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470 一个人无法做到让所有人都喜欢(二合一)
    清晨,东方的天空才起了一抹晨光,安宁就走进来,叫着杜七出了门。

    此时翠儿还在家里呢,安宁罕见的没有跟着翠儿,而是黏在杜七身边,这几日……除开必要的时候,她一直跟着杜七。

    若不是安宁还是那般喜欢翠儿,杜十娘和明灯都要以为安宁是不是要移情别恋了。

    之所以要出门,是因为安宁晚上和杜七约好了早上要一起出去晨跑。

    杜十娘自然举双手赞同,她家的姑娘就是缺少锻炼。

    而明灯作为杜七的丫鬟,自然也跟着一起。

    杜十娘揽住翠儿的腰肢,笑着:“你别说,有安宁在也挺好,杜七那妮子平日可是懒得很。”

    翠儿点头。

    安宁这几天跟着杜七,她不再被缠着,总算是清闲了一些,也抽出空来去看了几次石婴姐。

    这些也不重要。

    翠儿感受着杜十娘身上的温度和揽在腰间的手,面露些许担忧,犹豫之后还是说道:“姑娘要登台的讯儿穿了出去……这几日,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话,姑娘……咱们是不是……”

    春风城有人喜欢杜十娘,自然就有人不喜欢,她毕竟是坏了规矩的人。

    嫉妒她的人也不是少数。

    现在又是各国会谈,什么人都有,男人嘛,对于桃色的过往最感兴趣,于是这几日关于杜十娘的风言风语就多了起来。

    翠儿听着很是生气。

    “我当是什么事。”杜十娘露出一抹浅笑,她抓了抓翠儿的软肉,说道:“做了就不怕被人说,再说了……我本就是为了银子、四闲和丫头才登台,她们愿意说什么就说。”

    她现在生活美满,眼界开阔,早就不是那个软弱到一无所有之后去跳海的姑娘了。

    “那些说姑娘坏话的人,生活一定不如意。”翠儿气鼓鼓的道。

    杜十娘摇摇头,说道:“我听说你和十四楼的丫鬟们吵了一架,还动了手?”

    翠儿一怔:“姑娘怎么知道?”

    “你是我的丫头,和人动手,我还能不知道?”杜十娘说道。

    翠儿说道:“谁让那两个丫头嘴巴不干净。”

    提起这件事,翠儿眼里有起了几分火气。

    若非是有人拉架,她定要那两个丫头脱一层皮,而不是现在只是一个月下不了床。

    “你也是本事大了。”杜十娘摇头,若是以前那个胆小的翠儿,可不敢冒着春风城的规矩和旁人动手,也就是知晓身后有人罩着,所以才有恃无恐。

    不过翠儿倒是没变,还是那般有力气,听说有一个丫鬟比翠儿高十公分却被她拖着头发拽出去二十多丈,当着春风城侍卫的面,直接给丢到了河里……

    翠儿动手的时候,婵儿也在一旁,据看到的姑娘说,当初翠儿发怒的时候,一向活泼的婵儿吓得小脸煞白,一动都没敢动,更别说劝架了。

    “姑娘生气了?”翠儿小心翼翼的道。

    “为了那十四楼的丫鬟怪你,我有病?”杜十娘反问,她埋怨翠儿只有这个丫头胳膊肘往石闲那边拐的时候。

    翠儿抿嘴一笑。

    她就知道,姑娘不会怪自己。

    “那丫头说什么,你发这么大的火。”杜十娘问。

    “姑娘就别问了。”翠儿咬牙。

    她们居然说十娘是因为缺银子所以准备继续出来卖……

    这种话,几乎是立刻就把她点着了。

    “那我就不问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话,其实小十四和我关系还可以,却管不好丫鬟的嘴,我明个去说说她。”杜十娘牵着翠儿的手坐下。

    “十四楼的姐姐……”翠儿不置可否。

    其实,从丫鬟那儿能够看出一些主子的态度,绝非十姑娘说的那般。

    不过她知道十姑娘比自己要聪明,她都懂的事情,姑娘定然更清楚,便不再说什么。

    杜十娘饶有兴趣的问道:“你这么动手,路边那些侍卫没拦着你?”

    “好像有人要拦我,可是被姜大哥叫住了。”翠儿眨眨眼。

    “姜大哥?是喜欢阿寻的那个?”杜十娘惊讶。

    “嗯。”翠儿点头。

    那侍卫统领喜欢红吟姐,她也知道一些。

    “一定不是看在红吟姐的面子上。”翠儿说道。

    “练红公子……”杜十娘叹息一声,看着翠儿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捏了捏她的脸:“有靠山,是不是很舒爽?”

    “回姑娘,是。”翠儿点头。

    “你呀。”杜十娘宠溺的看了一眼翠儿,牵着她的手进屋聊天去了。

    ……

    春风城内,三个姑娘过了桥,面前是一条干净的青石路,一座石桥将一条路分成了两部分,石桥以北一片热闹,隐隐可以见到繁盛高楼,那边是男人寻欢作乐的花街柳巷,充斥着人间的欲情与喧嚣。

    以南则是姑娘们的住处居多,风卷云舒,碧空如洗,空荡荡、冷清清。

    时间太早,春风城的姑娘还没有起床呢,杜七等人路过了几个院子,见到了不少女人从庭院中走出来,她们多是面容朴素,看得出来有几个人衣裳都没有穿的整齐……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

    这片城区真的很平和,有三两青楼姑娘结伴而行,见到她们之后浅浅一笑。

    在一些庭院的路上,还有狸花猫躺在柔草之上,翻着肚皮晒太阳,姑娘们路过的时候会弯下腰来逗弄一会儿。

    晨跑需要毅力,于是安宁身穿白色连衣裙在前面跑步,引领最舒适的节奏,杜七和明灯跟着她的步伐跑着。

    不过一刻钟,杜七的额前就起了一层汗水。

    明灯自然不累,轻松的陪在杜七身边。

    可是,明灯的脸色却很怪,她看着前方身材轻盈安宁,嗅着安宁身上传来的香气,眸子中映着一抹金光。

    安宁姐在发光。

    很亮。

    却不刺眼,很温和,但是在明灯眼里,这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那金光以安宁为中心,将她和小姐全部收在里面。

    她为什么会发光????

    明灯脑袋上飘起一个问号。

    她和翠儿姐去过鱼市,见过几条脑袋上会发过的鱼,难道人也有会发光的?

    “小姐……”明灯咽了口唾沫。

    “嘘,不要说。”杜七开口说道。

    姑娘家的脸皮都很薄,这种事说出来安宁的脸面会挂不住,反正也是为了她们好,就当做没看见了。

    “……知道了。”明灯点头。

    “安宁,停下,我、我歇一会。”杜七气喘吁吁的停下,胸前剧烈起伏。

    她本来还能撑一会儿,可一开口说话就破了功,心口一阵疼痛,估计是跑岔了气。

    安宁停下脚步,看着杜七那上气不接下气,满脸通红的样子,叹气。

    七姑娘的体质还真差,明明都开始修炼了……

    “七姑娘,不要停下来,得走着休息,不然明个会浑身酸痛。”安宁提醒道。

    杜七点头,迈开那灌铅似的腿,缓慢向前走,同时回复体力。

    安宁没有用佛光帮着杜七恢复,这佛光的作用是帮着杜七适应灵气,可是杜七的天赋和她的体力一样差,自己的秘法愣是没有作用。

    三人并排走着,安宁问道:“七姑娘,跑了一会,有什么感觉?”

    “感觉?”杜七停下脚步,低头看着自己日渐丰满的身子,说道:“胸口疼,嗯……胸有也有点疼。”

    安宁:“……”

    明灯:“……”

    一阵沉默之后,两人一同看向杜七,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接着便是一起叹了一口气。

    安宁还好,明灯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尚未发育,差得远呢。

    “你们怎么了?”杜七歪了歪头,问道。

    “没什么……我没有七姑娘那样的身材,没有考虑过这一点。”安宁扶额,接着说道:“我忘记以姑娘的身子,是要穿束胸的。”

    “束胸?我见十娘穿过。”杜七点头,若是能让自己不至于晃的坠疼,那穿就穿了。

    “今天就到这吧,明个再继续。”安宁说道。

    杜七使劲点头,总算是能休息了。

    “那咱们接下来去哪?”杜七提议道:“去吃早饭吧,柳姐姐的店面开着呢。”

    本来说好锻炼完了再吃,现在嘛……就算是锻炼过了。

    “去去去,都听姑娘的。”安宁望着杜七,很是无奈。

    不过在走之前,安宁走到杜七面前,从怀里取出一条手帕轻轻擦去杜七额前、耳后、颈间的汗渍,收起后说道:“走吧。”

    杜七没觉得不自在,明灯很是自责,她作为小姐的丫鬟,居然没有注意到,被安宁抢了先。

    不愧是会发光的人。

    三人一同离开。

    ……

    ……

    远处的茶馆,卧松云咽下口中的茶水,嘴角微微抽动。

    方才那个垫脚给杜七擦汗的姑娘,是禅子,是佛门未来的主人,是净土莲宗的住持。

    很魔幻。

    “小子,这七姑娘真的是好命,元君也好、禅子也罢……竟然都喜欢她。”卧松云对着段千川说道。

    “七姑娘是很善良,医术也很好。”段千川如实说道。

    一段时间没见,段千川的身子匀称了许多,整个人气势内敛,看的出来修炼道家功法有成。

    “你喜欢吗?”卧松云笑着。

    段千川没有回应。

    “好了,不逗你了。”卧松云看着面前的疤脸少年,在春风城上方涡流的影响下,段千川的修炼速度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不愧是青州段干观的遗孤,天生就适合修道,他的天赋很高,初步估计不比四方书院那位紫衣书生差。

    卧松云对于自己收的这个徒弟可以说是相当满意了。

    “对了,你看得出那姑娘的修为吗?”卧松云问。

    “七姑娘?她也修炼了?”段千川一愣。

    “修炼了,但是天赋不是一般的差。”卧松云说这话的时候,面色怪异。

    他其实一直看好杜七,包括元君也是一样,他们都认为杜七这般心性的姑娘,一定是个修炼的好苗子,可是谁成想……居然那么差。

    他看着可怜,都想掏一粒三清丹给杜七了。

    不过,以杜七的性子,一定又会说不要。

    段千川听到杜七的糗事,却一点也失望,平静的说道:“武,本为止戈之意。修炼也是一样,七姑娘有一手医术,比我有用的多。”

    他纵然是修为傍身,能够开山裂石,却依旧觉得自己是没用的人。

    若是能保护姑娘这种有用的人,那就不枉他的用心修炼。

    “目光短浅。”卧松云哼了一声,却没有反驳。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道。

    这孩子倒是有些像他那个为了青州而牺牲的父亲。

    “倒是师父你,不是说闭关,怎得出关了。”段千川问。

    卧松云闻言,抬起头看着那愈发巨大的灵力涡流,说道:“出来盯着点天上的灵海,以防有心人利用这灵海将整个地脉炸上天。”

    “……”段千川吓了一跳,这灵海是那么危险的东西?

    “好了,问题也不大。”卧松云摊手,以这灵海的规模,他全力出手都不可能撼动它的稳定性,除非是两个他这样境界的人,命都不要了冲入灵海中自爆……不然也不会出事。

    前些时日,元君来信让看着点,那他就听命了。

    “师父可不要吓我。”段千川松了一口气。

    “小子,你还是春风城的侍卫吧,去给我弄张花月楼的券。”卧松云忽然说道。

    他出关闲着,正巧听说有曾经能掀起十里春风城的姑娘要登台,一听还是杜十娘,是元君在意过的姑娘,便来了一些兴致。

    段千川是侍卫,侍卫的规矩是不能去青楼,不过他现在的身份特殊,在尊上面前能说上一些话,毕竟修为提升了。

    “花月楼……”段千川脸上的疤痕一抽。

    咱们不是道士吗?

    哦,师父有时候也是书生,书生去花月楼就理所当然了。

    “师父不是认得尊上,自己去要不就好了。”段千川说道。

    “我不要脸的?”卧松云反问。

    “……”段千川沉默。

    与自己徒弟要青楼的入场券难道就有面子了吗?

    无语之后,段千川面露担忧之色。

    十姑娘重新登台的消息这几日在春风城是传的沸沸扬扬……同时,他也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话……

    希望七姑娘听到之后不要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