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十四章 渐行渐远
    方原做好了在这戒律堂内呆三天的准备,但其实只过了一天便结束了。

    第二日傍晚,阳光开始变得柔和时候,偏殿的房门便被人打开了,一位身穿白袍的英俊男子走了进来,生得仪容俊秀,气质不俗,入殿之后,先轻轻向方原施了一礼,然后才直起了身来,笑道:“方师弟是么?我是小竹峰弟子吕倾河,白执事吩咐我来接你出去!”

    “吕师兄有礼!”

    方原见状,便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施了一礼,笑着说道。

    “这一夜方师弟受委屈了!”

    那吕倾河打量了一眼这偏殿里的清冷,笑着说了一句,又解释道:“事实已经查清楚了,栽赃方师弟的,乃是青炉弟子韩泉,他窃了丹坊宝丹,私售贩卖,惟恐仙门查到了他的头上,便栽赃给了方师弟,直到昨夜事发,追讨了回来的丹药,尚不足他盗卖的一成,如此胆大包天,罪大恶极之辈,岂可轻饶?仙门已将他废除修为,逐出门墙了。而在这里面,还牵扯到了我小竹峰的一位弟子,他却实在是……唉,一切咎由皆自取,也怪不得谁来……”

    “师弟明白!”

    方原神情平淡的说道。

    这一结果他并不意外,甚至是早就计算好了的。

    最一开始,他便打算不仅要洗脱自己的清白,还要将陷害他的人整垮!

    周清越自然不必多说,那个帮着周清越一起陷害自己的青炉峰弟子他一样的恨!

    也正因此,他在得知了这些人针对自己的阴谋之后,索性又盗了一瓶更为珍贵的丹药,原因便是因为,他担心事情查清楚之后,仙门发现那个人用来栽赃的不过是几颗无足轻重的丹药,便对那人网开一面,从轻发落,所以才故意要在这件事上加加份量,把事做绝!

    说着话,二人拾阶而下,在殿前,已停了一架木鸢。

    吕倾河与方原登上了木鸢,乘风而起,直向着峰外掠去,在空中绕了一圈,便向着小竹峰赶来了,来到了山门前时,却见小竹峰山脚下,正或坐或立,守着一群灰袍,方原心里一动,便忙和吕倾河说了一声,木鸢落了下来,却见那群人正是玉蜂崖的那些杂役。

    “方师弟来了……”

    有人见到木鸢,便惊喜的喊了一声,所有人登时簇拥了过来。

    为首的一个便是孙管事,满面堆笑的迎了上来,上下打量了方原一眼,仿佛好久不见也似,半天才哈哈一笑,道:“方师弟,我打听的消息果然没错,你今天下午就出来了,咱们玉蜂崖杂务殿知道你就要进入仙门了,我和诸位师兄弟早早候在了这里,来送送你!”

    “多谢孙师兄,多谢各位师兄……”

    方原心里也有些感慨,快步上前,与众杂役施了一礼。

    抬起头来,正好与孙管事的目光接触,忽然间哈哈一笑,不施礼了,直接上前抱了一下。

    众杂役守在这里送方原上小竹峰,神情都有些讪讪的,甚至显得有些敬畏。

    他们也没想到这位刚刚上山不足一年的杂役,居然真的就此入了仙门,想到刚一开始,见到了他勤奋好学的模样,也不知有多少人都嘲讽过他,甚至还欺压过他,心情就变得复杂之极,人家已经和自己不一样了,这一步踏入了山门,就成为了高高在上的仙门弟子了啊!

    不过见到了方原忽然抱住了一脸傻的孙管事,才皆忍不住笑了起来,隔阂隐消。

    “方师弟,你的东西我们都帮你带过来了!”

    孙管事也满面的感慨,忍不住又絮叨起来:“我就想着,不能再让你回去拿了,好不容易入了仙门,那就不能再回杂务殿去,这兆头不好,咱们杂务殿好不容易才出了一个你,那是多不容易啊?哎呀,想想当年,我们也都想过要入仙门,可最终谁也没成,如今倒是你替我们实现了这个目标,不过话说回来,从你刚入仙门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成,那时候你……”

    “这话我可不听!”

    方原打断了孙管事的话,笑道:“过几日,我便要回玉蜂崖去请诸位师兄喝酒!”

    孙管事听了,气的哭笑不得,其他一众杂役则顿时欢呼了起来。

    “方师弟,且上山吧,诸位执事都在等你!”

    吕倾河一直含笑看着,直到这时,才轻轻提醒了一句。

    “对对对,可不能让执事久等!”

    孙管事也猛得反应了过来,急忙催促起了方原。

    再次做了一个四方揖,谢过了杂役殿的诸人,方原收拾心情,转身向山上行去。

    距离已不远,便没有再上木鸢,而是顺着石阶,沿路向上走去。

    就在走出了百余丈,正要转过山门时,忽然见到,前面赫然走来了三个人。

    当先一个,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袍子,手里捧着一个包袱,一脸的失魂落魄,看他走路的模样,似乎挨过了打,一瘸一拐的,下阶之时好几次险些摔倒,在他的背后,两位身穿玄衣的戒律堂弟子不时的催促,他却呆呆的,似乎充耳不闻,却不是仙门弟子周清越又是谁?

    正在下山的周清越,也看到了正在上山的方原,呆滞的双眼,顿时有了焦点。

    难以言喻的恨意从他心底升了起来……

    他几乎要咬碎了牙,死死的看着方原,心里大吼着:“现在你满意了?青炉峰丹坊事发,那韩泉把我也供了出来,还说一切都是我的指使,虽然我没有盗丹的罪过,但也因为栽赃陷害,被逐出仙门,甚至众同门都以我为不耻,连一个相送的人都没有,你满意了?”

    “而你,却在这时候,即将一步登天,成为仙门弟子,这你就满意了?”

    他眼神复杂,脸色瞬息万变,一时想要冲上去将方原掐死,一时想要躲着方原走,心里本是怒火朝天,但距离方原越来越近,居然又有些惊惶了起来,忍不住想:“这个杂役如今风光了,他会怎么做?会不会羞侮我?会不会骂我陷害他,会不会上来跟我动手?”

    “他……他……究竟会对我做什么?”

    怀着此生前所未有的复杂心情,周清越距离方原越来近,喘息声都粗重了起来。

    “不行,我不能怕他,我怎么能怕这样一个泥腿子?”

    周清越心里愈感觉到了对方原的畏惧,愈是起了一种疯狂的执念:“我只是一时不查,才输了一着罢了,而你!方原,你不过是个泥腿子,有什么好威风的,你现在不过一时占了上风,有什么好狂妄的,我不怕你,也不服你,你若敢侮我,我必然和你拼了这条命……”

    在这种种疯魔般的念头下,周清越的眼睛都变红了。

    他如今便感觉自己像一个斗士,像是一个慷慨悲歌的将军,就算战阵失利,他也傲骨不折,迎着敌军千军万马,他甚至有些悲壮的,故意挺起了胸膛,向前大趟走去……

    很快的,两人越来越近了!

    周清越脚步越来越坚定了,准备好了迎接一切!

    你骂我吧,甚至有胆量打我也可以,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不屑的眼神!

    就算你现在威风,我也要用最大的声音告诉你:“我周清越,就是瞧不起你,瞧不惯你!”

    也就在这时,两人终于迎面碰上了!

    周清越已经面露冷笑,准备好了应对方原所有的反应,准备反唇相讥……

    ……但是,什么都没有!

    两人只是擦肩而过!

    方原并没有骂他,也没有羞侮他,甚至都没有说话。

    他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到周清越,就这么直接从他身边经过了,目光都没有转过来半分。

    方原脚步不停,已经上山而去,渐走渐远。

    周清越却忽然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骨头,失魂落魄的向着走着,满腹的委曲与怒意,不甘与不服气,在这一刻都像是酿成了酸酒,忽然生出了一种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