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十八章 学识欠缺
    随着长老一声喝从小竹峰峰顶方向,立时飞来了一道白光。

    到得近前,赫然可见那白光居然是一位三丈余高的白色石碑,霎那间到了小清溪附近,然后缓缓落下,悬在了道台之上。与普通石碑不同,此碑方方正正,共有四面,每面都铭刻着许多符文与纹络,而在顶端,则各有一只眼睛形状的花纹,望向了四个方向。

    道台周围的仙门弟子,都可以看到其中一只眼睛

    方原只看了一眼,便感觉那眼睛似乎深沉蕴藉,像是一方寒潭,可以让人陷落进去。

    “其他人里,是否也有想试上一试的?”

    长老笑着看了一眼其他的弟子,道:“三个月前,那七个小儿便已入了飞云山了,想必再有两三个月时间,就会归来,到时候,便是第二批人上山传道之时,你们若是趁着这段时间通过了仙碑六问,到时候便可以直接上山去了,机会难得,仙碑可不会随便请的!”

    “你为了测试这新人的天资,抬手就把仙碑召了出来,还说不会随便请?”

    众仙门弟子忍不住有人暗暗吐嘈,只是不敢当着长老的面说出来。

    “弟子上个月差了一步,未能通过仙碑六问,今日愿意一试!”

    也就在此时,青袍女弟子吴清忽然开口说道。

    “呵呵,你该试试,上一个月请仙碑,有三人通过,你只差稍许,甚是可惜,老夫倒是希望,若是可以在下一次飞云山开启时,有多几个人上山传道,才是最好之事……”

    “那弟子也来试试!”

    “我也试试,不经磨砺,终究是不成的……”

    随着吴清开口,仙门弟子里,倒有不少人都开了口,气氛高涨了起来。

    “也好,那就都来试试吧!”

    长老笑了一声,又看向了方原,道:“你乃首次问碑,老夫教你,盘膝而坐,如修行状,双目凝视碑眼,若识海之内异状纷呈,不必惊慌,只管依着识海神念如法施为便是了!”

    方原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

    长老轻轻点了点头,旋及伸手,在石碑上轻轻一按,一道法力注入了石碑之中。

    方原等仙门弟子,则同时感觉身心一震。

    他们一直在凝神望着石碑碑眼,此时忽然生出了一种感觉,那碑像是活了过来,碑眼更是炯炯有神,直接望入了他们心底深处,在一种身心一松的感觉下,方原只觉自己明明还睁着双眼,却像是忽然间沉沉睡去了,这感觉,居然像是第一次领悟天洐之术时一般。

    “大道无量,孤心索之……”

    一声雄浑之声忽在方原周围响了起来,震荡着他的心神。

    方原一惊,左右看去,却见周围哪里还有什么仙门弟子,只剩一片茫茫虚空。

    “第一问,修为几何?”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那声音忽然一变,身周陡然无尽压力向自己袭来。

    方原想也不想,几乎是下意识的,一身法力便疯狂涌动了起来,对抗着周围传来的压力。

    “练气三层至半,只作中等!”

    那种对抗,并未执续太长时间,不过数息功夫,便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旋及,又是第二个声音:“第二问,丹道几何?”

    在方原的身前,忽然生出了一株灵药,紫株蓝花,叶分五瓣,随风摇曳,栩栩如生。

    “这好像是……杌梼草?”

    方原心里一动,想起了自己在《神农典》上读到过的一篇,认出了这种灵药。

    在他这个念头升起时,那灵药便忽然消失了,又有另一株灵药生长了出来,这一次方原却有些犯了傻,那一株灵药生长的怪形怪状,又像伽蓝草,又像狗尾巴花,实在不好认……

    “嗖……”

    不待方原多想,那灵药又再次消失,变成了另外一种。

    那速度极快,可说是转瞬极逝,而方原也明白了这第二问的用意,应是在考验自己对灵药的辩识,他将自己能够借到的数部药典,统统背了下来,这根基实在是不弱,可关键在于,他只看过药典,却未见过几种实物,颇有几分纸上谈兵的意思,在这等考核下,立时有些露了马脚,面前灵药飞速变幻,转瞬间数百株过去,他居然只辨认出了不到一半……

    “丹道根基尚浅,只作中下!”

    那声音很快便再次响了起来:“第三问,阵道几何?”

    面对着眼前出现的卜算之学,以及手上几乎可以乱真的算筹,方原便沉心计算起来。

    “……”

    “第四问,符道几何?”

    “第五问,术道几何?”

    这一片古怪的空间,就像是一道巨大的幻阵,方原在里面很快便经历了符篆之术,以及法术的考核,他尚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考核,也只能咬紧了牙关,一步步撑了下来。

    “哈哈哈哈,他终于结束了……”

    在回答完了最后一个问题后,方原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从幻阵之中跌了出来。

    耳边,正传来了周围的一声大笑。

    左右看看,才发现此时其他人都已经坐直了身体,正好奇的看着他,自己刚从幻阵中出来,只觉头脑发虚,身心皆疲,其他的仙门弟子却皆是精神饱满,面不改色的模样,想必他们都已经出来了有一段时间了,自己应该是所有人里,最后才离开了幻阵的一个。

    “果然还是失败了……”

    “第一次入碑仙问,都有些不习惯,他这表现算好的了!”

    “就是,我以为他最多便是个赤榜,没想到能登上白榜,很难得了!”

    在声声议论里,方原抬头看去,便见碑上,已然出现了自己的名字,不过很快他搞了个大红脸,因为他的名字,色呈玉白,只在中间,距离那高高在上的紫榜,差得很远……

    “唉,丢人啊……”

    方原长叹了一声,只觉羞愧不已,这张老脸是真挂不住了。

    石碑上的榜单,共有青、赤、白、金、紫五道,不必旁人解释,方原便知道,仙家讲究紫气东来,紫榜向来都是最尊贵的存在,那无疑是最高的,然后依序排之,分别是紫、金、白、赤、青五类,紫榜便是过关,而自己自己名在白榜,显得距离通过仙碑六问还差得远。

    不过心里虽然有些惭愧,但细细想来,这结果也在意料之中,他的修为本就不足,这一关自然通过不了,然后法术一道一窍不通,也是完全不可能过关,至于其他的丹、阵、符、器四道,丹道理论丰富,却是纸上谈兵,还需磨炼,倒是阵、符、器三道顺利的多……

    如此算来,他能留在白榜,也算不错了。

    只是方原自己心里甚是不甘,从小到大,便不太习惯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别人下面。

    无奈的接受了自己如今的水平,在仙门里面,并不能算是出类拔萃这一个事实。

    方原心里哀叹一声,再看其他人,吴清似乎眼睛长在了脑门上,正得意的冲着他冷笑,她的名字,排在金榜最上一位,也未能进入紫榜,但却已经是石碑之上,所有名字里面的第四名了,看样子她虽然依然未能入愿通过六问,但碾压方原那是毫无问题的!

    至于紫榜之上,如今只有三个名字:陈虚、太合真、王鲲。

    想必这三人,便是之前长老所说,上个月通过了六问的三个人。至于如今已经登上了飞云山的青阳小七子,他们也曾紫榜留名,但如今既然已经得了传承,名字便已经消失了。

    “呵呵,也算不错了!”

    那位长老也看到了石碑上方原的名字,却是笑着点了点头,道:“你在修为不足,法术一道又是一窍不通的情况下,便能名列于此,已属难得。如今入了仙门,正好勤勉修行,补遗拾缺,好在我听人说,你性子不错,若是勤勉修行,想必半年之内便可以赶上来了吧……”

    “长老认为他半年之内就能通过仙碑六问,这也太瞧得起了他吧?”

    “对啊,他毕竟以前都是自学,太多的东西需要弥补回来,修为自不必说,那是要花大功夫去提升的,符术也需要苦练,器物需要积累,丹术更是需要下苦功夫去一点一点的分辨,更不说最难的卜算之术了,我等苦学了一年有余,这卜算之术如今还远远达不到呢……”

    “不错,如此算起来,别说半年,一年时间都不够啊……”

    众仙门弟子见了,都低声议论了起来,倒觉得长老太高看这杂役出身的弟子了。

    就连吴清也在这时抿着嘴角,一脸不满又不屑的模样!

    “弟子必将全力以赴!”

    倒是方原长吁了口气,神情坚定的回答。

    心里则是暗暗的想着:“经了这一次仙碑六问,我倒也知道了自己欠缺在哪里了,修为方面,我每日里的吐息打坐,便足够了,基础符术更不在话下,器物一道书上写的明白,丹术倒是需要下点功夫多去看看,至于卜算之术,最是简单了,多用点心便好……”

    想到了这里,暗暗点了点头:“长老认为我半年时间才能赶上来,太小瞧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