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十七章 仙碑六问
    “仙门既然过午不食,晚膳也不必去灵膳堂了,读一会书,好好修习便是!”

    心里暗暗思虑了一番入门前后之事,方原便初步定了一下修行的计划。

    如今他已入了仙门,等待自己的,自然便是新一轮的修行计划。

    他也知道,如今自己的弱点,一是法术一道白纸一张,二是修行尚浅,未达练气三层大圆满,三则是在丹、阵、器、符,向来是自学,虽然也下了功夫,但估计也有许多不足。

    当夜,方原便在一如既往读了三个时辰的书之后,盘坐在了床榻上,吐纳修行。

    清风柔柔自山间流过,便如情人之手拂面,待到清晨第一缕阳光爬上了床榻,方原从盘膝吐纳的状态里醒了过来,望着窗外的明媚,他徐徐吐出了一口气,露出了一抹笑容。

    仙门弟子的待遇果然不同,一夜修行之中,他便发现,这仙门弟子所住的区域,灵气之浓郁,远非此前自己居住的杂役区可比,方原估摸着,这小竹峰周围,应该布置了一座极大的聚灵阵,这才可以将山间的灵气吸引了过来,造成了这样一片灵气十分浓郁的修行道场。

    当然,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则是,他手上有了仙门奖励的十块灵石,当然也不必以像前那样寒酸,只舍得以练气丹来提升修为了,昨晚便是直接用灵石修行的。一来修行之地灵气浓郁了,二来修行资源品质高了,居然使得他昨日一夜之间,修为提升了好大一截!

    如今的他,赫然已正式踏入了练气三层中阶,距离大圆满又近了一步。

    “仙门修行条件如此优沃,简直就是天堂,真不知那些仙门弟子为何修为提不上去!”

    心里暗想着,倒有些不明白。

    清水洁面,柳枝净口,方原收拾了一番,便往灵膳堂走去。

    心里想着,等吃过了早膳,便可以去藏经殿借阅法术秘典了,对此还是很期待的。

    灵膳堂里仙门弟子甚至多,一边用膳一边高谈阔论,气氛甚佳,不过在看到了方原进来时,这些人的声音便忽然低了下来,有种不好形容的压抑之意,便是有人看到了方原,脸上露出了笑容来,想上前来打招呼,但察觉到了周围的气氛,也只是苦笑一声作罢了。

    方原有些不解,但他生性平淡,也不擅于结交,便不去深究,只是向众仙门弟子微笑点头,然后取了膳食,独自坐在了一边享用,表现的虽然客气,但也没有刻意与人亲近。

    小竹峰灵膳堂里的膳食,比玉蜂崖好了不知多少,有许多都是修行界里才有的大补之物,方原也算是开了眼界,一边吃一感受着里面充沛的灵气,感叹仙门弟子待遇之厚!

    以前在杂务殿时,只知道仙门弟子每月一块灵石,杂役却只有两颗低阶练气丹,到了现在才明白,何止是资源上面的差距啊,这种种优厚,体现在了各个方面,从衣食住行,再到一应修行所需,种种条件,都不是杂役弟子可比的,难怪这些人修行进度如此之快!

    “当……”

    吃完了早膳后,方原正准备去藏经殿借阅法术秘典,却听得小竹峰东面山林之中,传来了数声清悠悠的钟声,声音沉缓,却传遍了偌大山峰,正慢吞吞在这灵膳堂里吃饭的仙门弟子,便皆加快了速度,吃完了之后,呼朋友引伴,快步向着钟声传来之处赶了过去。

    “快,今天有长老讲道,去得晚了,便没有好位置了!”

    方原听到了这些人的话,才想起吕倾河对自己说过,钟声响起,便是有长老讲道,便也勿勿将碗筷洗干净了,放在桌上,随着山间的人流直向着钟声传来之处走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长老讲道,自然不能错过,待听完了道再去借阅秘典也不迟。

    山林之中,一条清澈小河旁边,座落了一方白玉道台,此时的仙门弟子,皆围绕着那一方道台所坐,静静等待着长老的降临,此时道台旁边人已坐满,有些来迟的,便皆去找自己熟悉之人挤着坐下,方原可没有熟悉之人,往周围看了看,便准备坐到一棵大树旁边去。

    “呵呵,方师弟,这里还有个位子……”

    大树旁边,正坐着一位蓝袍的弟子,他见方原过来,便笑了笑,轻声招呼。

    “多谢师兄!”

    方原道谢,正打算走过去,忽听得不远处轻咳了一声。

    那蓝袍弟子登时神色一呆,十分尴尬的向那个地方看了一眼,转过了身子不再看方原。

    方原也停了步,抬头看去。

    就见不远处的一块圆石上,青袍女弟子吴清正眼神冷淡的看了过来,神情冷漠。

    一看到了她,方原眉头便又皱了起来。

    看样子这位清风诗社的二当家,在这仙门弟子里倒甚有威望。

    她既公开表现了对自己的不喜,其他人便或多或少,也会疏远自己了。

    对此方原也很无奈,昨日吕倾河提点自己,让自己去取得她的原谅,但他却没当回事,至于如今这淡淡的排挤之意,对方原来说也不至于放在心上,昨日他一番思虑自省,坚定了道心,遇事之时,便也多了几分淡然,正是书里讲的“心间有尺,自知进退”之意。

    要排挤,便排挤吧,反正这道台附近,可坐之处甚多,难道还容不下一个自己?

    这般想着,也不愿多添些修行之外的麻烦,便干脆的转过了身,走到了更外围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这地方距离道台已经非常远了,那吴清见了,冷笑了一声,似乎很是满意。

    而周围留意到了这小细节的仙门弟子,则偷偷的对视了一眼,无声苦笑起来。

    “刚入仙门便得罪了吴清师姐,看样子这杂役弟子在仙门里的路不怎么好走啊……”

    他们心里皆叹惜了一声,哪怕有人一开始留意到了方原,想和他结交,但如今见到了清风诗社的态度,也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方原还不值得他们与清风诗社结仇!

    “长老来了!”

    很快的,便有人高喊了一声,只见西北角天空之中,一道剑光飞掠而至,到了近前时,陡然一停,却是一位身穿灰袍,脚踏飞剑的老者,他缓缓落到了道台之上,扬手一探,那一道飞剑便化作一道虹光飞进了他的袖子里,动作简单,众弟子却看羡慕无比,心向往之。

    “拜见长老!”

    见长老坐定,一众仙门弟子便皆恭身行礼。

    “呵呵,不必多礼了!”

    那长老笑呵呵的说了一句,叹道:“其实到了如今,老夫也觉得没有太多必要唤你们过来传道了,此前一年多时间里,该传你们的东西,都已经传过,剩下的全靠你们自己领悟了,不过老夫倒是刚刚听说,最近有一位杂役通过了试炼,考入了仙门,他在哪里?”

    听到了这长老上来便问方原,众弟子的目光登时齐唰唰向他看了过去。

    看样子这位杂役风头还真不小,连这位不问世事的清修长老都惊动了,专门来瞧他。

    “弟子在!”

    方原听了这话,也急忙起身,拱手行礼。

    那长老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道:“修为比我想得弱了一些,不过听人说你天资不错,剑道修为也很有几分天赋,只是不知道,其余的丹、阵、术、符、器五道学得如何啊?”

    “此前自己一直在自己读书揣摩,还有很多不足!”

    方原想了想,低声回答,说的却也是实话。

    那长老听了,摇了摇头,道:“求道一途,不可骄满,也不必过谦,咱们青阳宗的规矩你想必听说过了,若想得传青阳四法,便要先通过仙碑六问,这六问,考较的便是你的修为、丹道、阵法、法术、符篆,以及最后的器物,虽然你们并非专精一道的丹阵符器师,但也要有所了解才是,根基最是重要。今日老夫既然来了,便看看你能否通过仙碑六问吧!”

    “请仙碑?”

    “长老这是为了他,要专门请一次仙碑吗?”

    “难怪这位老兄对清风诗社的排挤全不在意,原来他有长老做靠山啊……”

    众弟子听了,表情也皆有些惊异,看向方原的目光,都复杂了几分。

    那位就坐在了道台旁边的吴清,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似乎十分不满。

    “弟子现在……还不可能过得了仙碑六问吧?”

    听了那长老的话,方原也呆了一呆,通过仙碑六问是上飞云山传道的必经之路,可如今自己才刚刚入了仙门,许多东西还不了解,学识一道,掌握的也太浅薄,怎么可能过得了?

    可长老听了这话,却是呵呵一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火候欠在了哪里?”

    说着,他挥了挥大袖,低喝了一声:“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