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十六章 玄黄一气诀
    “青阳弟子陈虚,念你修行勤勉,天资不差,传你紫气流云诀,务必好生修行!”

    灰衣老者根本没有留意到方原心里的腹诽,又或是视而不见,他手上便有四道玉简,似乎正是关于方原等四人的资料,神情平静的扫了一眼玉简的内容之后,立时便将一道灵光打入了陈虚的额头之中,却把那陈虚震惊了半晌,似乎没有料到仙门会传给自己这道玄功。

    不过身为弟子,本来也没什么选择的余地,究竟要传什么法,都是仙门根据他们自身的条件择选出来的,他们之前各种讨论,也只是打发时间而已,实际上没有做主的权力。

    “多谢长老!”

    陈虚仍是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忙向着传法长老行礼。

    “你且去洞府参悟,若有疑难,老夫自会指点于你!”

    灰衣老者袍袖一挥,陈虚便直接消失在了古殿之内,不知去了何处。

    “青阳弟子太合真,你心思机巧,媚骨天成,传你小清梦术,务必好生修行!”

    灰衣老者又看向了手里的玉简,胸有成竹,一道灵光打入了那娇媚女子太合真的额心。

    “多谢长老!”

    太合真如愿以偿,忙低头拜谢。

    “且去洞府参悟吧!”

    灰衣老者再次一挥袍袖,太合真便也消失在了殿内。

    “青阳弟子王鲲,你天资不差,聪慧过人,只是性情疏懒,修行不勤,否则上一次飞云山传道,老夫便该看到你了!”灰衣老者看向了方原身边的俊俏年青人,毫不客气的训了几句,把那人搞得满脸通红,然后道:“这一次,我便将紫气流云诀传你,好生修炼吧……”

    说罢了,一道灵光飞来,便已打入了王鲲的额心之内。

    王鲲倒是一呆,忙道:“多谢长老提点,可弟子是想学三元御剑……”

    “你家老祖给我寄过玉简,说你根骨不合,学什么御剑术?”

    话还没说完,长老便不耐烦的一挥袍袖,他整个人便直接消失在了古殿之中。

    “终于轮到自己了!”

    方原深深的吸了口气,抬头看着这位长老。

    那长老则是低头看着手里的玉简,沉吟了半晌,才沉声道:“青阳弟子方原,老夫知你刚入仙门不久,能过仙碑六问,实在难得,加之众执事,甚至是云师兄,都对你赞誉有加,可见你天资着实不弱,这青阳四法之中,可有哪一道,是你了解,或是想学的?”

    这长老能耐着性子跟自己说这些,方原倒有些受宠若惊,认真的思索了片刻,道:“弟子侥幸过了仙碑六问之试,实在仓促,尚无时间了解青阳四法,更不知想学什么!”

    那长老听了,居然开口笑了笑,道:“那我便与你说上一说,这青阳四法,乃是我青阳宗立世之基,皆有可取之处,其中紫气流云诀,吞吐紫气,乘云布雨,变化莫测。阴阳御神诀,逆转阴阳,炼魂化神,凶猛可怖。小清梦术则是幻化天地,壮大神魂,神鬼难当。三元御剑术更不必说了,一剑纵横千万里,修到深处,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也是易如反掌!”

    方原听了,却有些目眩神驰,一时难以抉择。

    这等玄功,非同小可,可以说贯穿了自己从练气直到筑基整个阶段,也是打下根基的重要法门,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整个的修行之路,让他做一个选择,却有些困难……

    按他的性子,若是可以同时修炼四道玄功,倒是不错!

    单修一门的话,说实话,有点看不上眼……

    “呵呵,你可是觉得,这四道玄功里面,并没有合自己心意的?”

    那传法长老,似乎看穿了方原的想法,却是轻轻笑了笑,然后不待满面通红的方原辩解,便轻叹着道:“这也在意料之中,实际上,我与云长老等人,为你准备了另一道传承!”

    这话却说的方原微微一怔,抬起了头来。

    “本以为半年之后,才需要给你,现在却是提前了!”

    传法长老则并不多言,只是缓缓起身,向着背后的神像走去。

    那神像高约三丈,青铜所铸,颇具凶威,方原刚才一入殿便看到了它,只见这神像生得青面獠牙,甚是可怖,偏偏神情宁静,眉宇间似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绪,双目微阖,但却给人一种感觉,若是此目睁开,必然会有凶威降临,鲜血翻滚三万里,葬灭一方大世……

    而在那神像捧在了胸前的掌中,则放着一幅卷轴,看起来甚是古老。

    那灰袍老者,便先在神像面前拜了一拜,然后伸手将神像上面的卷轴取了下来,重又坐回了方原面前,沉声道:“小辈,你可知我青阳仙门,在修行界里的地位如何?”

    方原听了此话,微微一怔,低声道:“青阳宗名列越国五大仙门之一,传承久远……”

    “呵呵,不必再说了,咱们青阳宗如今确实没落到与那四派齐名的地步了……”

    灰袍长老打断了方原的话,似乎有些无奈,轻轻摇了摇头,才道:“你只知其一,但不知你可曾听说过,我青阳宗立世数千年,上一劫时便已存世,千年之前,更是名动九州,乃是偌大云州当之无愧的第一大仙门,这小小的越国……呵呵,什么时候被我们放在眼里过?”

    “这……”

    方原听了倒是一怔,千年前的旧威风,此时再提起来,难免有些尴尬!

    谁家祖上不曾阔过啊?

    那灰袍长老并不理会方原的反应,只是淡淡道:“你可知后来青阳宗为何没落了?”

    方原只好摇头:“弟子不知!”

    那灰袍长老轻轻拍了拍手里的卷轴,叹道:“便是因为它!”

    说罢了,正视着方原,神情凝重道:“如今青阳宗四道传承,人尽皆知,但又有几人还记得,曾经的青阳宗并非四道传承,而是五道传承!曾经的青阳宗,便是因为有这一道传承的存在,才雄霸云州,遍无敌手,我们的根基,我们的倚仗,便是这:玄黄一气诀!”

    方原听得这话,直接呆了,半晌才惊讶道:“那现在……”

    灰袍长老长长叹了口气,道:“这一道传承,如今已经断了!”

    他拍了拍手里的卷轴,叹道:“这玄黄一气诀虽然强大,却也难修,其中法门变化莫测,雄浑可怖,以前的青阳宗,每代皆有一位真传大弟子修炼此法,然后代代相传,择出了新一代的传人之后,便将自身的玄黄一气,渡一缕给下一代的传人,再口传心授,助其修行,如此一来,下一代传人才可以顺利的将这传承修成!”

    “而这玄黄一气诀,便也是这样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来,直到千年之前,我青阳宗遭劫,那一代的真传大弟子,尚未来得及培养传人,便遭遇强敌殒落,自此,青阳宗便只剩了这传承的心法,却再也无人修成玄黄之气了……”

    说到了这里,灰袍长老惋惜不已,似乎很是遗憾。

    “没有前人渡来的玄黄之气,便不可能将此法修炼成功了么?”

    方原听得皱起了眉头。

    灰袍长老说的这玄黄一气诀,虽然都是靠前人传下来的玄黄之气来修炼,但总归有第一个,他可没有前人的玄黄之气相助,只能自己修炼出来,他既然能,那后人为何不能?

    “理论上自然是可行的!”

    灰袍长老闻言却是苦笑了一声,道:“可那终究也只是说说而已,此传承断代之后,我们也曾挑选过不少弟子来修炼此法,但终究都还是失败了,最接近成功的一个,乃是三百年前的一位真传,他得到了我青阳宗所有长老的照顾,帮他推洐心法,赐予资源,给了他一切的帮助,而他,初时也进展颇速,但最终,在他即将修炼到玄黄之气第三阶时,还是失败了,自那之后,我们的心也懒了,甚至感觉,或许这玄黄一气传承,真的断了……”

    “世间居然有这等玄奥的传承……”

    方原闻言,沉思良久,才忽然想起了一事,抬头道:“长老给我说这些的意思是……”

    “你想必也想到了……”

    灰袍长老轻叹了一声,望向了方原,神情凝重的开口:“自你入门后,无论是云师兄,还是诸位执事,都认为你的天资甚是罕见,因此,我们希望你可以择此传承,试上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