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十二章 我想试试
    “他居然也来了……”

    对仙门弟子来说,几乎算得上消失了两三个月之久的方原,忽然穿着一身青袍,出现在了正殿之前,倒也新鲜事一件,不过也仅此而已,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的身上。

    在这时候,小竹峰最引人注意的,除了正殿前方的香案与那座可以决定众弟子命运的石碑,便是正在殿前与人说笑的七位年青弟子了,那几人似乎刚刚从山上下来,每个人身边都簇拥了一堆弟子,一个一个“师兄”“师姐”的唤个不停,赫然便是青阳小七子……

    小竹峰天资最高,也最负盛的名的七个人。

    方原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七个人是谁,倒发现里面至少有两个是自己认识的,其中一个女子,身材窕窈,模样娇美,十分引人,却不正是当初见过一面的小乔师妹又是谁,方原此前还想过,为何入了仙门之后一直没见过她,后来才知道她便是青阳小七子之一的乔云儿。

    而另一人,却是太岳城的熟人了。

    祁将军家的公子哥,祁啸风。

    此时的他,身穿红袍,宽袍大袖,十分潇酒,周围围满了仙门弟子,都在争相向他说话,而他则面带微笑,显得十分的和善,时不时说几句笑话,引得周围人随他一起哈哈大笑。

    方原没有理会那边的热闹,只是自顾自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静静的等待着。

    这两个多月里,因为清风诗社的缘故,他和众仙门弟子的关系并不算好,熟人不多,而对于这青阳小七子来说,小乔师妹他固然算不得熟识,跟祁啸风更是无话可说。

    虽然他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平时遇到些麻烦,也巴不得能够大家一笑而过,省得惹来麻烦,但当初在太岳城的事情是个例外,那时候他从仙榜榜首坠落尘埃,众人对他做的事情他一幕幕记得非常清楚,虽然他没想过去报复什么,但很奇怪的,那些事就是总也忘不掉!

    “方师兄,我以前果然没有猜错,我们真的成了同门了!”

    不过方原没想着过去,却有人过来了,身边声音响起,却是小乔师妹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在她身边,跟着的几位仙门弟子,都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与方原熟识。

    “承你吉言!”

    方原也只好抬起头来,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他听人说起过,这乔云儿年纪不大,比同门小了一两岁,因此别人都唤她作小乔师妹,久而久之,大家都觉得这名字好听,便都如此称呼,倒不像其他人一般师兄师弟的乱叫!

    “唉,只是,我听说周师兄触犯了门规……很是可惜!”

    “那是他的事,跟我没关系!”

    方原闻言,脸上的笑容便缓缓的收敛了起来,淡淡说道。

    他不知道这小乔师妹是否也会因为周清越被逐出师门的事情而迁怒自己,便如吴清一样,但总是不愿多事,能不招惹便不招惹,对方便是青阳小七子,也和他关系不大!

    “这……”

    小乔师妹闻言,倒是轻轻一笑,没有立刻开口说话。

    “呵呵,那毕竟是我们的太岳城同窗,到了你口中,却是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也就在此时,忽然又有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方原转头,却见祁啸风已转身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周围的一众仙门弟子神情更诧异了,刚来了一个小乔师妹不算,居然又来了一位天骄祁啸风,以前他们倒没想过,这位杂役出身的书呆子,居然有这等面子……

    方原显然也没料到,刚才祁啸风一直都是一副看不见自己的模样,其实连自己和小乔师妹对话的内容都听见了,对他的调侃不愿回答,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开口回答。

    倒是祁啸风,大步走到了方原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目光漠无表情,半晌之后,却忽然间一笑,很热情的道:“方师弟,你真有本事,刚刚下得山来,我便听人说有位杂役打破了仙门数百年来的惯例,考入了仙门,都不必别人告诉我名字,我便知道是你!”

    “哦,那你挺有眼光的!”

    方原低着头,神情平淡的说道,并不抬头看他一眼。

    “哈哈,其实这又何需什么眼光?”

    祁啸风笑了起来,道:“方师弟是人中龙凤,在太岳城时,大家便都是知道了的,后来你求道之路虽有波折,但我那时候便相信你一定可以闯得过来,呵呵,只是你毕竟在仙门里干了一年的杂役,想必落下了许多课业,咱们都是同窗,你也不必客气,但有不懂之处,尽管来问我好了,啸风虽然不才,但比你早一年入了仙门,想必还是可以指点下你的!”

    方原闻言,心里便升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几乎下意识的就想笑,抬起头向祁啸风看了过去。

    “你来这里做什么?”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转身一看,便见到了一位青袍女子到了跟前,目光不善的看了他一眼,却不是吴清又是谁?不过转头看见了祁啸风,吴清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眼波盈盈,上前揽住了他的胳膊,道:“祁师兄,我有件事做的不好!”

    祁啸风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什么事情?”

    “周清越本是你的同门,我该好好照顾他才是,可是……”

    吴清忽然看了方原一眼,口气便多了一分气恼:“……可是他还是被人诬陷了,有仙门规矩在,我去说情也没办法,倒是那诬陷他的人,如今却摇身一变,野鸡成了凤凰!”

    “哈哈,吴师妹不必说这等话!”

    祁啸风也似暗暗叹了口气,拍了拍吴清的肩膀,叹道:“求仙之路漫漫,谁又能说得准呢?仙门弟子可能被逐出门去,杂役也有可能跳上来,但无论如何,大家都该努力修行才是,毕竟话说的再多也是空的,实力才能决定一切……”说着似有深意般的看了方原一眼:

    “……你说对么?方师弟?”

    方原抬起了头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长老们来了……”

    欲待再说,却见空中白袍飘飘,几位执事已然于半空之中飘落了下来,为首一人,正是白执事,他落在了殿前,冷目一扫,周围的喧哗声登时消止,一众仙门弟子纷纷散了开来,便在殿前盘膝而坐,静静的等着他说话,而青阳小七子,也皆走上前去,躬身行礼。

    “你们七个回来了,传道悟法,还顺利吧?”

    白执事看到了青阳小七子,也是一笑,拍了拍祁啸风的肩膀,然后看向了众仙门弟子道:“刚才你们也都见过了他们七个,自然知道,他们七个下山了,便该有人上山了!”

    众仙门弟子皆是一阵骚动,激动了起来。

    “授我青阳法,铸尔求道心!”

    白执事扫了众弟子一眼,忽然低声长吟,而后淡淡开口:“奉云长老仙旨,择仙门弟子四人入山传道,而今已定者有三人,陈虚,王鲲,太合真,你们三人,且上前来吧!”

    “弟子在!”

    听得此言,人群之中,立时便有三人高声答应,越众而出,却见一人身穿青袍,个头高挑,看起来气质沉稳,一位则是穿着锦袍,容貌俊美的白面男子,还有一位是身材颇丰,但肤若凝脂,五官娇艳的女子,他们三人这一出来,立时引来了周围无数的羡慕眼光。

    “之前飞云山每次开启,至少也有四人上山,好一次传我青阳四法,但没想到,这几个月来,通过了仙碑六问的,居然只有他们三人,宗主着实有些失望,不过在云长老恳求下,宗主还是批下了四个入飞云山的名额,因此,除他三人外,还有一人,便在今日定下……”

    白执事唤出了那三人来,低声开口,目光不满的在众仙门弟子脸上扫了一眼,然后冷淡道:“是以,今日会再请一次仙碑,希望你们可以用心,否则的话,云长老有令,便是这一个名额弃之不用,也不会允许一个根基不稳的弟子提前上山,传承我青阳宗大道!”

    此言一出,众弟子吃惊之余,目光都转向了人前的吴清。

    大家心里都觉得,这次机会,毫无疑问便是为吴清准备的了。

    自从青阳小七子上了飞云山之后,她便是公认的小竹峰第四人,早在四个月前,她便只差半步就可以通过仙碑六问,但可惜的是,这半步,居然生生迈不上去,一直拖到了今日!

    “白执事……我……我这次一定可以!”

    也就在此时,忽然有一人声音轻颤,越众而出,正是吴清。

    显然,作为公认可以第二批上飞云山的四人之一,独她落到此时,心里也有些惭愧。

    “可以就好,莫让云长老失望!”

    白执事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又看向了其他人,朗声道:“还有人愿意上来一试么?”

    众弟子闻言,又是一阵骚动。

    众所周知,仙门弟子上飞云山传道,自是越早越好,上山越早,便代表个人天资越高,越受仙门重注,如今这第二次上飞云山的最后一个名额就摆在了面前,谁不眼馋?

    可是眼馋也没用,一是没有把握,二是这时候站了出去,便是与吴清为敌了!

    仙门之中本来就有传说,是吴清私下里求了某位执事,才有了这么一个多出来的名额!

    为的,就是让她能赶在第二次飞云山开启之时上山!

    因此,众弟子虽然颇有意动,但谁也会在这时候站出来触人霉头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的,一直站在最外围,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的方原,却忽然在这时候走了出来,在众仙门弟子诧异的眼神里,到了殿前,轻轻拱了拱手,道:“我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