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 > 第十一章 来者何人


    男人的目光轻轻的从她身上略过,轻薄如刀片,剐得骨头都凉了。

    静安太后这才惊觉到,眼前的男人已经不是当初跟她同命相连的落魄子弟,他现在是西凉的摄政王,手握西京生杀大权的狠角色。

    “宫里是非多,且人多口杂,太后需谨言慎行才是,天色不早了,太后还是回去歇息的好。”韩砚冷冰冰的下了逐客令。

    听他这么一说,哪里还敢继续留下,她微微欠了欠身:“哀家确实乏了。”

    出了门,锦兰迎上去搀扶,却发现太后掌心冰凉,还伴随着冷汗:“太后,您身子不舒服吗?”

    静安道:“回去再说。”

    回到栖梧宫,静安太后屏退左右,锦兰惊讶住了:“太后,您这是怎么了?”

    静安太后无助的摇着头,满头珠翠在她脑袋上晃来晃去,剐得脸颊又冰又凉。

    这难道就是忝居高位的代价吗?

    “你家主子不是伤心,而是无法接受一个事实。”来人穿着一件极为普通的黑衣,脸上带着一张青面獠牙的青铜面具。他慢悠悠的走到静安太后面前,朝她伸手。

    锦兰赶忙退到一旁,脸上不光有恭敬,还有一丝丝惧怕。

    不光怕他脸上的狰狞面具,更怕他背后的势力以及骇人的手段。

    静安太后反握住那人的手,强撑着虚脱的身子站起来。

    面具下传来一声低沉的笑,“是不是被我说中了?韩砚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重情义。”

    “他变了,哀家没想到他会变。”

    “所以说你们女人很难成大事,总以为靠那点情谊就能绑住男人,实在天真。”

    他的话犹如牛毛细针刺入太后的心中,隐隐小痛,却移不走,抚不平。

    静安太后擦拭了一下眼角,“尊使今日来可有什么事吗?”

    这人一向都是有事才来,最近宫里太平的很,已经快有半年没见到他了。

    “不能再让韩砚一人独大了,得找个人压制他,否则一旦他掌控全局,再想夺回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静安太后皱眉,“尊使觉得韩砚会背叛哀家?”

    “背叛与效忠都只在人的一念之间,多一条退路总没错。”

    可是,满朝之中,谁又能堪当这条‘退路’呢?静安太后求助般的看向那双黑洞般的眼睛。

    突然,她想到一个人。

    “长公主曾向我推举过永安侯府的叶荣。”

    静安太后是个有心人,长公主离去的当晚,她就派人去查探过了。

    身份背景很单一,亲戚也少的可怜,在朝上没有一丁点势力,这种人是个当傀儡的不二人选,可唯有一样让太后很反感——胆子太大。

    “叶荣?”尊使摸着下巴,兴致盎然起来。

    “尊使也认得?”

    转念一想,尊使神通广大,知道叶荣这号人物并不稀奇。

    “他父亲叶横波谁人不知?不过,我得先去探探底,看他是否能为我们所用。”

    ……

    清晨的阳光充斥在四面八方,叶荣拉开被子,一边伸懒腰,一边竖着耳朵听。

    不晓得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怎么听到小孩的读书声?

    “冦叔?”叶荣住二楼,眼尖的她正好看见冦善从眼皮子底下路过,急忙叫住他。

    冦善抬头,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什么事?”

    “……有人在读书哎。你听……”

    冦善起初还担心叶荣知道真相后会心情压抑,闷闷不乐什么的,看来是他多虑了。

    叶荣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洗漱完毕后,急忙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一座破屋子里,十几个小孩摇头晃脑的跟着二当家念着书本上的诗句,瞧着一颗颗滚圆滚圆的脑袋,叶荣满肚子都是问号。

    “……这些孩子有的是被父母扔到山上不要的,有些是咱们自家兄弟的,反正……反正养着呗,孩子能吃多少口饭。”陆达憨憨的摸着后脑勺,颇有些不好意思。

    没想到这个土匪还是个慈善家。

    “养活这么多人你也不容易。”

    “以前还行,现在这条路上富人少,买卖不好做。”

    “干嘛非盯着一条路?”

    “这是道上的规矩,选了这地界就不能随意去换,否则就是占别人的山头,从别人碗里抢食了。”

    叶荣哭笑不得,这群土匪还挺可爱的。

    可惜她身上银两也不多了,就算全给他们也是杯水车薪。

    “想不想干票大的?”叶荣问。

    陆达见她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什么意思?”

    “我知道有个地方,路过的人全是有钱的,就看你敢不敢。”

    “不会是在别的山头吧?”

    叶荣摆手,“不可能有别的山头。”

    每隔一段时间,宫里都要运送一批物资去孝陵卫,那儿驻扎着守灵的兵勇,负责押送的官差几乎都是宗亲党羽。

    可别小看这差事,每趟下来,少说要往兜里装上万两银子。宗亲党为了独揽这条财路,当初可是费了不少功夫。

    “嘶,抢劫押送官?这不等于叫我们送死?”听完叶荣所描述的,大当家吓得脸都白了。

    叶荣鄙夷,“就你这样还当土匪?那条道上的押送管全是酒囊饭袋,你怕什么?”

    陆达抽了抽嘴角:“万一朝廷追究起来……”

    “朝廷事多的很,谁有功夫追究你?”

    在叶荣再三的游说下,陆达蠢蠢欲动,当天就召集兄弟商讨此事。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一个字——干。

    叶荣也很够意思,不光提供了地址,她还亲自陪他们一同去,冦善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叶荣已经随他们下山去了,到了晚上,一路欢歌笑语,叶荣走在最前面,大当家跟狗腿子似的跟在后面恭维,“蓉蓉啊,你可真是神仙下凡。”

    谁能想到那群负责运送物资的官兵居然都是酒囊饭袋,还没等大家出手,就跟一盘散沙似的到处乱窜。有人为了保命,不消多说就把身上银子全掏出来仍在地上,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效仿。

    一趟下来赚的钱比他们一年都多。

    叶荣仰头轻叹,“这足够大伙儿生活了吧?”

    人总是贪心不满足,尝过甜头的大当家又开始盘算下一次打劫。

    叶荣摆手,“不能经常去,只能偶尔。”

    “为何?你不是说,那群官兵都是胆小鬼,不敢报告给朝廷吗?”

    “他们虽不敢,可万一有人走漏了风声呢?”

    陆达觉得有道理,“反正也够咱们挥霍一阵子了。”

    为了庆祝大获全胜,晚上又是一桌宴席,这回可比昨天热闹亲和不少,大当家俨然是把叶荣当成了自己人。

    热热闹闹到了大半夜,叶荣带着一丝醉意上床。

    复仇的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接下来便是第二步。

    宗亲党羽犹如树根,盘根交错,一网打尽不太容易,只能逐一削弱。

    忽然,叶荣翻身跃起。

    “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