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十三章 灵火诀
    “咱们仙门啊,有一个灵药监,是专司炼药练丹的,不过许多新采来的药材,是不能直接入丹炉的,都需要烘焙炼制,而且程度不一,灵药金贵,偏偏这种活给的酬劳又少,因此仙门弟子都不喜欢,于是就便宜了咱们杂役弟子了,可这又是个精细活儿,一个不留神,毁掉的就不是一株两株的灵药了,杂役弟子里有这本领的可不多,就算有那么一两个,也不愿和灵药监打交道,所以我刚才就想起你来了,你做事仔细,倒是合适,只是……”

    孙管事把灵药监的活给方原介绍了一下,犹豫道:“你不懂灵火诀,却是个问题!”

    “灵火诀?”

    方原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认真问道:“修炼难度高么?”

    孙管事道:“世间神通,共分一至九品……”

    方原忙道:“此诀在几品?”

    孙管事道:“不入品,连法术都算不上……”

    方原登时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瞪眼瞅着孙管事。

    孙管事笑道:“也亏得它是不入品的法术,否则你不向仙门报备,也无法修行,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灵火诀虽然只是一种不入品的低阶法术,但想要将它修炼的得心应手,也不是一件易事,便是仙门弟子,也至少得练气二三层的修为,才会开始修炼,可你现在……”

    方原听到了这里,心里便已经有了主意,认真道:“我想试试!”

    孙管事就懂得此术,当下便将心法口诀传给了他。

    方原琢磨了一阵子后,倒是发现此诀自己并非不可修行,它其实没有对修为境界的要求,只不过,修炼法术,那自然是法力越雄厚越好,就像是凡人习武,总要先养好身体才行,法力雄厚了,才可以不必计较法力的消耗,多多练习,尽快的熟悉起来。

    而若是一天练气一两次,法力便消耗一空了,那又怎么可能修炼得成功?

    不过对此方原倒不担心,虽然他修为低微,但却有一桩别人都没有的优势!

    当天,方原在做完了手头上的活计之后,便早早的回了自己的小木屋,然后盘坐在榻上,心里默默的想着孙管事传给他的灵火诀心法,不多时,整个心法在他心间流转了一遍,已经记得纯熟,然后他便暗暗运转了天洐之术,瞬息之间,整个人便觉身体一空,险些晕厥……

    “这感觉实在不好受,以后有钱了,还是用灵石来推洐的好……”

    方原心里苦笑着,这次他没舍得用灵石,宁愿靠自己的肉身去硬抗。

    心里感慨了一句,他便强忍着剧烈的疲乏之意,回思起了脑海里多出来的那些东西。

    很快的,他眼睛便亮了起来!

    那灵火诀的诸多关窍与行功路线,都已经清晰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甚至,对于这灵火诀的运转原理与潜力,他也凭空多出了无数的理解与领悟,这哪里像是一个刚刚接触了灵火诀不到三个时辰的新手,简直就像是在这灵火诀上下了十年的苦功!

    “咦?”

    也就在这种感觉刚刚升起之时,他忽然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在这灵火诀简单的表面下,他隐隐感觉到了一种更深层次的玄奥之意……

    “莫非,这灵火诀并不像它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微微的诧异之后,方原低低自语。

    心里,隐隐有些难以相信,这灵火诀只是青阳宗的一道不入流小法术,外,不足以御敌,内,也无法让人参悟什么道理,就算修炼到了最高的境界,也最多只能点燃一盏油灯……

    可以说,这法术本身上的上限就在这里,又怎么可能还有什么玄奥的深意?

    便是方原,也只是苦笑了一声,便将这个念头抛诸了脑后。

    在他想来,这大概只是自己施展了天洐之术的后遗怔罢了,再者,就算这是真的,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推洐了,现在摆在他面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勤加练习,尽快的将这法术真正的修炼纯熟,毕竟,只是心里明白,那还远远不够……

    很快的,方原便取出了一颗红彤彤的灵石,借里面的灵气恢复了法力,然后便开始练习这灵火诀,这种练习也一样容不得半点疏乎,就像是一个人知道了某一个字该怎么写,却也不见得可以一模一样的写出这个字来,需要自己不停的去练习,去捕捉里面的神蕴!

    三天时间惚惚而过,在中午灵膳堂用餐之时,方原找到了正抱着猪头肉大嚼的孙管事。

    “孙师兄,现在可以带我去灵药监领取任务了!”

    孙管事神情呆了一呆,含混不清的道:“你修炼成啦?”

    方原兴奋的点了点头,左右一看,将孙管事桌子上的一本厚厚卷宗拿了起来,双手按住,暗运法力,不多时,那卷宗表面无恙,里面居然有淡淡的清烟飘了出来,枭枭而散。

    孙管事的眼睛已经瞪圆了,嘴巴也跟着瞪圆了。

    “哈哈,孙师兄感觉如何?”

    方原大笑了一声,打开了那卷宗,赫然发现,最里面的一页,居然已焦糊了一块。

    孙管事仍然是呆呆的,过了半晌才缓过劲儿,深深的吸了口气,忽然间就一巴掌朝着方原拍了过去,骂着:“臭小子,你练成了也就练成了,没事烧我账本干什么……”

    “额,顺手,顺手而已啊……”

    方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急忙笑着讨饶。

    “唉,不管怎么样,你小子还真不愧是曾经拿过仙榜榜首的人……”

    孙管事看着那账簿,也感慨道:“当初老孙我也是用了十多天时间才学会了这道法术,你居然三天就学会了,更关键的地方在于,你小子如今才只有练气一层的修为啊……”

    用力的拍了拍方原的肩膀,然后便在这灵膳堂里大声道:“下午我带方师弟去灵药监领个符诏,你们就按着上午分派的干活好了,晚上回来了我可得检查,谁也别偷懒……”

    “去灵药监领符诏?”

    “这才入门几天,就开始赚酒钱啦?”

    一众杂役闻言,也皆有些诧异的看着方原,眼神又羡又妒。

    “哼,咱们杂司监里的活都没人干呢,居然还有心思去领别的符诏?”

    “对啊,本来人就不够用,他去赚外块了,该他干的活谁来?”

    不过也只是沉默了不大会功夫,便有人不满的嚷嚷了起来。

    有了第一个开口的,很快便有了第二个开口的,不多时灵膳堂里倒有七八个人都嚷嚷了起来,言下之意居然都不太同意方原去灵药监里赚酬劳。

    想是方原刚刚入门不久,人又勤快,有不少人平时都把自己份内的活推给了这位新人,如今却是有些担心这个新人没功夫干了,所有的事情又轮到了自己动手。

    孙管事与方原也没想到这一点,心里顿觉有些麻烦。

    “都嚷嚷什么呢?”

    也就在此时,一个喝的醉熏熏的家伙闯进了灵膳堂来,蛮横的吼了一句。

    一见此人,灵膳堂里大部分人顿时都收了声,这来的不是旁人,正是恶霸宋魁到了,虽然在这杂务司,孙一浑才是管事,可孙管事向来嘻嘻哈哈的好说话,而这宋魁则是性情蛮横,好勇斗狠,修为也不弱,更兼得据说仙门里有关系,因此怕他的倒比怕孙管事的还要多。

    “呵呵,宋师兄来的巧,你倒评评这个理,咱们这位方原方师弟才正经干了几天活,如今居然就想撇下这一摊子,去灵药监领符诏了,他倒是赚了外块,可该他干的活谁来干?”

    也有人见到了宋魁,反倒开心了起来,忙凑上了前来,添油加醋的说着。

    平时这起哄架秧子闹事的,倒是这宋魁为首,无理也要搅三分的,惟恐天下不乱,不过谁也没想到,宋魁听了这话,倒是微微一怔,瞅了方原一眼之后,忽然间回身一巴掌抽在了那个说话的杂役弟子脸上,骂道:“人家方原师弟要去灵药监领符诏,那是人家上进,轮得到你操什么闲心,灵药监的符诏也只是好几天干一回,又不是一去就不回来了……”

    那杂役弟子一下子被抽懵了,敢怒不敢言,捂着脸退到了一边。

    其他人见了宋魁这蛮横模样,自然更是一句话也不说了,低着头装着做自己的事情。

    “唉,宋师弟有话好好说嘛,可不敢动手……”

    孙管事也有些无奈的劝了一句,便拉着方原出了门,笑道:“没想到这厮会帮你说话!”

    方原也无奈的苦笑,心想:“那一块灵石起了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