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寸人间 > 第1061章 命运!
    陈炀是善良的,这一点与他的本性有关,也与他从小的家教有关,他的父亲修为虽不高,但在学识以及品德上,不但被家族公认,哪怕在凡俗里,也都如此。

    而他的母亲,一样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的同时,对陈炀的教育,也是潜移默化,使他没有如其他同伴般,自觉高人一等,而是温和谦虚。

    再加上不俗的外表,这一切就使得陈炀的童年,充满了欢乐,也使得他对于自己的理想,很是坚定。

    行善天下,斩妖除魔!

    而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在拜入圣宗后不久,修为突破到了尘境的他,开始了外出的历练,这一次的历练,他见到了世间的恶,也见到了外界的混乱,但他用他的修为,用他手中的剑,尽自己所能在世间走过,尽自己所能,去行善八方。

    被他救下的凡人很多,被他斩掉的妖魔一样很多,还有就是来自同宗又或者其他道门的朋友,也随着他做人的温和与乐于助人,以及自身的不凡,渐渐更多。

    有些人,从一开始或许就注定不平凡,陈炀就是如此。

    正直,义气,助人,温和,阳光,谦虚……等等美好的词语,都可以在他的身上找到注释。

    如此之人,又具备惊人的资质,一定程度上,他已经是人生的赢家。

    所以在拜入这圣宗分支的第十年,修为到了尘境大圆满的他,几乎是被全部同辈认同,被所有长辈认可,成为了这一代的大师兄。

    那一刻的他,笑容依旧是蕴含着美好,蕴含着对未来的期待,哪怕看到了世间的太多阴暗,可他的笑容不变。

    那一刻的他,被宗门寄以厚望,是家族的骄傲,是同门的楷模,是一切光芒的汇聚点。

    “我做不到去改变世界,但我能做到的,是做好自己,唯有如此,我方能此生不负你!”这是他对自己说,也是对一直爱慕的小师妹,在订婚时,说出的话语。

    那一刻的他,内心的理想有很多,让亲人开心,让家族更好,让爱人笑容常在,让朋友与自己一起成长,让哭泣的人减少,让幸福能伴随更多人的一生,让世界因为自己的点滴,慢慢变的更美好……

    若没有变化,按照他的轨迹,或许陈炀真的可以走的更高,走的更远,他的亲人的确会开心,他的家族的确会更好,他小师妹的笑容,也应该会永远都在,而朋友也是这般,或者哭泣的人,也会真的减少,或许幸福的确会弥漫在更多人的一生。

    可是,有些时候,没有人会知道明天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可以去预料,一个选择,或许能改变,能逆转一切!

    这个选择,在他修为突破了尘境,踏入灵境后,走来了。

    他被圣宗的总宗看重,给予了进入总宗的机会。

    作为此地分支宗门的第一骄子,陈炀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很振奋,他的家族一样如此,唯独让他遗憾的,是总宗给予的报到时间很短,这使得他与小师妹的婚礼,不得不因此拖延。

    “等我去总宗报到后,会申请一段时间的假期,回来和你完婚。”这是陈炀在临走前,凝望她的小师妹,轻吻其额头时,给予的承诺。

    但注定……这个承诺,无法完成了。

    因为陈炀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总宗等待他的,是伴随他后续短暂一生的噩梦……

    在来到总宗的第一时间,他与其他分宗与他一样被点名叫来的九十九个天骄,在没有任何理由下,直接就被关押在了一起!

    关押他们这一百人的地方,叫做血狱!

    这是一座监狱,一座充满了阴森与邪恶的监狱,在进来的第一天,他们的修为就被压制,有一个低沉冷酷的声音告诉他们,这里的规则,就是杀人!

    他们彼此之间,要相互杀戮,且每天每个人必须要杀一人,做到了,可以给予食物,给予灵石,使自身力气恢复,使修为也能略微恢复一点点。

    但做不到的那些人,但凡是死亡者,他们的亲人,朋友,等等一切相关者,都会被斩杀!

    而自身没有死,也没有去完成任务者,那么他们将亲眼看到,自己的亲朋,死亡的画面。

    最终,当这里只剩下一个活人时,才是监狱打开的一刻。

    这声音的回荡,让他们这一百人,全部心神震动,陈炀更是觉得荒诞,可无论他们如何开口,如何寻找出口,如何想办法,最终全部失败……

    直至第一天过去后,除了个别之人完成了任务外,包括陈炀在内的绝大多数修士,都没有杀人,而在午夜钟声回荡间,让陈炀发狂的一幕,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种大神通之法,直接投放在了此地所有没完成任务者的脑海里,让他们看到了各自不同的画面。

    陈炀看到的,是自己的父亲……那一向含笑,待人温和,一生没有任何污点的父亲,被人一点点碾碎了全身的骨头,在阵阵凄厉之声中,又被捏碎了全身的血肉,直至形神俱灭!

    陈炀不信,他觉得这一定是假的,自己是圣宗弟子,自己没有做出任何背叛宗门的事情,自己更没有作恶,所以这些事情,不可能,也不应该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一定是进入总宗的考验,这是幻境!”

    陈炀喃喃,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不但告诉自己,他还告诉其他人,在这样的坚定中,虽有人选择了相信,但更多的人,开始了沉默,且彼此都本能的分开,时而目中露出的凶芒与挣扎,给此地造成的压抑感,让人心悸,使得分开的众人,开始各自选择藏身之处。

    陈炀也是如此,因为在第二天,出手杀人者,还是多了几位,但终究选择沉默的,还是更多数,只是当午夜到来时,画面再次出现后,有的人,发出了哀嚎与疯狂的嘶吼。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一心一意对宗门,视宗门是我的家,为何要对我如此!!”

    在四周人的嘶吼里,陈炀身体颤抖,他的脑海浮现的画面里,是他的[笔趣阁5200 www.bqg5200.biz]叔叔,被人以同样的手法施虐,凄厉惨嚎而亡!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陈炀颤抖着,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宗门的考验,一定是。

    很快,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陆续过去,陈炀整个人已披头散发,躲在自己的藏身之地,在这三天里,他再次看到了亲人的惨死,同时他也发现了但凡是选择了杀人之人,一个个都变的沉默,同时他们这些人,也分成了两部分。

    一部分是与陈炀一样,都不曾杀人者,另一部分则是已然杀过人,且在第二天时,出手更为迅猛。

    而后者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无论是相信了画面,还是为了食物,又或者为了灵石来恢复被压制的修为,太多的理由,让选择杀人者,不得不多!

    直至第九天到来,陈炀的藏身之地,走来了一个目露凶光的青年。

    陈炀记得他,那是最开始的第二天,和自己一样认为这里是幻境的同宗,而现在,显然他不信了。

    “陈炀,你既一直认为这里是幻境,是宗门的考验,那么让我在这里杀了你,帮你解脱,帮你去印证一下答案。”

    “或许,这里死亡后,你就会在总宗内苏醒,最多最多,也就是考验失败罢了。”青年缓缓开口,步步走来,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