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十七章 仗剑上山
    “我们上当了吗?这妖魔是何人?”

    一时间,位于山巅的众仙门弟子,皆已大惊失神。

    他们都不过是初出茅庐,何曾见过这等局面,一时见到了这么多死伤,阵脚已然乱了。更关键的是,他们想不明白,自己出山之时,得到的消息说,这太岳城作乱的妖魔,不过是刚刚得了些造化,可以使些简单的神通,实力有限,灵性也有限的妖兽,谁曾想到,眼前这妖魔居然如此的厉害?

    尤其是,居然还懂得布下妖阵,将他们困在了山顶,再加上这么多强大的妖兽相助,这可怎么脱身啊?

    “快……快向仙门传讯……”

    有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意,只是扯着嗓子大叫了起来。

    “在这大阵之中……传信玉简完全无用啊……”

    都不用那些人提醒,吴清便早早的将一枚金色玉简取了出来,但数次灌入法力,这玉简都只是微微一亮,便黯淡无光了,在这重重黑烟笼罩之下,居然起不到传信的作用……

    其他一众仙门弟子见到了这一幕,更是如坠噩梦之间,彻底懵了。

    “哈哈,入了本尊瓮中,还想逃脱,此梦做的不小……”

    那一道黑影子也声音尖利的大笑了起来,忽然间身形暴涨,一口恶焰吐了出来,犹如火山爆发一般,蕴含着难以形容的力量,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小乔撑起的护罩之上,直冲得这护罩摇遥晃晃,表面像是水纹一样泛起了涟猗,像是承受不住,马上就要崩碎一般……

    “啊也……”

    众仙门弟子吓的大叫,惊慌过后,却发现那护罩一时倒还未破碎。

    “咦,小小仙门弟子,居然也有这等法宝,倒也是难得,不过反正你们在本尊阵中,有的是时间跟你们耗,待到敲碎了你们这蛋壳,管教你们一个个都进了本尊的肚子,哈哈哈哈,那些凡夫俗子当真无甚嚼头,也惟有你们这上身上有法力的仙门弟子,可以助我疗伤……”

    那黑影一击未曾奏效,倒是不急不忙,尖笑了两声,一道神念递了出去。

    “吼吼……”

    在周围的黑雾大阵之中,立时便有无数的妖兽冲了出来,狠狠向着护罩之上打来。

    众仙门弟子一个个皆变了脸色,对方这是要生生耗尽法宝的灵气,将他们吞食啊……

    “要不,一起冲出去……”

    祁啸风都忍不住沉沉开口,大叫了一声。

    “不可,咱们身陷妖阵,若是破不开此阵,便是冲了出去,也只会死的更快……”

    小乔师妹神情还算是冷静,沉声说道。

    “那……那快冲啊……”

    其他的人一叠声的催促了起来,也有数人死死的盯着周围变幻莫测的黑烟,想要推算出其中的变化规律来,但此时又惊又慌,眼见得黑烟翻翻滚滚,层出不穷,变化无端,莫说是推衍其变化了,就连看清楚都做不到,一个个急的脸色苍白,有人哇的一人吐了出来……

    “难道……真要死在这里不成?”

    终于有人承受不住,几乎陷入绝望,哀声大叫了起来。

    “快……快上山救人……”

    此时的山下,太岳城众贵胄也一个个的都傻了眼,谁能想到刚才还勇猛无敌的众小仙家,忽然间便落入了险境,一个个看起来性命垂危了啊,以他们的见识,甚至都不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只是深深的感觉到了不安,一个个呆若木鸡,惟有祁将军在拼命大叫……

    可是听了他的话,周围众甲士却只是面若白纸,下意识的向后退。

    那山上的妖魔如此厉害,仙门弟子都不是敌手,他们只是凡身,谁敢去送死啊?

    “哈哈哈哈,既然你们也见到了本尊的所为,那就都留下来吧……”

    山上,那妖魔却不知何时,也注意到了山下面的他们,桀桀大笑了起来。

    轰隆隆……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只见得卧牛山上,忽然树木倒塌,狼烟四起,不知多少妖兽洪水一般向山下冲了过来,搭眼望去,夜幕之中,处处可见猩红如血的眼睛,难言的可怖……

    那卷了起来的烟尘,甚至连空中的明月也遮挡住了。

    “不好,快……快跑……”

    太岳城甲士统领周清越瞬间变了脸色,几乎是下意识的大叫了起来。

    不用说他,这太岳城的一众贵胄,此时哪里还客气,早就一个个呜哇乱叫着,手忙脚乱的想要调转马头逃走了,可关键是在那漫山遍野的凶狂妖兽面前,就连座下的马匹都吓丢了魂,一个个的心丧腿转,软塌塌的伏倒在了地上,居然都失去了逃命的心思和勇气……

    “完了……完了啊……”

    此时的山上山下,一个模样,皆陷入了一片深沉的绝望之中。

    但也就在此时,方原叹了口气。

    从他意识到事情不对,便一直抬头看着山上。

    从那黑压压的妖阵出现,再到仙门弟子惨遭失败,再到凶猛可怖的妖兽冲了下来,他都面无表情,只是皱着眉头,目光冷静的看着,手指轻轻掐动,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直到如今,卧牛山上的妖兽已经冲将下来,他才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拿柄剑来使!”

    他淡淡向口,向着身边正急着打马快走的城主吕梅庵。

    “什么?”

    吕梅庵正在与胯下那该死的马较劲,闻言只是呆呆的抬头看了方原一眼。

    方原却是笑了笑,不再与他多说了,手指一挑,吕梅庵腰间配着的玄鞘宝剑,便立时到了他的手里,然后方原将宝剑抽了出来,低头一看,只见剑质精炼,亮若秋水,寒气逼人,正是一柄难得的好剑,便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剑鞘随手掷在了地上,然后反手持了剑!

    “方贤侄……你……你这是……”

    城主吕梅庵便是惊慌之中,也被方原的神色所沾,稍稍镇定,结结巴巴的问道。

    “斩妖除魔!”

    方原淡淡开口,声音并不大,却像是将周围的嘈杂声压了下去。

    周围太岳城一众贵胄,以及慌乱的甲士,包括祁将军与周清越都听到了,顿时一个个转过头来看他,然后,还不等他们脸上的慌乱之色稍减,便忽然变得目瞪口呆了起来……

    反手持剑的方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抬手在马背上一按。

    “嗖”

    难以形容那一瞬间的速度,方原胯下的宝马被他这一按之力,居然直接跪在了地上,而方原则瞬息之时,身形化作了一道青影,陡乎便已冲到半空之中,背后正是空中的一轮明月,皎皎玉盘异常的明亮,将他身形轮廓勾勒的清晰无比,宽大衣袍迎风飘起,猎猎作响……

    “嗷……”

    也恰在此时,山下冲下的几匹妖狼已然到了近前,狰狞的张开大嘴向众人扑了过来……

    而正在半空之中的方原,则是瞬息之间出了剑!

    “哗”

    一道耀眼的剑光自半空俯冲了下来,剑意森然,瞬息间从几只恶狼中间穿了过去……

    “嘭”“嘭”“嘭”“嘭”“嘭”……

    那只匹恶狼的身形瞬间凝固在半空之中,数息功夫后,陡然撕裂,化作了一地血雨。

    也就在这个功夫里,方原一掠十余丈,身形才堪堪落地。

    就在落地之处,周围凶狂的妖兽立时围了上来,凶神恶煞一般向着他扑将过来。

    “哗……”

    方原掌中长剑一转,森然剑意呼啸而出,冲进了他身周七丈之内的那几只妖兽,便霎那间就化作了一地的血肉,然后他还不待血肉沾到自己衣袍之上,便身形一转,轻轻松松的从包围圈里绕了出来,看起来便犹如闲庭信步一般,手中持了长剑,继续向前飞掠了过去……

    “他……他他他……”

    众太岳城贵胄都直接惊呆了,傻了眼一般看着向山上掠去的方原,喉咙像是被斩了一刀。

    便是想要逃走的,此时也忘了继续拉扯马匹,仿佛被方原的剑光慑去了魂魄。

    “山下……山下了出了什么事?”

    山巅被困的仙门弟子,此时也有人察觉山下的变化,吴清还以为有人来救,急急叫道。

    “是……是方原……他……他冲上来了……”

    小乔师妹也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的开口说道。

    “他来了有什么用?”

    吴清顿时又陷入了绝望之中,下意识的哀声叫道。

    小乔师妹深深吸了口气,仿佛是为了压下自己心里的震惊:“他……他来的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