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十一章 无缺剑经
    一夜过后,方原又来这荒殿前练剑,不过这一次,他存了一个心思,倒想看看那影子还会不会再出现,为此,他选择练剑的地方,正是荒殿前面,昨夜那影子出现之地……

    不过练着练着,他倒渐渐把这件事给忘了,又沉浸在了对剑法的修炼之中。

    如此又是一整夜过去,待到他浑身筋疲力尽,满头是汗的停了下来时,已是午夜,天地之间静悄悄的,周围荒草树木丛里阴风流转,夜风吹在身上,出了一身大汗的后背便觉得冰凉一片,这让他略略回过了神,无意中目光向着荒殿里看了一眼,顿时整个人微微一怔。

    那个舞剑的影子又出现了,不过这一次,却是在荒殿里面。

    与昨晚看到的那个一模一样,手持长剑,肆意挥洒,剑意深沉,变化无端……

    这一次方原没有急着进去打扰,而是静静的在殿外看着。

    过了良久,大约盏茶功夫,那舞剑的影子慢慢得变淡了,到了最后时,隐隐约约,忽然剑势一收,却是化作了一道灵光,陡然之间,便飘入了荒殿之内,消失不见了。

    “连续两夜出现,定然事出有因……”

    方原倒提了长剑,迈步走进了荒殿里面。

    虽然荒殿之内没有半分光亮,但方原毕竟已是练气三层的修为,目力远超常人,模模糊糊能看得清楚里面布置,与他第一次来时别无二致,只是一间空荡荡的荒殿,墙壁斑驳,木柱朽烂,在大殿正前方,座落着一尊积满了灰尘的道祖神像,沉默而威严。

    而在其他地方,则除了破破烂烂的尘帐与几个烂蒲团之外,一目了然,别无他物。

    “难道是道祖神像见我练剑,有心化身指点我?”

    方原想着,爬到了神像前面,敲了一敲,咚咚作响,心里便又否决了。

    “神像终究还是神像,并无灵性,此事另有古怪……”

    这般想着,他又在殿内寻找了起来,但寻了半晌,却什么也没找到。此时殿外夜色深沉,伸手不见五指,夜风拂来,吹得草斜叶乱,犹如鬼哭,十分的凄凉,但方原心里留了意,却一心想要寻出究竟来,那个影子的出现,定有缘由,不找到它的根脚,晚上怎么睡得着!

    “哪怕你是鬼,我也得把你的坟挖出来……”

    方原心里想着,便一寸一寸的找,终于在神像左面,发现了一位地面青砖碎裂,与别处不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取了一盏油灯,又找了一把铲子,在这地面上挖了起来,约摸挖了七八尺深,铲子却碰到了硬物,方原心里登时留了意,取了油灯去细细的看。

    却见在地下,居然埋了一块石碑,上面似乎有字。

    方原凝神屏息,小心的擦去了碑上的泥土,顿时微微一怔:“无缺剑经?”

    石碑之上,有斑斑血痕,字迹锋利,如剑刻下,正是四个大字,那每一笔,每一划,都仿佛蕴含着一种玄妙之极的力量,在油灯靠近了石碑时,火苗却忽然间抖动了起来,坑内本无风,却被吹的呼呼作响,便好像是被那碑上的字迹里蕴含的剑气催动了一般……

    “这石碑,定然与那练剑的幽灵有某种关系……”

    方原从那字迹上,直觉的感到了一种熟悉感。

    看到了那字,便无形之中,像是看到了之前那个练剑的幽灵!

    他微微定了定神,便继续挥铲挖了起来,足足大半个时辰后,才终于见到了真章,整块丈余石碑都被露出了真身,也不知何人埋在此处,只见上面秘秘麻麻,刻了许多小字!

    方原放下了铲子,仔细的读了片刻,渐渐瞪圆了眼睛。

    “进如沙场兵,长河断流!”

    “落如见雷霆,高山崩碎!”

    “收如锁横江,千帆不渡!”

    “掠如鬼神踪,烛下无影!”

    “……”

    这石碑上刻着的,果然是一部剑经,初读之下,他也分辨不清此经真义,只能隐隐感觉到,似乎这部剑经里面讲述的,皆是关于剑道修行的一些内容,艰涩难懂,玄奥精深!

    如今他本来就天天练剑,被小辣椒传授于他的那本剑谱苦思不已,近乎痴迷,如今忽然看到了一部剑经,便也下意识的继续看了下去,却是越看越感觉心惊,越看越有些迷惑了……

    这确实是一部剑经,义理之玄妙,心法之高明,让一个多月来每日苦思如何练剑的方原感觉如同见识到了一片新的天地,但虽是剑经,其间又有些前后矛盾,自相悖论之处,尤其是一大片墙壁上,虽然都写满了文字,但到了最后,却分明未完,嘎然而止,余韵未消!

    若真要说起来,虽然其名为“无缺”,但这只能算是一篇残缺剑经!

    “青阳宗是当世大宗,仙法莫测,想必这无缺剑经,也是青阳宗剑道法门之一吧,果然义理甚妙,也不知是哪一位前辈留下的,此经既然不全,想必藏经殿里会有全本……”

    如今方原初入仙门,很是守规矩,冷不丁看到了这样一篇剑经,虽然心痒难捺,却也不敢随便修行,因为青阳宗例来有规矩,身为仙门弟子,可修什么法,可走什么路,那都是要报备宗门,得到允许才行的,否则便是违返了门规,轻则废去修为,重则丢了小命。

    不过不久前小辣椒刚跟他说过,武法不在此例,那么修行这剑经便也不算违返门规了,再加上月余苦修之后,他此时着实一肚子的问题,每每问起小辣椒来,她却不肯细细指点,就更使得方原心痒难捺了,如今见了这剑经,真如饿鬼见了肥鸡,光棍见了俏寡妇……

    “只是大体学上一学,解一解我心中疑惑,应该没什么吧?”

    他心里琢磨着,便不再多想,只是慢慢的看了起来。

    刻在了石碑上面的无缺剑经,前后共有三卷。

    方原先细细的研读了一遍,发现这剑经第一卷的前面一部分,讲述的都是剑道之理。

    里面并没有具体的剑招剑势,只有对运剑、驭剑的义理诠释。

    这等剑经,无疑便有些纸上谈兵的意思,不过对于方原来说,所缺的本来就不是剑招,只是对剑道的领悟与指引,因此他在骤然看到了这剑经里最前面的道理时,可谓是醍醐灌顶,这一段时间以来,因苦练剑招,而无半分寸进积累下来的疑问,瞬间解开了不少……

    可以说,只是几句口诀,便将他在剑道上的领悟,提升了一大截。

    这那种感觉,简直像是瞎子忽然睁了眼,看到了这花花世界一般。

    可第一卷的后半部分,心法已渐渐玄奥,后面的部分,更是直接看都看不懂了。

    而且让方原最为想不明白的是,这一部剑经,里面所述,竟似相互矛盾,似乎是写下了这些心法之人,自己也有许多疑惑难解,因此只是单纯的将心中所想记录了下来而已!

    若换了旁人,对此根本毫无办法,除非是自己对剑道的领悟,还高过了那写下了无缺剑经之人,才有可能从这些自相矛盾,纷乱无比的剑经之中梳理出一个头绪来,但方原却不同,他在认真考虑了一天时间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在一个夜晚,再次施展了“天洐之术”!

    三千大道融一炉,心存一术洐万法!

    天洐之术,包罗万象,本身便最擅于从一片混沌之中推洐出最清晰的结果。

    当然了,施展推洐之术,是需要灵石的。

    可方原现在穷啊,身上虽然还有几块灵石,但舍不得用。

    因此,他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省下灵石,消耗自己的心神来推洐,结果落得了一个极惨的下场,脑袋晕沉沉的,身体像是被掏空,足足昏睡了一整天才醒了过来,可是在醒了过来之后,感觉到了自己脑海之中对于那剑道的清晰领悟,义理的精深见解,便觉得值了。

    这无缺剑经里的第一卷,在他心里,已然出现了一个极为清晰的结果。

    无数的玄奥剑理,都清清楚楚的印在了他的神魂之中!

    “原来,我之前都练错了……”

    暗暗揣摩了一番,他忍不住苦笑,顺便想把小辣椒拉过来揍上一顿。

    “这死丫头骗得我好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