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配拒绝当炮灰 > 第六十七章 村姑62
    他这些也顾不得再抄写那卷古籍了,而是拉着姜蝉说起了这活字印刷的事情。

    姜蝉结合当初在语文书上看到的关于活字印刷的记载,绞尽脑汁地想了半天。“我觉得咱们可以做泥活字,字模上面刻出想要的字,然后烧制好,最后排版在字盘内,应该就成了吧。”

    姜森是越想越觉得可行,他背着手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恨不得现在就能够亲眼看到做好的字模,林氏看姜森这么焦急地模样,给他支了个招。

    “镇上不就有一家烧制陶器的砖窑吗?你可以去那边问问,先看看人家能不能烧出这样的字模来?后面的你再做打算也不迟。”

    姜森立马就像是得了准信儿一样,带着忠叔就去了镇东的砖窑去了。难得看见姜森对吃的以外这么上心,姜蝉非常惊讶。

    林氏看了眼姜蝉:‘你爹他这是心里激动呢,等他真的按照你说的捣鼓出来这些东西,过了这个新鲜的劲儿就好了。’

    姜蝉静默。

    自从姜蝉随口说了一句活字印刷的事情后,姜森对这件事就上心了,一有时间就往镇东的砖窑跑,平日里好友喊着聚会他也不去了。

    姜森的几个朋友就上心了,这天下午,刚刚下学,姜森稍稍收拾就准备离开学院,结果被李睿斯等几个好友给拦住了。

    李睿斯这大冷天的还带着把扇子,狐狸眼似笑非笑地盯着姜森:“瑾之,你最近有点不对劲啊,在忙什么呢?”

    “对啊,还搞地神神秘秘的,你在捣鼓些什么?”

    “我看你最近总是往镇东去,镇东除了那座砖窑,其余还有什么好看的?”

    “搞不齐这砖窑里有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姜森皱眉:“去去去,这种话是能够随便乱说的吗?你们想知道啊?我就带你们去见识见识。”

    这也是姜森一早的想法,好东西应该和朋友们分享啊。

    姜森这话一出口,众人就知道真的有什么稀奇的事情,俱都跟着姜森后面去了镇东的砖窑。

    砖窑的主人一见到姜森立马就笑开了花,最近姜森可是他这里的大主顾,照顾了他不少的生意呢。尤其是这泥活字,他可是赚了好大一笔。

    “姜老爷,您要的泥活字我全都给您准备好了,您看您是现在拿回去还是?”

    虽说不明白姜森要这泥活字做什么,可是客人要什么东西,他们就得要供应上。姜森瞅了眼几个还摸不着头脑的好友,毫不客气地将主人家搬上来的泥活字往几人的怀里塞。

    他正愁今天没有人帮忙运回姜府呢,这不有现成的人选送上来了?姜森的嘴角翘了翘,他的热闹是那么好看的吗?

    这东西毕竟是胶泥做的,还是很有重量的。几个好友都是面色一变,一行六人抱着六个大盒子,气喘吁吁地回了姜家。

    文人嘛,都是这样,几乎都是体质偏弱。到了姜家,一连喝了好几碗茶,李睿斯几人才算是缓了过来。

    李睿斯擦了擦汗:“我先说好,要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我可要立马走人的。”

    “就是啊,还拉着咱们来给你做苦力,瑾之兄,你可忒不厚道了。”

    姜森摆摆手:“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姜忠!姜忠!”

    姜忠自然就是忠叔了,听到姜森的传唤,立马搬着两个四四方方的铁盘过来了,铁盘里还放了几个纸包。王妈跟在后面拿着两个铁板,看地堂屋内的众人是一愣一愣的。

    姜蝉扶着林氏慢悠悠地走在后面,林氏进来后就看到那几个木盒子,顿时就眼前一亮:“字模做好了?”

    “可不是?还是几个好友帮忙搬回来的。”

    姜森也不是过河拆桥的人,指了指累瘫在太师椅上的五个好友,让姜蝉见礼。几人受了姜蝉这一礼,忙不迭地坐端正了。

    “小蝉,咱们这就开始?”

    姜蝉自然是点头答应的,她拿来姜森前几天和李睿斯借的那本古籍,翻到了首页,看字数还蛮多的,正好就从这一页入手好了。

    忠叔很有眼力见地将带框的铁盘搬了过来,姜蝉顺手拆开上面的几个纸包,里面是一种灰扑扑的药剂。

    王妈和忠叔一起将这药剂均匀地平铺在铁盘的底部,姜森已经在对照着古籍在找相应的字模了,在找到相应的字模后,就将这字模按照古籍上的排版在铁盘里摆放好。

    这下子几人不都明白了?李睿斯倒吸一口凉气,挤开来姜森抓着一个字模仔细地打量。他这才发现这些字模都是一样的大小,顶端全都刻着字,字体是反着刻的,要是翻过来沾上墨水的话,不就是正确的字了吗?

    这下姜森是彻底地被五个好友给包围了,没有多久,一版字就已经排版好。姜蝉抿抿唇,招呼忠叔在排版好的铁盘的底部用火烘烤,使得底盘里的药剂微微融化。

    随后再将刚刚王妈拿进来的铁板把字面压平,这样才成为真正的版型。接下来就到了刷墨的时候了,李睿斯这次非要抢了姜森的活儿,自己端着个砚台在字模上面刷墨。

    一个很健谈的好友现在也不说话了,眼疾手快地揭过来一张纸,快很准地盖在刷过墨的字模上面,再轻轻压了压,就将这张纸给揭了下来。

    姜森早就在一边坐下了,摇头晃脑地看着几个人忙活。李睿斯凑过去一看,个个都非常地清楚,可比正经地抄书快多了。

    他细长的狐狸眼一眯,就看到了好整以暇坐在一边的姜森:“瑾之,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大才?”

    姜森吹了吹茶碗中的茶叶,“这可是我们小……”

    林氏眼疾手快地掐了一下姜森的手臂,姜森手指一个哆嗦,立马改口:“这可是我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哪还能够让你们轻易地看出来?”

    林氏的动作李睿斯自然是看出来的,他眯了眯眼睛,既然林氏不让说,估计也是有她的道理,况且姜森都已经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再追问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