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十九章 我会报复的
    问过了仙碑之后,长老便又讲解了些驾驭法术的法门后,便让众仙门弟子散去了,仙门传道,本来便与仙子堂不同,那时候朱先教导他们,都是不厌其烦,一遍遍重申,可在仙门之中,长老传道却是言简意赅,寡言少语,东西讲过之后,便随你自己去领悟便是了。

    如果你不愿领悟,长老也一句废话都不会多说。

    众弟子向长老行礼过后,便皆如释重负,三三两两,谈笑风声的散了开去,有的相约去吟诗,有的相约饮酒,虽然长老说了飞云山传道之事为重,但放在了心上的人却也不多,毕竟在三年之内,通过了仙碑六问,便可以了,而如今第二年尚未过半,又何必如此焦急?

    那些可以提前通过仙碑六问的,都是人尖子,没必要和他们比!

    而方原倒是没这想法,离开了小清溪,他便直往藏经殿而去,时间不饶人啊!

    而且对于仙门法术秘卷,他可是盼望已久了!

    以前他的,身为杂役,不可修习法术,如今则摇身一变,成为了仙门弟子,不必往仙门报备,便可以学习九品法术,那还客气什么,一次就要来看个痛快……

    藏经殿方原已不是第一次来了,做杂役时便过来整理过典藉,只是那时候最多接触一下纸质的典藉,看不到真正的玉简而已,熟门熟路的来到了殿门口那一方古案之前,向坐在里面打瞌睡的执役弟子说道:“这位师兄有礼了,烦行个方便,借阅初阶法术秘典一套!”

    那弟子睡的迷迷糊糊的,挥手道:“名符拿来,秘典自己去找!”

    方原依言将名符递了过去,那弟子一把接过,道:“法术秘典一次只能借一道,回去背得熟了,还回来,才能借第二道,小竹峰弟子可以修行四道法术,切记不可传给外人!”

    方原也知道对于法术一道,仙门管控甚严,便答应了下来。

    转身入了藏经殿内,迎面便看到了一排一排的玉简,排布的整整齐齐。

    仙门九品法术,便是低阶的基础法术,类别甚广,有风、火、雷、山、雨五大类,还有一些不入八类的法术。其中雷系法术对天资要求太高,非常人可习,方原选择的余地,也只是风、火、山雨五类,他在四道玉简前徘徊了良久,终于选定了其中一道火系法术。

    “三天之内,研习透了,尽快还回来,否则便要罚你一块灵石!”

    “不得拓录,不得私下传于旁人,否则仙门会有重罚!”

    那执守藏经殿的仙门弟子嘱咐了方原几句,便在他的名符上做了烙印,让他出来了。

    方原心情甚佳,快步向自己的房子走去,准备一回去,便开始修炼。

    但也就在他刚到门口时,却发现已经有人等着自己了。

    两个身材殊异,一高一矮的两个仙门弟子,正抱着双臂,站在了他的门口。

    “两位师兄有何见教?”

    方原无奈,只好上前,抱拳向那两人问道。

    “你就是方原?”

    高个头的仙门弟子上下打量了方原一眼,淡淡开口。

    “是我……”

    方原很是无语,怏怏的回答,这两人肯定认出自己了,干嘛多此一问?

    “呵呵,是你就好,跟我们来吧!”

    那身材矮胖的仙门弟子冷笑了一声,抬手一指,方原就看到,在不远处的松树底下,吴清正坐在一方凉亭之中,神情淡漠,看着远方,手里端着一杯茶,慢慢的啜饮着……

    “距离这么近,你多走两步会死?”

    方原心里腹诽,但还是跟着他们两个走了过去。

    说白了,他心里还是想化解了这个梁子,凭白无故的结仇,耽误时间啊……

    “坐下吧!”

    那吴清一直都没有回头看方原一眼,只是等他到了近前,淡淡说了一句。

    方原无奈,便坐在了她的对面,笑道:“吴师兄有何指教?”

    “听说你与祁师兄,还有周清越,都是太岳城仙子堂出来的同窗?”

    吴清依然没有回头看方原,只是望着远方,淡淡开了口。

    “确有此事!”

    方原点了点头,强忍着心里的不耐烦。

    ……他现在是真想立马回到房间里去修行,谁有耐性跟她说这些?

    “我倒是现在才知道你和祁师兄是同窗,以前没听他提起过你!”

    吴清淡淡开口,声音里似乎多了一抹愠色:“但你和周清越的事情,我还是很不满意!”

    这话把方原说的一愣:你不满意关我何事?

    但吴清可没有揣摩他心里想法的意思,继续道:“但具体要怎么罚你,那是祁师兄的事情,他如今正在飞云山传道,这几个月里,便会回来了,我懒得多问,不过瞧在他的面子上,我还是会照顾一下你这位太岳城里的同窗,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向周清越师弟道歉!”

    “道歉?”

    这一句话把方原听得愣了,周清越都被逐下山了,怎么道歉?

    还好吴清并未让他多想,直接说了出来:“清风诗社是容不下一个诬谄同门的小人的,周清越在别人眼里,已经是我清风诗社的人了,却被你毁了名声,这让我很不开心!”

    “所以如果你明日一早时到灵膳堂来,当着一众仙门师兄弟的面分说明白,承认自己之前因为一场赌激怒了周清越,又与他有旧怨,这才气的他做出这等不理智之事,过错多揽在自己身上,若是做的好了,我可以允许你加入清风诗社,这对你对他,对我们,都有好处!”

    方原这话都听得懵了,半晌才呆呆道:“若不这么做呢?”

    吴清似乎早就想了,嘴角一撇,冷笑道:“入了诗社,有同门师兄弟的指点,你若需要资源,我们也可以带你接些任务,无论从哪方面讲,对你的修行都是有利的,但你若不同意,呵呵,清风诗社若是容不下你的,那仙门之中,便无人能容你,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方原心里已经有些无奈了,他长叹了一声,揉了揉脸,起身道:“我觉得还是算了……”

    吴清陡然间转头向他看了过来:“只是说几句话,便各得好处,你却觉得没有必要?”

    方原笑了一声,转身便走,淡淡道:“我是觉得加入你们没有必要!”

    “你……是在自寻死路!”

    听到了方原那一句无礼的回答,吴清脸上骤然色变。

    而在凉亭之外徘徊的一高一矮两名弟子,更是勃然大怒,直接便迎了上来,两个人身上,法力气息已经升腾了起来,如火焰般闪烁不定,似乎一言不和,便要出手教训方原。

    “我不愿太多忍让,你们若逼我,我便会向你们出剑!”

    方原见状,也并不多言,伸手从旁边的松树上,折下了一根树枝,倒持在了手中。

    “这书呆子居然敢动手?”

    听了方原的话,那一高一矮两名仙门弟子也有些意外,一时犹豫了起来。

    他们倒没想到,这个书呆子才刚入门不久,态度便如此强硬。

    更关键的是,他们也听说过方原进仙门时发生的事情,手执一剑连破了两位执事的法宝,连白执事都称赞他们的剑道浑然一体,毫无破绽,可见这一手剑道实在高明至极。

    而他们主要修炼的却是法术,虽然法术的威力十分强大,但毕竟他们还没达到将法术运转自如,可以随便御敌的境界若真个斗了起来,以他们现在的实力,不一定占得了便宜!

    真要是输了一招,那名声上可就太不好听了!

    “你们退下好了!”

    正在两个人犹豫不决之时,吴清的声音冷冷响了起来。

    这两个人如释重负,缓缓退了开去,仍是眼神警惕的看着方原,而吴清则是缓缓的转过了身来,冷冷的看着方原的背影,淡淡道:“我也是看在你是祁师兄旧时同窗的情况下,才不计前嫌,给你这么一个机会,你当真要如此嘴硬,甚至不惜得罪我们清风诗社?”

    “我只想好好修行而已,是你们在得罪我!”

    方原转过了头,冷冷看了她一眼。

    吴清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像是不屑回答:“那你最好想想清楚了!”

    方原忍不住问了一句:“是不是我如果现在就走了,你们就会出手对付我?”

    吴清只是笑了笑,那一高一瘦两名仙门弟子也跟着笑了起来,似乎觉得他的问题很可笑。

    方原有些捉摸不明白的看向了吴清:“我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吴清还是冷笑,不屑回答,那矮胖的仙门弟子却笑了起来:“小子,你还真是个书呆子,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的,你身仙门之中,便要守规矩,否则的话,便要……”

    方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皱着眉头,认真道:“咱们本来就无怨无仇,所以我不真希望和你们闹出矛盾,我不想像周清越这样的事情再出现一次,不是怕了周清越,而是怕麻烦,所以我现在只想认真的跟你们说一句,我真不想招惹你们,你们也别招惹我可好?”

    他这番话,却引起了吴清的不满,冷淡笑道:“我就算招惹你,你又能怎么样呢?”

    方原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保证,你若是招惹我,那我这次一定会报复的!”

    说罢了这句话,他转身离去,再不停留。

    而留在了原地的吴清等人,则是气的脸色铁青,重重的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