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廷 > 第六十三章 鲸吞
        周记铺子内现在就五个人,李实,他的小徒弟以及如夫人。

    周正,魏希庄。

    魏希庄的绣春刀架在李实的脖子上,一脸的杀意。

    李实这个老东西太可恨了,魏希庄着实被气到了,如果不是没杀过人,或许真的就一刀砍了下去。

    小太监,美妇人这会儿神情紧绷,浑身颤抖,吓的一句话也不敢说。

    魏希庄是谁,是魏忠贤的族孙,他要是杀个人,还能有什么天大的后果?

    这回,李实也怕了,感觉着脖子上寒意森森的刀锋,脑子里全是刚才周正的话。

    李实强行镇定心神,瞥了眼锋利的绣春刀刀锋,目光看着魏希庄,犹豫着又转向周正,声音没了之前的尖锐高亢,反而低沉的道:“你没有证据,你休想污蔑咱家!”

    周正拿过油纸袋,掏出一本账簿,推过去,道:“你看看,有什么不对的,我找人纠正。”

    李实看着‘账簿’二字,心头就是一跳,伸手翻开,脸色顿时变得难看,翻的越多越难看。

    魏希庄也在瞥着,当看到高,周等姓字的时候,心里更加笃定,刀锋猛的一用力,冷声道:“老东西,跟我走一趟诏狱吧,这一次,我保证你不能活着走出来!”

    李实僵硬老脸抽搐了一下,目光从账簿上移开,感觉着脖子上的冰冷,看着周正,满脸阴沉的道:“这些东西你从哪里来的?”

    这些账簿,是李实收受贿赂的详细记录,其中那些被剔除逆党案名单的东林人都在上面,包括攻击客氏与魏忠贤最凶最狠,魏忠贤一直想弄死的那几个!

    周正一直平静的双眸忽然变的冰冷,盯着李实道:“别说翻一个小小的上官勋的案,我现在就是弄死你,谁也不会说什么!”

    这个案子的难点就在魏忠贤,现在李实没了魏忠贤的庇护,以他的那些斑斑劣迹,想弄死真的太容易了!

    李实身后的徒弟、美妇人浑身颤抖,表情苍白无比。李实是他们的靠山,若是李实死了,他们离死也不会远。

    李实眼神里恐惧一闪,轻轻动了动脖子,看向魏希庄,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道:“魏公子,咱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凡事好商量,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魏希庄今天在李实这里受了奇耻大辱,真的恨不得宰了这个无耻老贼,但他也还算冷静,知道杀了这老东西也解决不了问题,转头看向周正,目光探寻。

    李实连忙跟着转过去,急声道:“周御史,我知道上官勋的案子让你难办,我可以做成铁案,尽快处死上官勋,也能让上官家不再告状,这样你就能对皇上有交代……”

    周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着院子里的家丁道:“去楼上将笔墨拿下来。”

    那家丁一直在门外候着,还震惊于他们家二少爷的翻云覆雨,听着周正的话,猛的惊醒,慌忙道“是二少爷。”跑进院子,急匆匆的跑上二楼。

    李实不知道周正要干什么,依旧舔着僵硬的笑容,颤巍巍的道:“周御史,我可以帮你父亲官复原职,还能更进一步,你的这个生意,我也能帮你做大,一年赚十万两很容易……”

    家丁很快拿着文房四宝下来,要在周正面前快速铺好。

    周正伸手阻止,道:“给李公公,他要写字。”

    李实一见,顿时神色微变,道:“你要我写什么?”

    家丁连忙弄好,飞快又悄步的退回到院子里。

    周正看着李实,微笑,道:“写周起元一案的详细经过,记住,是详细,如果你写的跟我了解的不同,诏狱。”

    李实脸色骤变,眼神闪过恐惧,继而是愤怒。

    二月发生的所谓的‘逆党案’,起因是周起元作为清流习惯性的打压李实这个提督太监,李实拉拢,讨好,行贿等方法行不通,不甘忍受,怒而上书弹劾周起元‘结党谋逆’。

    魏忠贤抓住这个机会,兴起大狱,将身为应天巡抚的周起元,御史周建宗等十多东林人抓入镇抚司狱,继而弹劾高攀龙等东林大佬,迫使他们辞官。

    最终的结果,就是周起元等人被杀,高攀龙等自尽,东林最后的力量被绞杀一空,魏忠贤狠狠出了口恶气,阉党一家独大,再无抗衡。

    因此,这‘逆党案’本质是党争,由李实构陷而触发。

    李实看着眼前的笔墨,表情阴沉变幻。

    如果这件事他写出来了,那他就真的翻不了身,这么大把柄在周正手里,他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周正眼神冷冽,道:“如果你不写,现在就死!”

    魏希庄压着绣春刀再次用力,冷声道:“看来我带你去诏狱你这老东西才会老实!”

    李实脖子渗出血丝,浑身剧烈一颤,不自觉的伸出手,拿住笔,犹自不甘心的道:“周御史,我有很多银子,只要……”

    周正冷笑一声,道:“你没有与我谈判的资格,要么在这里写,要么去了镇抚司狱,一番大刑之后再写,你自己选!”

    李实内心极其屈辱,不敢,脸上也尽皆是愤怒与怨愤。

    但这些都没用,周正拿住了他的把柄,真要弄死他,一点后果都不用承担,无所顾忌!

    何况,他清楚他自己,根本抗不了任何刑具!

    李实看着脸上杀意不减的魏希庄,拿起笔,颤巍巍的开始写。

    他没写几个字都要停顿一下,手在颤抖,抬头看向周正,见着他冷漠的表情,眼神痛楚,还是继续写。

    或许是写的多了,越写越顺,洋洋洒洒,写了近千字,将所谓的‘逆党案’前因后果都写出来,尤其是他主导,参与的构陷部分。

    其中,也包括他威逼恐吓苏杭商户,劫掠来的银钱的数目。

    好一阵子,李实搁下笔,面无表情的道:“写完了。”

    周正抽过纸,一字一句的看去。

    不得不说,李实的文笔还是不错的。

    但这场‘逆党案’的经过还是让周正心惊,不止阉党对东林的进攻,还有东林的内讧,其中一些事情简直龌龊的难以想象。

    周正皱着眉,压着心里的恶心看完这一段,落在李实的敛财上。

    或许是因为周正手里的账本,李实交代的格外清楚,他抄没了众多高官显贵,豪门大户,更是在苏杭敲诈了一百多豪商巨富,获得的现银超过百万,金银珠宝,古玩字画,田亩,庄园,院子,铺子等等,更是数目惊人!

    周正将纸向右边推了推,给魏希庄看。

    魏希庄只是匆匆一扫,顿时气的怒笑,道:“你个老东西,我还是小看你了!”

    李实面无表情,仿佛已经冷静下来,看着周正,魏希庄二人,淡淡道:“我已经写了,说出你们的条件吧。”

    周正转头看向魏希庄,道:“银子归你,商铺,田亩,院子这些归我,如何?”

    魏希庄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道:“这件事是你摆平的,我不抢功。这样吧,我拿二十万,省的以后用银子捉襟见肘,其他的,都归你。”

    周正沉吟一阵,忽然转向铺子内的院子,道:“六辙。”

    这么大的动静,刘六辙自然不会不知道,早就跑来了,只是躲在院子里,不敢进来打扰。

    刘六辙到底只是周家一个书童,见过的场面有限,摄于眼前的情形,小心翼翼的走进来,低声道:“二少爷。”

    “你去将成经济叫来。”周正道。

    周正十分清楚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李实这么大的家业,他吃不下,即便强行吞下也守不住。

    若是有牙行,就能不断的整合,消化,收归己有。

    刘六辙答应一声,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李实已经听出来了,周正与魏希庄这是要鲸吞他的所有财产,脸色不由得十分难看。

    他身后的如夫人,小太监眼神不舍,但浑身冰冷,不敢吭声。

    周正看着魏希庄,道:“组建一家牙行,将李实的财产放在牙行下,我们一人一半。”

    魏希庄愣了愣,这可不是十两二十两,是百万巨资!

    周征云,真的就这么眼都不眨的分给他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