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十一章 一鸣惊人
    “呵呵,这小儿倒是不错,居然连陈师兄的法宝都破了,老夫也试试你!”

    小竹峰上,正是一片热闹。

    方原可不仅仅是引起了一众仙门弟子的惊叹,就连几位执事也似乎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一开始,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考较方原的修为,但如今,却一个个起了兴子,尤其是在见到了胖执事的撒豆成兵之术都被方原破了之后,其他几位执事,更是起了跃跃欲试之心。

    一位面黑身短的执事,笑眯眯的走上了前来,随手从腰间那个小小的乾坤袋里一掏,也不知怎么做到的,长不足三尺的口袋里,居然取出了一尊三四丈高的黑像石像出来……

    “嘭”一声,他将石像重重的蹲在了地上,震的地面似乎都在发抖。

    方原也吓的哆嗦了一下,目露警惕的看着那黑面执事。

    “曹师弟,你连地火六神像都拿了出来,也未免太欺负后辈了!”

    另一位赤着双足的执事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取出了一个葫芦,笑眯眯的对方原道:“我这条黑章柳纹妖蛇,养了也有三年了,却未对过敌,不知有几分威力,便充作第三关如何?”

    方原听得那葫芦里传出来的“咝咝”叫声,忍不住又一个哆嗦。

    “哈哈,来人呐,去把我的红云紫瞳兽牵上来……”

    听着那一声声争先恐后的呼唤,方原死的心都有了。

    自己还是好好的修炼到练气三层大圆满再来求仙比较好啊,如今岂不是自寻死路?

    他本来就只练了几手剑道,法术一窍不通,能过前两关便已经是有些侥幸,后面这几关可怎么过啊,更关键的是,看这几位执事兴冲冲的样子,他都不知后面还会有多少关……

    如今就连周围围观的仙门弟子,也一个个眼神都诧异了。

    “原来,成为咱们这样的仙门弟子如此之难啊……”

    有人悄悄的向身边人说道。

    “是啊,早知咱们这修行的机会得来如此不易,我得再加两倍努力的去修行啊……”

    旁边的人深表赞同,甚至有些惭愧。

    “咳,云长老让你们考较一下这小儿的修为,不是让你们来耀炫法宝妖兽的!”

    倒还是第一次出手的那位白袍执事看不下去了,打断了几人的争执,沉声道:“这小儿毕竟一直在杂役处修行,能够有这般修为,练成这几手剑术,便已很难得了,修行不仅是实力,他们现在还没到一心追求实力的时候,反正他也不懂法术,这一块就不必试了!”

    其他几位执事闻言,这才略有收敛,只是诧异道:“那来试什么?”

    “小儿,老夫来试一下你的卜算之术如何?”

    也就在此时,一位紫面老执事走了出来,笑着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卷竹简,道:“这里有一卷偃师三问,里面有三道卜算之题,你若是可以解出结果,这第三关便算你过了!”

    众执事闻言,登时皆点头同意。

    卜算为阵法之本,修行界里无数的大阵,都是由卜算之术推洐了出来,而且无论是将来布阵,还是破阵,都少不了卜算之术,这也是卜算会成为修行四大根基之一的原因,刚才他们已经考较过了方原的修为与剑法,如今再来考较这卜算之术,才正是合情合理。

    听到了不必拿命去拼,方原才略略松了口气,恭敬接了过来。

    便在场间席地而坐,借用了那紫面老执事的竹筹,在地上摆弄了起来。

    那老执事看他对算筹的运用甚是熟练,便也暗暗点了点头。

    卜算、器物、药理、书法,本是修行四大根基,在仙子堂的时候都是要学的,可当初在仙子堂,方原一心攻读《道元真解》,却对这四门有些生疏,但后来,《道元真解》被取消,方原入了仙门成为了杂役,他一心想要修行,自然要快快的把这几门的缺漏补回来。

    自入仙门之后,除了修行,他便是时时苦读,学的,正是这四道根基。

    卜算之术,算是他最拿手的。

    里面种种变化,皆有迹可循,他天生便擅长此道。

    《偃师三问》,在卜算之学里,也不是什么高深难题,方原很快便得出了结果。

    “结果不错,只是算法还有些问题,走了些弯路,不过考虑到你一直是自学,能学到这般程度也很不错了,这第三关便算你过了,回头到老夫这里来,我好好指点你!”

    紫面老执事很是和气,也很痛快,赞许的点了点头,便收回了竹筹和竹简。

    周围众仙门弟子见了,又是一阵窃窃私语,这卜算之术,自然没有看斗剑那般精彩,而且《偃师三问》,也不是什么高深难题,他们都是学过的,但想到自己是在仙门里,随着执事的指点逐步掌握,这杂役却是自己读书自悟,心里对他还是有些佩服的……

    “老夫便来考较一下你的药理吧!”

    刚才那位要拿蛇来咬方原的赤足执事也走了过来,笑着问道:“可读过药典?”

    方原点了点头,道:“读过《神农典》、《黄帝学》、《百草经》、《西荒注》……”

    “唔,那也还不错了!”

    赤足执事点了点头,问道:“看到了什么程度?”

    方原微微一怔:“什么什么程度?”

    赤足执事笑了起来,道:“老夫是问你,看过归看过,你掌握了几分里面的学问?”

    方原呆了一呆,才老老实实道:“全背下来了!”

    “啊?”

    赤足执事听了一呆,旋及大怒:“胡吹什么大气?”

    方原有些无辜的抬起了头:“……真的全背下来了!”

    “哈哈,这就有点吹牛了吧?”

    周围的仙门弟子里,有人忍不住开了口:“那些药典,动辄数万言,怎么可能背得下来?”

    “就是啊,不可能有人有这么好的记性吧?”

    “主要是不可能有人这么笨,去生生的背这几部药典吧?”

    在这一片窃窃私语里,那位赤足老者也是气极生笑,道:“好,你来给我背……”

    方原便老老实实的开了口:“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岐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周围的窃窃私语声渐渐低了下去,那赤足执事也渐渐的瞪大了眼睛。

    又听了盏茶功夫,他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止住了方原:“你真背下来了?”

    方原茫然道:“这很奇怪吗?”

    那赤足执事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方原:“这几部药典,你看了多少遍?”

    方原想了想,认真道:“至少三遍以上!”

    赤足执事张大了嘴边:“三遍就能背下来了?”

    方原一脸的不理解:“三遍还不够?”

    “这……你过关了!”

    那赤足执事终于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深深的看了方原一眼,转身离开。

    “呵呵,已经很不错了!”

    在一边嗡嗡议论的声音里,一直坐在了殿前看热闹般的云长老,此时已经接过了座下的童儿递了过来的一道卷轴,上面乃是关于仙门对方原的一切记录。而站在了他另一边的,却赫然便是曾经把方原从太岳城带了过来的执事乔云亭,他已经低声的将方原的根由都向云长老介绍了一遍,云长老一边听着,看着方原的眼神,也慢慢从惊讶变成了欣赏之意。

    “今日就罢了吧!”

    眼见得其他几位执事还要上前考较,云长老却像是有些乏了,轻轻叹了一声。

    其他几位执事都有些疑惑的转头看了过来,包括方原也有些不解的看了过来,云长老却是一笑:“今日考核之难,已不亚于试炼之桥了,待他入了门,留着以后慢慢考较吧!”

    其他几位执事闻言,登时明白了云长老的话,齐齐躬身领旨。

    方原还有些发懵,云长老身边的乔云亭执事却向他笑着使了一个眼色。

    方原立时明白了过来,心间一阵激动,急忙拜道:“多谢长老恩赐仙缘……”

    “呵呵,不必多礼,你入我青阳宗,不算是恩赐,是你有此资格!”

    云长老笑呵呵的说了一句,又有些责怪的看了乔执事一眼,叹道:“云亭,当初你去太岳城,便是为仙门择徒来着,这等好苗子,却被你扔在了杂役里,不该啊……”

    乔执事则更是一脸的无奈:“这个……这个是弟子的错失……”

    他心里也实在冤得很,当初仙门做下了决定,定要取消仙门大考中的《道元真解》一科,当时可没说对一些表现好的另开后门啊,事实上,他肯把方原带回来,也是因为他的旧友朱先生一力推荐,而他也看不过一位刻苦勤奋的好少年就此打落凡尘,才网开了一面的……

    当然了,这些只能心里腹诽,长老丢下来的锅,自己不背给谁背去?

    众执事皆会心大笑,那位白袍执事见状,便上前来,拍了拍方原的肩膀,笑道:“仙门可有数百年不曾出现杂役晋入仙门弟子之事了,如今倒被你打破了惯例,既如此,那……”

    他正要宣布那个结果,但也就此时,忽听得一人大叫道:“且慢……”

    众仙门弟子惊诧的眼里,忽然有一群戒律堂弟子哗啦啦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