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十章 一场赌
    “周师弟这一手驭物之术,使得甚妙啊!”

    周清越以灵气慑枯叶,打在了方原的脑袋上,枯叶轻盈,自然伤不得人。

    不过旁边弟子见了,却顿时响起了不少叫好之声,周清越也左右顾盼,模样甚是得意。

    这是练气一层大圆满之后才能修行的术法之一,凌空慑物,运转由心,虽然他只能慑取轻盈的枯叶,更伤不得人,但从这一手里,已展露了周清越对御物之术的不俗造诣。

    他自己也感觉这实在是近一段时间以来,自己施展的最好的一次。

    尤其是这枯叶砸在了方原的脑袋上,而又是当着小乔师妹的面施展了出来的,这就更让他心花怒放,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了。

    其他几位仙门弟子叫这一声好也是由衷赞叹,只有那小乔师妹眉头微微一皱。

    枯叶打在了头上,正要离开的方原忽然停下了,拳头缓缓的握紧。

    他沉默了数息功夫,然后慢慢的转过了身来。

    周清越似看不出方原心里的怒意,戏谑笑道:“方师兄,这一手御物之术还看得过眼么?”

    方原面无表情,淡淡道:“青阳宗初阶练气法上讲,三丈之内,慑取枯叶,灵动飞舞,运转由心,可你这一手法术,力道散而不凝,枯叶一去即逝,再无变化,只能算是下乘!”

    他这话说的十分认真,其他仙门弟子闻言,却皆是一怔,旋及哑然失笑。

    “就凭你,也有资格指点我?”

    周清越的脸色则变得有些难看,他刚才不过是调侃般的问了一句,哪有什么真个询问方原的意思,却没想这厮居然真按着练气心法上面的内容把自己批了一通,这让他想起了在太岳城仙子堂时这寒门弟子那高高在上,使得自己这些人黯然失色的场景,心间顿时不爽。

    “你刚才也说了,我是仙榜榜首,你却是仙榜押尾,我当然有资格指点你!”

    方原淡淡的开口,神情显得十分认真。

    “哈哈,这位曾经的仙榜榜首,口气倒确实不小!”

    “青阳宗立派数千年,杂役弟子要指点仙门弟子的,这该是头一遭儿吧?”

    “不过,他刚才点评的周师弟那几句话,倒也不错……”

    一众仙门弟子皆窃笑了起来,眼神挪揄的看着方原。

    “唉,方师弟,走吧走吧,藏经殿里还有活没干呢……”

    孙管事有些看不下去了,试图劝方原离开,不必留在这里受辱。

    “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那位小乔师妹也眼神复杂的看了方原一眼,淡淡的向其他仙门弟子开口。

    周清越能听出小乔师妹话里对方原的同情,但这种同情却更让他心里不痛快,故意望着方原,一副惋惜的模样,道:“哎,我倒也想重温一下得方师兄耐心教导的岁月,只可惜哟,如今咱们一个仙门弟子,一个杂役,身份悬殊,修为渐远,怕是我等不到这一天了……”

    “为什么?”

    方原平静的道:“杂役弟子也是可以修行的,难道你的资质还强过我么?”

    “我……”

    周清越真想应承一声,但这句话却实在说不出口。

    人家是仙榜榜首,他却只是小乙榜上有名,脸皮再厚也不敢说自己的资质强过了他。

    可当着众人的面,被方原装傻一般问出了这个问题,却使得他脸上无光。

    心间也有些暗怒,心间那种要将他踩在脚下的感觉更强烈了!

    只是微微一顿,他索性冷笑道:“方师兄的资质我当然比不过,呵呵,曾经的仙榜榜首,谁能比得过你?不过如今我是比你走运一点,得上苍眷顾,有师尊师兄师妹指点修为,又有仙门发放的资源辅助,若是还比不过你一个杂役弟子,那岂不是要蠢的像头猪?”

    说着,炫耀一般,手里一块红彤彤的小石头抛来抛去,居高临下的望着方原。

    “灵石?”

    见了那一块红色的小石头,一众杂役弟子的眼神都有些发直。

    那可是修行界里最流行的修行资源啊,一块灵石里面的灵气蕴含量,足以比得过他们这些杂役弟子手中的十颗低阶练气丹,这待遇上的差距,足以让他们羡慕的眼睛发红……

    看到了灵石,他们也都忍不住有些同情起方原来。

    一个杂役弟子,非要和人家仙门弟子置什么气,吵什么嘴,人家每月可以领一块灵石,你却只有两颗低阶练气丹,这差距亮了出来,那就是赤果果的自讨没趣啊,好玩吗?

    “仙门弟子与杂役弟子的差距果然大……”

    方原望着那块灵石,也微觉意动,看了一眼,便挪过了目光,心里早有了主意,淡淡道:“若是换了别人,我区区杂役,当然不敢跟人家比,不过若是周师弟你的话……”他忽然笑了一声,道:“……我觉得还是不会差太远的,毕竟你在我眼里,一直都不比猪更聪明!”

    轰!

    周围人听了这番话,表情都已如见了鬼一般。

    这根本就是骂人了吧?

    周清越一张脸,更是胀的发紫,拳头捏的咯咯作响,眼角下意识的去瞥了一眼小乔师妹,见到了她笑盈盈的模样,心里更怒,冷声道:“痴人说梦,你一个杂役弟子也敢瞧不起我?”

    说出了这话时,向前踏了一步,已有了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意思。

    方原丝毫不惧,淡淡道:“不是瞧不起你,只想问你,我若是修为上超过了你,又如何?”

    “哈哈哈哈……”

    周清越冷笑了起来:“就算你是曾经的榜首又如何?不过是区区杂役弟子,我周清越堂堂仙门弟子,难道还比不过你不成?若真有一天,你的修为超过了我,我便向你叩三个响头!”

    其他仙门弟子听了,也皆暗暗点头。

    杂役弟子与仙门弟子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而且是越来越大。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双方的修行速度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可以说,杂役弟子若想要超过仙门弟子,根本就是徒步撵车,别说追上来了,双方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方原却像是不懂这一道理,只是淡淡道:“不必向我磕头,把你手上的灵石给我就行了!”

    周清越微微一怔,才反应了过来,原来这杂役在眼红自己的修行资源……

    戏谑般的看了方原一眼,冷笑了起来:“别说这一块灵石,给你十块又如何?”

    其他几位仙门弟子,脸色也皆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在他们眼里,这杂役弟子,真像是已经被逼成了疯子一般……

    他是在哗众取宠,还是真的认为自己可以和仙门弟子在修为上较量一番?

    这一个念头还未消去,方原便已经神情淡淡的转过了头来,道:“这也算是我与周师弟之间的一场小赌了,不知各位师兄怎么看,有没有感兴趣,也想加上一点儿赌注的?”

    这群仙门弟子闻言,顿时面面相觑,大出意料。

    一个紫衣男子忍着笑道:“这场赌如此有趣,我也心动,便跟上一块灵石吧……”

    另一人笑道:“大家都是同门,我也为周师弟捧上场,刚领来的灵石,赌上吧!”

    “我也来……”

    “呵呵,赌一块灵石有什么趣,若这杂役真能赢了周师弟,我给你十块灵石!”

    一时间,五六人皆跟着开了口,他们自然都明白方原是痴心说梦,这场赌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此时开口,自然也是想给周清越一个面子,倒不是真的要赌。惟有那小乔师妹,轮到了她时没有开口,一双妙目,只是上下打量着方原,似乎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哈哈,多谢各位师兄师弟!”

    周清越脸上有光,笑着抱了抱拳,然后微抬下巴,看着方原,笑道:“你想要的赌注可都是有了,不过我也想问问方师兄,你若是在修为上追不上我,却又待如何呢?”

    心里已经想着,他是不稀罕杂役弟子的练气丹的,只想要方原朝自己磕几个响头。

    而方原却不顺着他的话回答,只是脸色慢慢认真了起来,淡淡道:“我只想老老实实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不喜欢与人争执,但凡事有度,你欺我太狠,我便忍不得了!”

    周清越根本不听方原的话,只是冷笑道:“废话少说,我问你什么时候能追上我的修为?”

    方原平静的一笑,忽然间双臂一展,青气振发,平时起了一股子狂风,周围的一地枯叶都被卷了起来,龙卷风一般围着他旋转,然后方原看着周清越,轻轻的笑了一声。

    “就是现在!”

    说着双手一划,漫天的枯叶皆“哗啦啦”飞去,劈头盖脸的砸在了周清越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