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寸人间 > 第1100章 尔敢镇仙?
    第三世里的孙德,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虽说着罗与古争仙位的故事,成为了小镇的风云人物,但却机缘巧合的,竟被一位路过的修士看好,从此踏入了宗门,开启了坎坷却有趣的一生。

    在这修行的人生里,我看着具备资质的他,一路崛起,似有一股蕴含在他灵魂内的波动,在不断刺激这个世界,使得孙德在这崛起的途中,多灾多难。

    这主要体现在……他的宗门上,在我的见证里,我看到孙德这一辈子,一共拜入了九十七个宗门,而每一个宗门……都会在他拜入不久,就被强敌灭宗,长的三个月,短的只有一天。

    以至于到了最后,修为不是很高的孙德,竟成为了修真界赫赫有名之人,甚至多次被魔修掳走,将其改变容貌加以控制后,飞速的安排到敌方宗门内……作为终极至宝来使用!

    而在这过程中,也出现了几次因投出晚了时间,掳他的宗门扛不住他的无上气运,从而被灭门的事情。

    但总体来说,孙德的大名,在整个修真界,都是如雷贯耳,尤其是当他的无上气运,在灭宗时间上缩短,变成了几乎是他一拜入,就立刻会有浩劫降临后,孙德已经是所有人都谈之色变,无数宗门日防夜防的存在。

    也不是没有人想过将其灭掉,但……可怕的是所有付诸于行动者,都会因各种意外,出师未捷身先死。

    最夸张的一次,是一位堪称大能的强者,准备了许久,甚至施展了多个可以抵抗霉运的法宝,但依旧还是没等出手,就被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数千流星,直接轰成重伤。

    至于其他想要害他之人,各种奇葩的死法,比比皆是,有的被雷劈死,有的刚一冲来,居然直接绊倒,一头撞死的。

    很难去想象,身为修士,绊倒也就罢了,但却把自己撞死……这一点,孙德自己也都震惊了。

    我也一样震惊。

    于是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孙德渐渐走完了其奇葩的一生,而在他自然老死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了整个世界的欢呼,虽然这欢呼只持续了一刹,就随着孙德的咽气,世界灰飞烟灭,化作虚无。

    但我很满足,看的也津津有味,虽然我知道,下一次的回忆时,我会忘记一切,但我还是颇为期待。

    在我的期待里,我听到了那回荡在耳边的苍老声音。

    “二。”

    这一次,这个声音似乎虚弱了很多,仿佛很努力的,才能说出这个数字,但我来不及思索太多,意识就重新被拽入到了漆黑的虚无中。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喃喃低语,问询整个虚无,没有答案,但我有耐心,因为很快……我就看到了光,看到了世界,看到了孙德。

    这是孙德的第二世。

    这一世的他,用精彩来形容,似乎都不够了,我观看了他整个人生后,总结了一个词。

    “奇迹!”

    唯有奇迹,才可作为孙德这一世的描述,若不是奇迹,为何孙德一个凡人,居然在说完罗与古去争仙位的故事的一瞬间,体内竟突然就多出了惊天动地的修为!

    这修为的恐怖程度,是一个念头,就可让目中所及,不管什么层次的生命,都刹那灭亡的惊悚!

    若不是奇迹,为何孙德修为突然出现,在离开小镇后,他几乎每天,都可以捡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法宝,甚至只要他想,似乎什么都会出现。

    我亲眼看到,他想有道侣时,当天就莫名其妙出现了数十万女修,诡异的爱上了他,死心塌地……

    我亲眼看到,他想有朋友时,当天就出现了数百万之多的修士,从各个星球飞来,见到他就热情无比,拉着就磕头结拜。

    我更是看到,当他喃喃低语自身为何没敌人时,全世界,全宇宙,所有存在都瞬间对他敌意到了极致,见面就要发狂不共戴天。

    这种无所不能,只要敢想就可以实现的人生,让我非常非常非常的羡慕。

    于是,我实在忍不住,悄悄的传递了一道意识,引导了一下孙德的念头,使他在某一天,突然出现了一个想法,他想有子嗣。

    于是……全世界,全宇宙,全物种在这一瞬,竟都身体内出现了属于他的血脉气息……这件事的恐怖程度,是很难想象的,而孙德也在望着其面前出现的一株巨大的树木时,呆了许久。

    这树木身上,也有他血脉的波动,某种意义,此树是他的子嗣。

    似乎也被这件事震骇到了,孙德低下头,开始望着我,而我……也因为此事暴露了。

    我的身上,自然不会有血脉的气息,于是我就成为了他感兴趣的重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已经将整个宇宙都玩坏掉的孙德,开始了对我的研究。

    不管是法术镇压,还是天雷轰击,又或者刀剑切割,封印以及焚烧,还有集合整个宇宙之力镇杀,种种手段,都被他陆续展开。

    这让我很不高兴!

    而显然,孙德是不会有结果的,无论他用了什么办法,采取了什么样的举动,依旧一切无果,而我也在这过程里,看出了孙德的体内,似乎沉睡着一个虚弱无比的残魂,此魂始终沉睡,且处于消散之中,需要一些契机,才可苏醒,但这契机,很难。

    而这残魂体内,我看到了一黑一红两条丝线,与后者比较,前者虽蔓延虚无,不知连接何处,但却微弱无比,若我想断,一个念头就可。

    那更像是一个诅咒,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意识到这一点的。

    可让我警惕的,是那红色的丝线,它绝不是诅咒,且这丝线与此魂也并非完整的一体,就连其自身,似乎也都是残缺的,也不像是外来的封印,更像是此残魂努力获取,试图强行融入体内之物。

    位格很高,极高!

    这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似乎有些眼熟,我想我或许见过?

    但我很清楚,看到这条丝线的一瞬,我心底很是不喜,因为我在丝线上,感受到了一股贪婪,且对我能产生一些威胁。

    于是不高兴的我,想了想后,对着孙德说了一句话。

    “此线,永被镇压!”

    几乎在我开口说出这两句话的刹那,孙德体内残魂中,那条血色的丝线,猛地一颤,强烈的扭曲起来,看起来就好似一条蜈蚣,甚至都发出了疯狂尖锐的嘶鸣。

    “尔敢镇仙?!”

    整个世界,在这血色丝线的嘶吼中,瞬间崩溃,支离破碎后,化作无数的碎片,猛地倒卷,形成了漩涡,将一切吞噬,而我的意识,也重新回到了虚无,听到了一个沧桑虚弱,似已到了极致,带着颤抖,用全力传出的苍老声音。

    “一!”

     ———

    一直在写,刚写完,更新晚了,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