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十七章 杂役求仙
    “咚”“咚”“咚”“咚”

    沉闷雄浑的鼓声在小竹大殿前响了起来,很快便惊动了偌大小竹峰上下。

    不知多少仙门弟子听到了鼓声,好奇的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本以为是仙门有什么训令示下,却没到居然是个身穿青衣的杂役在那里击鼓,顿时大感好奇,围在一边指指点点。

    “你乃何人,胆敢敲响警仙鼓?”

    很快的,小竹峰上首,数位身穿白袍的执事便踏着各式法器冲了下来,沉声厉喝。

    方原停下了擂鼓,再次朗声道:“杂役弟子方原,一心向道,祁求入仙门修行!”

    “居然是来求仙的?”

    众仙门弟子及那几位执事皆是眉头一皱,大出意料。

    而其他的仙门弟子,一时之间甚至没反应过来。

    他们平日里心间已深种了杂役便是杂役,仙门弟子便是仙门弟子的印象,乍一见到有杂役弟子闯到小竹峰来,大言惭的想要脱身杂役弟子身份,进入仙门,却只是觉得可笑。

    “杂役弟子怎可求仙,你昏了头了?”

    就连一位执事,也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便指着方原叱道。

    方原则是面无表情,双手微抬,于胸前结起了一个法印,一身法力皆被逼了出来,霎那之间,他一身法力疯狂涌出,就连他身周的空气都变得模糊了起来,一团青气更是被他手中结起的法印引了出来,宛若一团似实非实的灵火,在他的胸前轻轻的跳动着,气息逼人。

    “杂务殿座下弟子方原,已破练气三层门槛,愿闯试炼之桥,以图仙道!”

    他声音朗朗,众仙门弟子听了皆又惊又异。

    连那几位执事,脸色都有些古怪,面面相觑,其中一位道:“试炼之桥不是……”

    “呵呵,我说怎敢有人轻易敲仙警仙鼓,原来是有杂役求仙,这可是好多年没见过了!”

    也就在此时,忽然间头顶之上,传下了一个温和而不失威严的声音。

    却见小竹峰峰顶之上,一位身穿灰袍的老者脚踏详云,飘落了下来。

    那老者看不出年纪,一脸的灰须,目光甚是明亮,气息浑厚却温和,见到他缓缓降落在了殿前,周围无论是仙门弟子,还是一众执事,皆躬身行礼,齐声道:“见过云长老……”

    方原见到了,微一迟疑,也跟着行了一礼,知道这老者定然来历非凡。

    “呵呵,都起来吧!”

    那长老随便挥了挥手,笑呵呵的看着方原,道:“孩子,你想入仙门?”

    方原恭敬答道:“正是!”

    “唔!”

    那长老点了点头,笑呵呵的问道:“杂役入仙门,需要通过试炼,可试炼甚是凶险,你真做好了准备了?”

    这一点方原在来时便已经想明白了,如今他修为还未达到练气三层大圆满,不闯一下试炼之路是不可能了,好在自己还有时间,若是试炼之路闯不过去,也可以回去继续修行!

    但这小竹峰,他却是必须来走一遭儿,否则不好摆脱周清越的陷阱!

    一念及此,便大声道:“弟子方原,已做好准备,闯那试炼之桥!”

    那云长老笑了一声,却摇了摇头,道:“看样子你来之前倒是做足了准备,把仙门许多年前的规矩都捉透啦,不过啊,你来晚了,试炼之桥已经废弃了好多年了……”

    “额……”

    方原顿时呆了一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人对资源越来越看重,好多年没有杂役弟子闯仙门了……”

    那云长老似是解释一般,有些歉疚般的对方原笑了一笑。

    “若是毁了正好,反正我现在也没有把握闯过试炼之桥,只是另一个规矩……”

    方原心里琢磨了一下,急忙道:“既然如此,弟子只好等练气三层大圆满时再来!”

    这一句话里却是存着试探。

    试炼之桥已经废弃了,他虽然有些意外,仔细一想,却也在情理之中,青阳宗已经许多年没有过杂役弟子成为仙门弟子的事例了,试炼之桥自然不可能一直存在,毕竟维持那一座大阵,需要消耗不少的资源,而如今,资源正是各大仙门都珍若性命的宝贝物资。

    不过对方原来说,更关心的,却是等自己达到了练气三层大圆满后,还能不能来?

    毕竟,闯试炼之桥,只是规矩之一,还有另一个规矩在。

    那云长老笑道:“除了闯试炼之桥外,若有杂役弟子,十七岁之前可以达到练气三层大圆满境界,便可以拜入仙门,这条规矩也是有的,你若是可以达到,自然可以成为仙门弟子,只不过……我看你也将满十六岁了,一年之内,有把握将修为提升到三层大圆满吗?”

    “弟子定会全力以赴!”

    方原口中回答着,心里却在暗想,如何能让自己在这小竹峰多呆一会。

    “一年便提升到练气三层大圆满,这杂役倒很是敢说……”

    “这又算什么,两个月前,小乔师妹那些人不就做到了吗?”

    “那如何能一样,咱们是怎么修行,杂役又是怎么修行的?”

    周围的仙门弟子,也有不少人窃窃私语了起来。

    “孩子,开始修行多久了?”

    周围的窃窃私语里,那位云长老也在上下打量方原,似乎很有兴趣。

    方原恭敬回答:“自入仙门至今,弟子修行已有一年多了!”

    “一年?”

    那云长老倒是微微一怔:“你是如何在一年时间之内,修炼到了这等境界的?”

    方原思索了一下,低声回答:“弟子入门之后,白天干活,夜里修行,从未懈怠!”

    “一天修行多少个时辰?”

    那云长老似乎对他很感兴趣。

    方原想了想,认真回答道:“初时不太适应,一天只能吐纳三个时辰,后来好了些,可以修炼四个时辰,甚至是五个时辰,到了现在,感觉只要有时间,便可时时抱守心神!”

    “什么?”

    一众仙门弟子听了,尽皆色变,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方原。

    “这杂役是在吹牛吧?”

    “我们最多一天也只修炼两三个时辰,这还是勤快的,他怎么可能修炼那么久?”

    在一众眼神里,云长老却显得更为温和了,轻声道:“不必睡觉么?”

    方原迟疑了一下,才低声回答:“一开始总会觉得有些疲乏,每天会睡几个时辰,但后来修行的时间长了,却觉得吐息打坐,与睡眠并不冲突,抱守心神之后,一呼一息,便皆与练气法门相合,睡觉便是修行,修行便是睡觉,每天醒来,精神充足,身心有力!”

    听了他这番话,别说一众仙门弟子了,连几位执事看他的眼神都像怪物一样。

    “果然是个勤快的孩子!”

    云长老的眼神却是更温和了,又问:“资源何处得来?”

    方原回答:“仙门每月发放两颗练气丹,其他皆由灵药监接领符诏换取!”

    那云长老点了点头,又问:“练气法门中没有遇到什么瓶颈么?”

    “有!”

    方原回答的毫不犹豫:“遇到一些关窍,百思难解,有的是揣摩修行经义,豁然贯通,有的是请教杂务殿的孙管事,有的是请教灵药监凌总管……更多的是自己揣摩!”

    “哦,如此看来天资也当真不错!”

    那云长老似乎兴趣更浓了,过了一会,才笑道:“老夫观你骨龄,也只十六岁左右,对你来说,十七岁前修炼到练气三层大圆满也不难,如此也更稳妥一些,何不等那时再来,反而要提前过来,冒着受伤甚至殒命的危险,闯那凶险万分的试炼之桥呢?”

    听到了这个问题方原却是一怔,心里想:“我本来也不想冒这份险啊……”

    但这话可不能直说,心间盘算了一番之后,才低声道:“修行如火,一时也耽误不得,弟子听人说过,修行之人,打好基础的时间也就这几年,弟子怕错过了这最好的时间!”

    “呵呵,此言说的倒是不差!”

    云长老轻轻点了点头,忽然轻轻迈步向前,手掌轻轻的按在了方原肩膀。

    一霎那间,方原只觉体内似乎有一股难以察觉的力量迅速游走了一遍,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一股力量便已收了回去,他抬起头来时,云长老便已经回身向着小竹殿的大殿走了过去,在他走到了殿前时,殿内便已经有一个蒲团飞了出来,轻轻落在了台阶上。

    外面一群仙门弟子和执事,都呆呆的看着云长老,等他示下。

    那云长老坐了下来,才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几位面面相觑的执事,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呀,这位小方原都已经说了,修行如火,一刻也耽误不得,赶紧进行试炼吧!”

    “可是……试炼之桥都已经毁了啊……”

    那几位执事面色古怪,有一个白袍长须之人讪讪说道。

    云长老叹了口气,道:“试炼之桥也只不过是试弟子资质而已,你们难道试不了吗?”

    这句话一说了出来,别说那几位执事,连方原都呆了一呆。

    “真要试吗?”

    他心里暗想,自己可没做准备啊,怕不是要丢丑?

    但心里这般想着,面上却挺起了胸膛,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他不能被人看出心思。

    那几位执事也低声商量了几句,似是有了主意,白袍长须之人便走了出来,望着方原,道:“那便先由我来出手吧,杂役弟子方原,你可修过什么法术或是武法?”

    方原怔了一怔,低声回答道:“杂役弟子修不得法术,只练过几天的剑!”

    “哦?”

    那执事微微一怔,问道:“修过何剑?”

    方原沉默了一会,才低声说道:“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

    所有人顿时愕然。

    半晌之后,不远处一个正在喝水的弟子“噗”一声就喷了出来,呛得直咳嗽。

    旋及,满山遍野之中,大笑声起,就连那云长老,脸上也不仅露出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