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十一章 态度决定一切
    有些时候,方原很大方,别的说的话,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他很愿意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去修行,去钻研,但有些时候,他又很小气,别人对自己的侮辱,当场便要还了回去,就算此时面对着周清越一般,你用一片枯叶打了我的头,我便用一地枯叶呼你的脸……

    更关键的是,周清越如今一肚子火,在这时候却完全忘了发出来……

    场间其他的仙门弟子也是一样,每个人的眼睛都瞪的铜铃一般,良久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们此时满心满眼,只是不愿相信眼前这一幕!

    他们如今修为尚低,还无法通过彼此的气息来准确判断对方的修为,只有当对方有所表现时才能了解个大概。而通过那一大片砸到了自己脸上的枯叶,他已经明白方原的修为了。

    青阳宗练气心法上有准确的描述,只有达到了练气一层的境界之后,才能做到法力外放,引动天地之力,慑取外物,随心而转,方原可以控制这一地的枯叶,便代表着他……

    他的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练气一层大圆满!

    虽然直接卷起这一地的枯叶,在难度上甚至还低于他刚才精准的控制那一片枯叶,就像是抓一把银针砸到靶子上,远不如将一根银针准确的钉到靶心更需要技巧,可这无疑表明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那就是,他刚刚一直在嘲笑的方原,修为上居然不低于自己!

    这怎么可能?

    一个杂役弟子,进门来不是要干活的么,他哪有什么时间修行?

    自己入了仙门之后,修行勤奋,又有长老指点,这才在一个月内,达到了练气一层大圆满境界,可这个杂役,一无资源,二无人指导,三无时间修行,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杂役弟子与仙门弟子的差距确实是越来越大的,但在一开始,这差距还没那么大……”

    方原此时却神情平静,暗暗的喘了几口气,才淡淡的开口。

    他修为毕竟还低,刚才这一下,实在是将他一身的法力消耗的差不多了。

    但在这时候自然不能松了这口气,他只是表情淡淡的向前走了过去。

    伸手从呆若木鸡的周清越手上将那一块灵石拿了起来,微微一笑,道:“谢谢!”

    说完了之后,便向着四方一拱手,转身朝山下走去。

    “你……”

    周围仙门弟子里面,有人想叫住他,但却不知怎么开口。

    “呵呵,果然不愧是曾经的甲子榜榜首啊……”

    一片尴尬的寂静里,倒是小乔师妹忽然轻盈的笑了起来,她拍了拍手,美目流转,落在了周清越的脸上,道:“瞧你们一个个的,平时修为但有寸进,便得意的不行,如今却被人给比下去了吧,若是长老知道了你们在他老人家的教导下,修为居然还不如一位自己琢磨的杂役弟子,不知道要怎么罚你们呢,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不赶紧回去好好修行起来?”

    “小乔师妹,这……”

    有人望着方原的背影,有些不甘心的模样。

    “这什么这?”

    小乔师妹不悦的看了他一眼,道:“人家确实赢了,你看不出来么?”

    那人被噎了一下,才说了出来:“这不可能啊……”

    小乔师妹摇了摇头,淡淡道:“这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们也不过是刚刚才开始接触修行而已,与杂役弟子的差距没这么大。便是灵石这等修行之物,都只是刚刚才领到手,刚才打这场赌时,你们只是想着,以后差距会越来越大,杂役弟子的修为不可能追上你们,但却没有想到,人家说的本来就不是以后,只是现在,若论起来,也算是你们着了道儿……”

    “就算现在差距没那么大,他也不可能……”

    周清越忽然开口,脸已经胀红了。

    “唉,也没啥不可能的,我这位方师弟啊,平时刻苦的都不像个人……”

    忽然间有一声叹响起,却是孙管事摇了摇头,感慨道:“包括我,平时也只知道他很用功,倒是没想到他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便有了练气一层圆满的境界,要知道,我们这些杂役弟子,只有一本练气册子,每月两颗低阶练气丹,那修行进度还不如蚂蚁,以前,就算是我这等修为进度最快的,达到练气一层圆满那也得三个多月啊,这方师弟果然不愧是……”

    听着他叙叙叨叨的,一众仙门弟子便皆眼神不善的看了过来!

    小乔师妹夸那杂役弟子,他们敢怒不敢言,眼前这个杂役再夸,他们就不爱听了。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有人愠怒的开口,就差直接指着鼻子让他赶紧滚了。

    “我?”

    孙管事微微一怔,旋及笑了起来:“我在替方师弟收账呀……”

    一听收账两个字,这一众仙门弟子顿时神情复杂,想说什么,却又紧紧闭上了嘴。

    孙管事则眉花眼笑,朝着这一众仙门弟子作了个揖,笑道:“刚才除了这位漂亮的小仙子,大家伙都下了注是吧?我记得这位身材魁梧的小仙长是押了一块灵石,这位气宇昂轩的公子爷也押了一块灵石,这位胖……这位身材健硕的俊哥儿,厉害了,你押了十块对不对?”

    随着他那贼猾的眼睛看了过来,这一众仙门弟子脸色都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他们哪里是真心想押这个注啊,不过是看在同门的面子上,帮周清越撑个场子而已!

    需知道,这可是他们入了仙门之后,领取的第一块灵石,比宝贝都珍贵!

    刚才那个叫方原的家伙,都没提这茌,只是拿了周清越的灵石便离开了,这也使得他们很乐意把这赌注的事情忘掉,但谁能想到,如今居然还留了一个收账的家伙在这里……

    “诸位小仙长,你们是何等身份,不会赖账吧?”

    孙管事嘿嘿的笑着,两只手快伸到别人脸上去了。

    看着那瘦削汉子一脸精明的笑容,他们都恨不得一拳砸过去……

    “咳,堂堂仙门弟子,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己押的注,自己交钱吧……”

    偏巧不巧,小乔师妹在这时候,居然忍着一脸的笑说了一句。

    “这……”

    那群仙门弟子气的双眼冒火,但还是有一个阔气的,看不上这一块灵石,也丢不起这个人,更不用说是当着小乔师妹的面赖账了,便冷哼了一声,随手将灵石扔给了孙管事。

    “哎,多谢多谢……”

    孙管事乐不可支,点头哈腰,又将手伸到了别人面前。

    当着杂役的面,尤其还当着小乔师妹的面,其他人便是心里再有不甘,还是将刚刚到手的灵石交了出去,惟有那个押十块灵石的胖子几乎气晕了,将手上那仅有的一块灵石放到了孙管事的手上后,便鼓着个眼睛,双手叉腰,一副“要钱没有,命有一条”的架势……

    “哈哈,我替方师弟多谢各位小仙长了……”

    孙管事把五六块灵石收了起来,满面堆笑的作了揖,美滋滋的去了。

    周清越明显感觉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里含着深深的愤怒与恨意,知道自己连累得他们丢了灵石,现在他们都对自己十分不满了,只觉得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愤愤的骂道:“诸位师兄,切莫动怒,这灵石我周清越早晚还了你们,恨只恨,方原那个贼滑的穷酸……”

    “周师弟,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讲!”

    周清越引祸东流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得旁边的小乔师妹轻轻一叹。

    他可不得得罪这位小天骄,急忙点头道:“小乔师妹请说!”

    小乔师妹淡淡道:“我若是你,就不会天天想着和那位曾经的仙榜榜首过不去了!”

    周清越登时呆了一呆,脸胀的通红。

    旁边一位仙门弟子也有些不满的道:“小乔师妹何必向着那个穷酸?”

    “我向着他?”

    小乔师妹冷笑了一声,淡淡道:“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得罪一个将来的同门而已……”

    “同门?”

    一听这话,众仙门弟子皆是脸色一变。

    但旋及,便有人笑了起来,道:“小乔师妹说笑了,仙门虽然有过这杂役弟子晋升仙门弟子的规矩,但现在不是过去,资源大过一切。修行一道,越来越难,练气二重难度比练气一层大了许多,练气三层又是练气二层的数倍之难,那杂役弟子连灵石这等资源都没有,更无师尊教导,只能自己摸索,就凭他想要考入仙门,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啊……”

    其他几位仙门弟子闻言,也皆点头附和。

    杂役弟子若真这么容易成为仙门弟子,那这仙门弟子的身份也未免太不值钱了。

    对这个问题,小乔师妹不置可否,只是望向了一言不发的周清越:“周师弟与他有过节?”

    周清越张了张嘴,却发现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便闷闷的道:“以前没有,但这穷酸今天居然敢羞侮我,这梁子却是结下了!”

    “这就是我要劝你的地方了!”

    小乔师妹淡淡回了一句,叹道:“虽然修行一道,前易后难是没错,常理来说,这杂役弟子越往后,修行进度便越慢,与我们的差距会越来越大,但周师弟你应该明白,你这练气一层圆满的境界,是怎么修出来的,而人家,又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修出来的……”

    “能为常人所不能为之事,又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在本该是仙榜榜首的情况下,还能压下心里的傲气,进入仙门从杂役做起……”

    说到了这里,她忍不住摇了摇头,轻叹道:“呵呵,我不知你怎么想的,但我若有这么一位同窗,不仅不会结仇,且一定会好好结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