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 > 第836章 澪被宠到,恃宠而娇
    门是四合院风格的古建筑门,门被关上后,御邢将横式锁锁上。

    门外的周茹画怎么摇门都进不来。

    “我只要一夜......我真的只要一夜,不奢求其他的......我也不会跟姐姐抢你的......”

    周茹画还在拍门,拍了拍门又摇了摇门锁,不死心。

    现在这个时间点,住所这边几乎没有人,吴家还是古时候的建筑风格,人现在也基本上全去了澡堂。

    澡堂是人最多的地方。

    周茹画拍着门,门内硬是一丁点响动都不再有。

    她来时就穿着单薄,只穿了一件抹胸衣,露着胳膊,肩膀处披一件薄如蝉翼的透明外套。

    外套向左侧肩处一滑,露出肩膀。

    她是有备而来。

    卧室内。

    司瞳坐在床边的板凳上,将门外周茹画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

    御邢的关门声她也听的清楚。

    但她就是想看御邢是何反应。

    没一会儿,门外响起路过走廊的人声,周茹画的声音也消失了。

    她定然是走了。

    “她送上门,你不接受?”司瞳侧着头,轻歪着脑袋看御邢,说出这话时,她的声音又冷又蔑。

    仿佛只要他刚才搭理周茹画半分,她便再也不会看他一眼,转头便离开。

    他的澪,吃醋了。御邢回至司瞳面前。

    心中更有说不出的舒悦。

    他大掌下垂,伸手,即一把抓住司瞳嫩手,将她从椅子上拉起,让她前额贴着自己胸膛,“除了澪,谁都不要。”

    司瞳不知自己方才听见周茹画对御邢说的话时,她是一种什么感觉。

    她只知道,若方才御邢理了周茹画,她便再也不要见到御邢。

    同理,周茹画,她记住了。

    能被澪记住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像哥哥司辰那样在意的人。

    一种,是即将被送下地狱,死亡名单上的将死之人。

    ......

    司瞳在御邢房间待了一个小时还未走。

    去澡堂的司辰也没回来。

    司辰必定是被拖住。否则今晚周茹画不会穿成这样过来找御邢。她一定想好了与御邢若是事成后的打算。

    “别动。”

    房内,司瞳坐在板凳上,纤细的手抓住御邢的黑碎短发,用卧室旁那个复古化妆镜前放着的小皮圈,给御邢扎了一个朝天辫。

    御邢拥有一头漫画少年的黑碎短发,侧视轮廓棱角分明,俊挺的鼻梁,与间距完美到没有一毫米偏差的双眼,侧看正看,都丰神俊朗。

    众神们冷血无情的王,此刻却被司瞳抓着头发,不停的肆意任由她摆弄。

    “你若是再动,我便一个月不理你。”御邢侧了侧头,想去侧望在身后肆意把玩自己黑碎短发的少女,耳旁传来少女的轻声。

    从未怕过任何事物的御邢,听了少女这话,当真没有再动。

    任由她在自己清爽的短发上胡乱搅动。

    司瞳给御邢扎了三个朝天辫,本该是小孩子扎的发型,本该是丑陋无比的造型,但在御邢头上,却丝毫不减他半分俊意。

    司瞳面上虽冷淡依旧,替御邢扎完这极损形象的头发后,她仗着他对她的溺爱,同他说:

    “这辫子我不允,你便不许拆,否则日后不许你进我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