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十六章 栽赃陷害
    在与孙管事谈过了一番之后,方原的生活便又回复了平静,如今他还是继续为资源奔走。

    闲下来后,他又往灵药监走了一遭,接了一些灵药监的任务。

    似乎在经过了练剑一事后,小辣椒对他有点愧疚,这一次给了他另外一种任务,活比之前烘制灵药轻松,但报酬却比之前的高,这也让方原心里很是暗爽,更轻松了许多。

    当初他对孙管事说,自己修炼到练气三层大圆满,需要十个月左右,其实还是往多了说的,实际上,有了天洐之术相助,他有把握在半年之内便达到练气三层的大圆满境界。

    再加上如今解决了资源问题,这个时间甚至还可以缩短。

    而在他给了那两块灵石之后,与宋魁之间的矛盾也解决了,这件事不知怎地,被其他杂役知道了,都在暗中说他仁义,见到了方原,也皆显得热情了许多,不似之前的敬而远之!

    至于宋魁有没有把那两块灵石还给周清越,化解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方原却懒得理会。

    该做的做了,剩下的顺其自然就好!

    修行,读书,练剑!

    这才是他最喜欢的生活,也是他每天一睁眼之后的重点!

    渐渐时间又缓缓流逝,古井不波。

    渐渐的,方原的修为已经接近了练气三层的中阶,速度居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一点,对于曾经在太岳城仙子堂一心苦道元真解而忽略了的其他方面的学识,他也渐渐补了回来。

    如今他已经有信心了,若是再让他参加一次仙门大考,他也有信心一搏。

    而剑道方面,他则是把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里面的剑招练了又练,精益求精。

    有了无缺剑经,他却已经不是无头苦练,而是借这剑谱来磨炼自己的剑道修为。

    如今他已经确定了,这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确实就是小辣椒用来垫桌子腿的,别搞什么玄奥了,说白了它甚至就不是一套完整的剑谱,而是将世间流传最广,名声最响的剑招收集在一起之后拼凑起来的大杂汇,凡俗间兵器铺子里打一柄剑便附送一本的就是这种……

    但在方原仔细的研究过了之后,倒也发现,这剑谱虽然简单,却非一文不值。

    流传的广,便说明这剑招简单,名声最响,便说明剑招实用!

    但如今他正是磨砺自己剑道的时候,所缺的正是这种简单而实用的剑招。

    虽然以他的眼光看来,这剑招也确实显得粗陋,堪称漏洞百出,可在无缺剑经的指引下,方原自然有一套化腐朽为神奇的方法,哪怕是再普通的剑招,也能起到他的作用!

    “方师弟,明日辰时点卯,丹阁那边有大活来了,可得要你帮手!”

    过了数日,一天方原正在灵膳堂吃饭,孙管事却挠着头皮过来说了一声。

    方原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孙管事一直很照顾他,很少给他安排太多的活计,让他好生修行。

    但如今既然他那里忙不开了,自己过去帮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当天晚上便好好休整了一番,第二日一早到杂务殿前点了卯,便随着两架木鸢,直往青庐峰的药庐这里来了。

    这次的活却是帮那些练习炼丹之术的仙门弟子清理丹炉的灰,看着那一溜儿摆开的几十尊大丹炉,确实是不是什么轻快的活,以前都是灵药监的杂役来处理的,这一次却轮到了杂务监,也难怪孙管事如此头疼了,其他的仙门弟子,也一个个面露难色,硬着头皮上了。

    方原正准备下手,忽见丹坊后面,出现了一位红袍的仙门弟子,背着手站在了廊下,目光在这一众杂役里扫了两眼,看中了方原的老实,便扯着嗓子喊:“那谁,给我过来!”

    方原左右看了看,便只好走了过去。

    那仙门弟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看你还算老实,跟我过来打扫丹阁!”

    方原也很无奈,只好跟孙管事说了一声,跟着这弟子去了。

    那仙门弟子将他领到了一方朱红色门廊的偏殿前,指着里面道:“这里面放的可都是珍贵至极的仙门宝丹,你要小心,千万不能打碎了,否则卖了你都赔不起这个钱……”

    “卖你大爷,等我也成了仙门弟子,看你还敢不敢这么狂!”

    方原心里腹诽了两句,也只能进去了小心翼翼的干活。

    这一进去,倒是开了眼界,琳琅满目的丹药架子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各式宝丹,方原平时读书甚多,也看过一次有关丹药典藉的,一眼便看到了这些架子上有许多他听说过的丹药,如“九花聚气丹”、“天元大还丹”、“袪邪正神丹”、“百花蛇草液”等等等等。

    倒是自己经常服用的练气丹没有找到,半晌才省悟,那丹药太低级,还进不得丹坊。

    在这里干活,倒也能涨涨见识,起码知道这些名丹是什么样。

    方原这般想着,一点一点擦拭的起劲,浑然忘了时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之间,丹坊的门被人重重的推开了,把方原吓了一跳,手里捧着的一瓶“清风玉露丸”险些摔在了地上,登时大怒着朝着门口看去。

    门口出现的,居然是宋魁。

    他一脸的焦急,还不等方原开口,便压低着声音叫了起来:“方师弟,快逃!”

    方原怔了一下:“出了什么事?”

    宋魁焦急的冲了进来,方原立时向后退了一步,暗暗提防。

    宋魁上来就扯他袖子,边扯边急急说道:“周清越想对付你,我这才知道今天这件事就是他们给你安排的陷阱,他勾结了一位青炉峰的弟子,故意唤你来打扫丹阁,然后诬谄你盗取丹药,在你进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拿走了这里的几颗丹药,趁着杂务监没人,放到你房间里去了,刚才他们让我来盯着你,看你几时离开,我才知道了这件事,你快快逃……”

    “什么?”

    方原听得大吃了一惊,甚至感觉心中一寒。

    好毒的计谋!

    如果宋魁说的是真的,那他们岂不是要对自己赶尽杀绝?

    杂役趁着打扫丹阁之时,盗取丹药,这是何等大罪,别说逐出仙门了,丧命都是轻的!

    本以为这段时间的消停,周清越已然忘了自己,没想到在这里等着。

    宋魁急急的要拉着他逃走,方原走出了两步,却忽然间停了下来,眉头紧皱。

    “你还啰嗦什么,快走啊?”

    宋魁一脸的惊慌,额头上不停的流汗。

    方原直视着他:“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宋魁一头的冷汗,满面惊慌,不似作伪:“方师弟,你相信我吧,上次我将灵石还了他之后,只说你与灵药监的凌总管相识,我不敢惹你,他骂了我几句废物,便饶过了我,但并不知道你我已经和解,我宋魁交了你这个兄弟,于是刚才就找到了我,本是要我往你房间里放丹药的,但我说我离开了太明显,他才作罢,只让我来盯着你,另唤别人做那件事……”

    看着宋魁焦急的模样,方原相信了他的话,眼神变得有些冷漠了下来。

    心里一个声音轻轻的叹:“周清越啊,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何偏偏就容不下我?”

    “还愣着干什么啊,走啊……”

    宋魁则恨不得上来推着方原走了,急的眼睛都要红了。

    但长吁了一口气后,方原却强行冷静了下来,淡淡道:“现在走也没用了!”

    宋魁登时一呆:“为什么?”

    方原道:“他们既然往我的房间里放了丹药,那就是在等我离开。不直接在丹阁里诬谄我,是怕做的太明显,惹人怀疑。把丹药藏在我的房间里,就是要让我百口莫辩,如今我就算离开了,他们也会通禀戒律堂来找我,逼着我解释房间里那里丹药是怎么来的……”

    宋魁登时慌的险些丢了魂:“那……那可怎么办啊?”

    “我有办法……”

    方原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冷淡了下来:“你先出去!”

    宋魁不解,但方原也不多说,便将他推出了丹坊,然后自己再无一分迟疑,快步走到了丹坊最里面的白玉架子前,将那最珍贵的“九花聚气丹”拿了七八瓶,塞进了怀里,在这一刻,他的眼神显得有些冷酷:周清越,你屡次三番惹我,就别怪我把事情做绝了……

    做完了这些,他才出去扯着宋魁的胳膊,离开了丹坊。

    “方师弟,你可有主意?”

    宋魁还是一脸的紧张,焦急的问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

    方原转身离开,很快便隐没在了山林之中,走到了僻静无人之处时,他将丹药藏了起来,然后便展开了身法,急速向着与青庐峰临近的小竹峰赶去,循着路边小径,他来到了小竹峰坤阳大殿的前面,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殿左的大鼓前面,用力的将大鼓敲了起来!

    “杂役弟子方原,一心向道,来闯试炼之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