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十三章 毁人名声(二更)
    此时的城主府内,一场盛宴已举办了起来。

    城主为了迎接这几位小仙家,也是拿出了浑身解数,不尽的珍馐佳肴,美酒陈酿都流水一般的搬了上来,而太岳城中贵胄,也都削尖了脑袋想在这宴上占一席之地,为这几位小仙家作陪,一个个陪着笑脸,引着那些小仙家说些修行趣事,还有的直接将家中珍宝献上,以求与这几位小仙家结份善缘,倒显得甚是热闹。

    在众人拥簇之中,方原与祁啸风却无疑是最受关注的两个,尤其是方原曾经跌落云端,却又爬了上去,就更让人觉得这个曾经的仙榜榜首深不可测了,太岳城的一众贵胄,似是为了弥补当初他取消了榜首之名时对他的冷落,此时这热情便加倍的还了回来。

    而对此,祁啸风只是冷眼瞧着,吴清心里甚是恼火,几番欲说话,皆被他拦住了。

    “呵呵,方贤侄,你们当初与心瑶一起在太岳城仙子堂做同窗,如今修行之路不同,一在青阳宗,一在百花谷,但旧时的情谊却还是在的,心瑶前不久,刚在百花谷修行有成,如今已经是小丹师的身份了,那时候她还寄信来说,对你们实在挂念,你等我取来给你看!”

    说着,便命奴仆去取大小姐的书信过来。

    这一众青阳宗弟子听了,心下也有些震惊,骄狂之意稍敛。

    无论是丹师、还是器师等等,初学容易,但想入门却是极难,这城主的女儿吕心瑶,与他们不过是同龄,便有了丹师之名,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份极其让人震惊的成就了!

    书信取了来,争相传阅,方原只是看了一看,便丢在了一边,祁啸风却是脸色更深沉了。

    这书信上,吕心瑶确实提到了旧时同窗,但关键问题是,只提了方原!

    她将方原从杂役入了仙门的事情着重提点了几句,可祁啸风初入仙门便惊才绝艳,一年时间便过了仙碑六问,名列青阳小七子之一,甚至有潜力争夺真传的事情,居然绝口不提!

    这使得祁啸风脸上的笑容虽然还在,但眼底便犹如寒冰一般。

    方原倒是不怎么在意,他都不知道这吕心瑶已然去了百花谷,为何这般关心自己的事情!

    城主盛邀之下,他也不能不来赴宴,但心里还是想着回去一趟,便在饮了三杯酒之后,趁着众人皆在谈论吕心瑶在百花谷中的修行之事,便笑着起了身,作一个四方揖,道:“晚辈不盛酒力,这三杯酒敬过了各位长辈,便先告辞了,回去探过了叔叔婶婶,再饮不迟!”

    城主吕梅庵忙道:“此事不忙,我这便叫人去请你叔叔婶婶前来赴宴……”

    “不必了!”

    方原笑了笑,道:“他们也贫苦惯了,这等仙宴,怕是更不适应!”

    说罢了,便向诸人抱拳一笑,出了大厅。

    这城中一干贵胄见状,倒都是心下里暗自琢磨:“方家出了个了不得的后人,以后在这太岳城里,怕是要占一席之地了,自家倒得提前结交,省得善缘结不下,反落个仇家!”

    “哼,这厮真没规矩,毕竟此来是做任务的,他要离开,都不知向祁师兄告假吗?”

    也就在这时候,吴清忽然冷笑着开了口,有些不满的说了一句。

    这太岳城上下,闻言顿时微怔,似乎没想到吴清对方原说话如此不客气。

    清风诗社里的洪涛与吕竹两位,也是心思机巧,一听便明白了吴清的用意,故意轻轻的一笑,道:“诸位长辈不必惊慌,这一次我们前来太岳城伏妖,皆由祁师兄统领,他老人家可算是我青阳宗新晋弟子之首,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皆是出类拔萃,大家都仰仗他的!”

    太岳城众贵胄,听了此言,看向了祁啸风的眼神登时敬畏了几分。

    他们虽然没有修为,但一个个都是人精,如何看不出这些仙门弟子在吹捧祁啸风?

    “说的是!”

    洪涛说罢了,吕竹也接上了话,端着一杯酒,笑吟吟的道:“此次降妖伏魔,能否成功,全仗祁师兄……还有小乔师妹,那个废物不过是跟着来混几分功德的,能算什么,我们从青阳宗赶来之时,他能做的,也只有在法舟外面值守罢了,这次居然不告假就离开,实是罪过!”

    “额……”

    太岳城上下,顿时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明白状况了。

    这些来的都是仙门弟子,怎么一个个对祁啸风这般尊重,却对方原如此不客气?

    连“废物”这两个字都叫出来啦?

    小乔师妹听着这般话,眉头已经忍不住皱了起来,但还不等她开口说话,祁啸风便忽然间开口道:“我等皆是同门师兄弟,这些话便不要说了,传出去了也不好听!”

    说罢了,他便忽然间抬起了头,向着厅外一笑,温声道:“周师弟,还不进来饮酒?”

    众人皆有些诧异,循着他的目光看去,便见厅外,立着一位甲士,他只是混在人群里,一直默不作声,直到此时祁啸风开了口,那甲士才身形一震,慢慢的转过了身来,却见他脸色通红,满面尴尬,又是激动又有些难堪,神情复杂到了极点,却不是周清越又是谁?

    “哈哈,原来你在这里!”

    仙门弟子洪涛见到了他,登时大声拍着手,笑了起来。

    吴清也笑道:“原来你在这里,居然不来行礼,是瞧不起我这位师姐么?”

    周清越听了这些话,激动的眼眶都红了,他早就在这城主府内,甚至城主还曾经让他前来作陪,但他看到了方原在座,又如何敢来,直到方原走了,才忍不住过来瞧瞧,没想到被祁啸风看到了,此时听到了这些人如此亲切的呼唤自己,一时心里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祁师兄,吴师姐,洪师兄,吕师兄……”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几步抢进了厅堂里来,拜倒在地,梗咽着大哭了起来。

    “这么大的人了,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

    吴清笑骂了一句,将他拉了起来,见此时满厅的目光都向着他们看来,便故意温言道:“你也不必委曲,当初你被人诬谄,逐出了仙门,我们都替你惋惜,只可惜那时候祁师兄在飞云山传道,所以无法帮你,但天道好循环,那个家伙把你当垫脚石,踩着你入了仙门,可也没什么好下场,如今是出了名的废人,估计过不了多久,也是被逐出仙门的下场……”

    这一席话直听得太岳城上下瞠目结舌,都隐隐觉得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秘闻。

    周清越被逐出仙门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也隐隐听说,好像与方原有什么瓜葛,只是周家把这件事捂的严实,因此不知究里,但如今听来,这周家少爷,居然是被方原陷害的?

    这世间,名利二字最重,名之一字,还要在利的前面,实在堪比身家性命。

    随口胡说,污人清白,那可是天大的仇恨!

    他们一时也不敢相信,但说出这话来的,毕竟是仙门弟子,怎么可能有假?

    一时间,心里顿时迟疑了起来,更有人想到:“难怪周家对方家打击的这般厉害!”

    倒是旁边的小乔师妹,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这等胡言乱语对人的名声影响之深,她是明白的,万万没想到这吴清也是出身小世家,居然这般不懂事,皱着眉头,忍不住便想为方原辩解一般,但也就在这时,周清越已然转过了身来,嗫嚅着道:“小……小乔师妹……”

    看到了他这模样,小乔师妹心里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想起了周清越曾经不知多少回跟在自己身后献殷勤的模样,这当场反驳的话,却是说不出口了,回头告诉了方原再说吧!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也知道,此时若是当众说了出来,便怕是与这清风诗社结了仇了。

    “来来来,还站着干什么,虽然你离开了仙门,但还是我的周师弟!”

    吴清笑着,拉周清越坐了下来,一面打量着他,一面笑道:“为何穿了一身甲胄?”

    周清越小心翼翼的看了城主一眼,小声道:“师弟我被……被奸人陷害,不容于仙门,回到了太岳城,幸得城主厚爱,赐我统领之职,如今已经是这太岳城的小小守将了……”

    城主吕梅庵也笑道:“周贤侄不愧是仙门出身,嫉恶如仇,勇猛过人,就在前不久,他率城中三百甲士入山斩妖,身先士卒,险些丢了性命,但也成功斩杀了一头妖兽!”

    众人闻言,便皆夸赞起来,周清越脸上,也终于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酒宴之上,气氛再度热烈,杯来筹往,甚是热闹。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有一区快马闯进了城主府来,马上的骑士还未等下马,便已高声大叫了起来:“急报……禀城主大人,城东百里,有妖魔作乱,掳去一村百姓……”

    “什么?”

    厅内众人闻言,皆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