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十二章 天骄归来
    “哈哈,别的我不知道,这牛皮吹的还是可以的!”

    方原回答了之后,众仙门弟子皆是一怔,旋及都跟着笑了起来。

    其中自然以吴清笑的最得意。

    两年前她曾经在众目睦睦之下,与方原斗法,输在了方原手里,心里一直恨极了他,但当时方原倍受仙门重注,她却也不敢直接找他麻烦。

    如今两年多过去了,她早已今非昔比,得传了青阳四法中的小清梦术,实力已然大涨,而方原却是出了名的“闲人”,玄功根本没修炼成,两人的实力自然一天一地,她虽然看不起方原,但报复的心思却也有些淡了,只是总想着找机会奚落他几句而已。

    刚才就是想借着方原的回答,好好落一下他的脸面,没想到他居然大言不惭,倒让她有些无从下手了,想撒气都撒不出来……

    而其他几位仙门弟子,也是跟着晒笑。

    其实大家同门修行,便是不熟,也都知晓根脚,更何况方原还是位名人,都知道他玄功未成,已然从两年前倍受器重的仙门奇才,变成了如今仙门不知如何处理的鸡肋。

    甚至说,前不久那些未得传承的仙门弟子下山,方原便本也该是他们中的一员的,只是仙门长老显然还想再观察他一下,这才一直没有逐他下山罢了。

    这一次他跟着出来,也不过是混几分功德,谁也没想着真个仰仗于他!

    “对了,祁师兄,咱们毕竟是外出降妖,一些规矩还是要讲的,按着长老当初说过的,便是在法舟里,亦要时时警惕,须安排一人在外值守才行,你看要不要……”

    吴清笑吟吟的,想到了一个主意,便望着祁啸风说道。

    祁啸风顿时眉头微微一皱,犹豫了半晌,目光朝着方原看了过去。

    在他旁边,那名唤洪涛的胖子也笑道:“此言极是,方师弟总归也要做点什么才成!”

    “不错,降妖伏魔,是指望不上你了,去舱外值守,也是分功劳!”

    听得清风诗社的四个人都这么说,小乔师妹的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似乎有些看不惯这一幕,但方原还不待她开口,便忽然间站了起来,淡淡一笑,道:“这话说的也是!”

    临出舱前,忽然转头向祁啸风笑道:“祁师兄,这是第二次让我离舱了吧?”

    祁啸风闻言微怔,方原却已经出去了。

    他也忽然想了起来,当初他们这些人,第一次离开太岳城,前往青阳宗时,周清越便在自己的指使下,将方原赶出了船舱,没想到这一幕又出现了一次,不过,上一次将方原逐出了舱去,自己只觉得心间颇为畅快,但这一次,为何却像是吞了只苍蝇似的难受?

    这种念头在心间挥之不去,他忍不住暗想:“上一次入山,我等是仙门弟子,他是杂役,逐他出去又何妨?而这一次,我前途无量,他却几成废人,逐他出去,我又怕他什么?”

    如此想着,心里的那种阴影,才渐渐的淡了。

    法舟很快便到了太岳城上空,缓缓降落。

    此时的太岳城城主府内,早已张灯结彩,布下了仙台香案,迎接一众小仙家前来伏妖。

    城主及守将、城内显贵等人,皆在仙台恭敬相候,满面笑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太岳城上下,得青阳垂怜,授符降妖,得脱大难,感激涕零……”

    眼见法舟舱门打开,一众小仙家的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城主吕竹庵朗声喝道。

    “宗主有谕:降妖伏魔本是我辈份内之事,城主大人不必多礼!”

    祁啸风代表了一众小仙家,面带微笑,向着城主还礼。

    他如今代表的是青阳宗与城主见礼,面带微笑,甚是客气,脚踏流风,缓缓落下,袍角飞扬,气度非凡,端得是一副足不沾尘的翩翩公子模样,实在是出尽了风头,下面立身于城主身后的祁将军,见到了自己的儿子从半空之中飘落,拍着肚子,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众位小仙家请,吕某已在府内备下酒案,为诸位小仙家接风洗尘!”

    一入仙门一层天,太岳城主吕竹庵虽是世俗中的大人物,但对这些步入了仙门仅两年不到的小儿辈,却甚是客套,像是接待某些大人物一般,不过这些仙门弟子,也知道吕竹庵敬的是他们身后的青阳宗,并不敢拿架子,也都客客气气的,向着吕竹庵抱拳致谢……

    “拜见父亲大人,孩儿遁入仙门,不在膝下尽孝,苦了父亲了……”

    祁啸风落地之后,与城主见了礼,便上前一步,拜倒在了祁将军面前。

    “哈哈,我儿说的哪里话来,好好修行,斩妖除魔才是正理……”

    祁将军扶起了自己的儿子,越看越喜,平时阴沉的脸上堆满了半辈子的笑。

    城主其他显贵见状,也皆羡慕无比,在人群里议论纷纷,赞不绝口。

    而城中百姓见到了这么多小仙家降临太岳城,其中又有祁将军家的儿子,终日笼罩在了头上的阴霾也似乎减轻了许多,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修了仙家手段的奇才,那山里凶横的妖怪算是好日子到了头了,就连祁将军数次入山斩妖不利的过失,也被他们原谅了。

    而在周围的一片热闹里,方原悄无声息的从法舟另一侧跳了下来!

    周围自然也有人看到了他,立时神情古怪,犹豫着,不知该不该上前来见礼。

    在这些太岳城百姓的眼里,方原无疑是极其特殊的一位。

    他曾经是太岳城人尽皆知的少年天才,受尽追捧,后来却又跌入谷底,遭受冷眼,但谁能想到,这才不过三年,他居然真的又在仙门翻了身,成为了仙门弟子再度归来?

    一时间,心里除了感慨,还多了几分深深的敬畏。

    “方世侄,你也回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便在此时,一声略显诧异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城主吕梅庵,他显然直到此时才看到了方原,之前祁啸风将会回来降妖之事是提前有消息传了回来的,也正因此,祁家才准备的如此充份,但方原回来的事情却是一点风声也没有,吕梅庵也是刚刚才一眼看到了他。

    “我也是三天之前才领了符诏,倒是失了礼数了!”

    方原本想悄悄的挤出人群,回家里去看一看,但见城主这般说了,也只好站住了脚。

    “来来来,来来来!”

    吕梅庵满面堆笑,迎上了前来,双手握着方原的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道:“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本是少年天骄,便是有一时的不顺,也总会平步青云,呵呵,你才入了仙门一年时间,便一跃而入仙门,实在是我太岳城之幸啊,只是你这孩子,如此大喜之事,居然也不来信说上一声,我还是看了心瑶寄来的书信,又向清越求证才得知此事的……”

    “额……”

    方原显然没想到城主居然这般热情,只好尴尬的笑了一声。

    而且听了城主的话,倒也有些奇怪,自己入了仙门的事情又不是个秘密,为何这城主却是从吕心瑶寄来的书信才得知的?周清越回到了太岳城之后,难道没提起过这件事么?

    吕心瑶毕竟是在百花谷修行,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在青阳宗的事情?

    但这时候自然也不便细问,只好陪着城主笑了笑,说几句客气的话儿……

    “哈哈,老夫也早就知晓,方小少爷那是人中龙凤,必然会有这样一天的!”

    “不错不错,老夫听说,方少爷是从杂役考入了仙门,那可比直接进仙门还难了……”

    见城主向着方原走过来了,其他城主贵胃,自然也急急忙忙的跟了过来。

    见一群人围着方原恭贺问候,祁啸风身边倒显得冷清了些,小乔师妹等人皆抿嘴而笑,远远的看着方原一脸尴尬的应酬,而吴清则是变了脸色,恨恨的低声道:“一群没见识的乡巴佬,居然把个废物当成了宝贝,难道他们还能指望着那个废物帮他们降伏妖魔不成?”

    说着便踏出了一步,似乎想要上前喝叱。

    而祁啸却是冷着面孔,暗暗一把扯住了她,缓缓的摇了摇头。

    他只是远远的,面无表情的看了方原一眼,听到了城主提到吕心瑶的名字时,眼神里更是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这种情绪里,甚至还没来由的夹杂了一丝对吴清的厌恶!

    “唉,倒没想到这方家小儿还有这等本事,跌进了污泥,也能爬上来!”

    就连祁啸风身边的祁将军,也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的吩咐身边的管家:“你回头便去准备一下,把那青柳庄子,还给他们方家吧,这方家小儿厉害,此仇宜解不宜结啊……”

    “还什么还?”

    管家还未答应,祁啸风却忽然间淡淡说了一句。

    祁将军登时有些诧异向祁啸风看了过来,不解自己的宝贝儿子为何这么说。

    “他若有本事,让他来向我讨还庄子好了!”

    祁啸风淡淡扔下了一句,便不再管别人,转身向着内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