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十四章 师姐威武?
    “较量法术?”

    “吴师姐不服气,居然主动向那新人提出了挑战?”

    周围仙门弟子无数,包括最杰出的青阳小七子也在这里,听到了吴清的话,却皆是大吃了一惊,仙门禁止普通弟子私下斗法,但公开场合倒是无防,有时候,长老为了磨炼他们对法术的掌控,还会鼓励弟子出来斗法,但如今这吴清要向方原挑战,用意却很明显了。

    有些反应快的,已明白了吴清的用意。

    既然方原与吴清都过了仙碑六问,那两个人就必然有一个可以在此时上山传道,另外一个就只能等下一次了,而无论他们两个谁上山,若是由执事们来选择的话,另一个都不会怎么服气,那若是想要分出个高下来的话,惟一的方法,便只能是他们两个斗一次法了!

    仙碑六问,考较的便是小竹峰弟子的修行根基,可在这几道根基里,重要性也要强弱,其中,最重要的是修为境界,次之是法术,再次之才是丹、符、阵、器等几道学识!

    如今大家都是练气三层圆满境界,难分彼此。

    那惟一能证明吴清比方原强的,自然便是对法术的掌控了。

    只要在斗法之时赢了方原,白执事等人便不必再为难,直接选吴清便是!

    当然了,更关键的一点是,吴清在这一块极有把握!

    其他的仙门弟子也皆心知肚明,方原才入仙门多久,怎么可能赢得了吴清?

    须知道,吴清入了仙门之后,在修行与法术领悟这一块就一直表现的很突出,早在三四个月前,她便有希望通过仙碑六问了,只是卜算一道差了些火候,这才一直未曾如愿而已!

    可以说,她最擅长的便是法术!

    而方原,在做杂役时是接触不到法术的,如今满打满算,也只学了三个月左右。

    虽然他能通过仙碑六问,说明他的法术也掌握的不错了,但怎么可能比得了吴清?

    “真要斗法来决出个结果么?”

    白执事似乎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幕,有些迟疑,皱眉向其他几位执事看了过去。

    “方师弟,你觉得这个提议如何?”

    而吴清在这时候,却不等白执事开口,便向着方原看了过去,面露冷笑。

    方原眉头微皱,一时没有开口。

    “吴师姐说的不错,较量一场,胜负自明,没有比这再公正的了!”

    “这机会本来就是吴师姐的,那杂役算得什么,也敢来抢?”

    “兀那杂役,你敢挑起这麻烦,却不敢与吴清师姐当面较量吗?”

    周围却立时响起了诸多鼓躁之声,若是细观,便会发现,此时开口之人,皆是清风诗社的成员,其他的仙门弟子倒少有开口之人,不过数十人一起说话,倒也显得人多势众,有了几分群情激愤的模样,吴清见了,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高傲又自得的看了方原一眼。

    “这就是抱团取暖的优势么?”

    方原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声,有些明白吴清眼神里的优越感从何而来了。

    其实严格来说,虽然他与吴清皆通过了仙碑六问,但他的名字,却在吴清之上,这便是仙碑默认了他的成绩要高过吴清,如果他据理力争,执事们也无可奈何的,可是当这么多仙门弟子同时鼓噪起来时,却立时显得只有斗法才能更公平了,毕竟声音大了就有理!

    但是,因这一点,他心里却也生出了淡淡的不满。

    “呵呵,这种局面倒是少见,既然如此,便让她们斗一斗法吧!”

    也就在此时,几位执事也无奈的叹了一声,都向着白执事点了点头。

    白执事便也只好叹了口气,转过了身来,望向了方原道:“你意下如何?”

    “弟子愿意一试!”

    方原也不打算多作争执了,直接站了出来,与吴清面对面,相隔三丈,态度甚是坚决。

    “那你们便试试手吧,切记,点到为止,不可伤人!”

    白执事也只好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在她们两人周围布下了一层禁制,以免斗起法来,一个收不住势,误伤了他人,他自己则站在这两人不远处,随时准备救护这两人。

    “你居然如此阴险,居然妄想夺我传道机缘,今日我要让你吃尽苦头!”

    见周围布下了禁制,吴清脸色立时阴冷了下来,轻轻咬着牙,低声说了一句。

    “废话少说,动手吧!”

    方原直接懒得多言了,这句话直接说了出来。

    “到了此时,居然还敢如此猖獗,给我跪下说话!”

    吴清闻言大怒,在她眼里,方原一直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无论自己如何挑衅,他都畏惧自己,不敢还嘴,这也使得她心里更有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此时忽然听见方原居然说话如此无礼,登时大怒,分毫不客气,五指向着空中一抓,一道火光登时凭空浮现……

    “呼……”

    那一团火光,在她掌中流转,瞬息之间,便已暴涨数倍,而后化作了一道火蟒,直向着方原迎面冲了过来,周围直显得光亮大作,火蟒过处,连空气都似乎变得模糊了起来!

    但这还不算,一道火蟒驱来,吴清几乎片刻不停,便又掐起了另一道火印,三丈之地,立时凭空刮起了一道狂风,轰隆隆随后赶来,那火蟒借了风势,速度更是快了几分,更诡异的是,众人耳间只听得“铮铮”数声轻鸣,那火蟒之间,居然还夹杂了数道可怖的风刃!

    “那是……六阳风火!”

    有仙门弟子吃了一惊,旋及高声大叫了起来。

    就连一众执事,也都皱起了眉头,显然觉得吴清有些过了。

    这六阳风火,火借风势,风藏火中,甚是厉害,乃是低阶法术里的一大杀招!

    若是单独施展火势,那好对付,对方只需要将法术灌入大袖,挥舞起来,自然可以将火蟒驱散,若是单独施展风刃,也很容易,对方只需身法快些,可以轻易的躲闪开来!

    但对方如此合在一起施展,火借风势,风藏火中,却是有些棘手了。

    法力灌入了大袖,可以驱散火意,却抵挡不了火中的风刃,而风刃藏在火中,看不真切具体的走向,他便是身法再快,在看不清风刃的情况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躲,而这,也正是这一式六阳风火的厉害之处了,虽然只是风火二术的叠加,但威力却提升了数倍!

    谁也没想到,吴清上手便是这样一式。

    既显得她对法术掌控的纯熟,也说明了她对方原实在是恨得厉害!

    而吴清施展出了这样一道厉害法术之后,便冷冷看着方原笑了起来,这一式的厉害之处便在于,火势与夹杂在了里面的风刃,彼此纠缠,难以区分,几乎避无可避,方原若是不想被这一式火法里面隐藏的风刃削去了脑袋,那惟一的躲避之法,便是双膝跪地……

    ……白执事刚才就说了不许伤人,她自然也不敢违背,但她可以逼方原跪下!

    只有在众目睦睦之下,让这杂役跪在自己身前,才能解了自己心间那股子怒气!

    “吴清师姐威……”

    周围众仙门弟子里,清风诗社的成员,甚至已经开始高声叫好。

    迎着这一式六阳风火,方原也皱起了眉头来:“心法之中说的明明白白,火法在意不在势,风火在势不在形,火有质而无形,风则有形而无质,你如此施展了出来,根本就毫无变化,自己便将自己陷入了困境,这么简单的道理,亏你学了一年多,居然不懂吗?”

    “唉……”

    眼见得风火袭到面前,方原低声叹了口气。

    然后他陡得抬起了头来,望向了火蟒之后的吴清:“自讨苦吃!”

    “哗啦……”

    他身形不动不摇,不闪不避,两只大袖却猛得飞扬了起来,身形瞬间便有狂风凭地乍起,强的惊人,卷得方原一身袍服猎猎作响,在那火蟒刚刚飞到了方原身前时,便直接被这一股狂风卷得四下溃散,甚至连那火光里藏着的风刃,也不知道被这狂风卷向了何处……

    吴清的眼神乍见这一幕,直接便惊呆了。

    但方原却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狂风一起,便大袖一卷,直向前狂涌了过去。

    如海浪拍击,层层叠叠,又如飞沙走石,袭卷一切。

    “你……”

    吴清大叫,同时急急捏起了法印,想要抵挡。

    但那狂风来的极快,极猛,她法印还没捏起,狂风便已到了身前,在那难以形容的强烈风势之前,她根本站都站不住,便直接被卷了起来,断线风筝一般飞跌了出去……

    “啪”

    她直接跌出了四五丈外,灰头土脸,想要说话,却内息混乱,居然开不了口。但她心里尚有不甘,咬着牙想要跳起来重新来过,可是眼前身影一晃,方原却已欺近身来。

    他五指张开,按在了吴清的额头,声音淡淡:“再动我会打死你!”

    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那为吴清叫好之人这时最后一个字才喊了出来:“威……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