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十六章 困入妖阵
    “唰唰唰唰唰……”

    难以形容那一瞬间的神威,祁啸风吐了出来的飞剑,直犹如天降神兵,呼啸旋及,紫意如电,所过之后,瞬间便有七八只银背苍狼被那飞剑撕成了碎片,血肉散落了一地。

    然后祁啸风顺势向前冲出了十几丈,手捏法诀,那一柄飞剑登时又倒飞了回来,在他身边闪电般转了一圈,然后再次向外一突,一条悄悄潜伏到了祁啸风身边的毒蛇,便被这飞剑斩成了两半,鲜血向外溅开,便如猩红的烟花,衬得祁啸风直如神邸一般……

    “跟上祁师兄!”

    吴清此时也是低声厉喝,一步向前跨出,见周围有数只妖兽冲了过来,当即暗捏法印,双目之中精光大盛,仿佛蕴含着某种神秘的力量,所有的妖兽冲到了她跟前,便像是喝醉了酒一般,身形东摇西晃,居然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睡了起来,看起来又诡异又神奇。

    不过吴清的小清梦术,显得还不是很到家,前面的妖兽睡倒在地,后面的几只却只是身形迟缓了片刻,而后猛得一摆脑袋,便继续向前冲了过来,不过吴清显然也早有准备,口中默念咒语,在她腰间,立时便有一道符篆飞了起来,化作道道紫雷,将那些妖兽击退!

    其余人等,此时也各展神威,层层法术施展不绝,将拦路的妖兽或斩杀或击退,紧紧的跟随在了祁啸风的身边,便像是逆流而上的小船一般,快速的向着山顶逼进……

    “天啊,这就是仙家手段吗?”

    在山脚下,一众甲士与太岳城贵胄,皆看的目眩神驰,傻了眼也似。

    那都是何种力量啊,牛犊子也似的恶狼,凶猛难挡的野牛,任何一个都是可怖至极的存在,便是凡俗之间的猛将,在它们面前也不见得能抵挡几个回合,可在这些年纪轻轻的小仙家面前,居然都像是纸糊的一样,若是那些仙家手段用到了他们的身上,那得是……

    不敢继续想下去了,所有人望着那群仙门弟子的背景都敬畏无比,有若神明!

    而在这一众城中贵胄之中,祁将军的神情更是得意非凡,那群仙门弟子手段可怕,他的儿子更是这些人里最为勇猛的一个,这让他简直心花怒放,心想难怪自己的儿子修行需要花那么多的钱财,短短三年就将祁家家财掏去了大半,就这威风,全部家财填进去也值……

    “哈哈,方贤侄不是要上前帮手么,现在跑快些,或许还能追上他们……”

    也不知抱着什么心思,祁将军忽然转头,笑着向方原调侃了一句。

    周围人听了,顿时皆是一怔,转头向方原看了过来。他们可都是听那些仙门弟子说过了,这位方原方小哥,似乎上了青阳宗后,修行上面出了问题,玄功未成,实力极差,如今已经是个废物一样的存在了,而那山上,处处妖魔,他若真是上了山去,岂不是自讨苦吃?

    “凭他们的实力,应该是没问题了,我何必再上山去添乱?”

    果然,方原似乎听不出祁将军话里的嘲笑之意,只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其他人闻言,也顿时低声的笑了起来。

    此言一出,他们倒对那些仙门弟子的话信了七八成……

    “这些仙门弟子当真不俗,这一发威,寻常妖兽难以抵挡,马上冲到山顶了……”

    这时候,有人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方原跟着抬头看去,明晃晃的一轮圆月之下,果然看到祁啸风等人冲杀速度极快,神通法光不时亮起,无数只妖兽被弹飞了出来,或是撕成了碎片,然后他们七人的身影,便如七道利剑一般,飞快的向着山顶飞去,如今眼看着便已经毫无抵挡,即将冲到山巅之上了。

    “西葵丑,东辛酉,妖气如烟,鬼影乱走……”

    一边观察着,一边心里暗暗计算着,对于那山上的局势,已隐隐了若于胸了。

    “祁将军,速做准备……”

    便在此时,山脚下有一人飞快的奔来,到了近前,赫然便是周清越。

    周清越也看到了方原,眼神微有怯懦,但心思一转,却神情一变,反而目光冷冷的迎着方原的目光看了过来,然后冷哼一声,并不理他,直向着祁将军道:“刚才祁师兄等人上山,命我在山下等候,祁师兄言道,等他们上山之后,便命周围甲兵将这山脚围住,那山里的妖魔甚是厉害,以妖气催动了这山间兽类,将其化作妖奴,凶性大发,可以算是妖兽了,最后一只也不能留下,否则就会遗祸无穷,他们让咱们甲兵配合,将这所有妖兽斩杀干净!”

    “哦?既然如此,众甲兵听令,速速围山,不可放过一只妖兽!”

    祁将军听见是自己儿子的命令,便急忙下令,调兵谴将。

    手下将士听了皆心下惴惴,心想就一千甲士,怎么围山啊?

    但即将上面有令发下来了,也只好照办,纷纷跑向了四方,能围多少围多少。

    “催动了山间所有兽类么……”

    方原只是在一旁听着,心间琢磨:“这世上会有这么傻的妖魔?”

    通过祁啸风等人闯山的举动,加上他的观察,心里倒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渐渐的,眼神倒变得有些深沉了起来!

    “是了……”

    他忽然间抬起了头,目光定定的看向了山上。

    也正是在此时,那山顶之上,一霎之间,形势忽变。

    祁啸风等人,此时已经冲上了山巅,正严阵以待,寻那作乱的妖魔,但忽然之间,周围环境大变,不知从何处,陡然起了滚滚黑烟,从那黑烟之中,也不知夹杂了多少神色狰狞,眼睛血红的妖兽,从四面八方猛然向前冲了上来,嘶吼之声,震得漫山遍野地动山摇!

    “不好……这里如何会有妖阵?”

    祁啸风等人皆是大吃了一惊,局势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莫慌莫乱,先击退妖兽再说……”

    祁啸风明显也有些意料未足,但还算冷静,忙高声大喝。

    也就在他大喝声响起时,周围的妖兽已然扑将了出来,居然要比他们山间遇到的妖兽可怕的多,一个个狰狞凶厉,强横可怖,祁啸风奋力御起飞剑,将迎面冲来的一头妖兽劈成了两半,但几乎就在同时,背后便是一凉,却是有另一只妖兽趁机欺近身来,一爪子便将他后背撕成了一个可怖的伤口,几乎直接见着了骨头,直痛得祁啸风闷吼一声,脚步踉跄。

    “祁……祁师兄……小清梦术!”

    吴清见状,大吃了一惊,急忙要施展小清梦术,将妖兽击退。

    但这一式法术还未施展出来,迎面便冲来一道黑烟,把她惊的快步后退,法术已然破功,周围数只妖兽直朝她冲了过来,吓的她急忙祭起了一道符篆来,才堪堪保住了性命。

    其他人情况也不比他们好多少,清风诗社之中,那名唤洪涛的弟子大吼一声,猛得施展了阴阳御神诀,身前却是直接幻化出了一尊金身幻影,双臂张开,直将一只向他冲了过来的熊怪结结实实的抱住了,而后一道精火金剑符飞快的祭了起来,化作一道火影向着那熊怪冲去,可那熊怪力大无穷,居然生生的将那抱住了它的金身幻影挣得碎了,仍向前冲来。

    “喀喀……”

    威力强横的精火金剑符打在了熊怪肩头,撕出了一个血洞,可那熊怪也一爪子拍在了洪涛的胸口,直将他肋骨也不知拍断了多少根,口中喷着鲜血,破布口袋一般的飞了出去……

    那位追随小乔,名唤吕竹,手持玄冰箭的仙门弟子,一道玄冰箭向前射了出去,但急切间法力未曾灌注圆满,玄冰箭上威力有限,虽然将一只虎妖的半边身子痛成了冰块,但那妖虎还是借势冲到了他前来,只这么一口下去,这位仙门弟子的臂膀便丢了大半个……

    “快,快退……”

    有一位仙门弟子吃惊之下,急忙便要退下山来,但横地里一道黑烟滚滚袭来,这仙门弟子急忙一个翻滚扑地抢出,谁曾料,情急之下,对阵法变化的推衍不够精准,这一滚出去,本该直接抢到生门,逃脱出去,却生生的冲到了死门之前,惨叫一声,便已四分五裂……

    几乎是转瞬之间,刚才还一往无前,势不可阻的众弟子,便都七凌八落,溃不成军了。

    伤的伤,死的死,皆是颓然倒地,像是妖兽面前的案上鱼肉。

    “我们中计了……”

    小乔师妹也是脸色骤变,拼了命一般,将一方镶着紫边的手帕祭起了起来,却在空中化作了一方半透明的罩子,紧紧的将她们几个全部罩在了其中,这才堪堪保住了性命……

    “哈哈,本尊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么几只好饵食……”

    黑烟之中,忽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周围的黑烟悠悠变化,化作了一个人形模样。

    “你……你究竟是何方妖魔,我等乃是青阳宗弟子,你敢对我们不利?”

    小乔师妹咬紧了银牙,直视着那人形黑烟,厉声喝叱。

    “本尊管你们是哪门的弟子,借你们的血气炼了宝印,便且遁走,谁能找得着我?”

    那黑烟得意的怪笑,在山顶飘飞,四下里转着,似乎在琢磨着如何打破那防护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