一村之人了,没想到如今全都在这鼎里!

    他们这些仙门弟子,也都是心性坚忍之辈,但何曾见过这等血腥场面,再加上周围充斥着的浓重血腥味,顿时一个个都心感震惊,有些胆量小的,几乎发着抖,干呕了起来!

    “铁鼎熬尸,炼血焚煞!”

    方原也皱着眉头看着那黑鼎,一字一顿,说出了这样八个字来。

    “这……这究竟是什么?”

    小乔师妹也捂着口鼻,强行让自己声音不要颤抖,低声向方原问道。

    方原沉默了一会,才淡淡开口:“此乃妖魔最常见的邪恶手段之一,以生灵血气,炼制血煞以为己用。刚才在山下时,我便感觉有些不对劲,寻常妖魔,虽然也有将自身魔气加持到兽类身上,炼成妖兽以供驱使的手段,但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别的神通,而这只妖魔明显修为不俗,又何必像刚才那般驱使漫山遍野的兽类为己用,岂不是太浪费自身的妖气了?”

    “除非他是筑基期的大妖,才能这般不计损耗,可它若真是筑基期的大妖,一口就把我们这些人吞了,又怎么可能鬼鬼崇崇,用这等见不得光的手段一点一点引你们入瓮?”

    “再加上想到这妖魔之前掳来了一村百姓为己用,我便对此有些猜测了,入了妖阵之后,更是确定了七八成。这铁鼎熬尸,便是那妖魔的隐秘手段,无论是山间的妖兽,还是这山巅之上的妖阵,他都是借着铁鼎熬尸的妖法施展了出来的,他自己的实力没有这么强……”

    顿了一顿,又道:“或者说,他本是挺强的,但现在受了重伤,只能借这手段!”

    “你连这等妖魔手段也知晓?”

    小乔师妹终于知道方原刚才的镇静从何而来了,原来他早就看破这妖魔的手段了。

    未知的东西才是可怕的,只要知道了对方的手段,自然就可以想办法应对!

    只是她没想到,方原居然如此见多识广。

    而方原还是一脸的平静,听到了小乔师妹的话也面无表情,淡淡道:“小竹峰藏经殿西侧志怪见闻类的典藉里,对这些妖魔手段有详细的注解,你们若是多看些书,也会知道!”

    不仅是小乔师妹,其他几位仙门弟子听了方原的话,脸上也都有些烧得慌。

    在见到了方原的诸多手段之后,他们还能说什么!

    听着就是了!

    小乔师妹也忍不住抬头看了方原一眼,却是感觉方原在认真了起来之后,真像是和平常判若两人,平时的他,平易近人,说说笑笑,虽然有时候会显得有些呆气,却是个极容易亲近的人,但在认真了起来之后,却给人一种冰山般的冷漠,严苛到有些不近人情……

    不过想想,这也是应该,他若不是这样,恐怕也救不得这一众仙门弟子。

    刚才在她们看来,这妖魔的手段实在有些层出不穷,太可怕了,几乎失去了战意,全凭了方原上山之后,见招破招,以阵对阵,才破了诸般凶险,见到了这妖阵的最大秘密!

    “咱们现在怎么办?”

    一位仙门弟子沉默了一会,忍不住小声的向方原问道。

    “那妖魔好像已经逃了,咱们不如……取了这铁鼎,回去交差吧!”

    一片沉默里,祁啸风忽然抬起了头来,淡淡开口。

    “祁师兄说的是,此次任务与仙门给的消息不符,做到了这程度,也算是完成了!”

    清风诗社的洪涛第一个开口附和,其他几位仙门弟子,也皆暗暗点头。

    倒是吴清本想在这时候说话,但只是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来,只是看了方原一眼。

    如今他们已经到了这阵心之中,见到了那妖魔熬尸的大鼎,妖阵也已然破了,可那妖魔却不见踪影,显然是逃了,可以说,只要他们带了这铁鼎回去交差,便算是解决了这太岳城闹妖的问题,任务也完成了,更甚者,仙门最初时,也只以为这里是有妖兽作乱,没想到是个比妖兽厉害的多的妖魔,他们可以将这妖魔逐走,夺来大鼎,便算是超额完成了任务!

    当然了,更关键的地方在于,经过了刚才一番厮杀,他们法力符篆,都消耗的差不多了,心里也都打起了退堂鼓,实在不愿再继续拼下去了,省得一个不慎,再有什么凶险!

    只是众人虽然心里大致意见已定,此时还是忍不住看向了方原。

    就连祁啸风心里再不服气,这时候也只能与其他人一起,等着方原说话。

    而方原说的话很简单:“妖魔必须死!”

    他目光甚至显得有些冷酷,死死的看了那青铜大鼎一眼,目光在鼎内死的惨不忍睹的尸首上扫过,加重了声音,冷冷的开口:“尤其是用了这等邪恶手段的妖魔,必须要死!”

    其他几位仙门弟子听了他的话,没来由的感觉后背发寒,一时不敢接口。

    祁啸风皱起了眉头,过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这妖魔掳我百姓,害我族类,手段之残忍人神共愤,当然该杀!可是它如今已经逃了,一时半会,又要到哪里去寻它?再者,吕师弟与洪师弟两位,受伤颇重,就算你仍然不想罢手,也要替他们考虑,不给他们疗伤么?”

    这一番话,却是说的有理有据,大义凛然,众仙门弟子也忍不住暗中点头。

    只是当着方原的面,却不敢直接出言附和祁啸风罢了。

    而方原听了这话,却只是转过头去,认真的看着祁啸风的双眼,问道:“你有没有脑子?”

    “你……”

    祁啸风当着众人的面,被问了这么一个问题,顿时勃然大怒。

    刚才恶战之中,方原斥责他,他还不好立时发火,如今这怒火却有些按捺不住了。

    可方原根本不理会他说什么,冷笑着道:“脑子是个好东西,但也要用起来了才有用!”

    “你可知为何世人皆言妖魔狡诈,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么?”

    “我之前看过一本书,上面说的很好,不是因为妖魔聪明,因为世间天生便有灵性的只有人,人比世间任何种族都聪明,此乃天赐之智!而妖魔,都需要得到后天的机缘,才有可能打开灵窍,像人一般思索修行,比人差了很多,不过,也正因为它们的灵性得来不易,所以才深知这灵性的宝贵,才会多多使用那聪明的脑袋,来让自己在各种情况下活下去……”

    “而人,却因为生来便有灵性,反倒疏懒了,平时都忘了自己还有脑子可以用,因此,在很多时候,人遇到了妖魔,反而不如妖魔更狡诈聪明,每每都被妖兽耍的团团转!”

    众仙门弟子听了这样一番话,一个个皆面面相觑,脸色有些难堪。

    “你究竟想说什么?”

    祁啸风却终于还是忍不住,冷冷喝问了出来。

    “我想说的是……”

    方原手提长剑,慢慢的转过了身,四下打量着,淡淡道:“那妖魔做这一切不是没有原因的,它摆出这么大阵仗,若不是为了对付某位大敌,便是为了疗伤,若是为了对付某位大敌的话,它准备的一定不会这般苍促,那可以想见,它是为了疗伤了,目标就是咱们这些仙门弟子,因为对它们来说,寻常百姓只是山间野草,咱们这些仙门弟子才是宝药啊……”

    “而如今,这鼎内的血煞还有不少,咱们也赢的侥幸,他若是逃走了的话,伤势只会比以前更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丢了小命,你们觉得,它会甘心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吗?”

    小乔师妹陡然警觉:“你的意思是说……”

    方原陡然挥剑,一道剑光霎那间朝着前方一处斩了过去:“那妖魔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