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魔医千金:神秘大佬太温柔 > 第75章 都是我的


    墨清辞心中震动,原来墨家的奇门十九针,是眼前这位传给墨君雨祖先的,那么墨家的医术心法对应奇门十九针,说明也是这位传给先祖的。如此一说,只要有这位,真正的奇门十九针还愁学到手吗?到时候,自己手中的传承,才是最完满的,想到这里,墨清辞心中无比激动。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她双眼十分明亮,依男子所说,将自己所会的奇门十九针中的十一针展示了出来。

    十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射出,成‘品’字型直取男子喉咙,男子顿时失望摇头,手掌轻轻一拂,便将十一根牛毛细针尽数收入掌中,他轻轻一捻,十九根针瞬息化成一撮粉末。

    “奇门十九针,救命也好,索命也罢,都不是如你这般被当成暗器使用的,简直就是面目全非,你的针,只能算做暗算他人的雕虫小技,与奇门十九针是天壤之别,简直就是不伦不类!”

    他毫不委婉的斥道,语气失落又缅怀。

    墨清辞委屈的咬住了唇,眼中带了泪。

    男子见她这般,脸色微微缓了一些,“算了,毕竟这么多年了,失传也怪不得你们,只是,将好好的针法歪曲成这样,也是难为你们了。”

    墨清辞被说的脸一红,一股羞耻感涌上心头,男子如此看不上眼的针法,他们墨家却是当作珍贵传承来看待的,要是让眼前的男子知道,简直……简直没脸见人。

    墨清辞压下心头的羞耻,顺竿就爬,“请您教我,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不负先祖的名声!”

    她深深的弯下了腰。

    男子起身,走到她面前将她扶起,墨清辞抬起头,看到男子近在咫尺的脸庞,心跳宛如擂鼓一般越来越急促,连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往头上冲。

    男子看了他一会儿,道:“你先回去吧,有空我会教你的。”

    墨清辞还想说什么,但是男子已经道:“你去吧。”

    说罢,男子转身又展开那幅画,一个人旁若无人的细细看了起来,他高大的身影充斥着一股看不见的悲凉和孤独,那种孤独,一下子就揪紧了墨清辞的心,从小到大,她从未体会过如此心痛的滋味,如果可以,她很想扑过去,抱住他,用她温暖的身体去温暖他的冰冷和孤寂。

    可是,她知道,那不可能,她要是真那样做了,恐怕以后再也看不到他。

    墨清辞站在原地没有动,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她说:“请您帮帮墨家,现在的墨家处境很不好。”

    男子转头看她,她倔强的定定的看着男子。

    男子道:“你放心,既然遇到了你,我就一定会去墨家看看。”

    墨清辞心中一喜,脸上也露出欢喜的笑容,终于转身离开。

    转身的一刹那,她脸上的欢喜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落没,活到这么大,她第一次知道了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滋味,而她知道,她这一生,都将因为这个男子的出现而无法自拔,无法放下,无法再如从前一般心如止水。

    她神情恍惚,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拍卖场外,这时,一行人匆匆朝她这边快步走了过来,“清辞,你没事吧?”

    为首的魏世宁担忧的道,拍卖会还在进行中,可是墨清辞被拍卖会的人带走,他也无法继续安心呆在包厢里,只好出来救人,还好,墨清辞自己已经出来了。

    墨清辞被魏世宁的声音叫醒,她抬头,看清了眼前丰神俊朗的青年,心中竟是前所未有的平淡,“队长。”

    她叫了一声,魏世宁见她心不在焉,还当她为没有拍到水韵丸而失落,于是安慰道:“清辞,水韵丸我那里有很多,拍不到也没什么,你是我的队员,我帮助你是应该的。”

    墨清辞看着他,眼神却是放空,不知在想什么。

    魏世宁继续道:“还有修髓丸,我那里也有,墨清音欺负你,我也可以帮你去解决。”

    “不用,队长。”她现在不需要任何人,因为,她已经有了一个秘密,一个谁也不想分享的秘密。

    “清辞……”见她还是恍恍惚忽的,魏世宁担忧的凝眉唤了一声。

    墨清辞看了他一眼,“我累了,队长,我想回去休息了。”

    魏世宁想说’我送你‘,可是,墨清辞的背影已经走远。

    魏世宁站在原地,望着那道越走越远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哼,傻帽,白痴!”

    魏世琳冷冷的睨了魏世宁一眼,眼中尽是嘲讽,“人家那是看不上你的示好呢,你还巴巴的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干什么?”

    若是以往,魏世宁肯定要反驳魏世琳,可是今天,他却沉默了。

    “哟,这是脑子还没秀逗,听进去我的话了?”魏世琳冷冷道。

    “她今天心情不好。”魏世宁淡淡道。

    “没救了!”魏世琳冷冷道。

    魏世宁沉默,其他队员也都没说话。

    “哼,一群傻狍子。”魏世琳冷哼一声,鄙视的看着了魏世宁一眼,踩着小皮鞋’跶跶跶‘地朝拍卖场走去。

    魏世宁的脸色恢复了往日一般的平静,那双黑色的眼眸略显深沉,他带着几个队员们返回包厢,一如既往的优雅。

    魏世琳瞟了他一眼,冷冷的轻哼一声。

    魏世宁眯了眯眼,伸手捏了捏魏世琳的脸颊,“行了,别气了,清辞毕竟是我们的队员,多包容一下。”

    “谁气了?是你心里在憋气吧?”魏世琳冷笑,“况且,我凭什么包容她?”

    魏世宁收回手,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世琳,别真把哥哥当傻狍子。”

    魏世琳翻了个与她高冷形容不符合的大白眼,“哼,除非你什么时候把墨清辞踢出去,我看墨清音都比墨清辞顺眼!”

    魏世宁脸色一变,“世琳!”他十分严肃的叫了一声,那沉冷的语气带着警告的意味,“世琳,别再说这样的话,那个墨清音绝不是什么正经人,离她远点。”

    魏世琳看了他一眼,“你还是管好自己吧。”

    “接下来的这件拍品,是清单上没有的,不过,它很稀有,我们为了得到它,损失了不少人手,所以,它的起价略高,一千万华夏币。现在,拍卖开始。”

    拍卖台上,红衣女子说道。

    此刻,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块男子拳头大小的不规则黑红色石头,那石头说是黑红色,其实确切的说,应该是黑色,那上面的红色,是这块石头自燃的产生的红色烈焰。

    那红色如同岩浆翻滚,又如同鲜血汩汩涌动,红的夺目而妖艳,灵动而鬼魅。

    拍卖场陷入了一片死寂,所有人看着那块石头,都露出犹豫的神情。

    “你能告诉我们,这块石头倒底是什么吗?”

    有人问道。

    女子淡淡一笑,“我们也不知道。”

    整个拍卖场又是一静。

    “那这块石头有什么用?”又有人问。

    “这个也不知道,但是它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大家应该都感受到了吧?”

    众人沉默,光是能感受到能量波动没用啊,关键是他们得知道这东西怎么用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迟迟不叫价。

    只有墨清音,她一双手无声握紧,眼底跳跃着激动的光,甚至,她的心跳也悄悄加快了几分,天魔法有些不受控制的在身体里运转了起来,这几天一直以来都陷入沉睡中的雾,竟是开始无意识的控制她的身体,哪怕在睡梦里,也在无声诉说着他的渴望和蠢蠢欲动。

    墨清音暗呼糟糕,她可不想雾这个时候醒来做出奇怪的行为。

    安静!我给你买下它!

    她竭力将意念传达给雾,感觉到他安静下来了,她才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然后,她眼神纠结,挣扎了一番后,她终于一咬牙,厚颜看向夏候长峥,“夏候学长……”

    她满心羞耻,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为了一件东西而跟人借钱,而且,大家认识还没两天,关键是,她要借的数目还不小……

    可是,尽管她心中羞耻感爆棚,面上却依旧是云淡风清,夏候长峥完全没有感受到她的为难,正疑惑的看着她,等待下文。

    墨清音也是打算咬牙说下去的,可就在这是,一个有些哆嗦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一千一百万。”

    那声音里充满了肉疼的情绪。

    哟呵,‘一毛’兄这次是大方了,没有加一毛,而是直接加了一百万呐,难道这石头真是个宝贝?

    “一千二百万!”凤君奕的包厢里传出叫价声,正是凤君奕本人在喊价。

    铁树刚喊完价正肉疼呢,就听到凤君奕这一嗓子,那败家少爷直接把价抬高了一百万。

    一百万呢!

    铁树心疼的无以复加。

    “姐,我看那石头挺有意思,不如咱们拍下玩玩?”容英杰也看向容莲神。

    容莲神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不喜之色,“算了吧,一块石头而已。”

    不知为何,她感觉那石头给她的感觉很不舒服,一点也不想接近。

    容莲神如此说,容英杰也就放弃了。

    这边,墨清音没有下文了,她摇摇头,“没事,夏候学长。”

    夏候长峥疑惑的眨了眨眼,他总感觉刚才墨学妹好像是有重要的事和他说呢!

    铁树一开口叫价,墨清音就知道凤无声出手了,凤无声拍到手后,她完全可以与他再做交易,继续当抱枕也好,还钱也好,总之,她一定要从凤无声手中弄到那块石头。

    她觉得,从凤无声手中抢东西,比跟夏候长峥借钱的羞耻心要小一点!

    叫价的人终究是不多,没有人会花千万以上,去拍一件未知的石头,有一千多万,他们能买很多实用的修炼资源了。

    除了凤君奕那个傻孩子还在和他哥对着干。

    “一千四百万。”凤君奕喊道。

    “一千五百万。”铁树觉得自己心都碎了,今天出来花了多少冤枉钱啊?拍下来的东西,没一件是他们需要的。

    “一千……”凤君奕正要继续加价,铁树就已经开始当众隔空喊话了,“三少,你要是再叫价,大少就要回家揍你了。”

    拍卖台上的红衣女子脸上的笑容一敛,她拿着耳麦,看向铁树所在包厢的方向,“51号客人,请不要威胁其他客人,请公平竞价。”

    凤无声表示,他根本就没有这样说过。

    铁树一脸无辜,“我们在教训自家孩子,大姐,你别管。”

    红衣女子:……你才大姐!老娘今年十八!

    凤君奕果然不再和铁树竞价。

    最终,铁树以一千五百万的价格,成交了那块石头。

    墨清音松了一口气,一千五百万,她即将要欠凤无声一千五百万,还好还好,只要她再接几单生意,估计钱就到手了,她想,她得联系黑刀了,好叫黑刀给她找点活干干。

    而乾坤小队的包厢之中,容莲神激动的站了起来,她鲜少有失态的时候,可是现在,她望着凤无声和铁树所在的包厢方向,整张脸都是苍白的,她嘴唇哆嗦了几下,“真的是他,真的是他,怎么可能,怎么会,他竟然帮墨清音……难道他们……”

    容莲神双手蓦地紧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缓缓的坐下来,可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却涌现骇人的杀意。

    墨、清、音!

    这个她从不放在眼中的小小蝼蚁,终究是成了她最大的阻碍,他们到底是何时认识的?想到之前凤无声帮墨清音对付墨清辞,她的心中就仿佛堵上了一大团棉花,还是臭棉花,难受的不能忍受!

    接下来的拍品是一株血红色的竹子,它鲜红欲滳,整体大概有筷子粗细高矮,生机勃勃的竹节和竹叶里,有饱满的红色汁液涌动流淌,似乎是血液一般。

    “血竹,大家应该都知道,六级以上的特殊能力者需要它来突破瓶颈。起拍价,两千万华夏币。”  

    之前拍卖的那颗石头,起拍价才是一千万,可是到了血竹这里,直接翻倍了。

    两千万,对一个六级特殊能力者来说,完全在承受范围内,毕竟,能够成为六级,都不差钱。

    夏候长峥这次开口叫价了,“两千五百万。”

    直接就涨了五百万。

    墨清音心中叹气,和真正的有钱人相比,她之前和墨清辞抢水韵丸的叫价,简直就是小孩子打闹。

    瞧瞧人家,开口就涨了五百万。

    “两千六百万。”这时,一道清润低醇的青年声音传了出来,看声音传来的方向,是神光小队那边,这次开口叫价的,竟是一直没有开过口的唐锦煜。

    看来,这唐锦煜也六级了,需要血竹来突破。

    唐锦煜一开口,凤君奕哪里会放过这个与他作对的机会,当即开口,“小气,才多了一百万,我出三千万!”

    他倒是大方,直接涨到了三千万。

    夏候长峥黑线,还不等他开口,容英杰那边也叫价了,“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夏候长峥道。

    “五千万。”隔壁,魏世宁的声音传了出来。

    好家伙,这家伙直接涨了一千万出去。

    “五千五百万。”容英杰道。

    “六千万!”唐锦煜叫道,不知是不是被凤君奕嘲讽了,这次直接加价五百万。

    “七千万!小爷出七千万,唐锦煜,有种你再加!”

    众人都黑线了,凤大少怎么会有这种败家傻弟弟!

    铁树捂住心口,看着凤无声,“主子,三少花出去七千万!”

    凤无声懒洋洋的不想开口。

    “七千五百万。”叫价的是魏世宁。

    “八千万。”夏候长峥道。

    “八千五百万。”容英杰继续加价道。

    “九千万!”唐锦煜道

    凤君奕眼中喷火,一拍茶几站了起来,“绝不让唐锦煜得逞,我出一……”

    “三少,主子说了,您要是真把一个亿花出去,他就冻了你的卡,叫你以后吃土。”凤君奕亿字还没出口,铁树再次当众隔空喊话。

    凤君奕未出口的一个亿卡在嗓子眼里。

    “他还是亲哥吗?”凤君奕愤愤喊话。

    凤无声表示他没说过,他是亲哥没错。

    “亲不亲,您回家就知道了。”铁树道。

    凤君奕默默缩了下脖子,什么意思,难不成他哥回家要揍他?他不是很懒吗?不会真的来了兴致要揍他吧?毕竟他哥跟铁树一样都很吝啬。

凤无声表示,他不想费那个力气。

    唐锦煜丝毫不给面子的轻笑了一声,价位到了九千万,已经没有人再出价,所以最终那株血竹落在了唐锦煜手里。

    容英杰也是满不在乎,对于他们这些世家子弟来说,东西到手就到手,到不了手,也不至于非要抢,血竹这种宝物虽然稀少,但是他们还不缺。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种程度的竞拍,也只是小打小闹,他们的真正目的,还在那件东西上。

    接下来,墨清音从头到尾都在观看别人竞拍,丹药,珍稀药草,珠宝,兵器等等,五花八门,样样都是至宝,珍贵非凡。

    期间,夏候长峥拍了一把青铜匕首。

    陶兮辞拍了一对古白玉镯子。

    直到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绿宝石出现。

    “是时间的能量波动。”一直安静的任鹤鸣激动的站了起来。

    其他人也有些激动,纷纷都高兴的看向他,任鹤鸣激动的握拳,“我一定要拿下它。”

    最后,任鹤鸣以五千五百万的价格拍下了这颗绿宝石,整个人都喜不自胜,甚至,他捧着那颗绿宝石不舍得撒手。

    不怪他如此激动,实在是,如他这种的特殊能力者想要晋升太难了,遇到一件适合自己的宝物,全靠缘份。

    候辰和蓝茵都羡慕的看着他。

    “蓝茵,你别羡慕我,队长不是说了吗,肯定有适合你的东西出现。”任鹤鸣道。

    果然,又过了几件东西后,一只脸盆大小的玻璃鱼缸被抬了上来,那只鱼缸里,躺着一只黑色的小鳄鱼,只是,也太小了,只有巴掌大小,像只小鲤鱼一样灵活的在鱼缸里游来游去。

    “大家没看错,它是一只活物,它的外形是鳄鱼,但是它不是普通的鳄鱼,它的能力是控制周围温暖的变化,我们亲眼目睹它将温度变化为零下,又迅速升温到四十摄氏度,而且,我们肯定,它一但爆发,绝对有将人冻死或热死的能力,在它的温度变化下,我们甚至可以煮熟一顿饭。”

    红衣女子介绍道。

    蓝茵的表情有些僵。

    她双眼死死盯着鱼缸里那只不时露出白森森尖牙的小鳄鱼,整个人都纠结了。

    夏候长峥轻咳一声,“抱歉啊,我只打听到是有关于温度的宝物的,但是实在没想到,居然是只活物,还是只鳄鱼……”

    蓝茵勉强的笑了笑,僵硬道:“没关系,至少不是蛇……先拍下来试试吧。”

    蓝茵本以为这种活物没有人跟她抢,结果,还真有人对这只小鳄鱼感兴趣,容英杰,凤君奕,甚至是唐锦苑那个柔弱的大力金刚,都开口叫价了。

    但是,蓝茵对这只小鳄鱼势在必得,并不打算放弃,最终,她还是以九千万的高价将之拍下了。

    墨清音木着脸看了她一眼,九千万拍一只鳄鱼,墨清音表示有钱人的世界她真的不懂,与此同时,她已经在心底打定注意要赚钱了。

    等拍卖会结束必须要联系黑刀给她找活干,必须!

    时间转眼已经半夜十一点了,从八点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而此时终于的,红衣女子的语气激昂了起来。

    “接下来的这件拍品,是我们从一个无名遗迹里找到的,它是一只十分美丽神秘的白玉项圈,它的玉质十分的温润细腻,遇冷变暖,遇热变凉,而且它仿佛是天然形成,完全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大家看,它的全貌是这样的——”

    红衣女子掀开红绸,一只闪耀淡幽紫色光芒的凤凰项圈跃然于众人的视线之中,乍一看,就像是一只紫色凤凰在云宵盘旋而飞,人们甚至隐约听到了凤凰的清鸣。

    天呐!

    人群哗然,发出一串串惊叹声。

    白玉质地,却散发幽紫色光芒,整只项圈宛如活着的凤凰在飞,简直就是夺天地造化的灵物啊!

    那幽紫,不同于普通的紫,仅是一眼,这种光芒便给人一种此物不凡的即视感。

    这样的宝物,哪个女子不爱?

    这样的宝物,怎样的女子才配得上?

    乾坤小队的包厢里,容莲神二次失态,她激动的站了起来,双眼痴迷的盯着那只夺目的凤凰项圈。

    红衣女子这时道:“它不仅仅是一件装饰物,据我们测试,这项圈还有护主的作用,它的玉质不是一般的玉,而是一种前所未见的稀有灵玉,戴上它的好处不必言说,具体的好处,还得佩戴它的主人自行挖掘发现,它的起拍价是——五亿华夏币!”

    嘶!

    太贵了!

    光是起拍价就五亿华夏币!

    一时间,无数炽热的目光变得黯淡,美好的事物,总有与它相衬的价值,而有些昂贵的价值,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起。

    但是对于少数人来说,这完全是一件值得一争的宝物。

    真正有实力的大五世家子弟,在这一刻都认真了起来,他们都知道,这件白玉项圈他们值得拥有,并且想要拥有。

    最激动的莫过于容莲神。

    可是还有一个人,双眼在这只凤凰项圈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缓缓的别开眼。

    她是墨清音。

    看到这个项圈的第一眼,她就有种想要拥有的渴望。

    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美丽,它的夺目,似乎还有一些更深沉未知的吸引力在吸引着她去拥有它。

    可是,它的价格完全不是她能想象的。

    五个亿!墨清音在心中缓缓摇头,算了,不去想了。

    “英杰,我一定要得到它,一定!”那边,容莲神双眼痴痴的盯着那只白玉项圈,坚定的说道。

    容英杰道:“姐姐既然喜欢,那我们就务必拿下它。”

    说罢,他便喊价,“五亿一千万。”

    “妹妹,喜欢吗?”另一边,唐锦煜也问自家妹妹。

    唐锦苑从小就安静,对于任何事物都是不争不抢,唐锦煜温柔的看着自家妹妹,“我们拍下它吧,女孩子戴上一定好看。”

    唐锦苑看着自家哥哥,“随缘吧,别强求。”

    唐锦煜揉揉她的头发,转头看向拍卖台上的白玉凤凰项圈,开口道:“五亿两千万。”

    凤君奕本来对那项圈没什么兴趣,此刻一听唐锦煜叫价了,他顿时又不淡定了,呢喃道:“不行,这家伙一定是想给母金刚拍,绝不能叫他得逞,我要抢过来,送给我将来的媳妇!”

    他自言自语了一番,喊价道:“五亿三千万!”

    喊完了价他又嘀咕,“这次被大哥揍我也认了。”

    他身旁的队员们一阵无语,摊上这种队长,他们也是很辛苦的啊。

    隔壁,魏世宁笑眯眯的看向自家妹妹,“世琳,别生哥哥气了,这只项圈送给你,也就只有我妹妹才配得上这只项圈!”

    魏世琳丝毫不领情,冷笑道:“怎么,难道不是只有墨清辞才配得上它?”

    “世琳!”魏世宁无奈,语重心长道:“清辞她是有些个性,也很有主见和想法,但是你才是我妹妹不是吗?”

    魏世琳冷睨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看哥哥表现!”说罢,他喊价:“六亿。”

    “这家伙!”夏候长峥咕哝了一句,然后直接道:“七亿!”

    靠!

    所有人心中都痛骂一声,真是万恶的有钱人啊。

    墨清音将满心的情绪都压了下去的,心中又一次体会到了苦涩的滋味。她想,没有人比她更渴望那只项圈,可是她却无力得到它,她看中的不是它的美丽,不是它的外观,而是它所蕴藏的秘密。

    但是,她只能看着它,任它被其他人争夺。

    “哥哥,我也喜欢那只项圈。”陶兮辞可怜兮兮的看看陶云辞,又看看夏候长峥,“表哥~”

    夏候长峥和陶云辞对视一眼,二人眼中都闪过一丝无奈,“你放心,我们一定给你抢!”

    陶兮辞瞬间眉开眼笑。

    陶兮辞高兴了,看向墨清音,“墨清音,你喜欢那只项圈吗?喜欢的吧?喜欢的吧?”她眼睛亮闪闪的问。

    墨清音云淡风轻的看了她一眼,道:“不喜欢!”

    陶兮辞瞪大了眼睛,“你怎么能不喜欢?你还是不是女孩子?你咋这么眼瘸?那么漂亮的东西居然说不喜欢,哼。”

    陶兮辞小姑娘把嘴巴噘的老高。

    墨清音好笑看着她,“喜欢怎样,不喜欢又怎样?”

    “喜欢我就借给你戴啊,我戴一天,借你戴一天,反正我可喜欢了。”陶兮辞双眼晶亮的道。

    “哈哈哈!”墨清音笑了,没忍住伸手又在小姑娘头上撸了一把,“接受!”

    陶兮辞大怒,拍案而起,“墨清音,你又撸我头发!”

    她双手叉腰,怒不可遏。

    墨清音无奈道:“对不起兮兮,你别生气,最近我撸熊撸习惯了。”

    陶兮辞彻底炸毛,“好啊,你把我当熊!”

    她猛不防扑了上来,将墨清音给扑倒了,两个人在地上滚作一团。

    几人都好笑的看着她们。

    “十亿!”就在这时,容英杰掷地有声的声音响起,将项圈的价格抬高到了十亿。

    “看来是容莲神看中了这只项圈,容家是在表明他们势在必得的决心呢!”夏候长峥道。

    “十一亿。”

    唐锦煜开口。

    “十五亿。”这是魏世宁。

    凤君奕愣了一下,没有出价。

    夏候长峥又道:“二十亿。”

    这时,容英杰那边似乎没有了耐心,他直接加价,“三十亿。”

    唐锦煜似乎也抱着势在必得的决心,道:“四十亿。”

    “疯了!”

    凤君奕骂了一声,一咬牙,“五十亿!”

    墨清音和陶兮辞从地上爬起来,表情麻木,五十亿什么的,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个数字了,因为,她这一辈子都不一定赚那么多钱。

    容英杰的脸色有些阴沉,五十亿,已经是一个连他们这些世家子弟都觉得吃力的数字了,关键是,他们还有那件更重要的东西要拍下,如果现在就耗费掉五十亿,那么,再想拍下那件东西,他们就真的难以承受了。

    世家子弟的钱也是有限制的,毕竟,家族中的子弟不止他们,还有其他人,家族不可能把所有的资源都集中在他们一个人身上。

    “继续拍,我手里有一百个亿,不惜代价。”容莲神淡而肯定的道。

    容英杰一咬牙,道:“六十亿。”

    “七十亿!”

    “八十亿!”

    “九十亿!”

    “一百亿!”容英杰喊出了最高价。

    “一百五十亿!”唐锦煜道。

    “哥,没必要了。”唐锦苑道。

    唐锦煜道:“没关系。”

    陶兮辞有些瞠目结舌,夏候长峥一咬牙,道:“一百八十亿!”

    “继续喊价,不惜一切,我一定要得到它。”容莲神对容英杰道。

    容英杰嘴唇哆嗦了一下,道:“两百亿。”

    唐锦煜似乎铁了心要给妹妹拍到这件东西,“三百亿。”

    “四百亿。”魏世宁努力要在自己妹妹面前表现。

    夏候长峥和陶云辞看了眼自家妹妹眼巴巴的小表情,无奈一叹,陶云辞道:“五百亿。”

    陶兮辞一脸感动的看着他们。

    “再加。”容莲神眼睛冰冷。

    容英杰一咬牙,干脆道:“一千亿。”

    哗!

    瞬息间,整个场中的气氛都是随之一静。

    “哥,我不要了,没必要。”唐锦苑严辞拒绝。

    唐锦煜道:“我们还可以加。”

    “没必要因此得罪容家,我们虽然不怕他们,但是,为了一只项圈,没必要,我不是非得到那件东西不可。”

    唐锦煜沉默,歉疚的看着自家妹妹。

    魏世宁看着魏世琳笑眯眯的,“世琳,哥哥下次再表现吧,这次就算了吧?”

    “哼!大猪蹄子!”魏世琳冷哼,魏世宁悻悻的摸了摸鼻子。

    夏候长峥和陶云辞也都愧疚的看向陶兮辞,陶兮辞眼泪汪汪,夏候长峥  一咬牙,“一千一百亿。”

    容英杰眼神一寒,望向夏候长峥包厢的方向,眼中射出一丝刻毒的狠意,“夏候长峥跟我们抢,哼!一千两百亿。”

    “我、我不要了。”陶兮辞弱弱的道,这个价位,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她的小心脏有些承受不来了。

    墨清音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看来娇小姐也是有底线的啊。

    夏候长峥和陶云辞都松了一口气,还好妹妹懂事,不然他俩也有些肝疼啊。

    从五亿一直跃到一千两百亿,这是一个何等庞大的天文数字,这种传承千年的老牌世家,其恐怖的底蕴真是无法想象。

    墨清音心中却生出一丝不甘来,谁拍到也好,可是现在居然落在了容家头上,她很肯定,这只白玉项圈,最终会成为容莲神所有。

    “哼,知道自己和我们的差别了吧?”因为荒无名栽了跟头,容寒秋一直有些沉默,可是此刻却是又冒出了头。

    墨清音冷哼一声,“你放心,这个世上有一种行为叫‘买’,也有一种行为叫‘杀人越货。”

    容寒秋怒道:“就凭你?”

    墨清音道:“对,就凭我,等雾醒来,先吃了你,再去吃了她,项圈就是我的。”

    “你堂堂天命凰女,居然干这种强盗勾当!”容寒秋眦目欲裂。

    墨清音冷笑:“别人拍下我也没奈何,可是容莲神得到,我必杀人夺宝,这正合我意,我一分钱不用花,东西照样弄到手!”

    “墨清音,你会死无葬身之地!”容寒秋大怒。

    墨清音冷笑,“诅咒有用,人人都去诅咒仇人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叫容莲神死无葬身之地的!”

    容寒秋气的灵魂不稳,包裹在他灵魂上的白色神光,又黯淡了几分。

    墨清音看在眼中,不再多言。

    此时,她本来是故意刺激容寒秋,可是此刻心中一想,倒是觉得自己的注意不错,杀人越货,完全可以有!

    她想通了,心情也愉悦了,扭头看了陶兮辞小姑娘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方才这小姑娘说,她买下了这只项圈和她轮替着戴,等她抢到东西了,也可以和这小姑娘轮替着戴,只要她有那个胆子不怕得罪容家!

    容莲神此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终于得到这件项圈了,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至于到底是哪里重要,她现在还说不清。

    红衣女子的笑容十分明媚,从五亿到一千两百亿,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跳跃,结果完美的超出了她的预想。

    总之,她很满意,她举起小锤,环视所有人,“一千两百亿一次!还有人出价吗?”

    一片安静。

    她再度落下小锤,“一千两百亿两次!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大家真的没有再加价的了吗,真的没有人想要得到这只项圈了吗?”

    现场一片安静。

    红衣女子第三次举起小锤,“一千两百亿三……”

    “两千亿……美金!”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就像是刚睡醒一般,慵懒又迷离,却如万均雷霆,打破了晴空朗日。

    容莲神嘴角如释负重的笑容僵住了,然后缓缓的,缓缓的消失。

    两千亿……还是美金!

    “姐……”容英杰看向容莲神,“我们可以再加……”

    容莲神却一抬手,“不,不加了。”

    “姐?”

    容莲神转头望向凤无声所在的方向,呢喃道:“我会让他送给我。”

    “凤无声他是什么意思?”

    容英杰怒道。

    “不管他是什么意思,我都要让他送给我。”容莲神咬牙道,迸发出势在必得的决心,“不论是他手里的项圈,还是他,都是我的。”

    

------题外话------

    容莲神:项圈送给我!

凤大少:你谁?那是送给我抱枕的!你滚!表脸!