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十章 豪情万丈
    “在仙门里,好好修行才是根本,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

    回到了房间之后,方原心里默默的记了下来,神情有些无语,也有些无奈!

    他慢慢的喝了杯茶,才把这些念头抛了出去,歇息了片刻后,便开始了法术的修行。

    法力灌入玉简,玉简上方的空气里,便立时出现了许多悬浮的金色小字,密密麻麻,皆是修行这驭火之术的法门与诀窍,一字一句十分详尽,方原当即细细的阅读了起来。

    这驭火之法甚是简单,连天洐之术都不用,他便可以想通里面的窍门。

    剩下的,多多练习便是了!

    说白了,这法术的修炼,与剑道修炼本质上也是相通的。

    对悟性的要求,并不甚高,更主要的,还是需要不停的去练习。

    某种程度上,可以将法术当成是一柄无形的剑,练习的越多,越能得心应手!

    当然,法术的威力,也与自身的修为有关系,修为越高,威力便越强。

    这些低阶法术,旁人都是练气一层之后便开始练习了,一边熟悉法术,一边也借由法术的运转,来磨炼自己对法力的控制,方原如今已经有些晚了,他如今练气三层了才开始练习法术,就等于是有着一身的力气,但却从未学习过如何控制自己的这一身力气一般……

    “瞑思见火,力走玄陈,三阳齐聚,意起火生……”

    他心里暗暗回思着秘卷里的法门,法力于经脉之间游走,猛得五指一张。

    “啪”“啪”……

    两声烛花也似的轻微爆响,方原的五指之间,赫然出现了几点火花,但一瞬即逝。

    “法力控制的还是有些弱了……”

    方原暗暗的想着问题所在,继续一遍一遍的尝试了下去。

    到了第三天时,方原对这驭火之术的运转法门已然了若于胸,玉简便不必再留在手中了,于是便又去了一趟藏经殿,一是将这玉简归还,二是也想再借一道新的法术玉简……

    虽然法术各不相同,但彼此参照着修行,也会更有益处。

    藏经殿里静悄悄的,显然没有多少弟子还需要来借秘典,该学的他们早就学过了,但让方原没想到的是,他依言将名符递了过去,要借另一道驭风之术时,对方却是脸色大变,沉默的盯着方原看了一会,他忽然间身子向后一靠,两条腿搭在了案子上,道:“没有!”

    方原听得微微一怔:“为何没有?”

    “没有,那自然是被别人借去了……”

    那弟子懒洋洋的,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方原怔了一怔,道:“那其他的几道初阶法术呢,都可以!”

    “都没有!”

    那弟子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就差直接赶人离开了。

    方原直觉的感到了他的态度与昨日大相径庭,心里明白了些什么,沉默了下来。

    “你还是回去吧,别耽误其他的师兄弟!”

    那弟子面无惧色,甚至有些挑衅般的看着方原:“若是不服,可以去执事那里告我的状!”

    方原点了点头,便转身出了大殿,在竹林里走了一会,他便干脆往小竹峰其他几个地方都走了一遍,灵膳堂、符诏殿、灵丹坊等等,结果他很快便确定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灵膳堂里见到了任何仙门弟子都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杂役,居然像是翻身做了主人,见到了方原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摔摔打打,没一声好气,给方原准备的膳食,非但没有像其他弟子一样满满当当,甚至连最基本的份额都达不到,灵米粥都是馊了的。

    去符诏堂里说要领一项任务来做,凡是油水足的都收了起来,指着那几桩连内门弟子都不敢轻易去接的斩妖除魔的三阶符诏,冷笑着道:“想做任务,就接了那几道吧!”

    至于灵丹坊,便是手中有钱财的仙门弟子可以花费金银,或是灵石,去购买一些有助于修行的丹药之地,当看到了方原出现时,在那里当执的一位仙门弟子虽然有些胆怯,但还是颤抖着声音拿出了几颗劣质丹药来摆在了方原的面前,告诉方原若想要,便只有这些。

    “我给的银钱不比别人少,为何只能换来这些破东西?”

    方原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执事弟子。

    那位仙门弟子吓的快要哭了出来,小声哀求道:“这位师兄,你莫要为难我,我也是没办法啊,你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休要连累的我倒楣啊,求你了,解决了麻烦你再来!”

    方原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多言,转身出了门。

    清风诗社果然还是不肯罢休啊,自己都已经说的那般明白了,她们还是出了手!

    这些小手段虽然威力不大,倒也烦人,方原倒觉得自己确实该反击一下了!

    他深思了一番,便先往灵药监去了一趟,小辣椒凌红波已经好久未见了,不过见到了方原倒还是没有生疏,只是听完了方原的来意之后,笑道:“你这是也遇到了仙门里的龌龊事啦?哈哈,这算什么,以后呆的久了,就知道还有更厉害的,还能熬得住吗?”

    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你说的那个吴清我也有所耳闻,是一个小修行世家的子弟,天资只算一般,不过性子倒猖狂的很,她们这些小世家的子弟大多如此,上层的圈子混不进去,下层的圈子又看不上,倒养成了一股子没来由的骄狂,她既然给了你机会低头,你不遂她的意,便是得罪了她,那么她动用几分小手段对付你也是应该的,要不要我帮你说情?”

    “你说的事情我答应,但你不必替我去说情,帮我个小忙就好!”

    方原平静的说道,态度却极是坚定。

    “真要和他们耗下去?这臭脾气在仙门里可不吃香啊……”

    小辣椒摇了摇头,笑道:“你现在拿什么跟人家斗呀,她的背景在整个仙门不算什么,但在小猫两三只的小竹峰,也算是有几分火候了,跟她斗你会吃亏的,对了,你不会打算去执事那里告状吧?我可告诉你,那样会很丢人的,真这么做了,你的名声会坏掉……”

    “那倒不会,她有她的手段排挤我,我自然也有我的手段对付她!”

    方原说的十分淡然,似乎并不怎么将这些事放在心上。

    小辣椒叹了口气,道:“看在你帮我提升了不少棋艺的份上,你说的事情我答应了,以前我不传你仙门术法,是因为你只是杂役之身,没有资格学,如今成了仙门弟子,我私下里传你也不算违反仙门规矩,再说,就算违反,也没人敢来找我麻烦,回头你拿着就行了!”

    方原答应了下来,走的时候手上多便多了手抄的几卷法术心诀。

    回到了自己住的小楼时,他心里暗暗想着:“那些人就是因为这些原因才觉得我离开了他们,被他们排挤的话,在仙门里就活不下去的?这也实在太幼稚了,难道这些人就不明白一个道理,在仙门里惟有实力才是真,而真正的实力,是不可能靠一群猪硬凑出来的么?”

    如此想着,倒也豪气渐涨:“我之前已经跟她们说过会报复,却还是来招惹我,是因为不将我的报复放在眼里吗?那我倒要借这个机会让你们看看,我的报复手段是什么!”

    想着这个问题时,他心间微冷,法力一转,呼的一声,掌心升起了一团火焰!

    火焰映亮了他坚毅的表情,倒显得十分豪迈!

    ……不过方原也没想到的是,这一个不留神,火焰却是一下子失了控,“嘭”的一声起了几尺高,明晃晃的十分吓人,他自己都吃了一惊,急忙甩手把火焰从窗子里丢了出去!

    “啪……”

    火焰砸到了隔壁房子的窗户上了,里面响起了一声尖叫。

    “啊哟……”

    方原顾不上什么豪迈不豪迈了,急忙伸出了脑袋出去瞧,大叫着:“实在抱歉……”

    话还没说完,忽然间就呆了。

    隔壁的窗户已经被烧烂了,正好看到里面的景色,一位漂亮女子似乎正在换衣服,身上的衣服已经脱得差不多了,此时正抱着胸口呆呆的看了过来,白花花的身子让人眼晕……

    “天啊……”

    方原呆了半晌,与那女子大眼瞪小眼,意识到自己惹了大麻烦时,忽然大叫了一声,双手直棱棱的抬起了起来,不停的摸索着:“我法力运转过猛,怎么忽然看不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