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本港岛电影人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赌神高进,复仇开始(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整个赌船状况凄惨,场景震撼眼球。

    高进不断在梁朝玮和吴振宇的帮助、掩护下逃离赌船上的追杀,这里的打斗风格更加凌厉。爆破特效做得不逊色于好莱坞的团队,甚至犹有过之!实际上,在动作片上,港片一直都很有优势!

    “跳!!!”

    高进在梁朝玮的掩护下,从几十米的赌船上,凌空直接往下跳!

    轰!轰!轰!

    身后冲天的火花,赌船爆炸!

    整个镜头一气呵成。

    “哇!这个镜头酷!”坐在包厢的大鼻子看着这个镜头,难以置信。

    这种镜头曾经全港只有他敢跳。

    如今,却没想到吴孝祖的电影中,出现比他跳楼还要震撼的画面。

    戏院的观众更是震撼的目瞪口呆,肾上腺素不断飙升,真的是惊心动魄。

    这个镜头在拍摄的时候,难度极高。

    两位替身演员是吴孝祖特意从国外请来的专业极限运动员。

    接下来水下的一幕参考了《战狼2》。

    水下摄影的难度不用说,但厉害的不是扮演周闰发的替身,而是拍摄他们的摄影师!

    海面上,邮轮冲天大火映射整个天空,巨大的火焰让整个影厅都鸦雀无声。

    …

    高进与梁朝玮“游”失。

    海面上,一艘救生艇慢慢的开了过来,梁镓辉穿着灰色西装,嘴唇上规整的克拉克盖博款的一字小胡子微微翘起,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领带夹上状若黑龙的宝石。

    老神在在的拿着鱼竿敲了敲水里泡成落汤鸡,抱着个游泳圈飘荡地高进。

    “当当当……需不需要捞你上来?”

    “许一矾?!”高进抹了一把水,咬着牙看着对方。

    “200万美金,我救你上来。”

    梁镓辉扮演的许一矾掸了掸对方扬上来的海水,眼睛明亮道,“现在300万了!”

    “好!”高进道。

    “使徒在人间行走,为的是传播福音。我替主传播爱……”梁镓辉笑着摆手,让旁边的手下把高进弄上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高进狼狈的看着梁镓辉扮演的许一矾。

    “100万!”

    “好!”

    “有人花钱要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同时也有人让洪先生来不及见你。不要问我是谁,你别老加加加钱……加钱的话我倒是有一点线索。”

    看着高进竖起手指,梁镓辉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道:“对方好像与最近的中东那边有关,也有人说他们刚通过洪先生买了核弹头……你别这样看我,你该相信我的情报。总之有一股势力在针对你!”

    “为什么是我?”

    “300+100+100……五百万!”

    梁镓辉先笑了笑,然后把一个卫星电话给对方,“不如先把账结了好了,转入我瑞士银行的户头就好了。”

    高进眼睛不眨的接过对方的电话,梁镓辉核实之后,确认自己的户头多了五百万,这才露出笑脸。

    “抱歉,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嘘……你忘了,这是我的地盘……”

    梁镓辉竖起手指,嘘了一声,看着被保镖制服的高进,耸耸肩,“不过可以赠送你一个消息。昨晚,有人出3000万美元,买你的命!呐……你不要这样看我。”

    拍了拍手,叹息遗憾道,“可惜有效性只在昨晚,今天你已经不值钱了。”

    “能帮我找到阿琛吗?”高进看着大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转过头,“100万!”

    “冇问题!”梁镓辉点点头。

    “送我去旧金山或者拉斯维加斯!”高进突然有点心神不宁。

    阴沉沉的海面上,漂浮着爆炸物,显得混乱无比。

    高进站在船头,阴霾似乎在不断吞噬他。

    光影下,他在此刻无比的孤寂单薄。

    在黑暗风电影中,东亚黑色电影的开端,很多人认为是1979年黑丝袜红指甲的赵雅芷主演,许安华执导的新浪潮电影《疯劫》。

    早期的黑色电影形成于1940-1958年的好莱坞黑白影片。后来到了60年代,欧洲电影出现了新的黑色风格的电影,被称为黑色电影。

    《赌·神:即刻开战》这部戏则推翻了之前形成的黑色风格。

    达到了更高明的态度。

    这部戏实际上属于普通观众看了觉得很爽,影评人看了很震惊,电影人看了革新电影认知的一部创新之作。

    它可以很商业,因为它具备所有的商业元素。

    所以,此刻观众看得如痴如醉。

    它实际也很内涵,因为里边有着种种人物在里边,也探讨了高进的心路以及对于人的讨论。

    当然,这一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吴孝祖本人也不可能涉及太深。

    电影开始了十几分钟,高潮迭起,现场观众全都眼巴巴的盯着银幕,舍不得错过一帧一秒。

    全程无尿点。

    电影的节奏把控如行云流水一般,每个点都触到了观众的G部。

    这种稳稳的节奏,看的陳凯哥、宫郦等内地电影人更是震撼不已。尽管他们见多了大场面的战争戏,出动飞机坦克都不在话下。但吴孝祖这种摧残的暴力美学营造的震撼,依旧让他们萦绕心头。

    这部戏可能在文艺性上不如《嫌疑人》的高度,但是在商业性上,真的是突破了港片的桎梏!

    足以媲美好莱坞的顶级动作电影。

    之前观影过《第一滴血3》的许多影评人心中暗暗比较,惊喜的发行,屎太浓还是太稀松了……

    吴孝祖给荷里活的动作片电影同仁,好好的上了一课!

    革新了动作电影片节奏!这种改变是未知的!

    作为戛纳电影节历史上最年轻的金棕榈奖获得者,吴孝祖的新电影不单单瞄准了本土市场,最重要还有外埠票房。

    不然三两千万的票房,很难收回成本!

    这场爆炸戏就烧了百万的经费!

    幸亏众多演员片酬都普遍降低,不然可能经费都不够!这部戏的爆破场面比《双雄》都提高许多。

    这才是真正的大制作!!

    戏院,无数人咋舌不已。

    这种画面,《警察故事》与其相比都略显不足,非要等到《红番区》,港片才真正拍摄出这种能够比肩好莱坞的大场面!

    这时候,这种炸船的惊天动地的大场面,在80年代,就相比于后世《阿凡达》给内地观众的震撼。

    ……

    “噗通——”

    女人仰面沉入蔚蓝幽深的水中,色彩艳丽的长裙穿在身上,溺水挣扎的动作带动裙摆晃动,恰若水中舞蹈,充满了死亡的妖异美感。

    吐出的水泡就像水晶球,映衬着脸上充满绝望。

    鲜艳的舞裙犹如画板上多姿多彩的调色盘,透过水面曲折的光线,朦胧且梦幻。

    仿佛置身于17世纪巴洛克时期的油画,绚丽多彩,又极具浪漫主义色彩。

    折光粼粼的水面,仿佛有一个雄伟的轮廓映在水里。

    镜头和光线越来越冷——直到一切化为虚无。

    Janet(章敏)在赌船爆炸的当晚,离奇的溺水而亡,尸体被处理了,不知所踪。拉斯维加斯的警方把高进当做了第一嫌疑人。

    因为,机场并没有高进的出入境证明,同时,种种迹象都指向了他。

    ……

    天台上,两个身影错身而战,周围是耸立的高楼,让这里成为‘凹’型的牢笼。

    “如果想要离开拉斯维加斯,我可以帮你。”梁镓辉转头问。

    “她的墓地在哪?”

    “旧金山。”

    “我想去看一看。”

    “…………1美元。”

    高进翻了翻衣兜,掏出一枚硬币,“叮”的弹了过去。

    手拎着礼帽接住。许一矾耸耸肩,捏起硬币,收纳到裤兜里。

    高进目光静静的盯着梁镓辉,开口:“我想知道他们是谁。”

    许一矾没意外对方的问题,手一翻把礼帽重新戴好,拿好身侧的一把银质恶龙把手的黑伞,挑起嘴角,扬起下巴。

    “呵~是个好问题。”许一矾收敛笑容,直视对方,慢慢摇摇头,“可惜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还是不想说?”高进咬肌紧了紧,眼神很危险。

    “你知唔知,威胁一个情报捐客是个很白痴的行为。现在外边黑市上,已经有人开出暗花了。美国警方虽然是一群饭桶,但国际刑警可还在找你。”

    许一矾保持微笑,“换个问题吧。”

    “钥匙是什么?”

    “我只知道,钥匙控制了一枚‘大伊万’。有人从乌克兰运出最少三枚核弹头,想要净化海湾。钥匙应该是一段序列码。”许一矾回答,然后饶有兴致的看着高进,笑。

    “说真的,不如把钥匙交个我,你会更安全。”

    “我不知道什么钥匙!”高进怒气的甩话。

    现在,国际刑警和世界黑市的许多人都在找他,因为大家都笃定他拿了‘钥匙’。

    但高进自己知道,自己根本不知道钥匙是什么。

    现在想想,Janet或许也是因为‘钥匙’死的咯?

    他也是才知道,那艘赌船竟然涉及到了一场“惊天赌局”。

    赌局的结果,他回到美国才知道:以色列出动飞机空袭贝鲁特和黎南部巴解游击队基地。

    同时,赌注就包括3枚核弹头。那10亿美金鬼知道倒了哪里!那场赌局根本就是一群疯子军火商为了利益,不断在推动世界战火的蔓延的游戏。

    他出现在赌局。

    赢了赌局!

    妻子死了,阿琛下落不明,招到警察追捕……

    “无所谓。”

    许一矾笑着耸耸肩,“如果你想找到那群人,不如去高丽试一试。”

    ……

    大雨滂沱,旧金山。

    墓地。一把西方恶龙银质雕像的伞把透过特写镜头,展现在银幕上。

    戴着红色宝石戒指的手举着这把名贵的伞,很稳。

    梁镓辉穿着一身精致的西服,外面披着一件蓝色大衣,笔挺的立在台阶上。

    另一条手臂托着一只黑猫。

    猫咪很舒服的窝在臂弯处,抬起头——邪异的猫瞳竖着看了看远方。

    主观镜头下,不远处,大雨中,高进跪在墓碑前,狼狈不堪。

    “主爱世人。”

    梁镓辉转身离开,不去看那个颓废堕落的身影。

    这里的景象设计就特别有传统黑暗电影风格了。这部戏的故事结构,吴孝祖并没有故弄玄虚。

    《一个字头的诞生》也有人认为是黑色电影,但那部戏是结构式的一种创新。

    吴孝祖之所以被许多影评人称为未来的电影大师,并非只是一部电影的昙花一现,因为他每一部电影都在创新,给电影扩展出更宽广的可能性。

    这部戏,黑暗的巴洛克风格真的迷死人了,或者说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巴洛克风格,而是类似于后来吕克贝松的新巴洛克风格,同时,吴孝祖添加了许多自我的风格在里边。

    但同时,这部戏属于典型的戏剧结构。开端、进展、高潮、结局;人物关系及人物行动发展的都符合好莱坞商业片结构,如果换做一个导演,这部电影可能也不会如此精彩。

    因为他的故事情节并不新颖。

    只是中间的‘断裂式’设计让影片更有悬念。

    观众都很好奇,谁要杀高进,同时谁杀了他的妻子和孩子,梁镓辉亦正亦邪到底是不是朋友?

    这种处理方式并不是吴孝祖独创,后世诺兰就很喜欢有这种迷宫式的手法。

    如今,东西方电影已经开始从单纯的追求艺术上的高低慢慢转变到商业与艺术之间的平衡。这一点,吴孝祖估计会成为许多新一代电影导演的启蒙老师了。

    ……

    黑色污水顺着石板路的缝隙往下渗,旁边满是涂鸦的脏兮兮的墙壁上,布满角质化油渍的井盖突突的往上冒气,旁边铁锈斑斑的楼梯处往下淌水。

    低光源折射的光影把巷子弄得很黑暗,透着烟雾。

    牛仔服,格子衬衫,牛仔裤。

    高进抱着装满法式面包棍的牛皮纸袋低着头,快步走过石板。

    这里开始蒙太奇交叉。

    他回了当初在洛杉矶的家,一寸一寸的思念或者……搜查,这期间,他重新听了《Let'S Stay Together》,嘴角泛笑的离开。

    …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被人监视了,所以他不断的用悲伤和颓废来隐藏和掩饰自己的情绪。为了蒙蔽住对方,他需要用最真实的表现去“麻痹”。

    这样,他才能够顺着这个尾巴,抓住对方的踪迹。

    这一段周闰发奉献了教科书般的戏中戏的表演方式。

    接下来随着空寂的脚步声,蒙太奇穿插着男主角被妻子和孩子的死亡打击的彻底颓废了——短短的几分钟都是他颓废的展现。

    “教授,他的住所我们查了,也跟了他多半年,他应该是不知道钥匙在哪……”

    黑衣人看着浑浑噩噩的走进廉租房高进,拿着卫星电话给对面的人汇报。

    “好,我再试一下他,然后就去高丽处理……”

    后边的声音低不可闻,黑衣人挂断听筒,戴好黑皮手套,朝着高进那处廉租房走去——

    “咯吱咯吱~”

    老式的旋转木质楼梯,空荡荡的,只能听到皮鞋踩在楼梯上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