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章 青阳宗
    很快,便到了这太岳城的天之骄子们启程前往仙门的时候。

    在这十余天的时间里,不仅是青阳宗,其他越国四大仙门,也陆续都有仙使过来,从这些登了榜的小天骄里,选择合适的弟子收入门中。

    在往年,一些甲子榜上的天骄,被多个仙门看中,争相抢夺的戏码,向来是太岳城平头老百姓们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但是今年,却出了奇的无人关注这一块。

    所有人,都将复杂的目光,放到了一位处境最为特别的人身上。

    本是榜首的方原,也要跟着仙门的法舟,去青阳宗做杂役了。

    仙门杂役,向来是难以被人瞧得上的。

    他们也随着仙人们住在深山之中,享受不得红尘繁华,又不可能成为高高在上的仙人,人生短短数十载,便这么埋没在了深山老林里,任谁说起来,都惋惜的很!

    可是方原,却出人意料的答应了下来。

    对此,太岳城里有不少人都在感叹,惋惜这孩子的执拗,兴许就毁了他这一生。

    巨大的仙舟已浮在太岳城东面的天空之中,黑压压犹如一片巨大的乌云,自仙舟之上,有云朵化成的云梯一路延伸到地面,小天骄们拾阶而上,看起来真个像是平步青云。

    下方,太岳城的百姓们仰望着这些犹如上了天一般的年青人,目光里充满了敬畏!

    方原没有去接爱那些百姓们的注目,他早早就登上了仙舟,沉默的坐在了角落里。

    他也知道此时的自己几乎成为了太岳城的一个笑话,但并不介意。

    他认真的考虑过自己做的这个选择是对是错,最终还是坚定了信念。

    他确定自己是喜欢修行的,于是就一定要踏上这条路。

    能以甲子榜榜首的身份,直接进入仙门做真传弟子固然是好,可是当自己面前除了做杂役之外没有别的路可以实现自己的目的时,他也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成为一个仙门杂役。

    本质上真传与杂役也没什么不同,他也懒得去理会其他人的叽嘲与虚伪的同情。

    “额,方师兄?”

    从云梯登上了法舟的太岳城天骄们,一入舱中,便看到了方原。

    神情皆有些尴尬,向着他点了点头。

    打声招呼之后,便没有别的话讲了,自顾自的找地方坐了下来。

    方原神色如常,有人打招呼,他便也回礼,无人问他,便沉默的看着书。

    他怀里抱着许多书藉,都是临行前朱先生赠给了他的,药理、卜算、器物等等皆有,这些都是踏入修行路之前必须要学的,道元真解既是假的,这些东西他当然要从头学起!

    这些登舟的天骄都是拜入了青阳宗的同门,对未来的修行充满了憧憬,不停的讨论着将来的修行岁月,不过看到了方原之后,这种喜悦的心情,便都稍稍受了些影响,这位曾经成绩好过了他们所有人,最终却只能入仙门去做个杂役的人,像是他们心里的某根刺一样。

    “呵呵,方师弟,你似乎不应该坐在这里!”

    那种让人微觉压抑的气氛,终于使得一个人来到了方原的身前,轻声笑道。

    那人名唤周清越,乃是太岳城小世家周家的少爷,亦是仙榜有名,只是弱于方原、吕心瑶、祁啸风等人,排在了甲子榜末尾,差一点便要掉在了小乙榜上了。

    方原抬头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什么意思?”

    那周清越左右看了看,笑道:“我们啊,都是去青阳宗拜师修行的,但方师弟却是去做工的,大家走的路不同,似乎也不应该坐在一起,不然我们探讨修行之理时,或许会说到一些不是你这身份能听的秘密,为你招来大祸,哈哈,那样的话,岂不是会害了方师弟?”

    连门都还没入的外门弟子,有什么旁人听不得的秘密?

    众弟子一听便知道这周清越只是随便找个借口,想将方原赶出舱去而已。

    立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方行看了过来,大多数倒颇有赞同之意。

    毕竟,方原在这舱里,他们也确实感觉有些不舒服,不好高谈阔论。

    “周师弟,你做事有些过了!”

    也有人觉得心中有些不忍,一位身穿青裙的女子皱着眉头开口,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

    “对啊,大家都是同乡,到了仙门也该互相照应,何必教人如此难堪?”

    一时间,倒也有几人都附和着青裙女子的话开了口,劝说着那周清越。

    “嘿嘿,开个玩笑而已嘛……”

    那周清越也尴尬的一笑,准备退开。

    他倒不是被这几个人说动了,而是面对着方原那平静的脸色,始终觉得心里有些发怵。

    这却是之前十年的积威作崇了。

    以前方原一直是远远走在了他们前面,令所有人都不敢小觑的存在,如今虽然境遇大有不同,但在面对着方原的时候,他那富家少爷的狂劲,却总是显得没什么底气……

    “我倒觉得周师弟说的没错!”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一个淡淡的声音开口,舱内人登时微微一怔。

    说话之人是位身材高大的少年,身穿一身颇为华贵的紫袍,此时正冷冷瞥了方原一眼,目光很是不屑,迎着众人的眼神,面无表情的道:“我上法舟的时候,便看到了左首有一间小舱,似乎就是舟上奴仆所居之位,方原师弟兴许是走错了舱门,不该来这里的!”

    舱内众人见了,心里登时微沉,这紫袍公子哥儿乃是太岳城守将祁将军家的公子,祁啸风,名列甲子榜前茅,无论是身份还是前途,都比其他人高了不少。

    既然他开了口,其他人便不再开口劝了,周清越更是得意了几分。

    虽然一开始没料到祁啸风会说这话,但他说了出来众人倒也不意外,谁都知道这祁啸风对太岳城第一美人吕心瑶情有独衷,只是向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倒也就罢了,关键是吕心瑶居然差点许配给了方原,这件事就有些尴尬了,祁啸风心里有疙瘩也不难理解。

    望着周围传来的或同情,或怜悯,或嘲讽的目光,方原没有多说什么,看了周清越一眼,又看了祁啸风一眼,他轻轻合上了手里的书卷,然后起身出了舱门,竟真的离开了。

    一时间,舱里气氛微觉尴尬,半晌之后,周清越笑道:“现在总算可以畅所欲言了!”

    “哈哈,方原以前样子多么盛气凌人,如今倒显得有些可怜了……”

    舱里气氛渐渐好转,有人讨好祁啸风,故意笑着开了口。

    “不必提他,诸位师弟师妹,以后入了仙门,大家理应相互照应才是……”

    祁啸风在这时候也淡淡一笑,主动开了口。

    一时舱内无数人应声,以后入了青阳宗,这祁啸风却是太岳城众弟子之首了。

    而此时离开了舱内的方原,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

    “虽然我心里没少骂你是蠢货,但脸上从没表现的盛气凌人过吧?”

    听着舱内的笑声,他有些无奈的感叹了一句。

    虽如此说,他自然也明白重点不在于自己有没有盛气凌人过,只在于自己倒楣而已!

    千错万错,自己不再是甲子榜榜首了,便是最大的错!

    扶在舟弦之上,他渐渐入了神。

    此时法舟已飞在半空之中,透过了包裹着法舟的禁制,方原可以看到舟弦之下无尽云气如渊如海,渐渐的,他的心胸也仿佛变得开阔了起来,只是一笑,胸间那点不快便烟消云散,倒是豪气渐生:“但以后要有了机会,倒要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作真正的盛气凌人!”

    别人都认为他这一去,是往仙门做杂役去了。

    但是方原内心非常的坚定,自己是去修行去了,这只是自己踏入修行界的第一步!

    法舟极其轻快,自太岳城往青阳宗去,若是凡人,便是骑上快马,也需要半月有余,但乘了这仙家法宝,却不过是一个时辰左右,便已然看到了前面的一片仙山,由于只有方原此时在舱外,他却成为了第一个看到了这青阳宗仙山之人,望着那无尽瑰丽,他也一时呆了。

    那当真是凡人无法想象的仙家气象,一连片巍峨奇越的仙山奇峰,矗立在云雾之中,远远看去,便都像是漂浮在了云上的一般,迎着漫天的夕光,那云都被渲染成了紫色,而在紫云之上,居然可以看到许多仙殿,都是直接飞在了半空之中的,当真如同天庭一般!

    越国五大仙门之一的青阳宗,四奇十二景,此时第一次展现在了方原的面前。

    方原甚至显得有些目炫神驰,他呆呆的看着那一片一片的仙山,一座一座的宫阙,内心里,隐隐有热血在流淌,一个声音无法自持的大叫了起来:“青阳宗,我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