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十九章 废物,滚开
    在吩咐了众弟子之后,方原自己便倒提了长剑,立身于水主位。

    这是五行阵里最重要的一个位置,变化最多,既需要配合其他四个主位的变化,又需要预防一些突发的险境,必要之时,还得及时替其他四位阵主位发挥一些作用,向来都是五行阵中的核心所在,这一点方原只相信自己可以守得住,而剩下的两位受了伤的仙门弟子,便直接被五行阵护在了中间,然后方原便沉沉开口:“各司其位,心神莫慌,向东方闯……”

    他们刚才上山之时,皆是从西面闯了上来,按理说往西面闯,才更有可能闯出去,但如今方原却说往东方闯,众仙门弟子心下顿时有些诧异,不过一时谁也不敢多说话了。

    刚才吴清也被方原一巴掌抽懵了,此时更是木头一般,只敢随着众人移动。

    “他这是想以阵中阵的方法,来对抗周围的妖阵之力啊……”

    小乔师妹此时也忍不住定睛看了方原一眼,心下有些感叹:“这本就是仙门教过的,只是难为他急切之间,便能推算出这等阵法变化来……更关键的地方在于,怎么他随口排布阵位,看起来轻松随意,却恰好能发挥出我们所有人的长处,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啊,是了,来的时候我们都介绍过自己的擅长!”

    一时间,居然感觉方原有些高深莫测了起来。

    从上山,到一式神通逼退众妖,再到此时排布阵位,方原表现出来的,都是一些最简单的东西,是他们在仙门里曾经学到过的,可是偏偏情况焦急之时,她们都忘了个干干净净,无法真切的运用起来,而方原却可以随机应变,不但用出来了,还十分的有用……

    “哈哈,我就说怎么可能有真传弟子出山,专为了保护几个雏鸟儿?”

    也就在此时,那妖阵之中,忽然有一个尖刻的声音大笑了起来,似乎隐隐含着些恨意,幽幽不可见之处,似乎有一双愤怒的目光正看着方原:“想不到这没落仙地,居然还会有这等出色的仙门弟子,本尊今日赚大了,你的脑汁儿一定鲜美,可以大补我的元气……”

    听到了那个妖魔的声音,众仙门弟子心里顿时一阵颤栗。

    方原却似充耳不闻,四下里看了一眼,便沉喝了一声:“走!”

    轰!

    众仙门弟子几乎是下意识的,法力陡然催动了起来,依着五行阵之变化,互相弥补,护着受伤的同门,缓慢的向东方冲去,但也就在此时,周围的妖阵一阵晃动,煞气逼人,隐隐得血腥味儿扑鼻,又不知有多少妖兽从周围的滚滚黑烟之中冲了出来,向他们扑咬……

    “巅倒五行,逆转造化,金主杀,山主守!”

    方原开口喝出阵诀,声音里带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味道。

    “紫真剑,去!”

    祁啸风得令,想也不想,紫色飞剑便冲了出去,化作一道紫色闪电瞬息游走。

    “唰唰唰……”

    他修炼的毕竟是真真正正的仙家飞剑,威力极强,那些妖兽再凶猛,强横,在这飞剑面前也难保无伤,凡是敢无视飞剑冲了上来的,皆被飞剑瞬息间撕裂了肉身,而一些堪堪躲过了飞剑,寻窥进攻的,却皆被此时一言不发的山主位弟子拦住了,根本没有机会伤人……

    这两个人,一个只求进攻,不思防守。

    一个却只求护住众人,完全不理会周围浮动的凶险,正好发挥出了他们最强的力量。

    而在防守中,虽然也有些破绽露出,方原手持长剑四下游走,却恰好补足了那些漏洞。

    “咦,这些妖兽好像也没有这么强……”

    众仙门弟子心里,甚至都生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刚才乱作一团时,他们只觉到处都是妖兽,杀之不尽,斩之不绝,一身的法力都施展了出来,却总是左支右拙,守不是守,攻不是攻,手忙脚乱,越斗越是觉得难以抵御,却没想到这时候,五行阵一出,立时便感觉心间有了依附,那些妖兽的行踪也有迹可寻了起来!

    “哈哈哈哈,笑话,笑话,你们陷于老夫阵中,也想凭这破阵,闯出生路?”

    那妖魔似乎欲发的愤怒,却笑的更为猖獗,尖叫了起来:“让你们见见我的厉害!”

    哗啦啦……

    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周围的血腥味忽然浓重了数倍,像是跌入了血海之中一般,而周围的黑雾里,也隐隐多了几分猩红,闻到了那些血气,一众仙门弟子顿时只觉头脑晕眩起来!

    “不好……这妖阵里有毒,快服用解毒丹!”

    小乔师妹登时警觉,颤声大叫了起来。

    他们这五行阵或可以在妖兽攻击下支撑得住,但又如何防得了阵中的毒气?

    急切之下,忙要毒出解毒丹来服用,但那妖魔闻言却忽然大笑了起来。

    看到了这些仙门弟子的惊慌模样,他似乎非常得意。

    “不用……”

    但小乔师妹这一声大叫,还未止歇,方原的身形便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前,轻轻伸手,便将小乔师妹腰间的贮物袋解了下来,就地向下一倒,顿时各类丹药,灵石,法器,甚至是一些女孩儿的私己之物,诸般亵衣亵裤肚兜之类,都满满的洒了一地,白花花一片。

    “你……你要干什么?”

    小乔师妹一时都羞红了脸,下意识的喝叱了一声。

    可方原却不理她,只是目光在各种丹药中看了一眼,便将一瓶“清净散”拿了起来,然后挥手一扫,地上的其他的东西又放回了贮物袋里,只将清净散留在手中,拔开了塞子。

    “你这是……”

    小乔心下却有些不理解。

    这清净散是修行之中常见的一种资源,专为了平息体内躁动血气,平时都是用在修行之中,是为了防止修行之中,血气太盛,而紊乱了法力之意。

    但这时候众人面对妖阵之中的可怖毒意,不取解毒丹,却取此物作甚?

    “这妖魔施展的是血毒煞,寻常解毒丹也无用,毒煞入体,便会引动体内血气,让人浑身酸软,力量流失,但以清净散压制体内血气,却可解血毒煞,使人血气平复,不受影响!”

    方原将清净散直接洒了出来,阵中仙门弟子每人身上都沾了一些,骚乱稍平。

    “你连丹法也懂?”

    小乔师妹闻到了清净散的味道,只觉心间浸凉如冰,一身沸腾的血气也安抚了不少,刚才那种微微晕眩的感觉也瞬间消失了,心下登时大定,下意识的开口问了一句。

    “懂一点!”

    方原随口回答,丢开了那清净散:“继续向前冲!”

    众仙门弟子听到了方原那番话,又感觉晕眩之意消失,也再生豪气,稳稳向前冲去。

    只是心里,也忍不住对方原印象更深了一点:“他居然对丹术研究的这么深?”

    “哇呀呀……”

    那妖魔施展出了血毒煞之后,本来胜劵在握,却没想到居然如此轻易便被破去了,顿时愤怒不已,尤其是见到这群仙门弟子稳扎稳打,居然坚定不移的朝着妖阵东方冲了过来,心下也顿时有些焦急了起来,一时也顾不得留手了,暗暗做出了一个很让他心痛的决定,愤声大叫道:“小子敢尔,今日不将你碎尸万段,脑汁儿吃个干净,难泄本尊心头之恨!”

    “魂魄散聚兮,妖身如铜,气血加身兮,残漠留终……”

    口中古咒缓缓念诵,整片妖阵立时又起了诸般变化,一时变得阴风凄凄了起来。

    “嗷……”

    随着这种变化,周围一直在对仙门弟子虎视眈眈的妖兽,居然同时缓缓退进了黑烟之中。

    看起来,这一众妖兽,居然像是退却了!

    但与此同时,妖阵之中,血腥味却显得更浓了,有痛苦的妖兽嘶吼声响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

    一众仙门听得那痛苦的妖兽叫声,忍不住心惊胆颤,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黔驴之术罢了!”

    方原神情平淡,目光向前看了过去,似乎看破了那层层妖雾。

    “吼……”

    只过了数息时间,那妖雾深处,妖兽嘶吼声忽然消失,却响起了深沉的喘息之时,陡然之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响起,妖雾忽然间被撕开,赫然有一只身形大如小山一般的妖牛冲了过来,那妖物看起来似牛,却生着虎纹,狼爪,牛角,豹尾,鹰翼,居然像是一只四不像,身上拼接之处,可以看到血淋淋的伤痕,浓重到让人作呕般的血腥味让人想吐……

    “哗……”

    那妖兽冲了出来,猛得一挥翅膀,居然直向着众仙门弟子冲了过来。

    “金主位,杀!”

    在众仙门弟子慌乱的眼神里,方原的声音冷漠的却似寒冰。

    祁啸风不用他提醒,便急急的将飞剑祭了出去,他是金主位,本来就首当其冲。

    “唰……”

    那一道飞剑迎着妖兽而去,瞬间斩裂了那妖兽的一只翅膀,但没想到的是,那妖兽根本毫不在意,也没有影响它的速度,仍是直接向着众仙门弟子冲了过来,堪堪到了前方……

    祁啸风瞬间只觉身子发凉,下意识便转身后退,拔腿急掠。

    但也就在此时,他身边忽然多了一人,耳边传来了方原冷冰冰的声音:“废物,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