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114章:为裴家顶罪
“既然陛下提及臣昔日的战功,臣有一事,想恳求陛下。”

白子墨虽依旧是面色淡漠,但从语气就能听出,他还是放低了姿态。

求人,就该有个求人的态度。

更何况对方还是九五之尊的君王。

也压下了裴卿卿心底浮起的那一丝不忍和纠结,侧目望着白子墨。

他要说什么……

“哦?侯爷莫不是想替裴家求情?”

乾帝可谓是也问出了裴卿卿的想问的。

他用到了‘恳求’二字,乾帝一脸阴沉玩味的瞅着白子墨。

什么时候听白子墨‘求’过他?

乾帝又意味深长的瞅了一眼裴卿卿,看来,白子墨对她还挺重视的。

“正是。”白子墨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臣愿以先帝赐下的御令,换裴家无罪,还请陛下应允。”

“你说什么?!”倒是乾帝,听闻此言,眼睛都直了,“你说,要以先帝的御令,来保裴家无罪,侯爷可知那御令,用过之后便失效了?”

那御令,可相当于免死金牌,白子墨要用它来救裴家?

得御令者,不论犯下何等滔天大罪,皆可免除一死。

普天之下,也就只有曾经战功赫赫的战北侯府才得有一方御令。

他不留着御令当侯府的保命符,现在却要拿出来不痛不痒的救裴家?

“臣知道。”白子墨淡淡点头。

他当然知道御令用过之后就失效了。

御令虽珍贵,可对他来说,宁可用御令换取裴家无罪,他也不屑于真的去求乾帝开恩。

再说了,即便他真的求了乾帝,乾帝也未必会饶了裴家。

毕竟乾帝与裴家,是有过旧怨的。

倒不如直接用御令来的干脆。

裴卿卿愣了好一下才反应过来,抓着白子墨手,不赞同的摇头,“夫君,御令珍贵,夫君不可如此大材小用,至于裴家,陛下心胸宽广,仁爱臣民,必会体谅裴家是否有何难处,从轻发落的!”

她这话,是真也是假。

御令珍贵是真,其他的,都是假的。

什么仁爱臣民,心胸宽广,体谅裴家,都是虚的。

裴家违抗圣旨,欺君之罪是不争的事实,乾帝哪能从轻发落?

怕是巴不得拆了裴家吧?

父亲逼她代嫁时,她早就说过,纸是包不住火的,一旦陛下得知,裴家要承担的后果是什么?父亲该比谁都清楚。

可父亲心疼裴蓉华,一意孤行,现在,怪不得任何人。

不过,在此事上,她要感谢父亲。

若非父亲对裴蓉华的疼爱,对她的视如弃履,她怕是也没机会嫁给白子墨。

纵使父亲逼她代嫁,不曾为她考虑过半分,可她依旧要感谢父亲,让她得以嫁给白子墨。

或许,这便是她心底里对裴家有那么一丝不忍的原因吧?

白子墨又怎会不知她的心思,神态从淡漠变得柔情了下来。

她还在跪着,白子墨便轻将她扶了起来,“夫人,为夫岂会不懂你。”

简单的一句话,却叫裴卿卿瞬间红了眼眶。

他懂她。

是因为懂她,所以才用御令作为交换的?

看着两人你怜我惜的,乾帝英气的眉头一皱,“侯爷当真想好了吗?”

他怎么觉得,看着白子墨和那个庶女秀恩爱,极为看不过眼呢?

不过御令,能收回还是收回的好。

失了御令,战北侯府就等于失了一层防护罩。

以裴家几个微不足道的人,换取御令,这买卖,倒也划算。

裴卿卿抓着他的手不松,摇头示意他不要答应。

可话是他先开口的,怎能反悔?

“……”

“启禀陛下,裴少将军求见。”

就在白子墨刚要开口的时候,突然被个殿前伺候的太监打断。

裴卿卿闻言,眼皮子跳了一下,大哥来了?

想必,大哥是料到了会有今天吧?

一旦陛下得知她是代嫁,裴家抗旨欺君,绝不会轻饶了裴家。

大哥,必是因此事来为裴家求情来了。

裴卿卿眸中闪过一丝为难与担心,大哥能有今日这少将军的职权,全是靠他自己在战场上拿命换回来的。

说她无情,自私也罢,私心里,她是不想让此事牵扯到大哥头上的。

若是乾帝一个不高兴,随随便便就能迁怒到大哥身上去。

但,她也知晓,若是让大哥袖手旁观,对裴家不管不顾,大哥是做不到的。

她从未说过自己是孝子,可是大哥,骨子里是至情至孝的。

“哼,他来干什么?让他进来!”

听着乾帝的冷哼声,裴卿卿就知道,十有八九,乾帝会因此迁怒于大哥。

裴家总共也不过就出了大哥这么一个还算有出息的少将军,倘若大哥被牵连,只怕裴家日后在京师中,不知会受多少人的白眼。

“是。”太监低头应了一声,就退下去宣召裴少枫去了。

裴卿卿清冷的面容上,就写着担忧二字。

一双温暖的大手,包裹住她的微凉的素手,白子墨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她莫要担心,有他在。

有时候就是这样,有些人即便是一个眼神,也有安定人心的作用。

白子墨就是这种人。

随后,裴少枫就进殿了。

一眼,就看到了裴卿卿和白子墨两夫妻。

目光落在白子墨握着她的手上一闪而过,裴少枫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微臣拜见陛下。”殿中凝重的气氛,裴少枫又怎会感知不到?

但他却依旧不慌不忙的附身行礼,丝毫没因乾帝不悦的脸色而露怯。

乾帝凉幽幽的瞥了一眼裴少枫,“免礼吧,少将军来见朕,可是有什么事啊?”

那架势,好比裴少枫如果是要开口求情,乾帝反而要罪加一等一样!

可偏偏,裴少枫就是来求情的,“谢陛下,微臣,是来向陛下请罪的。”

只不过开口之后,求情说成了请罪。

“哦?少将军何罪之有啊?”乾帝问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可谓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难道忘了,要治裴家罪的人,就是他自己。

难道他会好心将裴少枫摘出来不一同治罪吗?

“回陛下,三妹代嫁之事,实则是微臣的主意,是微臣一人所为,微臣愿一力承担,还请陛下降罪于微臣,莫要迁怒于微臣的家人。”

此言,相当于是一人领了所有罪责的意思。

将裴家其他人都摘了出去。

裴卿卿当即就不答应,“大哥……”

他这是要为裴家顶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