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今昔古昔 > 024 性烈奇女沈佩佩(二)
    沈英一走,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下来,老樱桃树下只剩下一对妖童媛女,两人一时没有开口,脑袋里都在想着该如何去找些话题,只是苦于脑海里暂时的一片空白,而不知所言。

    半晌,终究还是沈昔古猛然醒悟:自己是先入为主,被沈英那小丫头对沈佩佩的评价而“震慑”住了,但不管怎么说,自己可是区别于这个时代的,又哪里需要束手束脚呢?

    想清楚这一点,沈昔古的心神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佩佩姐,哈哈,今天的天气还挺好的呢!”

    沈佩佩还在极力思考着如何与沈昔古交谈,竟是被沈昔古的突然开口吓了一跳,惊吓之下,脸色罕见地微微红了些。

    这让沈佩佩的心里有些惊讶,她向来眼高于顶,认为男人也不过如此,绝非女儿生来就必须依托男人而生的。

    特别是在当年生产队还大张旗鼓的时候,她的爸爸沈怀正是生产队的副队长,她经常跟着爸爸帮忙,见多了男人的脆弱,自己又争强好胜,所以一直认为,自己虽然是个女人,却未必就比大多数男人差了去。

    自然而然的,沈佩佩养成了一副“男人”性格,就连说起话来,也颇有些气概。

    只是这样的性格也注定了她的眼高于顶,对于男人,并不是十分在意,便如她以前的性烈事迹,拿砖头把相亲男方的脑袋都拍出了血,就是最好的典型。

    然而此刻的沈佩佩面对着沈昔古时,竟是出现了紧张和羞涩的心里,哪怕只是不多的一点点,也足以让她自己为之震惊了。

    或许,是因为这是她自己决定一试的男人吧!

    沈佩佩这样安慰着自己。

    她这时才反应过来沈昔古的聊天话语,望了望天色,不由自主地擦了一把热汗,似笑非笑道:“是吗?可是这天只怕是热的土狗都快受不了了吧!”

    沈昔古一滞,自己不过是找了个大众的化解沉默尴尬的话题,看来,现在时代的女孩子还不明白那种套路罢了。

    “咳咳咳,是有点热了!”

    “古小弟,你去给我摘点樱桃解渴吧!”沈佩佩沉默了片刻,伸出不算白却很修长的具有美感的手指,指了指头顶,忽然开口。

    沈昔古一愣,顺着沈佩佩所指望去,头顶上方是一片诱人的大红樱桃,在烈阳的照射下显得香艳欲滴,三五簇的藏匿在绿叶的下方坠着,反射着红亮亮的光彩。

    看着看着,不用沈佩佩再开口,沈昔古自己都有些口水直流起来,“可是,这樱桃咱们能随便摘吗?”

    沈佩佩愣了下,随即望着沈昔古笑个不停,“古小弟,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忘了咱们乡下人的规矩?这里的樱桃多的主人家根本就吃不完,别说我们只是摘点解解渴,你就是拿了箩筐来装,只要你不嫌累,主人家也不会说啥的,咱们乡下不就是这些个玩意儿,不值当个啥子,想吃就吃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沈佩佩的脸上洋溢起一抹自豪和朴实的光辉。

    沈昔古愣了愣,反应过来,连忙道:“好,佩佩姐你等我一下。”

    沈昔古没爬过树,终于来到老樱桃树下,随即却是一阵为难,这樱桃树很是粗壮,最近的一处大树叉离了根部足有数米长。

    沈昔古清楚,只要自己可以抵达树叉的位置,就可以找到落脚点,然后摘下最近处晶莹剔透的红樱桃。

    可是这几米长的树根一下子就把沈昔古为难住了,该怎么上去呢?总不能回头对人家姑娘说:抱歉,咱们还是别吃樱桃了吧!我爬不上去……

    不用想,沈昔古直接抛弃了这个想法,这特么也太丢人了。

    沈昔古趁着为难之际回头悄悄望了沈佩佩一眼,这姑娘的眼中貌似是似笑非笑的韵味,或许,也发现了他的为难,正准备看他笑话呢!

    干!

    沈昔古可不会落了面子,特别是在一个女人面前掉面子,哪怕到目前为止,他也并没有对这个女人产生任何多的想法。

    “老大,这衣服是借的,你可要当心些,别弄坏了!”

    穿上这身衣衫时,老爹沈山就不停的叮嘱,此刻这叮嘱又在沈昔古的脑袋里响了起来。

    沈昔古低头望了望自己的白衬衫,好吧,这是决计爬不了树的。

    几乎是丝毫没有多想,沈昔古解了自己的衬衫衣扣,一把将自己的白衬衫脱下,回过身来,露出一身不算健硕,却很匀称悦目的腹部与胸部肌肉。

    也许是上世的习惯,沈昔古几乎是没有多想,就把白衬衫向着沈佩佩一抛,“地上脏,佩佩姐,你帮我拿一下!”

    说完,还不待惊愕之后略显羞涩的沈佩佩回过神来,沈昔古就已经光着膀子,借着助跑,踩着树干蹬了两步之后,一把拉住了老樱桃树最低树叉处的树干,紧接着,他慢慢地将自己的身体提拉上去,肚皮贴着树干,费力翻身过后,便稳稳地坐在了树叉之上。

    晶莹剔透的红樱桃近在咫尺,沈昔古慢慢移动了身子开始采摘。

    沈昔古不愿意樱桃被破坏,所以是连同樱桃小枝一块儿折断的,待折了一把,冲着树底下的沈佩佩道:“佩佩姐,用我的衣服兜住樱桃,我要扔了!”

    沈佩佩愣了下,又很快笑了起来,“嗯,你扔吧古小弟,我可以接住的。”

    “好!”

    两人忙碌了一阵,沈昔古的白衬衫很快装满,隐约间露出一处一处的淡红色。

    可是问题很快就来了,到了沈昔古下树的时候。

    俗话说得好“上山容易下山难,上树容易下树难,请神容易送神难”,沈昔古站在树叉上望了望地面,随即无奈,虽然不至于到了令人恐高的地步,却也断绝了他直接跳下树的想法。

    “古小弟,你快下来呀!我们该吃樱桃了。”

    沈佩佩还没有察觉到沈昔古的踌躇,催促道。

    沈昔古苦笑道:“好,就下来了。”

    没办法,沈昔古只得采用最笨的办法,拉住树叉,抱住树干,慢慢的往下滑。

    可就在这个时候,咳咳,意外发生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