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十八章 我要学剑
    直到第二天,方原都有些愤愤不平。

    那周清越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在太岳城的时候话也没和他多说过几句,他为什么就非要和自己过不去呢?

    当初在小竹峰,自己是打赌赢了他几块灵石,但那也是因为他当时那侮辱人的举动激怒了自己,他若真不甘心,哪怕是来找自己讨回那些灵石,自己也会答应,周清越应该明白这一点,但他为什么就非要暗中使绊子,甚至使出了花钱雇人跟自己过不去的小把戏呢?

    从宋魁说的话来看,他根本就是真的要打断自己的双腿啊……

    双腿断了,别说修行,日常生活都不方便,更不用提自己要拜入仙门的目标了!

    对这件事,他甚至有些不寒而栗,越想越后怕的感觉。

    这根本就是想绝了自己的后路啊!

    若不是宋魁恶名在外,其实是个欺软怕硬的软蛋,若不是在道台旁边时,宋魁他们三个低估了自己的修为,被自己逃了出去,那现在自己会是个什么凄惨的模样?

    更可怕的是,一想到有这么一个人在暗中盯着自己,方原便觉得可怖。

    这一次自己躲过去了,下一次呢?

    若是他下次亲自出手埋伏自己呢?

    若是他找来了仙门弟子来和自己过不去呢?

    自己还会有这次的运气么?

    最关键的是,自己现在根本对付不了他。

    别说双方一个杂役,一个仙门弟子,身份有别,告不了他,就算自己去告了,他也会完全否认的,宋魁也一定不敢作证,自己总不能当着长老的面再拿刀架在他脖子上吧?

    “防人之术不可无,看样子自己修行之余,也要再学一些防身之术了,灵火诀对付宋魁是能起到作用,但本身的威力有限,若是对付仙门弟子,根本就占不到任何优势……”

    这样一个念头,在方原心里发酵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在杂务监里,他的日子倒是好过了许多,如今他拿两把菜刀,把宋魁追杀的嗷嗷叫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杂务监,众杂役见了他也都变得客客气气的,而宋魁也没有胆子把这件事告诉上面人,毕竟他已经承认了偷了方原的钱,若是揭开了,他会比方原更倒楣。

    当然了,除了这些,倒也有了别一番的好处。

    两块灵石凭白入了口袋,短时间内,倒是不用去灵药监接任务了。

    一连十多天时间里,方原便都没有出去,除了打扫一下自己份内的长明殿,便只是躲在房间里修炼,他如今有了一种紧迫感,只有抓紧时间提升修为,才能摆脱自己的处境!

    只可惜,这也是一种假象。

    他们毕竟是杂役,只是修行,短时间内带来的改变不大。

    一是他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练气二层至三层的瓶颈,没这么容易突破。

    再就,哪怕突破了,其实也提升不了多少他的实力……

    他一不懂法术,二不懂武法,便是有了法力,也发挥不出多少威力来,就像他和宋魁一般,虽然说起来也是一个练气二层巅峰,一个练气三层,但打起架来和凡人也差不了多少……

    充其量,这法力带给他们的提升,便是力量与速度都远比普通人更强罢了。

    这十几天里,想象中的宋魁的报复,和周清越的后招没有等来,却等来了小辣椒。

    这位灵药监总管,居然直接来到了杂务监,然后在一众杂役震惊的眼神里,一脚踹开了方原的房门,怒气冲冲的冲了进去,然后啪的一拍桌子:“你最近怎么不去领任务了?”

    方原吓了一跳,看清楚了是小辣椒才松了口气,道:“我最近不是很缺钱!”

    小辣椒怒道:“那来找我下棋也行啊!”

    方原直接无语了:“以前为了接任务我都不想跟你下,更何况现在?”

    不过看着小辣椒那张怒气满满的俏脸,却不敢说实话,只是道:“改天,改天再下!”

    “不行!”

    小辣椒又是一拍桌子,从腰间的小布袋里,取出了一个硕大的绿玉盒子,往方原的桌子上一摆,居然是把棋盘都带过来了,大咧咧的道:“最近手痒了,先陪我下几盘……”

    方原登时无语了:“凌师姐,我最近真的没心情!”

    小辣椒气坏了,忍不住握紧了腰间的鞭子,怒视着方原。

    方原干脆转过了头去,面对着墙壁,一言不发,你想打那就打吧……

    气鼓鼓的小辣椒顿时也没招了,以前她威胁方原,动不动就是扣你的练气丹,可如今方原不去她那里领符诏了,这一招便不好使了,况且时间久了,方原也摸清了她的脾气,嘴上威胁着,实际上也不会真的扣,这一招对他早没用了,必须想点别的法子引着他才行……

    心里忽然一动,有了主意,故意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不肯陪我下棋,那就算喽,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个用功的,一心想着提升修为,成为真正的仙门弟子,可是啊,仙门哪里有这么好进,你以为真的只一心提升修为就完了?要学的东西可多了,丹理、阵术、器物、符篆,哪一门不需要下了大功夫去研参,现在人家别的仙门弟子早就学得差不多了……”

    方原还是没有回过头来,但耳朵分明已经竖了起来。

    小辣椒心里得意,嘴上却道:“况且,你的目标就只是拜入仙门吗?你知不知道,小竹峰其实只是一个开始罢了,那些小竹峰的弟子,你现在看他们风光,可他们若是三年内得过不了仙碑六问,得不到青阳四法,三年后不还是得下山?我倒不怀疑你会成为小竹峰弟子,别人觉得不可能,但我相信你一定能行……可是你入了小竹峰之后,以为就完了?”

    她见方原似乎隐隐的点了点头,心里鄙视了他一句,却故意叹着道:“入了仙门,你还得将其他落下的学业补回来,哈哈,你得补到什么时候?到了那时,人家早就拜入了飞云山了,而你却还要从头学起,那又得耽误多长时间?方师弟啊方师弟,你有这个功夫等吗?”

    面对着墙的方原,似乎也叹了口气。

    小辣椒登时得意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幸好我是个心软的,实在不忍心看你耽误前程,所以才把灵药监的符诏给了你的,其实呢,那么其他的东西我指点指点你也是可以的,本姑娘无论是丹理,还是阵术,器物,符篆,都精通得很,当然了,前提是……”

    她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一拍棋盘:“……先让我开心了才行!”

    “唰!”

    本来铁了心要面壁一辈子的方原忽然转过了头来,正色看着小辣椒。

    小辣椒自以为大计得逞,得意洋洋的等着方原求自己。

    可是方原眼神变了几变,最终却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你可不可以传我法术?”

    小辣椒顿时呆了一呆,方原却是满眼期待。

    刚才她的话虽有道理,却也不见得能够打动方原,方原不是个傻子,从进了仙门时起,便已经开始疯狂的看书,补充自己在阵、器、丹、符等方面的不足,有了人指点固然是好,没人指点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小辣椒的话,却忽然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在时时有人暗害着自己的情况下,如何才能自保?

    惟一的答案,当然就是提升自己的本事了!

    而在仙门里,再也没有什么本事比修行法术更重要的了!

    低阶仙门弟子与杂役最大的区别,其实便在于一个懂得法术,一个空有修为。

    但没想到,小辣椒闻言也是呆了一呆,摇头道:“法术是仙门秘传,不可轻传……”

    方原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失落。

    他其实也是知道这个规矩的,就连仙门弟子学习法术,学习哪种法术,都需要仙门的允许,更何况是他们杂役弟子呢?就连孙管事这样的老人,在仙门里呆了十多年,也不过学了一些低阶法术罢了,而且估计他早就吃着猪头肉一起忘得干净净了,更何况自己?

    小辣椒好不容易才打动了方原,心里正窃喜,忽然见他神情失落,心里却有些着慌,急忙柔声道:“仙门规矩定的死,法术我是不能教你,可你若想学,我能传你武法呀……”

    “武法?”

    方原摇了摇头,道:“威力怎么能和法术相比?”

    他心里想的是,若有仙门弟子和自己为难,武法又怎么抵挡得了法术?

    “这你就错了!”

    小辣椒的脸色立时黑了几分,捺着性子向方原解释:“法术是威力强大,但要掌握得纯熟,那得有多难?不知道多少法术高手,却被修炼武法的修士一剑斩了呢,甚至在修行界里,还有一种说法,是武法修炼到了极处,专克法术呢,现在早就不流行那种术法通天,却手无缚鸡之力的修行者了,便是在咱们青阳宗的飞云山,也会专门传授内门弟子武法……”

    “专克法术?”

    方原心里一动,忽然问道:“你懂剑吗?”

    小辣椒摇头,得意笑道:“我鞭法可厉害了……”

    方原摇头:“不学鞭法,我想学剑……”

    小辣椒无语,只好妥协:“好好好,学剑学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