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章 大道问心
    仿佛是冥冥中的巧合,方原在这心情极度失落之际,又看到了这本书!

    一时他神情微怔,心绪陡然变得复杂之极。

    若非十年时间里心无旁骛,潜修《道元真解》,他大概也不会除了《道元真解》之外,其他的学问都浅尝辄止,以致于最后落得这般下场吧?

    若不是这本《道元真解》最后被证明是假的,他如今还会是那个名震越国七郡的甲子榜榜首,又怎么可能到这仙门来做了这小小杂役?

    追根结底,一切都是因为这《道元真解》!

    按理他应该非常痛恨这本书,可是再一次看到了《道元真解》时,心情却复杂了起来!

    毕竟,这是一本自己十年时间里,用尽了一切心血去参研的书啊!

    这十年里,它一度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超越了一切!

    可以说,无论它是真的假的,他都深深的烙印在了自己心里,血脉深处!

    道元真解曾经在青阳宗,甚至越国五大仙门之中广为流传,所以在藏经殿里能够发现经文真是一点也不奇怪,只不过,此时捧在了方原手上的这部经文却似乎有些不同……

    这部道元真解的材质非常罕见,似帛非帛,似革非革,上面的字迹,都已经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封皮也有些破损,上面还沾着一些黑糊糊的污迹,不知是不是干涸了的血污。

    尤其是,方原在这部经文的第一页左下角,看到了一个灰色的法印,更是让他微微一怔。

    这部经文会被人打上法印,说明它一度是某人的私有,而且那人定然极为重视这部经文,而法印已经变成了灰色,说明留下了法印的主人已死,甚至那法印里面的四个字……

    “青阳顾修!”

    方原神色立时显得有些复杂了起来:“莫非这就是当初那青阳宗太上长老得到的原本?”

    自己被《道元真解》害成了这般模样,入了仙门之后,方原虽然不愿去想这件事,但零零散散,也听说了一些关于这部《道元真解》的传闻,知道了这数百年来的曲折是非……

    自一千年前,世间各脉顶阶大修合创了《道元真解》之后,各门各派,便都想找到他。可是这经文出现时,居然一下子便是上百本,却顿时惹得修行界一片大乱,就算难辨真解,各门各派也是争的头破血流,青阳宗的顾松太长老便是在七百多年前无意中撞见了一部道真解出世,与人一番血战,才夺来了这一部经文,甚至他的道侣,都为了此经而殒落……

    自那之后,这位太上长老便痴迷于研究这部经文,一心要找出其中的秘密,甚至连每三年一次的仙门大考,都是因为他轻信了一位易楼卦师的话之后,强行创立了下来的。

    但时间一晃又是三百年过去,如今的青阳宗上下,早已无人对解开这《道元真解》的秘密报有希望了,只是顾松太长老修为深,辈份高,有他在那里杵着,却也无人敢公开来反对。

    也正因此,当越国另外四大仙门都已经开始从别的方面挑选弟子时,只有青阳宗还只注重道元真解一门。带来的后果便是,一代一代,青阳宗挑选了出来的真传弟子,都比不上另外四大仙门,曾经的五大仙门之首,在新鲜血液的质量上,被其他四大仙门比下去了。

    有人猜测,顾松长老实在不愿接受自己的道侣是为了一部假经文而殒落的事实,这才一直欺骗自己,他坚信这经文是真的,因为他不希望自己挚爱的道侣死的毫无价值……

    可仙门的前途让人忧心!

    放着那么多人才不去争夺,却收一大堆糊里糊涂的书呆子进来,占着真传之位,却无法给仙门带来希望,更无法在与其他四大仙门的争斗中带来优势,岂不是浪废资源?

    也正因此,顾松长老刚刚一坐化,青阳宗便发出了取消道元真解一科的法旨!

    而方原,便是这一决定里,受影响最大的倒楣蛋!

    意识到手里的这卷书便是害自己落得如此处境的罪魁祸首之后,方原沉默了许久。

    本想将它撕成碎片,但下意识的,却只是翻开书页读了起来。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熟悉的文字映入了眼帘,似乎也将方原的心情拉回到了大考之前的无数个日夜。

    这确实是自己读了无数遍的道元真解,方原不但将里面的经文背得倒背如流,甚至连所有有关这一部道元真解,以及这七百年来,青阳宗、越国四大仙门,甚至还有有关其他版本的道元真解的注解都看得滚瓜烂熟,对这一部经文的了解,甚至超过了方原的掌纹……

    但隐隐的,似乎又有些不同。

    方原初时并未察觉,他只是下意识的,便细细的读了下去,由于他对这经文太熟悉,所以这读的感觉也非常奇怪,在他看到书上的字迹时,他的脑海里便早已出现了书的内容……

    这已不像是读书,而像是在与一位老朋友攀谈!

    渐渐的,方原读书读的入了神!

    看到道元真解,便沉浸在了其中,忘了一切,这几乎是他十年来的本能!

    在这十年里,他的生活中,除了道元真解,就几乎没有出现过其他的东西……

    而这,也渐渐使得他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

    似乎周围的一切都退去了,只有他与手里的这部经文存在于这个世界里,说不清是这经文进入了他的脑海,还是他整个人跌入了经文之中,他只是感觉不到万事万物的存在,只感觉自己被一种神秘而玄奥的力量包裹,周围有隐隐的诵经声,自远及近,响彻心海……

    “又出现了,半年前的那种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方原忽然心间一凛,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半年前,他在苦读道元真解之后,带着回味入眠时,便曾经出现过这种感觉,半睡半醒间,忽觉道心通明,钟鼓齐鸣,仿佛进入了经文的世界里,被一种神秘而玄奥的力量包裹……

    只不过,那种感觉只出现了一次,便再也寻不回来了。

    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他再一次看到了道元真解时,出现了那种感觉!

    “这究竟是……”

    方原想要抬起头来,回味一下这种感觉究竟是真的,还是自己的幻觉。

    但他赫然发现,自己抬起头来时,眼前还是那些熟悉的经文……

    但不知不觉间,他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玄妙至极的世界,一个属于道元真解的世界。

    周围悬浮着无数的经文,都是道元真解里面的内容!

    而在这些经文的后面,隐隐约约,方原似乎可以看到无数尊模糊而沉默的身影。

    “这里究竟是哪?”

    方原想要搞明白这个问题,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或者说,他找不到自己的身体。

    “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何解?”

    也就在此时,有一个声音响起了起来,不知来于何处,却响在方原周围。

    方原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咥人,凶。”

    那个声音紧跟着又响了起来:“再何解?”

    方原没有瞬息的思索:“武人为于大君!”

    另一个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何为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

    方原同样是不需要思索般的回答:“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再何解?”

    “天地圆满而寿,人心有缺故夭!”

    “修何意?禀何心?”

    “天地之意,凡人心!”

    “当何为?”

    “天地无为,故效天地而有为;人心有缺,故禀人心而有所不为!”

    “……”

    “……”

    瞬息之间,似乎有无数的声音响起,问了方原无数的问题。

    那问题之多之杂,简直比升仙大考还要多了无数倍,难了无数倍,深了无数倍。

    可方原亦不假思索,瞬间回答了这所有的问题。

    这些问题,都是道元真解里面的,看起来杂乱无章,没头没尾,甚至似是而非,但方原对道元真解太熟悉了,无数对方怎么问,答案都立刻在他心间浮现了出来!

    或用一种更玄妙的说法,这些问题不是对方问的,这答案也不是方原回答的,而是这冥冥之中的某些存在,直接从方原的内心里提取了出来的,以大神通看了方原的神魂!

    无数的问题过后,那些声音沉默了下来。

    所有的问题都已经结束,那冥冥中的存在,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良久之后,那声音才再度响起:“少年,你为何修行?”

    方原怔了一怔,心里好似有无数的回答,但在即将说出口时,所有的回答都忽然间变得不重要了,只有自己内心里最真实的一个想法说了出来:“因为我想变强,我想漫步九天之上,我想掌握改天换地的神通,我想世人皆看到我,我想世人皆传诵我,千千万万年!”

    这话一说了出来,周围忽然间安静了,有种极度压抑的气氛出现。

    就连方原自己,在回答出了这个问题后,也微微一惊,没想到会说出这些话。

    在这空间之中,每一个问题都直指本心,说不得谎!

    直过了许久,那冥冥之中的声音,才再度缓缓开口:“为何?”

    既然已经这样回答了,方原倒也平静了下来,索性苦笑了一下,直依着本心回答道:“没有为何!我这般想,只因为我是这般人。我天生就想变得更强,而想要变得更强……”

    他顿了一顿,才重复着道:“……想要变得更强,是不需要理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