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章 修行之路
    “杂务监,洒洗阁,新晋杂役方原,这是你的号牌!”

    法舟入了青阳宗之后,方原便与其他人分开了,他被送到了一座青阳宗边缘的矮山之上,一座稍显古旧的殿阁前面,见到了一个高高瘦瘦,模样有些贼眉鼠眼的青衣管事,这管事姓孙,却是个在青阳宗执役十多年的老人,如今手底下也管着像方原一样的十几个杂役。

    他发放给了方原一应物品,其中有一块青阳宗特制的号牌,一套不知是什么材质织就的青色袍服,正是杂役们所穿的,还有两枚可以让人强身健体的练气丹,以及一卷封面都有些破损的练气心法,然后就领着方原穿梭在山林殿宇之间,絮絮叨叨的跟他说着规矩。

    “用膳之地是在这里,每日早中晚各一餐,领取每月饷金的地方是在那里,每个月尾记得准时过来,那里是仙门弟子们清修的地方,不能随便闯入,后山呢,倒是没说不让进,不过生着许多凶猛的妖兽,所以你不想拿自己的血肉去喂养他们的话,最好也不要随便进……”

    这孙管事说起来话来就打不住,初时方原还耐心听着,后来却忍不住走神,只是满怀欣喜的看着自己怀里的青阳宗初阶炼气心法和那两枚练气丹,而孙管事居然也不在乎方原听不听,他只是在前面不停的说着,十分兴奋的模样,似乎自己只要说得开心了,也就够了。

    “师兄,咱们也是可以修行的么?”

    等到了那位孙管事给方原介绍到了青阳宗西边山脚十里外的小镇上卖豆花的小娘子养的那只狗前不久刚生了一窝小狗其中一只长的像猫的时候,方原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

    “那是自然,练气心法与练气丹不是都给你了?”

    那位孙管事笑呵呵的道:“咱们啊,平时都住在这深山之中,风寒露重,若是身上一点修为也没有,那身子骨可承受不住,仙门让我们这些杂役弟子修行些练气法门,就是此意,有些杂役弟子啊,偷懒不去修练,结果一到阴雨天,那关节都疼得受不了呢,所以啊……”

    “那……仙门杂役,也是可以成为仙门弟子的?”

    方原自动屏蔽了他后面的话,满怀期待的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成为仙门弟子?”

    那孙管事微微一怔,看向了方原神情雀跃的模样,居然出奇的沉默了一会,过了半晌,才轻轻摇了摇头,笑道:“咱们青阳宗是有这个规矩的,据说三千年前,青阳宗的一位宗主都是出身杂役出身呢,从那之后,这个规矩便传了下来,役杂弟子若是可以在十八岁之前,修炼到了练气三层以上,然后通过了长老们的考核,便可以正式拜入仙门修行了……”

    “乔执事果然没有骗我……”

    方原心里顿时有了底,神情也显得轻快了起来。

    孙管事似乎想说什么,但见方原那开心的样子,却忍住了没说,继续在前面带路,叙叙叨叨的为方原介绍,连仙门规矩到风土人情,再到某位长老的喜恶等等无一遗漏,直将他带到了山间的一座大殿后面,山坡下面修筑的一间破旧房屋前面,笑道:“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职责便是洒扫山前的长明殿,现在那里无人住,但这活计可不能耽误了啊,不然……”

    “师弟明白!”

    方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他发现和这孙管事沟通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断他的话。

    “唉呀,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方师弟你初入仙门,不如我去打两壶酒,割半斤猪头肉来,一来师兄帮你接个风,二来也好继续为你介绍一下咱们这仙门里的风土人情……”

    “不必师兄废心了,今日还要打扫一下屋舍,等过几日小弟回请师兄吧……”

    “哈哈,好,这可是师弟你说的,到时候一定要把酒言欢,不醉不归呀……”

    方原只是随口客套,这孙管事却听得大喜,又叙叙叨叨说了许多,这才恋恋不舍的走了。

    方原谢过了他,然后进了面前的小屋,却见里面甚是破旧,布置也甚是简单,只有一榻,一桌,一椅,一柜而已,桌子上放着一盏油灯,上面结了蛛网,也不知多久没点亮过,方原取出火石擦了几下,倒是点着了,借着昏暗的灯光,他打扫了一下房子,才坐了下来。

    估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都要住在这里了,方原心里倒也不怎么介意,他出身贫寒,在太岳城的叔叔婶婶家里,住的并不比这里好,起码这屋子看起来还算结实,不会漏雨,只是山里夜间风大,只是坐了一会,他便觉得有些遍体生寒,急忙起身关上了窗户。

    “孙管事说的不错,山里风寒露重,普通人果然受不住!”

    他心里暗想着,目光便落在了桌子上的那本练气心法上面,眼睛微微亮了起来。

    “那就开始修行,抵御下寒气吧!”

    对于修炼心法,甚至是打坐吐纳之时的要领,方原并不陌生,早就请教过朱先生了,不过碍于门规,朱先生是无法传他练气心法的,他如今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神秘的练气法!

    不过其中的原理他并不陌生,仙子堂的课业里早就讲过。

    所谓修行,便是吐纳天地,改善自身体质,并一步一步的,掌握这天地之间的力量。

    修行之路共分六境,分别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

    而这第一步的练气,便是引纳灵气入体,改善自身体质的一个过程,要达到这个目的,自然要先感受到那种天地之间无处不在,却又不可捉摸的灵气了,心法上面,对这一点倒是介绍的清楚,并将导息之法,运转灵气在体内游走的法门都写的清清楚楚,甚是详尽。

    方原记忆力不错,只看了几遍,便将第一篇导气法记了下来,然后又细细的在心里过了一遍,确认都揣摩透了,就盘坐在了床榻之上,调允了呼吸,试着放空自己的心神。

    这一点却不容易做到,动辄便杂念丛生,心神似乎野马一般,不受自己控制。

    不过方原很有毅力,也很有耐心,他知道此事急不得,一次不成,便试第二次。

    这入了青阳宗之后的第一天,便在这反反复复,不厌其烦的尝试中过去了,方原都不知道自己失败了多少次,甚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成功过,直到第二日在鸟雀虫鸣中醒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心里也有些苦笑,修行果然不是一件易事啊!

    做不到练气心法上所说的“凝神静气,虚怀若谷”的境界,自然也就不可能通过导息之法感应到那天地间的灵气,他也无奈,只能暂且起身做事,等到了晚上再继续。

    便是如此,方原无声无息的开始了他在仙门的生活,白天时,他需要打扫那一大片天机殿,说是一殿,实际上却有前后四厢十九室,此外还有正殿的神像,偏殿的藏经阁等,每日洒扫,清理,甚至修缮屋瓦等,这一天的活计干了下来,每每腰酸背痛,疲惫不已。

    不过让他倍感期待的,却是晚上的修行。

    虽然这练气法一开始极难,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前面数日,他都没能控制心神,感应到灵气的存在,也没有服用仙门发放的练气丹来增强体质,因为他曾听朱先生说过,修行一道,感悟天地,打坐练气,才是本质。

    而丹药,无论再好,终究也只是辅助手段,他不想一入修行路,便借助丹药之力。

    因此打定了主意,不等修炼出第一道灵气,绝不服用丹药!

    在这坚毅恒心之下,方原连续七八天,都是在打坐吐纳中渡过,即便一开始根本做不到练气心法上所说的要求,还是一直坚持了下来,终于在第九天的一个夜里,他无意之中,进入了一种玄妙至极的状态里,自己仿佛消失了,融入了天地之中,仿佛汪洋里的浮游……

    也就在这时,他仍然习惯性的,按着练气心法上的呼吸之法吐纳着,无识无觉之中,仿佛无中生有一般,隐隐的,天地之间,似乎有某种不可捉摸的力量进入了他的体内,山间晓寒风重,他却感觉到了一股暖意,仿佛小蛇一般在他体内游走,渐使得他忘却了周围寒风。

    那一夜,方原一坐便是一晚,待到神思回转之时,他睁开双眼,便看到了满室阳光!

    “我……我修炼出了第一道灵气?”

    待他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时,方原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我终于踏上了修行之路?”

    他急急依心法所言内视,感应到了体内那一缕几乎难以发现的淡薄灵气,顿时笑了起来。

    笑的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